妈妈的桃花源早已、在学校里污污的小黄文

经典肥岳乱小说,软萌受 高H
2021年4月18日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徐歌阳不雅照
2021年4月18日

妈妈的桃花源早已 第一章

现今是王极境修行者的萧燕,能够完全催动新月弯刀上的力量。

在赵玉洁神色大变的时候,她已经升起大仇得报的快意。

可这份快意并没有维持多久。

赵玉洁紧随而至的一拳,竟然有王极境后期的威力!

如瀑如练的刀气与比山峰还要巍峨的拳芒碰在一起,将空气震得轰鸣不止,腾起百丈的真气云团中,刀气顺势切下,将拳芒寸寸切碎,直至落在赵玉洁身前!

残余的刀气击中赵玉洁的护体真气,后者犹如被棍棒击飞的皮球,口吐鲜血猛然滑退,眨眼便去了数百丈。

这一刀之后,萧燕与赵玉洁都是眼神大变。

前者是没有想到,赵玉洁竟然已成王极境后期!乾符六年,她在代州城外救下赵玉洁的时候,对方不过是一个御气境初期的修行者!

十余年间,从御气境初期跨越到了王极境后期,这样的修为进益速度,让萧燕心中翻涌起惊涛骇浪,无法置信、难以接受。

这般修为提升速度,普天之下也没两个!

也正因为赵玉洁已是王极境后期,所以这一刀才没能要了她的命,仅仅只是将其击伤而已。

萧燕作为草原霸主天元部族的贤公主,借用的又是千年未出的雄主天元可汗的力量,竟然没能瞬杀赵玉洁这个齐朝底层出身的平民——这种情况,萧燕如何接受得了?

气机跌落不少的赵玉洁,咬牙盯着手持弯刀、衣袍猎猎形如神人的萧燕,双眸之中饱含不甘与愤恨,汹涌的戾气浓如近乎实质的火焰。

想她十多年拼搏,日夜不停未有片刻懈怠的苦修钻营,凭着非凡天赋、极佳气运与不俗心性,好不容易成就了王极境后期,本以为终于拨云见日可以大展拳脚君临天下,不料避过了天下第一人的天元可汗,却被区区萧燕所伤。

这让她如何接受得了?

这叫她如何能够不恨?

赵玉洁的恨意并没有持续多久,几乎是转瞬而逝。

因为萧燕不曾有片刻停顿,在她身形堪堪稳住之时,已经劈出了第二刀!

刀气瞬息临面,赵玉洁不禁瞳孔放大,这一刀她很难避过,也很难抵挡,若是再度被击中,非死即残!

绝望之际,赵玉洁眼前的刀气侧翼,忽然有一柱金芒一穿而过,刀气一阵摇晃闪烁,旋即就如破碎的泡沫般四散炸开,在半空绽放出绚烂的真气烟花。

赵玉洁大喜过望。

及时出手的人,是手持传国玉玺的宋治。

在场的王极境修行者中,也只有借助传国玉玺的宋治,能够抵御萧燕斩出的刀气。

“陛下……”赵玉洁还未来得及高兴,一颗心便又开始下沉,他看到侧旁不远处的宋治面色苍白,托着玉玺的手微微颤抖。

显然,挡下萧燕这一刀,宋治也颇为吃力。

他或许还能挡第二刀、第三刀,但绝对挡不住第四刀、第五刀!

赵玉洁禁不住胆战心惊,差些没忍住转身就跑,趁机脱离战场,走得远远的。

她已经暴露了王极境后期的修为,宋治不可能不心存芥蒂,事后问起她不好解释,而一旦处理得不妥当,两人的关系就会出现裂痕,若是失去宋治的全心支持,赵玉洁不认为现在的自己,能够继续在大齐呼风唤雨。

但她扼住了这个念头。

她的直觉告诉她,现在未必到了最后一刻。

眼见宋治出现在赵玉洁身旁,萧燕眸中杀气更甚,就像看到猎物主动送上门的饿狼,有将宋治跟赵玉洁一网打尽的冲动。

但她却没有斩出第三刀。

她只是俯瞰着宋治与赵玉洁,冷声讥讽:“宋治,你可知道,你身边的这个贵妃,昔日曾是我的鹰犬,为我做了不少事,甚至她到徐明朗身边为妾,都是我一手安排,这么一个残花败柳,你还把她当宝贝护着,真是让人笑掉大牙!”

