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用我的手指扰乱吧

宝贝我这是在爱你呢、你们老公都是怎么要的
2021年4月14日
放荡滥交的辣文小说:医生帮帮忙我
2021年4月14日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第一章

叶争一手向小型归一阵注入新的灵力,一手按住辰汐渔的腰部,温和的灵力涌入她枯竭的身体中,原本疲惫不堪以面如金纸的她迅速恢复血色,恢复往日光艳动人的面容。

辰汐渔面色微红。

她在害羞,心中难得没有向往日那般觉着叶争是随时都想啃了她的大色狼。

本源五灵虽说是最纯净的灵气,及时恢复了辰汐渔催发归一阵消耗掉的生命力,当是强行使用背水剑阵带来的后遗症单单只靠本源五灵石修补还做不到,往后她的武道定会大打折扣,无法恢复往日的惊人资质。

辰汐渔恢复体力后,自行退到一边,她面带疑惑的看着叶争。

突破筑基中期,需要俩步融合灵气,正常需要一天的时间,就算是加急狂赶也需要俩个小时才能完成,这也

文学

是她决定不等叶争自行催动归一阵的根本原因,此刻从叶争吸入神启灵气在到融合不过花了十分钟的时间,实在想不通他是怎么做到。

叶争催动体内灵力,将本源五灵力源源不断的融入归一阵中。

归一阵吸收本源灵力,整个阵身发出淡淡的光芒,轻而易举的就将压迫在上方的灵气推了出去,就算是在血枫林归一阵的压迫下,运转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并且还会将血枫林归一阵落下的灵力扭转出去。

空中不停的发出阵法的波动。

小型归一阵选用的阵脚取自血枫林的阵脚,用量极小,难以抵挡住血枫林阵法的冲击,不时发出嗡嗡振动的声音,并且阵脚摇摇晃晃,也许下一秒就得破灭。

叶争用出的灵力无疑正是融合后的本源灵力,非常的纯净,并且还看不出一丝毫的驳杂感,小型归一阵虽然惨叫个不停,在他的加持下一直没崩溃。

这让辰汐渔越发的想不通,叶争是怎么在短短俩分钟内就完成别人需要一天或者是俩个时辰的事情,并且还完成的非常好。

叶争能完美筑基完全要归功于那些围困道心的剑意。

叶争铤而走险将五层灵气的壁垒打破,打算同一时间完成第一步灵气融合,紧张之下还是出现了偏差,确切的说也不是偏差,而是叶争着急赶时间,吸收神启灵气并没有圆满,净虚灵气进入后并不能马上完成融合,慌乱中叶争在催发出一缕净虚灵气进入神启灵气进行融合。

这一动差点要了叶争半条命。

整个气府出现紊乱,五种灵气崩溃,四处涌动。

就在叶争竭力压制灵气没有效果的时候,道心发出怦然的声音,围困住道心的剑意跃出十几道,穿插进气府中,宛如顶天大柱,将气府从即将崩溃的边缘拉了回来,并且灵气以这些剑意为通道自由的传动进行完美融合。

完成第一步融合之后,气府内的剑意搅动,将所有的灵气糅合在一起,最后剑意散开融入灵气当中,形成一条条通道连通每颗灵气粒子。

叶争能融合灵气完成筑基中期成功,完全得意于这十几道剑意,或者说运气。

这时,叶争也觉得师姐虫达说的没错,事情没有绝对,围困住道心的剑意看似凶险随时都能要掉小命,但只要开发得当也可能是求之不得的宝藏。

这一点叶争自然不可能告诉辰汐渔。

不停运转的小型归一阵就如同是血枫林归一阵眼中的沙子,时刻都让他感觉到膈应,几次发威都不能将之碾碎,这就像是巨人面前的一只蚊子,飞来飞去十分的讨厌,挥起大手板要将只拍死,

文学

一顿上蹿下跳之后,不仅没将蚊子拍死,反而将巨人累了个半死,直接瘫倒在地上。

“呼~~~”

血枫林中的白色雾气从内向外散开。

归一阵陷入了短暂的瘫痪,小型归一阵的阵脚一个个的爆开,阵法自动瓦解。

林中剑宗弟子的身影一个个出现,他们都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了,韩月灼第一个清醒,眼睛猛的瞪大,看着刺到咽喉前的飞剑就要伸手去拍飞,下一瞬就觉着不对,这飞剑为什么是自己的飞剑,回想起在血枫林中的种种,如何能不明白其中是什么关节,吓的顾不上飞剑,也顾鲜血淋漓的伤口,急急的向丛林外跑去。

将自己埋的只剩下鼻子在外的弟子连忙爬起来。

林当澄睁开双眼,口鼻中发着浓重的呼吸声,她眉目中还带着恐惧的神色,好似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噩梦。

洛思思也清醒过来,看着地面层层青丝,神色惶恐,这一切都发生了什么,为什么我的头发没了。

洛思思抬头看着不远处的辰汐渔,眼中泪意涌涌,要哭了,道:“大师姐…..”

