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新娘白天累惨了24p

主动打开腿惩罚调教:爸爸对我的需求
2021年4月18日
看清楚我是怎么占有你的、东北农村大炕乱肉续
2021年4月18日

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 第一章

庆明帝此时在心底说出这句话,并非是毫无原因的——

半月前,他曾亲笔写过一道密旨,让人送往了宁阳定南王府。

就在昨日,他收到了定南王的回信——

一想到那封甚至不像是出自吴竣亲笔的书信,皇帝便觉得心中有一团火在烧着,烧得他五脏六腑都燥痛难安。

他在密旨之上同吴竣细细说明了现下的局面,与如今朝廷所面临的难处,可那老东西却只回他——既局面如此,还望陛下尽早想出应对之策,以解困局。

他难道不知道要尽早应对吗?

而他之所以传这道密旨过去,显然是意在让吴氏设法出力助他早日定下乱局!

这老东西简

文学

直是揣着明白装糊涂,等着看他笑话……!

他早就看出来了,一贯自诩高高在上的宁阳吴氏,根本不曾将他这个皇帝放在眼中过!

便是当初送了一个女儿进宫做皇后,亦是姿态颇高,俨然也是不大能看得上他皇室一族,答应他的求亲,竟都如莫大恩典、纡尊降贵一般……

他从昨日收到回信便一直在想,若今时今日坐在他这把椅子上的是他的二弟,吴家还会不会这般冷眼袖手旁观?

而无论他再想多少次,答案都是相同的——绝不会!

故而这些所谓士族,实则最是虚伪可恨!

包括他的皇后,也根本从未同他一条心过……

视线中柳枝轻摇,清风吹皱碧波,猫儿于巨石上酣睡,本是一幅清凉闲适的画面,却根本平复不了皇帝心中的躁怒,反而使一腔已无处盛放的怒火愈盛,急于要寻求发泄的出口。

“停下——”庆明帝突然开口。

听得这声吩咐,龙辇很快便被平稳地放了下来。

“陛下可是想要纳凉?”李吉笑着道:“这的确也是个清净之处,陛下可去那亭中小坐片刻。”

庆明帝不置可否,脚步不紧不慢地朝着那块巨石走去。

日光透过柳树枝叶,在猫儿身上洒下点点碎金,将那被养得油光水亮的皮毛衬得愈发漂亮。

然而随着庆明帝的靠近,高大身形所带来的阴影缓缓罩下,猫儿周身那碎金之色尽数被遮挡了去。

就在此时,天福像是察觉到了危险的靠近,忽然警惕地弹起身。

对上那双阴鸷双眸的一瞬,猫儿身上的毛发竖起,开始面露凶色,口中亦发出不友好的叫声来。

见此一幕,庆明帝自唇齿间溢出一声冷笑。

又非是不曾见过他,却仍是这样一幅随时要扑上来的狰狞模样,果然是皇后养的好猫!

“将这畜生给朕抓起来……”庆明帝眼神冷极,却又有着一丝隐晦而异样的兴奋之色:“可要当心些,若是不慎落入池中,皇后怕是要伤心的。”

听懂这话中之意,李吉不禁一怔。

皇上怎还跟一只猫较上劲了?

这分明就是对吴家心存不满,却又不好发作,便欲将这不满撒泄在皇后娘娘的爱猫身上啊……

虽说陛下的格局也一贯不算大,可小到如此地步……这莫不是快要被近来的诸多不顺给逼疯了不成?

看着那满身警惕,脖间挂着只银锁,显然是被用心养着的猫儿,私下也养着两只猫,同是爱猫之人的李吉心底略有不忍,然而皇上的吩咐不可违背。

只得吩咐了宫人们上前将花猫围住。

花猫身后便是池塘,七八名宫人将可以逃离的路围得一丝缝隙都没留。

一名太监扑上去要将花猫抓住。

猫儿身形灵敏,飞快着避开了,然而此时一名侍卫取出了拿来驱蝉的弹弓,一粒飞石重重地打在了花猫的后腿上。

“喵呜!”

天福受惊吃痛,发出刺耳叫声。

庆明帝的心情却莫名舒适了些,又有些惋惜——可惜啊,没打在脑袋上。

这个想法刚出现,下一刻他的瞳孔却骤然一缩。

那花猫竟像是发了疯一般,猛地跳起向他扑了过来!

看起来没多大的猫,这般纵身一跳加之神色狰狞,竟如什么猛兽一般叫人畏惧,庆明帝下意识地后退着,然而还是晚了——

花猫扑到他胸前,四只爪子如利勾一般紧紧挂在他的衣袍之上,两只前爪抬起,冲着他就是一顿又打又挠!

