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悔进了暗网吓死了,二哈和他的白猫师尊肉车

啊别吸那哪里脏、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2021年4月19日
学长可不可以尿里面、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2021年4月19日

后悔进了暗网吓死了 第一章

掌柜的没啥太大的要求。

只希望在座的各位大佬们能消消停停的喝酒就成。

钱要不要无所谓,店不能被砸。

不怪掌柜如此卑微,又是凤家家主,又是各大家族的长子,还有帝族帝恒。

不管是认识的还是不认识的,他一个都招惹不起。

“放心,我们都是文明人,不会干野蛮人的事儿。”

凤大郎笑眯眯的招了招手,他派人去把帝恒叫来,本来没抱着多大的希望。

没想到这小子还真给面子、

“来来来,大侄子坐这儿,咱们今天好好的喝一场。”

从北辰逸云安安踏入凤家开始,几乎所有人都紧绷着神经。

好不容易找了个时间放松放松,可不得好好喝他个天昏地暗。

“好酒!”

酒坛子打开,一瞬间,酒香四溢。

作为晚辈,玄云山,白卓然和龙傲天三人负责给众人倒酒。

“来,干了!”

凤大郎直接端起碗,仰着头一碗见底。

北辰逸,北辰麟和帝恒三人坐在一起。

三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强大气息压抑着人喘息不过来。

凤大郎直接一人一巴掌拍在了三人的脑袋上,一句脏话骂出了口。

“又不是打仗,都特娘的高兴点,今儿谁要不喝酒谁就是王八犊子。”

三人面前,酒碗中的酒水一滴未少。

北辰麟率先端起酒碗,看着北辰逸和帝恒的目光些许的挑衅。

随后,将酒一饮而尽,又将酒碗翻转了一百八十度,示意宣战。

北辰逸冷笑一声,也端起酒碗一饮而尽,迎战。

剩下的帝恒也不示弱,端起酒碗,一口饮下。

“这才对么,满上满上,喝酒喝酒!”

一来二去。

酒过三巡。

早就喝高了的凤大郎对着柱子就是一顿脏话彪出。

“小蝶,老夫想你,想你想的睡不着觉。”

错将木柱子当成小蝶的凤大郎是又哭又闹又伤心,要不是掌柜拦着,怕是要做更过分的实情了。

一旁,玄云山,白卓然和龙傲天三人直接躺在地上说着酒话。

若是仔细听去,还能隐隐听到龙傲天说我喜欢你,好喜欢好喜欢你,可是我不配!

凤叁也喝多了,抱着帝恒的手臂喊着大舅哥。

要不是凤二及时把弟弟拉扯开来,估摸着下一秒就会被帝恒给五马分尸了。

酒桌上,北辰逸,北辰麟和帝恒依旧坚挺。

三人四周散落着不少空酒坛子,但谁也没有要下酒桌的征兆。

男人和男人之间,尤其是北辰逸和北辰麟之间,是情敌,更是生死患难的情敌。

在二十一世纪,云安安死在了戚风手中。

穿越到了另一个时空,云安安与北辰逸相遇相爱,但同样穿越的戚风一直在默默关注着二人。

本以为是成全,却换来的是云安安更大的伤害,戚风选择不再放手。

他以为,自己会与云安安重新在一起,直至大仇得报,二人归隐山林。

可他更明白,云安安心中一直有北辰逸的影子,无论是爱是恨。

北辰麟拎着酒坛子,解开了封泥,直接灌酒。

酒水浸湿了衣襟,不知洒了多少不知喝了多少。

后悔进了暗网吓死了 第二章

“你是诚心不想让我走是不是?”

叶南弦的手紧紧地扣在了沈蔓歌的柳腰上,眸底风起云涌。

沈蔓歌的呼吸也有些急促,不过她巧笑颜夕的说:“等你回来,我给你。”

“妖精!”

