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新娘当众囗交

孕夫生子玉势药棒扩产,椅子上有按摩棒坐下去
2021年4月12日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2021年4月13日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 第一章

茫茫海面之上,一道淡薄如烟气的玄光飞遁而来,在一块礁石上转了两圈,便钻入了其中的一个石穴里。

玄光隐匿,化出了钱晨的一缕影子来,却把一面银镜升起,接引来当空的月光,凝聚为一道拇指粗细的月华,照在玄光之上,滋养形神!

这一照就是足足七日,钱晨的这缕分神才勉强稳固了下来。

他的虚影睁开眼睛,缓缓吐纳一缕气机。

这几天他除了修复分神,还无时不刻的不在掩饰自身的气机,也是心神十分疲惫。

镜中的风闲子见状感叹道:“好在有道友引开那元神龙王,龙王又有些忌惮少清,才让我那不成器的徒儿跟着脱身了!”

钱晨的身影淡薄的犹如一缕光气一般,低声道:“元神级数的大能果然不好招惹,我已经仗着五行大遁逃出万里,却依然被那龙王感应气机,遥遥打了我一记玄冥神雷!”

“若非我这化身的根基特异,早就被毁去分神,连玄黄如意和铜雀火尖枪都保不住了!如今这化身也就剩下这点根基了,想要恢复如初,非得再下十年苦工不可!”

风闲子越发吃惊道:“这化身只剩一点残念,竟然只要十年便能恢复如此,如此神通,当真绝妙!”

钱晨眉头微不可查的皱了皱,他炼成水火两大化身,拢共都没花费十年,虽然化身被玄冥神雷打散,那股极度阴寒的法力,甚至连化身法力根基都消磨殆尽,十年内能吞吐天地元气缓缓恢复,已经是五色神光修成的法相神妙至极了!

但没了这两具化身,对钱晨近年来的某些谋划都有些妨碍,他又哪里耐得住?

“我让白鹿跟着也一起去了少清,它应知道好坏,不至于在少清把自己那身魔道功法显露出来。若是让我我评被害,回去没它好果子吃!”钱晨借助承露盘渐渐恢复了一丝分神的元气,但如今他这分神的法力,连通法修士都有些不如了!

若非身上还带着朱雀火尖枪和玄黄如意两件法宝、法器,只怕连寻常的结丹真人都有些敌不过。

这与他之前脱身时的算计有所不一……

“那尊元神龙王,应该就是东海龙宫之主了!还有那记玄冥神雷,一击便将百里海域蒸发,威力着实恐怖,应该已经是大成的神通。”

钱晨心有余悸道:“这龙王只怕在元神之中,都不是弱者。这龙宫我还真有些惹不起!如今杀了敖藏武和敖丁两个,那龙王只怕一时半刻都不会放过我,之前只不过泄露了一丝气机,便被他遥遥打来一记神雷,如今我这状态,哪还需要劳费他这般法力,只怕相隔万里送一缕念头来,我这具化身也就没了!”

“还是得低调啊!”

龙宫底蕴极深,钱晨昔年在楼观道中的时候,便听闻龙族有一面灵宝四海镜,可以照遍四海,一窥无遗。

龙族将这面灵宝禁制悬在东海龙宫之中,笼罩自家的地盘,龙宫海域一切的异常行径,便都一览无余。

若是那龙王动用这四海镜,本体那里有道尘珠压着自然无惧,他这具化身便有些危险了!

最重要的是,他先前为了甩掉龙王,施展了颠倒阴阳的大神通,水火太极图一转,将大半的法力根基连同不断消磨其本质的玄冥神雷一同抹去,剩下的那一点分神便逃不太远。

如今正在龙宫海域之中,希望借助灯下黑来藏身。

就是让少清来救,都不太可能了!

钱晨正在头疼如何自龙王追查之下逃生,他抬头看了一眼银镜,暗道承露盘也是灵宝,风闲依靠它藏身,应该能瞒得过四海镜。

但他这分神,莫非也要藏入银镜,去和风闲挤一挤?

钱晨念头刚起,又下意识的看了一眼自己开辟的芥子空间之中那两具龙尸,更加头疼。这龙气浓郁,又和龙王有血脉联系,之前龙王能感应气机,便有此因。

但钱晨又不敢扔下这两具龙尸,生怕龙王通过尸体之上的法力痕迹,察觉到什么。

这具化身毁了,不过损失了两具法相化身,最多花费三十年苦工,还能自五色神光之中炼回来,朱雀火尖枪和玄黄如意两件法宝,固然珍贵,但钱晨还是损失的起的。

但若是叫那龙王盯上自己的本体,就大为不妙了!

说不得只能托庇于少清,于他在海外的种种谋划,大有妨碍。

“这一缕龙气,以那龙王的法力,全力查探之下,只怕承露盘都有些藏不住,须得想个办法才是!”钱晨扫了一眼藏身银镜之中,一副现成老爷爷状态的风闲,突然灵机一动。

他法力捉来礁石底部的一只七星鳗,暗道:“我洞府附近便有一只龙血七星鳗,可见龙族血脉着实泛滥,不如就借血藏血!”