辰汐渔连忙给她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并且眼神示意让她看向前方。

洛思思顺着辰汐渔指引的方向看去,前方赫然挺立这一只不下千人的军队,他们手持利刃,身披黄金甲,端的威风凛凛,黄金甲中空空荡荡,全是些血肉腐烂的骷髅头,这让本就惊魂稳定的弱女子大惊失色,几乎就要惊吼出来。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第二章

第2539章贪心者诛(三更贺除夕)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肥水不流别人田6部分 第三章

他们齐心协力使得这座大阵的绝大部分的高僧肉身得以保全,但是仍然无法避免大阵一部分被损毁。

大阵之中血雾弥漫,无生佛法化火,道道火光在大阵之中来往纵横,不断的消融那些血雾。

如此激烈的争斗让法力雄浑的无生都感觉不太够用的了,他想起了去那人仙墓葬之中降服两条蛟龙之后得到的那两颗龙元,于是就直接掏出来的一枚直接服用。

龙元入腹之后立时好似着了火一般,散发出来的热力不断的传向四肢百骸,然后无生在大阵之中持剑纵横切割,几十丈的长虹在大阵之中来往纵横,渐渐的整座大阵之中都变得炙热起来,就好似一座血海里面燃烧起了火焰一般。

无恼收起了平山棍,静静的望着一旁的无生。

这个时候,他所能够起到的作用远不如自己这位师弟这般有用。

龙元在无生的身体之中不停的释放这庞大的法力,补充着他巨大的消耗,而他则在不断的挥剑,一道道炙热的剑虹不停的在这大阵之中消融着那些血雾,他身后的大日如来金身法相一下子在不断的升高,变大,化为一尊十丈高的金身法相,不断的向外散发着万道金光,金光炙热犀利,如同缩小的“燃剑”。

兰若寺大殿之中,空虚和尚废了好大的力气方才压制住了空空和尚。

“阿弥陀佛,好险!”

就在这个时候,兰若寺的山道上来了一个人,穿着黑色的斗篷,带着面纱,她上山之后,走了一段山路之后突然停了下来,抬头望着前面。

“在这山中感觉到了一股血煞阴寒的气息,看来这山中极有可能镇压着一个大妖魔!”

这个人来到了“兰若寺”外,却发现兰若寺的大门是紧闭着的。

“佛法的力量,还有幽冥的力量!”她站在兰若寺的外面感觉到了两股截然不同的力量,一股力量是阳刚光明,一股阴邪晦暗,既然不同,争锋相对的两股力量。

她抬手敲门,里面没有人回应。

大殿之中,空虚和尚望着庙门的方向,刚才他听到了敲门声。

“这个时候来的会是谁?”他突然有一种极为不安的感觉。

他看着端坐在佛像前的空空师兄,并未去开门,敲门声却一直没有停歇。他想了想,起身来到了大门旁,嘎吱一声,门被从里面打开了。

“阿弥陀佛,这位施主,寺中有事,不方便见客,请回吧。”开门的空虚和尚一看站在外面的那个人之后一愣,果然是他最不希望见到的那个人,然后说出了拒绝他们进入兰若寺的话。

“我专程而来,请大师行个方便。”

“着实不方便。”

安王妃听后瞪了空虚和尚一眼,一把将门推开。

“哪那么多的借口!”

“大白天的,关着门做什么?”安王妃进来之后径直朝着大殿走去。

“这位施主,请止步!”空虚和尚拦在他的身前,面容严肃。

“这么认真,你们寺里出了什么事?”安王妃望着空虚和尚的脸色,然后很认真的问道。

大殿之中,好不容易被压制住的空空和尚听到外面的声音之后身体再次开始颤抖起来,双眼变得血红,血色从双眼开始向着四周不断的蔓延,片刻功夫整张脸都变成了血色。

“杀!”他突然站起来,一声大吼,身上散发出来浓烈的血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