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典肥岳乱小说,软萌受 高H

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放学后的职员室
2021年4月18日
酥肉小桃花,娇妻被多p的刺激
2021年4月18日

经典肥岳乱小说 第一章

牌桌上所有人目光集中张母身上,黄怡欲开口说话,让身边两位长辈一起按住。此类情况,外人的提醒尤其多余。

深沉的低声又说道:“张伯辛苦您了,过年留下陪我父母。”

“没关系啊,说句过界的话,我早将姥爷和夫人视为一家人喽。”

“他们一样,谢谢您。”

张母耳朵几乎竖起来,丢下手里必胜牌,起身冲过玄关,停在身材颀长的男人前方。

欢喜地向前一伸手,紧紧抱住风尘仆仆的张亦辰,高呼:“阿拉(我)儿子归来咯。”

“嗯,妈新年好。”张亦辰似乎对此种热情的迎接方式并不感冒。

张母松开双臂,两手并用地给张亦辰浑身拍打了遍:“赶走霉运哦,大吉大利!饿不饿嘛?阿拉让留下的主厨给你重新做遍的啦。”

“不饿,曦儿呢?”瑞凤眼朝厅内方向望去。

张母心里不是滋味,娘心在囝囝身,儿心念媳妇啊。

指指三楼最僻静一间房子的位置,吃醋道:“陪姆妈睡觉的啦,臭小子,先陪妈去耍几把的啦。”

张亦辰从怀中抽出一条细长的精美礼盒,双手呈给张母,薄唇勾起若有似无的弧度。

“妈,祝您漂亮永驻。”

张母接过礼盒,解掉金丝带蝴蝶绑带,打开盒盖,一朵纯仿真的蓝金玫瑰映入眼帘。

TFN的情人节限定,全球发售52支。她和张父提过一次,估计臭老头早忘了,还是儿子靠得住。

搂住张亦辰脖子,艳红的双唇亲在他右边脸颊,满意道:“旁人总道养儿防老的啦,阿拉养得是小情人哦。”

张亦辰把张母身子扶正,剑眉微蹙:“妈,曦儿看到要多想了。”

“哎哟。”张母上下扫眼儿子,忍不住揭老底:“你要真能让曦儿多想,妈帮你多补几口的嘛。”

张亦辰无奈闭闭眼,抽出摆在杂物柜上的消毒纸巾,将脸颊擦干净。

绕过张母,走向电梯,只留下一句:“我爸嘱咐我带的玫瑰。”

小情人一下子不暖心了,张母发挥嘴不输人的功力,面朝儿子张扬的背影‘善良’提醒:“曦儿早睡着啦,别去打扰人家的嘛,你回屋好好休息下咯,早上自能见面的嘛。一宿你都等不了的啦?”

“嗯,等不了。”

占有欲爆棚的宣告强势亮出,张母满心欢喜地啧声不断。

回到牌桌,豪气招呼:“来,咱们继续咯,等打完给你们每人包个大红包的哦。”

本来在打瞌睡的黄怡有了动力,当即满血复活,高声应:“好嘞!”必须舍命陪领导的父母和自己父母到天亮。

守岁守岁,守过黑夜盼来新春第一缕阳光,这才叫守岁。

南母接着荷官发来的牌,问:“亦辰回来了?”

张母别有深意地应声:“是的啦。”向三楼抬抬下巴,“去姆妈房间咯。”

在没得知张亦辰去哪之前,南母对他隐隐有点小意见。身为晚辈哪怕再累,过节回来起码得来和长辈们打声招呼吧。

张亦辰鲜少如此不知礼节,原来猴急去见自家姑娘了。

得知真相的南母,心中不快烟消云散,只剩好事将近的预感。

两位妈妈互交换下眼神,新一轮战局开启,这次为谁多照看孙子而争。两位老人面子上过去了,心里残留多年的渴望过不去啊。

张亦辰独自来到三楼,轻轻推开老人的房门,床头留了一盏昏暗的灯。

打从张奶奶近几月连续住院两次,为方便她起夜和保姆随时伺候,灯便再没关过。

南曦睡在靠灯一面,似怕挤到老人,身子只占了小半边床。一张精美的小脸,在稀薄灯光照射下,显得睡颜纯净无暇。

张亦辰轻声靠近,坐在她床边。双臂撑在她单薄的肩头两侧床上。缓缓倾下身子,一吻落在她额间。

很轻的吻,如同万分小心的感情,生怕惊到她、吵醒她。

浓密睫羽微颤,由于有老人在,南曦睡得很轻,睁开朦胧的眼睛。

望着只有一呼吸距离的男人,虚幻之感油然而生。

“张亦辰?”

