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堵住不准流出来太烫h;新娘当众囗交
2021年4月13日
椅子上有按摩棒坐下去;黄蓉不要了太大了
2021年4月13日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第一章

“老大,你要去中央星域进修了!兄弟们,给老大敬酒,以后老大就是大人物了,有什么事情都能罩着我们……”

秦菲拿着酒杯,高声对着金兰会众人嚷嚷起来。

她本来长的很漂亮,这会一副豪气样子,到有点呼风唤雨的豪杰风范。

高玄和袁幼缘回到云光星后,得到消息的人就都围了上来。

各大世家本来很看好高玄,之前也和高玄联系过。只是谁都没想到,这个高玄突然就结交了贵人,一步登天。

到了现在,也没人再想着把高玄引入自家。毕竟,高玄有火无明大粗腿,哪会看上他们。

再说,他们哪有资格和火无明抢人。

这时候交好高玄,不过是为了和高玄结个交情。万一以后用得上呢。

秦菲就非常会来事,把金兰会的骨干组织起来,为高玄举办告别宴会。

高玄不在,金兰会缺少了精神领袖,这个组织也慢慢松散分化。

秦菲也只能勉强把部分底层组织起来,毕竟各大世家都有自己的立场,不太可能为了金兰会放弃自己的利益。

借着高玄回来,秦菲到是又把人组织起来。可以不给秦菲的面子,却不能不给高玄的面子。

三百多号人,一起大喝了一场。

喝的醉醺醺的秦菲,非要陪着高玄回家。等到了高玄家里,又非要在高玄床上住。

高玄也有点无奈,这女孩心思挺多,就是太嫩了点。

秦菲在床上把衣服一脱,就剩下一件漂亮半镂空内衣,她对高玄使了个媚眼,还勾着手指:“哥哥快来……”

秦菲小脸也很精致,躺卧在内,曲线玲珑,玉腿生光,半醉半醒的状态下眼睛都是水汪汪的,极其诱人。

看到高玄不动,秦菲嗤笑:“你不是怕袁幼缘吧……”

“我到是不怕。”高玄实话实说,他没什么可怕的。

秦菲笑的更放肆了:“那你还等什么……”

她看到高玄还不动,主动调过来搂住高玄上来就啃。

高玄被撩的有点火气,谁怕谁啊,战斗就此开始。

连番激战过后,秦菲搂着高玄手臂一脸的满足:“感觉不错,我一会给出发红包。”

“谢谢。”

高玄客气的说:“你要知道,我这身功夫值得一个大大的红包。”

“哈哈哈哈……”

秦菲大笑着在高玄胸口乱拍,“我就知道,睡老大不会吃亏的。果然有趣。”

她又满脸好奇的问:“你会记住我么?”

“会。”

高玄说:“每个可爱女孩子都值得被记住。”

“具体说说,记住那一部分。”

高玄认真的说:“所有。”

“哇,看不出来,老大你这么骚气,说的我都要爱上你了。”

秦菲忍不住叹口气:“可惜可惜,我们有缘无分呀。”

高玄悠悠说:“有这一刻美好甜蜜,可见命运对我们不薄。”

“说的真好,再来三发,我要多享受享受甜蜜美好……”

