给岳m洗澡;把校花的长腿扛到肩上

唐三和小舞h;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2021年4月19日
班主任胸前两只大白兔,隔着一层的肉壁两根
2021年4月19日

给岳m洗澡 第一章

中路大军,在常山王司马乂的带领之下,走得是不急不缓,在其他路军都已经开始攻城的时候,他才扎下营帐。

跟着司马乂的将军们,自然也有不服的。

“将军,行军三日了,郾县西华都已经开始进攻了,我等却还在安营扎寨,这营地随便扎扎便好了,等我们旬日之间将邵陵攻下,在城中歇息岂不是更好?”

大帐之中,常山王冷冷的看着面前这个齐王亲信。

“郭将军,你是在教本王做事?”

“属下不敢。”

郭将军连忙低下头去。

这中路军的统领是司马乂,他自然不敢说什么。

“本王才是中路军统帅,而且行军打仗,本王还需要你来教?”

在常山王司马乂首,司马乂部将宋洪冷哼一声,没好气道:“我家大王行军打仗最是擅长,如今大军奔袭多日,自然得休养生息了,况且邵陵之中有数万大军,且是张弘所部,其实轻易能够攻下?我等应该是要想好计策,有万全的准备之下,才能去攻占邵陵。”

“不错。”司马乂手下猛将司马王瑚也是冷哼一声。

司马乂深受齐王信重,而且司马乂手底下确实是有可战之才,以司马乂的才能,加之对洛阳皇帝的怨恨,肯定不会拖后腿的。

想到此处,郭将军老老实实给常山王道歉,也不敢再说话了。

而实际上….

司马乂确实是在拖后腿。

毕竟他与广元侯,是有不可告人的交易的。

…..

另外一边,远在数十里外的郾县中,张光脸上的表情就没那么随意了。

郾县有他本部一万人,加上之前南营的一万人。

只有两万人马。

而在他对面,却是有十万人的南阳王所部。

“郡城那边,淮南王的消息迟迟未归,这城池守下去,恐怕是很难守住,不过…现在未战先逃,恐怕就算是他撤退了,也是会落人口实的。”

张光想了一下,便只能硬着头皮组织守城事宜了。

对于守城,张光也是有些心得的。

他准备了好几个月的守城器具,南阳王要想将郾县吃下去,恐怕不是短时间能够做到的事情。

而另外一边,南阳王摸了摸自己肥硕的肚皮,对着身侧的战将说道:“孟极,多少日能够将郾县攻下?”

那个被叫做孟极的将军对着南阳王行了一礼,说道:“大军初到,稍有疲敝,而郾城守将以逸待劳,且城中守城器具充足,以我看来,不如将郾城团团围住,切断其粮道,堵住颖水,以在下看来,不出两个月,郾城必然因为粮食与水源缺乏而困顿,届时我军便可以不战而胜了。”

围城?

两个月?

南阳王轻轻摇头。

“我们可是不知道这城池里面有多少人马的,也不知道郾县中有多少粮草,万一能够坚持个一年半载,我等岂不是要一直围着?我等的粮草,也只够一个月?岂能围城?另外,堵住颖水,亏你想得出来,这是多大的工程?而且,就算是此事都做好了,这春日雨绵绵,莫非你能让苍天连雨都不能下?”

看着这个不成器的部下,南阳王都是想起梁臣来了。

可惜…

梁臣因为伏击广元侯,恐怕此事已经殒命他处了。

可惜,可惜啊!

“那…我等要如何进攻?”

“猛攻!”

将思绪拉回来,南阳王脸色也是变得狰狞起来了。

之前他在齐王面前漫天要价,便是因为他有这个待价而沽的资本。

他不加入齐王,也可以加入洛阳的皇帝司马遹一方。

给岳m洗澡 第二章

“干吗去栊翠庵啊?”

大观园内,贾蔷推着贾母散散心、放放风,也好刷一刷孝名,未想老太太竟提出去栊翠庵看梅花。

贾母笑道:“这你就不通了,她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花草,所以比别处越发好看些。历来佛门多盛木,以作菩提。”

“啧啧啧!”