念罢,便弹出数十滴敖丁的龙血,侵染了这只七星鳗,叫它生出龙气,身上七点星光闪耀,双鳍化为抱在胸前的两只短小前爪,头角也露出了一点不凡的峥嵘。

随即钱晨便将敖藏武的龙珠祭起,此物等若一个天生的神格一般,钱晨这点分神抱元守一,化为一颗散发奇妙道蕴的灵珠虚影,落入了龙珠之中。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 第二章

闻言,几位公主、郡主们配合的露出忧虑神色。

她们中,有的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有的是觉得自己父辈兄弟或许能在其中得到利益而窃喜,有的则是害怕自己锦衣玉食的生活受到影响。

只有临安是真心实意的替胞兄担忧、发愁。

怀庆也是真心实意的担忧和发愁,但不是为了永兴帝,而是从更高层次的大局观出发。

“如果此事传扬出去,诸公会不会逼陛下发罪己诏?”

“也有人会趁机指责,是陛下号召捐款惹来祖宗们震怒。那些不满陛下的文武官员有了攻击陛下的理由。”

“陛下刚登基不久,出了这样的事,对他的威望来说是重大打击。”

她们七嘴八舌的议论着,怀庆看见临安的脸,迅速垮了下去,眉头紧皱,忧心忡忡。。

自从永兴帝上位以来,临安对政事愈发上心,大事小事都要关注。

她当然不是突发事业心,开始渴求权力。

以前元景帝在位,她只需要做一个无忧无虑的金丝雀,对于政事,既没必要也没资格参与。

如今永兴帝登基,天灾人祸宛如疾病,折腾着垂垂老矣的王朝。

身为皇帝的胞兄首当其冲,直面这股压力,如屡薄冰。

初登基时,尚有一腔热血励精图治,如今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新君已露疲态。

尤其是王首辅身染疾病,不能再向以前一样彻夜埋头案牍,皇帝的压力更大了。

作为永兴帝的胞妹,临安当然没法像以前那样没心没肺,当一个无忧无虑的公主。

其实说白了,就是永兴帝不能给她安全感,她会时刻为胞兄烦恼、担忧。

元景帝时期,虽然王朝情况也不好,国力日渐下滑,但元景帝是个能压住群臣的帝王。

这时,宦官给长公主奉上一杯热茶。

怀庆随手接过,随意抿了一口,然后,敏锐的察觉到宦官眼里闪过疑惑和诧异。

她微微眯了眯眼,没有任何反应的放下茶盏,淡淡道:

“烫了。”

宦官俯首:“奴婢该死。”

怀庆“嗯”了一声,没有责罚的打算,双手交叉放在小腹,凝神思考起永镇山河庙的问题。

笃笃……..她敲击一下茶几,金枝玉叶们的叽喳声立刻停止。

“会不会是地动?”她问道。

临安摇头:“根据禁军汇报,他们没有察觉到地动。而宫中同样没有地动发生,只有桑泊。”

桑泊离皇宫很近,离禁军营也很近,如果是地动的话,不可能两边都没丝毫察觉。

临安略作犹豫,附耳怀庆,低声道:

“我听赵玄振说,高祖皇帝的雕像裂了。

“镇国剑不见了。”

怀庆瞳孔微微收缩,脸色严肃的盯着她。

临安的鹅蛋脸也很严肃,用力啄一下脑袋。

这样的话,此事多半与监正有关,除监正外,世上没人能随意支配镇国剑……….监正带走了镇国剑,然后永镇山河庙里,祖宗们牌位全摔了,高祖皇帝雕像皲裂………

当下有什么事,需要让监正动用镇国剑?不,未必是给他自己用,以监正的位格,应该不需要镇国剑………

是许七安?!

怀庆脑海里浮现一张风流好色的脸,深吸一口气,她把那张脸驱逐出脑海。

接着,她以出恭为借口(上厕所),离开偏厅,在宽敞安静垂下黄绸帘子的净房里,摘下腰上的香囊,从香囊里取出地书碎片。

【一:镇国剑丢失,诸位可知详情?】

等了片刻,无人回应。

怀庆皱了皱眉,再次传书:

【一:此事事关重大。】

还是没人回应,这不合常理。

【五:镇国剑丢了?那赶紧找呀。】

终于有人回应了,可惜是一只丽娜。

【五:一号,皇宫发生什么大事了?大奉镇国剑不是封在桑泊吗,说丢就丢?那里是桑泊耶。】

【五:镇国剑也能丢,那你们大奉的皇帝要小心了,贼人能偷走镇国剑,也能偷走他的脑袋。】

吧啦吧啦说了一大堆。

不值得和她浪费时间,说不清楚…….怀庆无奈的打出:

【此事容后再说。】

重新把地书碎片收好。

……….