李吉大惊失色。

他养猫多年岂会不知猫儿一旦被惊着……那可就是另外一种动物了!别看体形不大,真动起手来能把你揍得怀疑人生!

虽说他难免觉得皇上有些活该,但皇上到底是皇上,李吉只能边喊着“护驾!”,边上手欲将猫扯下来。

两人合力之下,花猫才算被“拔”了下来。

一群内监再度围上前。

混乱中,一名内监像是被什么东西绊了一跤,“唉哟”一声摔倒在此。

天福趁着这个空子,跳着踩过那内监的身子,飞快地跑走了。

那名内监爬坐起身,抬起的那张脸,正是小晨子无误。

“猫呢?”

“好像跑了!”

“还管什么猫不猫的……快扶陛下回去,请太医来!”看着被挠得不轻的皇帝陛下,李吉紧张地道。

脖子和下颌处都被挠得见了血的庆明帝被扶回到龙辇之上,气得浑身都在发抖。

他竟被一只猫给打了!

且这群废物竟然还让猫给跑了!

悄悄看了一眼狼狈不已的皇上,李吉在心底叹了口气。

所以说,心情不好就不好,去招惹人家猫干什么……

皇上现在是不是觉得,之前的心情好像还挺好的?

……

天福受惊之下,一路窜出御花园,抄着无人的小径,跑到了暗庭外。

纵然是白日里,暗庭的大门也是闭着的。

猫儿轻车熟路地找到墙角处的狗洞钻了进去。

那座老旧的小院院门早已破损,天福从门板下的缝隙中挤了进去,来到了一间半边屋顶塌陷漏着一处大洞的屋子里。

早已无人居住的屋内因漏雨而充斥着发霉的气息,一张床,一面木柜,皆已是老旧不堪。

天福饶到了那只靠墙搁放着的衣柜后。

说是靠墙而放,因柜角抵着墙壁的缘故,中间便存了些空隙,天福正是沿着这空隙

文学

,得以顺着柜下藏着的入口,下到了地室之中——头一回来时,花猫还以为自己运气好发现了老鼠窝,准备大开杀戒来着。

入口处是一阶阶石梯,猫爪轻盈无声踩在上面,然而还是叫密室中的人察觉到了。

“你来了……”

那是一道沙哑而有些迟缓的声音。

天福“喵”了一声,像是在回应。

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 第二章

冯院长拉着两位外科主任来到江小小面前。

“介绍一下这两位,一个是魏国民,一个是马国力。

他们两个都对外科整形有很大的兴趣,一个是兔唇方面的儿科专家。做过相关的手术大概有不下于50例。他们两位愿意做你的一助和二助。”

江小小诧异,就算是看在冯院长的面子上,可是这两位来头也有点儿大。

何仁医院专门的外科专家跑来给自己做手术助手。

冯院长这不是给自己很大的压力,这压力山大呀。

只能含笑寒暄。

“魏医生,马医生,两位都是在外科整形方面的专家,这一次来给我做助手。真的是让我愧不敢当,希望我们这一次能合作愉快。”

江小小也不怯场。

自己做过这样的手术不下上千次,要知道在农村这种兔唇的患儿很多,而且因为家境贫寒,很多父母都不愿意给孩子做手术,当初在农村做医生的时候。

就是极力想要帮助那些贫寒的儿童能够得到治疗。

尽量减少手术的次数,让孩子们可以得到最少的痛苦,让家长减少最少的医疗费用,孩子才能得到治疗。

否则的话,任何一个贫寒的家庭都不愿意让孩子去做手术。

没钱这是最大的阻碍。

所以这个手术对于她来说一点儿都不陌生。

马国力和魏国民含笑。

两个人和彭旺不一样。

他们两个在冯老的办公室见识过江小小提供的那一份手术计划书。

江小小的手术计划中,详细的罗列了如何进行这次的手术。

包括手术中可能产生的问题,遇到的紧急情况,甚至这一次手术对于患儿的修复状况都提出了一个很明确的方案。

甚至还有详细的图表。

就冲着江小小拿出如此一份出彩的手术报告来,都足够让他们两个人惊艳。从这份报告里就能看出,写这份报告的人对于这次的手术,那是熟知于胸。

手术方案图更能看出来做手术的人对于如何修复甚至对于皮肤组织血管的修复,包括唇型的修复都有很深的造诣。

否则的话不能把图纸画的如此详细完整。

如果这样的人他们还能不能相信的话,他们还能相信谁?