贾蔷笑道:“要不把玉皇庙拾掇拾掇,你老住进去多瞧瞧?”

贾母闻言差点没吐血,这圈了几个还不够,连她也要圈去佛堂礼佛不成!

“国公爷!!”

鸳鸯见贾母老脸都气白了,忙嗔怪了声。

贾蔷哈哈笑道:“又不是不让出来,就是每月多一个清静处罢了。果真忌讳这个,不愿去也成,咱们走罢,不来这佛庵寺庙了。”

说着,要推贾母离开。

贾母却回过味来,道:“你说的在理,那就收拾出一处来,得闲我过来住一二天就是。今儿个,先去这栊翠庵里坐坐罢。蔷哥儿,你莫非又在弄甚么鬼?这里可是侍奉菩萨的地方……”

“诶!”

贾蔷忙摆手道:“天地良心,我又岂是浑来之人?我和宝玉可不同……”

贾母啐笑道:“呸!宝玉不在这里,倒还拿他说嘴!”

这会儿栊翠庵里守门婆子已经听得动静,禀告了妙玉。

妙玉忙命开门,亲自迎了出来。

只是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蔷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俏脸登时红了起来。

贾母:“……”

她回头看向贾蔷,无言质问:这又怎么说?

贾蔷叹息一声,目光忧郁望天道:“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老太太,你不知我的苦……”

“呸!”

贾母被这厮气的啐道:“你仔细着,我如今老了,也管不得你,回头我让玉儿来管你!”

贾蔷哂然一笑,对面妙玉仿佛亦被这厮的无耻所震惊,怔怔的看着他。

是何等的风流,才能说出这样的诗来……

不过,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孩子,礼数不缺,请贾母往里面去坐。

入正堂,菩萨相前,贾蔷、鸳鸯搀扶着贾母下了轮椅,于蒲团上跪下,缓缓叩首。

妙玉送上香来,贾蔷代敬,自妙玉手中接过时,微有触碰,沁凉柔软……

佛像敬罢,妙玉请贾母往禅堂安坐,问起了妙玉的家世来……

妙玉垂着眼帘相答,自云幼时出家,后因无意中被苏州知府所见,以势相欺,迫其还俗。

万幸其师不屈于强权,又有故旧相助,方带其远走京城,避开此劫。

贾母闻言恼道:“好个不要脸的混帐官!迫出家人还俗,他打的甚么心思,能瞒得过世人,难道还能瞒得过菩萨?”

说着又问贾蔷道:“这样的官,你也不管?”

贾蔷笑了笑,道:“苏州知府叫朱聪罢?因采生折割案,早被拿下治罪了。”

妙玉闻言,与贾蔷合十见礼,道:“多谢国公爷。岫烟与我说过采生一案,国公爷为无辜苍生讨

文学

公道,不惜惩处族亲故交,悯苍生孤幼,日后必有大福祉。”

鸳鸯好笑道:“都国公爷了,还要多大的福祉?”

贾蔷看着鸳鸯的俏脸笑道:“人家言下之意,说我会有许多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鸳鸯不意这位大爷在佛庵里也敢调戏她,羞的满面通红,嗔了声:“都国公爷了,还是如此!”

说着,同贾母告状道:“老太太不知,昨儿国公爷可是作了两首好诗呢!”

对面妙玉的脸已经红的见不得人了,低着头借口去请茶转身出去了。

在贾蔷怒视中,鸳鸯俏皮的冲他一皱鼻子,将昨儿个他的两首大作诵了遍。

这年月,诗词和前世的流行歌曲一般招人喜欢,流传开来自然也快。

贾母听罢,看着贾蔷气笑道:“你真真是没治了,人家是出家人!!”

