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人体重实验,m82a1狙击步枪

龙床上的呻吟声|绝美仙子娇吟痉挛玉腿
2021年4月18日
乖用下面把樱桃挤出来、吃饭的时候埋在身体动
2021年4月18日

死人体重实验 第一章

江跃现在反而成了最轻松的一个,老神在在地坐在沙发上,惬意地品着高档的酒水,就跟一个霸道总裁,等着手下各部门的工作报告似的。

现场的气氛多少有些古怪,黑市为某一个交易者开绿灯,修改交易规则,延长个人专属时间,这在黑市其实也很罕见。

江跃享受着这种待遇,让不少人羡慕的同时,多多少少又有些吃味。

少数几个人内心蠢蠢欲动,想过来跟江跃套近乎,私底下拉拉关系。

不过他们这个心思很快就被黑市给无情地打断了。

黑市提供这个场所,是为了给大伙提供交易场所,提供一个优质的平台,可不是让大家私底下勾勾搭搭的。

要是参与黑市的人最终都私底下勾勾搭搭,那黑市这个平台还怎么玩?

当然,黑市美其名曰,这是保护每一位交易者的隐私,保护每一位交易者的安全。

黑市这个说法自然也有道理。

毕竟,私底下接触,谁也不知道谁的底细,很难保证眼下跟你笑呵呵的人,暗地里不会给你捅刀子。

就算黑市不打断这种私底下的套近乎,江跃也不太可能跟人私底下接触。

在现实中,他也不想暴露身份,搞得人尽皆知。

被人日里夜里惦记着,未必是件好事。

童肥肥在一旁,感叹连连。

江跃的显赫风光,童肥肥与有荣焉。

先前他大吃大喝的时候,很多人朝他们这边看过来的眼神,多数是带着嘲讽和不屑的,有些鄙视甚至完全不加掩饰。

可现如今,朝这边射来的眼神,却满满都是尊敬,显得特别小心翼翼。

童肥肥胡吃海塞的举止,在他们眼里看来,也不再是混吃混喝,而是地地道道的真性情。

能拿出神行符,进阶版辟邪灵符的人物,就算是他的跟班,能是混吃混喝的人吗?

童肥肥吃吃喝喝的举动,甚至被不少人无端加上了许多猜测。觉得这或许正是高人逸士的做派,透着一种高深莫测的神秘。

也难怪有人会过度解读。

正常人还真没有这么大肠胃,不可能有这个食量。

童肥肥是精神系觉醒者,对这些人态度上的变化,心理上的变化,洞察力又远超一般人,自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