“嗯。”

炽热的鼻息索饶在南曦脸颊,使她清晰分清了现实与梦境的区别。

“你在干什么?”刚睡醒的脑子犯迷糊,本能问出这句话。

全无防备的南曦,懵懵懂懂地撞进张亦辰整颗心:“我好想你,曦儿,你想我吗?”

“不想。”南曦‘哼’声,嘟起粉唇:“不想讨厌鬼。”都

文学

怪他没及时出现,害她受了一晚上的罪。

周捷总念叨,新年第一天如何过,一年多数时间将会以同样的方式复制。

她才不要被念叨一年呢!

“说话不算数,答应人家跨年一起放烟花的。”

“小妖精,一会带你去。”瑞凤眼眸光倏沉,他情不自禁的重新落下一吻,只不过这次落在她粉嫩的唇瓣。

南曦张嘴要惊呼,却给了他可乘之机,霸道地侵占她整个檀口。

粉拳捶上他坚硬的后背,咬住他下唇。

她的反抗微不足道,反而激起他压抑许久的征服欲。被咬住的下唇强硬抽走,吻变得又急又暴躁,夺取她浑身最后一丝力气,只能靠他偶尔渡来的空气维持呼吸。

“小曦儿?”苍老的声音戛然暂停下春色荡漾的一幕。

南曦借机别过头,狂推压在身上的坏王八,张亦辰不舍地撑起的双臂,暗潮汹涌眸光差点将她吞尽。

从南曦错乱的呼吸判断,张奶奶错以为她梦魇了,想着叫醒她。

扭头看到床上多出一人,许久未见的孙子回来了,正艰难地坐直身子。

再看南曦满脸通红,不敢直视她。张奶奶一下顿悟发生何事,追悔莫及。

后面的情节,南曦每每想起,都恨不得把张亦辰扒皮一百遍。

王八镇静如常,没事人般给奶奶道了新年好,说:“奶奶,我来带曦儿去放烟花。”

“烟花不急放,你们用这间房吧,我去旁边屋子睡。”张奶奶笑盈盈地安排。

最气当属,张亦辰臭不要脸地接话:“奶奶您休息吧,我们自由安排。您的床硬,曦儿会不舒服。”

“好、好,你们早去早回啊。”张奶奶虽未说后句话,但脸上欣喜的神色,分明写明了:回来好办正事。

[标

文学

签:标题1] 第二章

这天下午,谈宴西还是陪着周弥出了门。

她一直想看的一个装置艺术展,始终没抽出时间。主题是关于人的异化的视觉性表达,很是抽象。

谈宴西虽全程陪同却兴趣缺缺,坦言自己是个商人,欣赏不来这些虚头巴脑的东西。

他们逛完了展,在出口的衍生文创商店闲逛。

周弥拿起一枚今日特展品同款的银质袖扣,往谈宴西的袖子上比,一面说道:“那你为什么跟赵野还是朋友?”

谈宴西笑说:“要是人情往来就算朋友,那我的朋友数目可以申请吉尼斯了。”

“该不会,你真正的朋友只有卫丞?”周弥把袖扣放回到展示盒里。

谈宴西很坦然:“严格来说,这么说不算错。”

看她要走,他伸手,一把拉住她。

周弥顿下脚步,疑惑看他。

谈宴西朝那展示盒里的袖扣看一眼,表情比她更疑惑,仿佛在问,既然不买,拉他袖子比什么比?

周弥笑了,“你要呀?我以为你不喜欢。”她去看标签价格,小小两枚要两百多块钱,实话说有些肉痛。不过还是叫来店员,拿两枚新的包装起来。

她忽地想到什么,“这个能不能抵我欠你的生日礼物?”

谈宴西扫她一眼,“我都忘了,你倒提醒了我。”

周弥忙说:“那你当没听到!”

谈宴西笑说,“这回我要白纸黑字记账上。”

周弥又买了几个记事本,一套明信片,一起付了账,准备带回去做纪念。

晚上,一块儿吃了晚饭,谈宴西将她送回——她请了假,但有些工作不得不做,不然要拖累团队的进度。

车停在路口处,周弥主动凑近去亲了谈宴西,方才下车去。

晚上八点左右,巷子里正是最热闹的时候,老人遛弯,小孩儿打闹,有人临街开了店铺,支了围棋盘跟人对弈。

周弥走到半途,脚步一顿——

前方迎面而来的两个人,是程一念和崔佳航。

程一念穿T恤,外搭一件水洗蓝色的背带连衣裙,帆布鞋,个头小小的,乖巧极了。崔佳航也是T恤和运动裤的打扮。两人看起来很登对,很像是学生情侣。

他们手牵着手,一边走一边说话,起先并没有注意到她,直到程一念不经意抬眼,不自觉脚步一停,崔佳航也跟着停下,抬头一看。

两人都是一愣。

周弥笑笑,神色没有半分异常,“出去玩么?”