御书房里。

皇族成员齐聚一堂,这里汇集了祖孙三代,有永兴帝的叔公历王,有叔父誉王,也有他的兄弟们。

堂内气氛严肃,一位位穿着常服的王爷,眉头紧锁。

“司天监可有回信?”

“监正没有回复。”

众亲王有些失望、愤怒,又无可奈何,即使是元景帝在位之时,监正也对他

文学

,对皇族爱答不理。

“镇国剑呢?”

“镇国剑早在半月前,便被监正取走,此事他知会过朕。”

问答声持续了片刻,亲王郡王们不再说话。

“若不是地动,又是什么原因惹的祖宗震怒?早说了不用召唤捐款,会失人心,陛下偏不听本王劝谏,如今祖宗震怒,唉……..”另一位亲王沉声道。

闻言,众亲王、郡王看一眼永兴帝,默然不语。

祖宗牌位全部摔坏,这是性质非常恶劣的事件。

若是一些世家大族里,发生这样的事,家族可能就要被逼着退位让贤了。

一国之君的性质,决定了它无法轻易换人,但即使这样,众皇族看向永兴帝的目光,也充满了责备和埋怨。

认为他不是一个明君。

短暂的沉默后,头发花白的誉王说道:

“此事,会不会与云州那一脉有关?”

众亲王悚然一惊。

自许七安斩先帝风波后,许平峰现世,与他有关的一切,都已暴露在阳光之下。

朝中重要人物,王朝权力核心的一小撮人,如内阁大学士们,又如这群亲王,知道五百年前那一脉蛰伏在云州,意图谋反。

“誉王的意思是,此事涉及到国运之争?”

“那许平峰是监正大弟子,术士与国运息息相关啊……..”

“对高祖皇帝来说,五百年前那一脉,亦是姬氏子孙……..”

永兴帝越听,脸色越难看。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 第三章

文学

第二章小三儿来挑事

这样想着,她便挺直了腰板,怒目圆瞪地看着楚辞凶狠得脸,来了气势,“我就喊你名字怎么了?你还真是没有自知之明,这王府里,谁把你当王妃看,我们宝夫人,才是王妃!”

红笺仗着自己的主子在王爷面前得宠,便开始大放厥词了起来,眼中的得意以及对楚辞的不屑,全部表现在了脸上。

闻言,楚辞只是勾起了一抹冷笑,上下将红笺打量了一遍之后,唇角一勾,道:“果然是狗仗人势,这腰板挺得可真够直的。”

上一秒,还面露微笑,下一秒,却凶光乍现,“既然大家都没认清谁才是这王府的正王妃,那我今天还真得花点时间,好好教教他们。”

话音落下,她眸光一冷,脚快、狠、准地往红笺的膝盖上一踹,轻而易举地让红笺往地上跪了下来。

视线,投向负责把守王府各个位子的其中几名侍卫,大声喝道:“给我看着她,跪不满两个时辰,不准起来。”

在场的人,再度倒抽了一口凉气,心里不禁暗叹:王妃娘娘真准备反抗了呀。

红笺一听,顿时暴怒,“你要我跪两个时辰?你做梦!”

她一边说着,一边黑着脸欲从地上起来,可速度始终不及楚辞,才站起半步,又被楚辞给踹了回去。

看着她气得通红的双眼,楚辞唇角得意地一勾,故意误解了红笺的话,“两个时辰还嫌少吗?那行。”

楚辞用手,挠了挠耳朵,掐着手指,看着天空,算了算,道:“那就一直跪着,跪到本宫允许你站起来为止。”

说着,又将视线投向那几名侍卫,吩咐道:“好好看着她,要是让我知道她中途走了的话,你们看着办。”

侍卫们有些为难,毕竟红笺是宝夫人身边的红人,可王妃毕竟是王妃,虽然不受王爷待见,也是堂堂一朝公主,论身份,可不是宝夫人可比的。

王妃真发怒了,还真是不好惹呢。

这可怎么办呢?两边都不好惹呀。

眼下,起止是那些是侍卫为难,楚辞身后刚刚挨打的银杏,也已经吓白了脸。

她家主子从嫁给容亲王到现在,哪怕是被宝夫人推到荷花池,她都没发这么大的火。

今天要是因为她而惹怒了宝夫人的话,她可担待不起。

这样想着,银杏立即走到楚辞身后,拉了拉她的衣袖,想要息事宁人,“公主,奴婢没事,算了吧,我们回去好了,万一宝夫人追究起来,我们不好交代。”

银杏的声音虽然低,可红笺却听得清清楚楚。

刚刚才有些害怕的情绪,再一次被心中的有恃无恐给取代了。

这一次,她反倒是不急着起来了,跪在地上,腰板挺得直直的,带着挑衅的目光,看着楚辞,冷哼了一声,道:“既然王妃娘娘要奴婢跪,奴婢就跪着好了,到时候,宝夫人要是有事找奴婢,还请王妃娘娘替奴婢说一声。”

楚辞一听,低敛的眸子划过一丝从容的浅笑,也看不出喜怒,指尖随意地捻起身边的一朵花瓣,薄唇勾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