限量版黄鹤楼全文完整版

为什么越往里面顶越舒服完整版在线阅读
2021年5月5日
不要再进去了会被撑坏的小说全文完整版
2021年5月5日

“每次看到这一段,我就想身穿江厌离,对魏无羡吼一句:师弟,干掉这群白痴,为天下百姓除害,替□□道吧!”阿宋主播喊完这句颇为中二的台词,用甚是遗憾的语气继续道,“当然江厌离喊不出这话,否则她就不必死了。”

为天下百姓除害的害们:……天音果然对他们嫌弃的彻底!

“江厌离的死成为了压垮魏无羡的最后一环,如金家父子期盼,阴虎符重现战场。可惜没有金丹又经历了数年征战早就千疮百孔的躯体,加上经历了穷奇道截杀、温情温宁被挫骨扬灰的打击,数日滴水未进的魏无羡身心都到了崩溃边缘。面对百家的不要脸和至亲为自己挡剑身亡的刺激,强弩之末的魏无羡,杀伤力大大降低,并没能杀完这些败类。”

仙门百家:感觉到了主播浓浓的遗憾!

“不夜天一役,十三年后已经被传成魏无羡滥杀三五千了。他们根本不在乎到底三千还是五千,反正隔壁大爷的孙子不吃饭瘦了都是魏无羡的锅,谁吃饭噎到了都是魏无羡诅咒。但不夜天上,魏婴说过这样一句话‘你们这些人加起来,有三千么?别忘了当年在射日之征里,别说三千,五千人我也单挑过【注1】。’这句话证明了两件事:一、战时魏婴确实有一挑五千后活着下战场的战绩;二、不夜天誓师的总人数并未超过三千。”

“这就意味着杀光誓师大会上的人都没到三千,何况此役中但凡叫得上名字的都活着。魏无羡即便崩溃,也没有动江家人,金家更是机灵,挑起战端后,自己人就匿了。二次围剿时,姚宗主承认与魏无羡没有旧仇可以推断姚家没死人,姚宗主和金光善父子一样都是小机灵鬼啊。散修易为春这种垃圾敢去围剿射日之征第一战将的魏无羡,也就是断了腿,没死。”

仙门百家立时对金光善、江晚吟和姚宗主怒目而视。

“唯有聂明玦和蓝曦臣傻不拉几带着其他人厮杀,得了个两败俱伤,他们的门生如何不知,至少两位宗主没死没残。看到这里,我一直有个怀疑,金家设计这场战争真的仅仅就是为了鬼道和阴虎符吗?”

傻不拉几聂明玦、蓝曦臣:……

仙门百家:金家要干啥?

“想要阴虎符,金家其实有

文学

更好更简单的办法,那就是直接用江厌离、江晚吟或者小金凌威胁魏婴,根本不用牺牲子侄门生。要面子自己不出面就行,可以用薛洋出面。反正薛洋是众所诸知的流氓,他也确实在研究鬼道。就是天赋较之魏无羡这个开创者差太多,只能搞出活人炼尸这种画虎不成反类犬的玩意。”

“为什么金家舍近求远,大费周章设计这场战事呢,我想更深层次的目的是一箭双雕。魏无羡在满月宴前去买东西,曾经有人在议论,金光善想要当仙督,但反对者不少,尤其是聂明玦好几次当面撅回去。闯宴时,魏婴当场戳破金光善的心思,金光善马上就变脸了,聂明玦几次不给他面子,怕是早就动了杀心。”

“这场百家围剿魏无羡的戏码中,让莽夫聂明玦冲在前面不是难事。射日之征中最强的两大战力火拼,随便那个死了金家都血赚。且依着过去案例分析,魏婴善于群战,百家多死一些,在这种□□后提设立仙督会更顺利。”

“结局也确实如此,乱葬岗围剿后,金家声势大振,诸如何素之流一族鸡犬不留都不带点响动,于是就剩下聂明玦这个刺头了。但金光善没料到,杀了聂明玦后,桃子被他最看不起的金光瑶摘了。说到这里,我就要提醒诸位金光瑶的话,你品味再三都难以挑出哪句是真话。要是相信金光瑶说金光善说他们母子不提也罢的话才动杀心了,你就被带到沟里去了。”

“金光善在此之前对他做过的事情比这句话严重的可不是一次两次,以金光瑶的聪慧会看不穿金光善的真面目?若果真的对金光善有什么孺慕之情,穷奇道,金光善安排金光瑶去送死,金子轩死后,金光善接别的私生子回来,金光瑶就该死心了。怒气值早就积累满了,又等了那么久,应该就是等仙督这个桃子成熟。”

最爱我聂导:阿宋,你能分析一下金光瑶对聂明玦动杀机在前还是聂明玦骂人在前吗?