叶南弦的呼吸有些紊乱,他低下头狠狠地吻住了沈蔓歌的樱唇,那缠

文学

绵的气势恨不得将沈蔓歌完全给吸入腹中一般。

两个人好不容易结束了法国热吻,方泽的直升机已经准备好了。

墨池给了叶南弦和宋文琦救人的权利,却不能大张旗鼓,只能从F国这边走。

沈蔓歌摸着叶南弦的脸说:“回来掉一两称,看我怎么收拾你。”

“好。”

叶南弦看着沈蔓歌艳红的樱唇,真的恨不得将她抱回房间狠狠地要一回,可是他知道他不能。

宋文琦和胡亚新依依话别,沈蔓歌拍了拍叶南弦的手背,“记住了,药物不能离身,关键时刻救命的。”

“好。”

宋文琦和叶南弦上了飞机,直升机很快的飞走了,好像把沈蔓歌和胡亚新的心也带走了。

沈蔓歌抱住了胡亚新的肩膀,低声说:“嫂子,你放心吧,他们会回来的。一定会的。”

“恩。”

胡亚新点了点头,收敛了心底的不舍,和沈蔓歌一起回到了宫殿。

明天就是方泽大喜的日子了,她们作为方泽的娘家人怎么都要忙活起来的。

方悦悦因为宋文琦这一拳疼的有些咳嗽,辛子豪在一旁又是端茶又是倒水的,伺候的十分周到。

沈蔓歌和胡亚新回来的时候就看到这么和谐的一幕,不由得抿起嘴巴笑了起来。

“辛少,你这对六公主蛮好的,怎么对我们没这么殷勤呀?”

沈蔓歌开口打趣着。

方悦悦顿时有些脸红。

“叶太太说笑了。我和子豪从小一起长大,不是你们想得那样。”

“我们想的哪儿样啊?”

沈蔓歌继续调笑着。

辛子豪直接将方悦悦护在怀里,霸气的说:“干嘛干嘛呀?欺负悦悦没人疼是不是?我告诉你们啊,我辛子豪回来了,以后谁敢欺负我们家悦悦,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胡说什么呀?”

方悦悦的脸更红了,拽了辛子豪一把,有些羞涩。

胡亚新倒是笑了起来。

“悦悦,我们可以这么叫你吗?”

方悦悦顿了一下,然后连忙点了点头。

她从小胆子就小,也没什么朋友,大家见到她虽然都是六公主六公主的叫着,不过丝毫没有多少尊重。直到方泽做了国主之后,她才多少被尊重了几分,不过她还是蛮羡慕去接方颖之的。

大家对她从来不称呼五公主,都叫她的代号,方悦悦真的很羡慕。

如今听到胡亚新这么说,她自然连忙点头答应。

辛子豪看到方悦悦渴望的眼神,不由得有些心疼。

“改天我带你出去赛车,到时候你就不觉得闷了。”

对辛子豪的提议,方悦悦倒是有些排斥。

“不要。我不喜欢赛车。”

她嘟嘟着嘴巴,顿时让辛子豪郁闷了。

“那你喜欢什么?我陪你去。”

后悔进了暗网吓死了 第三章

黎言刚才说他。

难怪你现在还没有和南溪修成正果,就你这发展速度,人家孩子都会打酱油了你还是个单身狗。

这是明目张胆的鄙视他啊。

……

南溪忙完今天正好不用值班,提早离开。换了衣服,想起来医院的寄念念,算算时间。这个时候应该还在。

便背着包往妇产科检查地方走去。

快到的时候看见她一个人坐在长廊的椅子上,双眼无神的盯着对面墙壁。

就连她走到身边都没有发现。

身侧传来衣服摩擦的声音,念念看见她来了,笑了一下。

“南溪医生下班了吗?”

“嗯?”秦川那个傻子不知道抽了什么疯,非要过来接她。也不知道要等多久,她过来看看,也没想真的会遇见还没有走的念念。

来都来了,两人说了会儿话。

“商总呢?”

“接电话去了。”

“检查结果出来了吗?”发现她的脸色有点苍白,精神也不是很好。完全没了刚才站在电梯里的神采飞扬,难道检查结果不是很好?

南溪刚要安慰一下。

就听见她说。

“还没有呢,正在等。”

幸好她还没说话,不然就尴尬了。

“吓我一跳,看你状态情绪不是很好。”

念念脑子有点懵懵的,点点头。“有一点,来的路上光想着检查,等到真正检查的时候脑子里的想法五彩缤纷的。”害怕有又害怕没有。在意自己的想法,也在意商洛的想法。没有预料也没有征兆。

她现在只能干巴巴的等着结果。

“你喜欢小孩吗?”

“不讨厌。”

也谈不上太喜欢,如果是和他的话。她不会拒绝这个孩子的到来。

没办法啊!谁让她从小生活在寄家那种水深火热的地方。她唯一庆幸的是在寄家长大三观还算是正常,但她没办法做到对过去的自己袖手旁观,她没有经过一个正常的童年,会很害怕做不到一个称职的母亲。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