虽大家子多是馋嘴的猫,且贾蔷也算不得色令智昏之辈,可连出家人也调戏,就忒过了些。

贾蔷解释了番,二作非其所为,纯属好人被污蔑,只是贾母看着也不怎么信。

便是旁人所作,当着妙玉念出,其心也是当诛的……

不过对这些事,贾母也不过点到为止说了几句顽笑罢了。

富贵到了贾蔷这个地步,许多事也就不算甚么了。

唐高宗能让母妃出家,再接进宫里立为皇后,明皇更了得,让儿媳出家,为此丢了江山也不顾……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越是有能为者,越是如此。

如许多混帐话本里所写的那般:大能者必有大欲。

所以这等事,她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莫因此事搅和的家宅不宁即可。

说起来,这方面贾蔷的能为,比他挣家业的能为还大……

未几,见妙玉面色恢复寻常,亲自拣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捧与贾母。

贾母看了看笑道:“我不吃六安茶。”

妙玉笑道:“知道。这是老君眉。”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因此多了半盏,妙玉又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取来斟与贾蔷,四目凝望时,贾蔷似乎能听到这俏姑子的心跳声……

莫非果真思凡了……

贾蔷逗她道:“这个盛茶还不够我一口吃的。”

妙玉抿了抿嘴,回身取了一套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盒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

给岳m洗澡 第三章

周扬在听完事情的整个经过之后面色如沉。

他发现自己终究还是把武婉儿想得太简单了。

这个丫头服气出走也就算了,本以为会回西域没曾想离开的方向正是前往洛阳的。

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

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夫君,武婉儿去的方向是洛阳,如今那里正被宇文化及掌管着,要是落在了对方的手上,只怕武婉儿是凶多吉少啊。”

李秀宁面色凝重道。

这件事情开不得玩笑。

虽然她和武婉儿谈不上有什么交情。

不过和宇文化及更是有仇,更不希望有人平白无故的死在了这些家伙手上。

周扬又何尝不知道这一点。

最重要的是,武婉儿的性格一旦遇上宇文化及的人,肯定会动手,没有任何的疑问。

沉默片刻,他缓缓起身。

“燕云十八骑听令!”

“在!”

“你们立刻便装离开太原,向南寻找武婉儿的下落,只要找到她,无论用任何办法,都必须给我带回来。

还有一点,如果中途出了什么意外,你们务必在保证自己安全的前提下执行任务,必要时刻,也可以按兵不动,向我传讯,从长计议。”

飞虎营是周扬的宝贝,这些人更是。

他可不想因为武婉儿让燕云十八骑少了任何一人。

“是!”

燕云十八骑立刻领命,然后转身离开营帐。

李秀宁见状走上来颇为担心地问道:“夫君,武婉儿当真不会出什么事情吧?”

“夫人,她昨日还与你争锋相对,更谈不上什么交情,为何你会如此在意她的安危?”

周扬反问道。

“如果她出事了,夫君定然心里不好过,我不想看到夫君心里难受。”

李秀宁目光中满是柔情。

所谓爱屋及乌。

正是因为周扬在乎武婉儿,所以李秀宁才会这样。

要是换做别人,恐怕未必会过问。

周扬听闻心中不由触动。

没想到如今李秀宁如此为他着想。

遇此良人,夫复何求啊!

想着,他便将李秀宁搂入怀中。

“夫人,你这么深明大义,若是我不帮李家成就一番霸业,恐怕才是心里有愧吧?”

“夫君,能不能成大业,我倒是不强求,人各有命,若是李家有帝王之相最好,若是没有,我只希望你千万不要出事。”

李秀宁柔声说道。

不知从何时起,两人已经牢牢的绑在了一起。

无论是心,还是命运。

这让周扬觉得无比欣慰。

脱下玉面罗刹的外衣,李秀宁绝对是贤妻良母的典范。

最重要的是,她对自己是真情实意。

这一点,是最触动周扬的。

这世上,最薄弱的是感情,最坚固的也是感情。

接下来的几天,周扬则监督太原所有军士做最后的冲刺训练。

因为大

文学

战在即,每个人都非常的努力。

他们都知道,没有任何的退路。

进攻东都如果败了,就算宇文化及不追杀他们,其他反王肯定也会趁机进攻太原。

乱世,本就是弱肉强食。

偏偏拿下洛阳还必须为之。

只有杀了宇文化及,才能名正言顺的逐鹿天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