“当然可以,先说一下聂明玦骂出这句话的背景,金家庇护虐杀常氏五十多条人命的凶手薛洋,聂明玦将正在与蓝曦臣欣赏字画的金光瑶叫到外面单独说话。前面我们已经分析过了,在这里金光瑶可谓是极尽所能的刺激聂明玦发火,以金光瑶的八面玲珑明知道聂明玦的性格还大放厥词说什么自己比别人高贵之类的话刺激聂明玦正常嘛?因为蓝曦臣还在等他们,只要两人久未归,会找过来是预料之中。这一架就是吵给蓝曦臣看,让蓝曦臣觉得聂明玦已经失控了。”

“无论是魏婴共情聂明玦的叙述顺序,还是争执时蓝曦臣劝聂明玦的话都证明金光瑶为聂明玦弹奏清心音已经有些时日。让蓝曦臣看到聂明玦如何对他不依不饶后,金光瑶转眼又去找聂明玦认错,承认两个月内提薛洋的头去见聂明玦。后来我们都知道,金光瑶不是提薛洋的头见聂明玦,而是提聂明玦的头去见薛洋。”

“共情清楚地描述了顺序,蓝曦臣教导金光瑶清心音,金光瑶给聂明玦弹奏清心音后一段时日,发生了争执那段,聂明玦骂了倡伎之子,不到两个月身亡。聂明玦要以清心音清心,必然会全神贯注听曲,哪怕一个不通音律的人听了一段时日的同一首曲子,中途换掉也不可能没有察觉,何况精通音律的魏婴在共情时也没有察觉前后有异。”

“事后,双璧与魏无羡讨论以金光瑶的修为至少要弹奏三个月,聂明玦才会死。从中可以推断,在骂人之时至少一个月前,金光瑶就已经出手了,这还没有算上准备的时间。要将乱魄抄和清心音融为一体,也非一日之功。这里激怒聂明玦给蓝曦臣看,不过是降低自己的嫌疑。”

“说到乱魄抄,再说一笔,有人说乱魄抄是金光瑶在蓝曦臣出逃收留他时盗取,有人说是金光瑶在蓝氏重建时打着帮忙的名头出入云深不知处盗取,我的推测是后者。火烧云深时,蓝曦臣仓皇出逃,根本来不及带走藏书阁全部的书,更不要说密室里的。乱魄抄应该一直在地下密室,只是没有被火灾波及。”

“魏无羡和蓝曦臣讨论时特意提到了金光瑶找密室之能,也证明了金光瑶并非在蓝曦臣出逃时偷看乱魄抄,而是射日之征后。出逃时

文学

偷看的话,金光瑶想毁灭证据应该是将正本书盗走。这时的他,不至于妖孽到能预料到未来自己要用哪一段旋律谋害聂明玦,撕去一页毁尸灭迹。”

“那么问题来了,蓝氏重建时,会有很多工人出入云深,偷东西最方便。可金光瑶在蓝氏重建时就撕去这一页的话,证明魏无羡死前,他就对聂明玦动了杀心。若是魏无羡死后才着手准备除去聂明玦,那我只能说蓝家傻白甜不是蓝曦臣一个人的问题,别人家的修士都把你家当自家后花园了,还不自知。”

云深不知处,蓝启仁立即带着长老到密室查看乱魄抄。

“回到正题,金光瑶会因为聂明玦骂的倡伎之子动杀心吗?一定要说聂明玦失言招惹祸事,我觉得他那句‘孟瑶,你少在我面前耍花腔,你那一套早就统统不管用了【注2】!’了更合理些,至少这句话戳中了金光瑶的痛脚,让他觉得难堪了。”

“这句话戳中了金光瑶两个痛处:第一、很多读者希望金光瑶做回孟瑶,而非金光瑶。但于金光瑶而言孟瑶这个名字代表的是他极力想要摆脱的做为倡伎之子的不堪过去,金光瑶才是世家公子的光明未来。他已经是敛芳尊金光瑶了,聂明玦还叫他孟瑶,立即让他回忆起了这个被人看不起的身份;其二、聂明玦这句话明明白白说你那些手段我都看破了,让他明白聂明玦没有像蓝曦臣一样被糊弄,人皮之下是怎样肮脏的心。”

“对于恶人,尤其是金光瑶这种坏事做尽还想得到怜悯的恶人,可不希望这等堪破他真面目的人活着。反而聂明玦骂他倡伎之子时,金光瑶非常平静,甚至还以此去蓝曦臣面前挑拨。若他真在意这句话,只会羞于和蓝曦臣提及,可他却去蓝曦臣面前告状说聂明玦骂他倡伎之子,还故意让聂明玦听到他挑拨离间。”

“这就是为什么江晚吟背后说当面骂他倡伎之子,可他对金光瑶有用一样可以活到最后。姚宗主、易为春之流那么嘴碎,我不信他们没说过这类话,不一样活的好好的?金光瑶要是真在乎他妈被骂这件事,就别净干不是人干事,连累他妈。”

※※※※※※※※※※※※※※※※※※※※

【注1】、【注2】:引自原文。

喜欢[综]慈母系统请大家收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