听了这话,宋治脸上肌肉一阵抽搐。

但他并未去看赵玉洁,反而乜斜着萧燕道:“败军之将,也敢搬弄唇舌,真是不知所谓!你要是识相,就乖乖束手就擒,朕或许还能留你一个全尸,否则大军所到之处,必让你等片甲不留!”

临阵之际,他没道理被萧燕牵着鼻子走。

萧燕冷笑不迭:“大言不惭,你若是真有这本事,就来取走我的项上人头!”

两人俱是浑身杀气,看起来都恨不得吃了对方,但偏偏只是斗嘴,没有谁主动出击。

对宋治而言,他是没把战胜萧燕。刚刚那两刀威势不凡,让他回忆起了当日在汴梁城面对元木真时的感受,再来几刀,他跟赵玉洁都不会有好下场。

对萧燕来说,她同样也是没把握战胜宋治与赵玉洁。

她手中的新月弯刀,虽然附上了元木真的修为气机,杀伤力惊骇绝伦,看似比宋治手中的传国玉玺还厉害,但毕竟是元木真临时炼制的,不可能在各方面都强过传国玉玺。

眼下,萧燕能斩出的刀数已经不多。

她没把握在耗尽元木真留于弯刀上的气机之前,杀掉宋治跟赵玉洁。

而传国玉玺就没有这些限制,只要它还在宋治手里,但凡宋治还有真气催动,就可以一直使用。

要是萧燕耗尽了弯刀上的气机,却没能击杀宋治与赵玉洁,那么这两人中的任何一人,都可以反过来让她坠入深渊!

妈妈的桃花源早已 第二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妈妈的桃花源早已 第三章

“你有办法解决掉斯菲亚?”听见飞鸟信的话大家都露出了惊愕的表情。

“对,只要在斯菲亚露出内核的时候,再向他投出一个变化球就好了!”飞鸟信自信满满,这一击变化球一定可以将斯菲亚球体消灭掉的。

“可你是什么时候看见的斯菲亚球体?这要是只是个猜测根本不可能实现。”幸田提出了疑问。

“大概就是在救下良的时候看见的吧?”喜比刚助笑着说道。

此话一出,超级胜利队的大家伙怎么还会想不到飞鸟信就是戴拿。

“风野指挥,飞鸟,你们两个真的是……”幸田有些说不出话来。

如果有一天得知和自己相处了那么久的队友和作战指挥就是和自己并肩作战那么久的奥特战士,这心情是真的很复杂。

“既然飞鸟说可以用变化球打败斯菲亚,那我们就试试吧,先用奈奥麦克斯炮让斯菲亚里面的内核露出来,在斯菲亚的内核露出来的时候,飞鸟你就立刻投出变化球。”风野信看向大家伙说道。

“好!那就先这样试试吧。”喜比刚助同意了风野信的记忆也可以说其实是他们共同商讨出来的计划。

而这边库拉克呼号里正在商讨着如何消灭斯菲亚,地球上面却是出现了奇特的现象,像是极光一样的斯菲亚将地球笼罩在其中。

这一幕也被卫星拍摄到传输到了司令室和库拉克呼号的主屏幕上,库拉克呼号上面原本在商讨着作战计划的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也停了下来,大家看着斯菲亚的这一举动眉头拧紧。

“地球的人类啊,和他们同化吧,他们以前也和你们一样是人类,因为害怕有限的生命,害怕互相争斗,最终导致自己星球的灭亡,但是他们现在已经克服了,人类自

文学

身的有机物和无机物都和这个星球本身融为一体,那就是我,现在还来得及,在地球还没有灭亡之前,让我来迎接你们吧!”

斯菲亚的声音在整个太阳系内响起,听着斯菲亚嘴里面自以为是的话,幸田冷声说道:“真是荒谬,怎么可能会有如此完美的世界!”