程一念难掩尴尬,“嗯。去看电影。”

周弥点点头:“那我先进去啦?你们玩得开心。”

“……嗯。”

实话说,周弥不算惊讶。

回想一切都有蛛丝马迹,串得起来。

她唯一感想是,她没告诉程一念她和谈宴西的事,程一念同样的也不告诉她,扯平了。

过了晚上十点半,程一念从外面回来了。

周弥已经洗过澡,坐在餐桌旁,支着笔记本电脑加班。

程一念跟她打声招呼,拿上衣服洗澡。

她吹干头发,把吹风机挂在架子上,站在浴室的门口,犹豫了片刻,说:“我们聊聊吧。”

周弥合上电脑后盖,“好啊。”

这时候,宋满从屋里探出头来,周弥抬头看她一眼,她立即就退了回去,还关上了房门。

周弥跟程一念去了阳台上。

天气已经很热了,夜间扑面的风亦有潮湿的热意。

程一念穿着印着平铺海绵宝宝图案的睡裙,趴着栏杆往外看,过了好久才出声,声音很轻:“你怎么都不生气?”

周弥转头看她,倍感疑惑,“我什么要生气?”

程一念脸枕在手臂上,声音涩然:“……我明知道崔佳航喜欢的是你。我还找你要他的微信,接近他,甚至辞职去了你们公司。”

她声音里有种自暴自弃的自我厌弃感。

周弥沉默了好一会儿,斟酌着怎么说比较合适:“我没觉得崔佳航喜欢我。非要说的话,我只感觉到,他可能对我有好感。退一万步,一念,即便他喜欢的是我,那又怎样?他不是我男朋友,谁都有资格去追他。不能因为你是我的朋友,你就要背负不必要的负罪感吧?”

程一念的表情看起来像是要哭了。

周弥看着她,却笑一声,“什么啊。你最近对我这么疏远,原来就是为了这件事。”

程一念说:“可我很不磊落。我告诉崔佳航说你在谈恋爱,想让他断绝对你的心思。”

“……虽然算不上是恋爱,但性质也没什么差别。你这么说也没错。”

然而,程一念越发不能释怀,“……如果我告诉你,我最初的动机是因为听说他是北城户口。我很想在北城立足,可我真的好累。我烦透了……”

她真的哭了出来。

周弥看着她,走近去,搂住她肩膀,“我们认识有五年了吧?”

程一念点头。

实话实说,周弥并不觉得自己跟程一念十分投契,但有一种朋友,哪怕并非心灵共鸣,长久陪伴也足够建立深厚情谊。

经典肥岳乱小说 第三章

“小囡你掉厕所了?”

柴玉香的声音传了进来,唐小囡欢喜地应了声,“表姐,我脚麻了。”

“你说你是不是傻,上个厕所都能蹲麻,赶紧的,我背你走,这节课是化学老巫婆的。”

柴玉香力气大,一口气背着唐小囡就跑回了教学楼,上楼梯时,唐小囡脚不麻了,姐妹俩赶命一样,总算赶在化学老师来之前进了教室。

放学后,唐小囡和表姐说了之前厕所里发生的事。

“刘山杏喜欢傅海文?她哪来的脸?”柴玉香反应极大,因为傅海文是她少女怀春时喜欢上的男神,现在依然喜欢着。

这就像是一只苍蝇叮了她精心养育的娇花一样,比吃了苍蝇还恶心。

可这还没完,唐小囡又说了件更恶心的,“傅海文和沈玉竹好像在一起处对象。”

“你听谁说的?”柴玉香不相信。

她不信她的男神眼光会那么差,和一个人尽可夫的臭表子在一起。

“刘山杏说的,还有马玉梅。”

马玉梅正是之前在厕所和刘山杏打架的跟班,是隔壁班的同学,最近被沈玉竹收买当了忠心跟班。

柴玉香神情变得沮丧,还是不肯相信,但理智又和她说,可能是真的,她的男神真的被臭表子玷污了。

“表姐,你要是喜欢傅海文,就和他表白啊,偷偷摸摸喜欢算什么啊,人家都不知道。”唐小囡劝道。

尽管她不喜欢傅海文,可她不会阻止表姐喜欢,只是少女怀春而已,保鲜期可能只有几年,等柴玉香进入社会后,会认识更多的优秀男人,傅海文就会成为过眼云烟,甚至连他的相貌名字都可能记不起来了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