就以他们的能力已经做过不下几百次的兔唇整形手术,可是对于他们来说也没办法做到,还没有手术就能画出一个如此详细的方案,针对一个病人做出如此详细的规划。

就冲这一点,他们两个人是抱着学习的目的来的,无论做手术的人是谁,他们都应该相信,老师绝对不是那种把病人置于危险境地的人。

哪怕眼前的这个小姑娘身上,让人看不到一丝外科医生应该有的条件。

当然这个所谓外科医生应该有的条件,是年龄再加上经验,这些都是必备的。

可是眼前小姑娘的年龄很明显是一个还没有毕业的学生,这个不能怪他们用这些苛刻的条件来形容一个医生,毕竟任何一个外科医生的成长,都需要大量的实践,包括在医院的手术才能积累出来丰富的经验。

而眼前的小姑娘,除非她几岁就开始做手术,否则不会具有这样的能力,很容易让人在第一眼的时候就产生质疑。

不过他们两个和彭旺不一样,他们对于老师的信任,还有这一份手术报告书的信任,让他们对眼前的小姑娘绝对不会以貌取人。

强行进入后为什么不挣扎了 第三章

第1499章买铁

纪贞娘愣住了,看看韩氏,看看毓姐儿,见毓姐儿撇过头去不看她后,伤心的掉下泪来:“我不是有意的,我挺喜欢顾小鱼的,也感激她救过我。”

韩氏冷笑:“你的感激就是在背后嘲笑她?”

纪贞娘被怼得哑口无言。

经过几天的接触,韩氏是知道了纪贞娘的脾气,这就是个记吃不记打的,跟她越熟、对她越好,她越会得寸进尺。

谢成如是,秦弟妹如是,等过段时间,她家跟她混熟了,纪贞娘也会觉得她家对她好是理所当然。

“秦弟妹为人豁达,不跟你计较这些,可谢弟妹你不能不懂事,你年纪不小了,都快二十了,秦弟妹差三个月才十六,你比她大这么多,怎么能做出受她恩惠却在背后嘲笑她的事儿?”

“你这样的做法,要是在京城,不但会被人笑话没家教,还会得罪人,让人恨上你,继而在背后害死你。”

“你知道为何勋贵之家、世家豪族都看不起商贾吗?就是因为你们商贾人家光有银子却没见识、没规矩、还忘恩负义,所作所为堪比无耻小人……”

巴拉巴拉,韩氏是说了一大堆,把纪贞娘给骂懵了,眼泪一个劲的掉。

韩氏道:“别哭了,自己做错事不想着去解决改正,只会哭,哭是最没用的!”

又对车夫道:“停车。”

车夫是韩家人,听罢是赶忙停车。

韩氏道:“谢弟妹,你先回去吧,我家毓姐儿正是学规矩的年纪,你这样忘恩负义,不记着恩人的恩情,跟你待久了,怕是会教坏毓姐儿。”

纪贞娘懵了,她怎么就教坏毓姐儿了?

她正要狡辩,却被韩家的嬷嬷给拽住手臂,“扶下”马车。

“夫人!”谢嬷嬷赶忙跟着下车,扶住差点摔倒的纪贞娘。

匡氏看热闹不嫌事大,见纪贞娘突然被赶下章家马车,立马让人驾车跑过来:“哟,谢夫人,你这是又说了啥不中听的屁话,被人给赶下来了?活该啊!早跟你说过了,把你那小姐脾气收一收,你家就是临河府的商贾人家,真以为自己是什么勋贵家的大小姐了?如今碰上真正的勋贵小姐,吃亏了吧。”

纪贞娘气得不轻,指着匡氏道:“你这个……”

“呸!你指什么指?有种你去骂章夫人啊,人家可是伯爵府的大小姐,儿子将来还能做伯爷的,乃是真正的勋贵,你敢去骂吗?你敢骂一句,人就敢去跟皇帝老爷告状,把你、把你全家都抓去京城砍脑袋!”

匡氏骂人凶猛,纪贞娘根本没有还口的机会,骂完就走了,留下纪贞娘继续哭。

匡氏还回头冲着纪贞娘吼了一嗓子:“你哭个屁,大过年的,正月都没过完你就哭,给你自个哭丧吗?!”

这话说的,怕死的纪贞娘立马闭嘴了。

谢成得知这边的事儿,骑马过来了,扶着纪贞娘道:“别哭了,先回咱家的马车去。”

纪贞娘看见谢成,算是找到了靠山,哭得上气不接下气的道:“我真的不是忘恩负义,就是说了句话。”

谢成道:“嗯嗯嗯,贞娘不是忘恩负义的人,走,先上马车。”

金百户带着麾下的将士路过,听罢是朝着谢成道:“谢百户,你这夫纲也太不振了,一个商户女罢了,又不是啥大家闺秀,你哄啥哄?等到了西北后,老哥给你找几个温柔懂事儿出身好的美人,别老是这么窝囊,哄个商户女,多影响咱们南人将士的威名?!”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