“分析结果出来了,这个斯菲亚的质量为零,这只是一个虚影。”绿川麻衣的汇报也在后面响起来。

中岛勉听完斯菲亚的话沉声道:“其实有完美的世界存在也不是不可能,这也有合理的地方,如果人类的科技可以达到改造生态系统的话,也许就能避免破坏带来的灭亡了……”

“但那样还算得上是生存吗?如果没有死亡,这就是一个没有梦和浪漫的世界,有矛盾又有什么关系?不完美又能怎么样?因为人类,才有梦,我就是喜欢这样的一个世界!”喜比刚助双手环胸语气略微显得激动。

风野信上前拍拍喜比刚助的肩膀,随后看向斯

文学

菲亚消失后变得空旷的区域道:“那就为了守护好这个梦,这个世界,大家一起努力保护好它吧!”

“是!!!”

“收到来自库拉克呼号的消息,超级胜利队决定在火星卫星轨道上与斯菲亚决战。”

暂时接管超级电脑的工作人员收到库拉克呼号的消息,立刻转过椅子看向身后的领导们汇报道。

“连奈奥麦克斯炮都失败了,我们真的还会有胜算吗?”深见总监心情沉重地说道。

“要相信自己的部下,深见总监。”一道雄浑沧桑的声音从后面传来,深见总监和宫田参谋,椎名参谋立即回头看去。

看见来人三人惊愕的睁大眼。

深见总监惊异道:“泽井总监?”

泽井总监微笑着点点头。

“他们一定会赢的,然后会回到这里。”站在泽井总监身后的居间惠认真地说道。

她相信超级胜利队,也更相信风野信。

库拉克呼号内。

“等斯菲亚周边的黑暗即将抵达火星卫星福波斯的时候,我们就用奈奥麦克斯炮攻击斯菲亚的中心核,在敌人产生防壁的时候……”

幸田开始讲解着作战计划。

“到时候就由我来投出这致胜一球!”飞鸟信接下来说道。

“如果戴拿致胜一球的威力不足,我会在后面补上伤害。”风野信看着超级胜利队的大家说道。

超级胜利队的队员们点点头,在作战计划敲定之后,喜比刚助看向大家道:“那么作战在三十分钟以后开始,大家听我和风野指挥的指令行事,现在都各自准备。”

“是!”大家竖起大拇指,脸色很是严肃的回应着喜比刚助。

在指令下达后,大家都四散开来,飞鸟信略显得有心事的迈步朝着库拉克呼号的机舱走去,抬头便看见中岛勉坐在战斗机的上面检查着战斗机。

听到动静,中岛勉抬起头看向飞鸟信:“原来是飞鸟啊?”

“你在检查战斗机吗?”飞鸟信明知故问,他现在的心情很沉重也很紧张,需要些别的事来吸引走他的注意力。

“是啊,无论技术有多发达,像这些东西还是要自己亲自调试才行啊。”中岛勉一边检查着战斗机,一边跟飞鸟信说道。

“刚刚,中岛队员是在跟队长争论吗?”飞鸟信小心翼翼地问道。

“算是吧,但是也因为队长让我想起了我的父亲,我已经很久没有想起过他了,因为总是追求梦和浪漫,所以总会跟金钱绝缘,弄得家里人都很辛苦,我也很不开心呢。

所以我从小也就立志一定要成为一个被大家都认同的出色的科学家,我这么想了,也是这么做了,但实际上,我现在变成这个样子也要感谢我的父亲,无论什么时候,我都是那么的尊敬他,喜欢他,不管别人怎么说他都好,我还是那么的喜欢他。”

中岛勉回忆着自己的往事,笑着说道:“真是怪矛盾的不是吗?怪讨厌矛盾的。”

“但那也是很出色的矛盾呢。”飞鸟信微笑着说道。

“飞鸟你就不要在这里说这种话了。”中岛勉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我也是立志想要成为一个不输于爸爸的人呢。

飞鸟信微微的笑了笑,抱着头盔离开了机舱。

其实此次的行动并不需要用上战斗机,风野信早早地来到了库拉克呼号的舱门前,倚在墙壁上闭上双目静待着时间流逝。

“风野?你这么早就等在这里了啊?”飞鸟信走过来便看见倚在墙壁上的风野信,他怔了怔,随即笑着说道。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