一时间倒也颇为享受。

韩晶晶的眼里,除了江跃还是江跃。

感受到江跃在黑市的待遇,韩晶晶同样十分享受。

只觉得江跃身上的神秘光环,让人永远看不透,那种无法看透的神秘感,透着一种无与伦比的魅力,不断激发着韩晶晶的探索欲。

终于,陆陆续续的,一份份报价不断汇聚,呈送到江跃跟前。

江跃就跟一个批阅奏章的帝王似的,一份份批阅起来。

不可否认,这些报价大多数是具备极大诚意的。虽然不乏有些想浑水摸鱼的人。

但江跃并不是傻子,那些一看就想浑水摸鱼的报价,江跃直接弃之不顾,丢到一边去。

然后再一份份对比,淘汰一部分他个人需求不强的宝物。

如此一层层筛选,留下了七八份报价作为重点参考。

能够在江跃层层筛选之下留下的报价,诚意肯定是没问题的,宝物的质量也肯定不差。

这反而让江跃有些选择困难了。

其中一份报价,居然是之前那块原石的主人。

这家伙上一次狮子开大口,要求五张辟邪灵符,江跃自然不可能给他。

这次,这家伙居然给江跃报价,还是那块原石,报价江跃的一张进阶版辟邪灵符,或者一张神行符。

为此,他还愿意再搭送两件拳头大小的原石,质地稍稍差一些。

这份报价,显然是洗去了傲慢之后的报价,算是心平气和,有点自知之明的一份报价。

江跃权衡之后,决定拿出一张进阶版辟邪灵符,换这一大二小的两块原石。

他这次来交易会,一共准备了三张进阶版辟邪灵符,四张神行符,还有一阶辟邪灵符辟火灵符若干数目。

虽然他没打算把所有灵符全都兑换,但备这么多,也是为了防备万一出现很多心动的好东西,确保自己手头上有足够的筹码交换。

先前那副弹弓,用了江跃一张神行符。

他现在手头剩下的神行符,剩下三张,加上三张进阶辟邪灵符,这几张二阶灵符是他目前的主要筹码。

有这些筹码在手,手头上这七八份报价,江跃便能好好地挑选一番。

最终,江跃锁定了三份报价,决定在这三份报价中进行最后取舍。

这三份报价,经过江跃层层筛选,都是属于江跃较为中意的好东西。

其中一张是兽皮,经过江跃实物勘测,这张兽皮的材质较为奇特,江跃在其中竟感觉到灵力波动。

这种兽皮是风干状态的,也不知道有多少年月了。按理说,这种风干的兽皮不应该有灵力波动才是。

可奇就奇在,这兽皮确实有一丝丝微妙的灵力波动。

要说仅仅是兽皮,哪怕有灵力波动,对一般人而言,使用价值也不高。

不过对江跃而言,这张兽皮却非同一般。

到了三阶以上的灵符,普通的符纸肯定是无法承载的,必须有更好的材质来承载灵符。

相传在远古时代,也曾灵气浓郁,灵符根本不缺各种神奇的材质。

可自人类文明史有记载以来,尤其是近现代工业时代开启,科技才是人类最为信奉的真理。

那些神神秘秘的诡异传闻,则只能停留在各种民间传说中,停留在各种影视剧中,停留在各种普通人无法查阅的诡异档案中。

灵符这个领域,同样如此。

放在一两个月前,要是在民间问一问,有多少人相信一张二指宽的灵符,可以承载那么多神奇的力量。

估计选择相信的人,不会超过百分之五。

大多数人甚至会嗤之以鼻,根本不可能相信。

便是江跃自己,在接触到老江家传承之前,估计也会将信将疑。

可现在,江跃却在黑市里头,以灵符为筹码进行交易。

眼下这张兽皮,江跃判断,绝对是制作高阶灵符的上佳材质。高的不说,三阶四阶的灵符,绝对可以承载。

因此,这张兽皮报价一张神行符,其实江跃是占了大便宜。

这三分报价里头,第二份报价的内容是一柄短刀,报价居然是一张进阶版辟邪灵符加一张神行符。

死人体重实验 第二章

第687章鹏皇之死(本集终)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劈下,劈在了那

文学

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沧元界,元初山的一处山顶。

死人体重实验 第三章

跟着王诗情一路来到王家的关押室,林逸很快就见到了披头散发的王鼎海。

曾经那个所谓的少主,显然已经没了之前的威风。

就跟个丧家之犬一般,整个人灰头土脸的,写满了颓败。

“喂,你就是王鼎海?说说吧,你们把小情的父亲关去了哪里?”

林逸面无表情的注视着牢房里面的王鼎海,这家伙虽然蓬头垢面,但神情外貌却和三长老那家伙十分相似。

定是亲生的无疑了。

“姓林的,你就死了这条心吧,本公子压根就不清楚王鼎天关在了哪里,你还是赶紧走吧。”

王鼎海恶狠狠的瞪着林逸,内心充满了火气。

如果不是林逸,自己和父亲也不会落得如此下场。

就知道王鼎海会是这番模样,林逸也不着急,示意王家的下人打开牢门,走进去,笑眯眯的看着王鼎海:“哎,有些人啊,不尝点苦头,嘴巴就硬的跟鸭子似的,非得等到吃苦遭罪了,才肯松口。”

“你要干什么?!”

王鼎海惊恐的看着林逸,心里突然有了种不好的感觉。

林逸的恐怖,他是亲眼目睹的,连父亲都不是他的对手,自己有哪里能斗得过他?

“不干什么,就是想让你松口而已。”

淡淡一笑,也懒得废话,挥起巴掌就要扇向王鼎海。

几乎是下意识的,没等林逸的巴掌落下,王鼎海就扑通一声瘫在了地上。

“姓林的,我都说了我不知道了,你别逼我!”

王鼎海惊魂失魄的望着林逸,对林逸的巴掌恐惧到了极点。

毕竟连王家那些顶尖高手都被林

文学

逸的巴掌干废了,这要是落在自己的脸上,还不得当场毁容啊。

王鼎海虽然不怕吃苦遭罪,但毁容这事对他来说,还不如直接杀了他。

“最后给你一次机会,不说的话,那就别怪小爷不客气了。”

林逸定定的注视着王鼎海,觉得这家伙不像是在说谎。

说谎的人表情会有一些略微的变化,而王鼎海眼神里除了恐惧再无其他。

不过这家伙虽然不知道王鼎天的下落,没准知道其他一些秘密呢。

总比什么也问不出来的好。

“姓林的,我真的不知道啊,王鼎天是我父亲和中心的人弄走的,去了哪里,根本没有告诉我,你就别逼我了,我要是知道,我早就说了,毕竟都是一家人啊。”

王鼎海迫于无奈的诉说道。

“好吧,姑且信你一次。”

林逸懒得看王鼎海这副怂逼模样,意识到这家伙不像是说谎,转身走出了牢房。

在出去的路上,林逸思考了许多。

现在没人知道王鼎天的踪迹,靠自己大海捞针般的打听,肯定是不行的了。

看来只能求助那个家伙了。

“林逸大哥哥,现在怎么办啊?我父亲到底被抓到哪里了呢?”

王诗情面带几分焦急,失去了王鼎海这条线,纵使小丫头心性再好,也开始慌了。

“小情,别急,王鼎海虽然不知道伯父的踪迹,但有一个人肯定知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