秦菲说着翻身骑上高玄。

圣堂总部的调令很快就到了云光圣堂,上面明确要求高玄和袁幼缘立即出发去圣堂总部报道。

黄庭道作为云光星域武士长,也接见了高玄和袁幼缘,说了一些勉励的话。

重点的是送了高玄和袁幼缘十颗高阶源晶。这些源晶也非常有价值,不论用来修炼还是炼制法器、设置法阵,都能用得上。算是高档货币。

黄庭道到不用巴结高玄,只是结个善缘。这些高阶源晶都是走圣堂的账目,算是给高玄他们的奖励。

当然,正常奖励也就给一两颗。一下给十颗,这就是黄庭道的人情。

事后,袁幼缘怕高玄不懂其中关节,把细节给高玄分析了一遍。

高玄当然懂,却也不在意。这种小恩小惠,黄庭道也只是顺水人情,他也随便收礼。没必要在意。

以高玄和袁幼缘的身份,当然是没资格使用传送法阵的。

云光星域和咸阳星距离遥远,大范围跨越星系传送,消耗巨大。

也就是圣堂总部,财大气粗,才会经常使用传送法阵外派人员。

外星域去中央星域,一般都是要乘坐飞船。

其实也可以提交申请,圣堂会承担一半传送费用。就是如此,价格也非常高昂。

高玄还是有点承受不起。另一方面,他也不急着去圣堂总部。

称作飞船过去,还有一个多月的缓冲时间。

趁着这一个多月,还能做很多事情。

像高玄这种外星域人员,进入中央

文学

星域要经过苛刻审核。通过审核才能购买船票。

飞船横渡星空,大半旅程都很无聊。因为修真体系的发展,现在飞船也加载了一些修真法术。

飞行速度更快,对于跳跃空间节点要求更低。乘坐更舒适。不但能连接天网,甚至还能连接赛博空间。

高玄和袁幼缘趁着这段航行时间,加紧修炼。

主要是高玄培训袁幼缘,六品的玄阴戮魂鞭变成五品,这件事藏不了多久,必须要有一个合理的交代。

高玄指导袁幼缘从神魂入手,深入玄阴戮魂鞭符文核心,彻底炼化玄阴戮魂鞭。

简单点说,就是提高袁幼缘和玄阴戮魂鞭的同步率。

以前袁幼缘也能发挥玄阴戮魂鞭五六成威力,对于戮魂鞭核心法阵一知半解,全凭神力符文种子和神魂的契合性去驾驭。

在高玄指导下,袁幼缘才明白玄阴戮魂鞭的所有变化,才真正做的了神魂和玄阴戮魂鞭完全契合。

做到这一步,袁幼缘的战斗力就明显暴涨。

在赛博空间竞技场上,袁幼缘居然也能勉强杀到了前一百名。

当然,这也大半依仗着玄阴戮魂鞭之力。

高玄也赢了不少竞技场积分,兑换了一些资源,通过那个神火炼器室,对玄阴戮魂鞭做了一些微调。

其实,高玄很清楚,火无明既然亲自招揽他,就代表着过去的事情一笔勾销。他到底拿没拿神晶,根本就不重要。

谁脑子有病,要揪着他私藏神晶事情不放,那不是打火无明的脸么!

高玄做这么多,主要还是做一点表面功夫。至少,不能让人一眼就看出他们法器等级太高,明显有问题。

有了赛博空间的合理解释,一切至少说的通。

另一方面,这种修炼对于袁幼缘也有极大好处,能让她懂得神魂修炼的本质,明照自我。

这一点比炼化戮魂鞭更重要,也为袁幼缘以后修炼奠定基础。

经过近四十天的长途旅行,高玄他们终于到达了位于咸阳星外三十亿公里的太空航站台。

这个太空航站极其巨大,铺展开的平台堪比一个小型星球。

一艘艘飞船不断停落起飞,显得极其忙碌。

高玄他们乘坐飞船停落后,舱部下方打开连接通道,人和货物通过通道进入航站台内部。

这里面有一条直通咸阳星的空间通道。这条通道是一件高阶法器,把空间距离浓缩一百亿倍。

通过这条三百米的半透明空间通道,高玄和袁幼缘就进入到咸阳星。

整个过程非常平滑,完全没有从太空到行星那种空间落差。更想不到,短短三百米已经跨越了三十亿公里的距离。

高玄到了咸阳星地表航站楼后,也是啧啧称叹。

压缩空间距离法器,很奇妙。更奇妙的是运用在民用层面,最大限度发挥了价值。

站在航站楼内部,就能看到穹顶上正播放着咸阳星的3D画面。

咸阳星有十二座的超级城市,中心城市就是阿房宫。

一千年过去了,阿房宫几乎没变。

还是金属宫殿风格,古典又有着现代工业的朋克风,威严又充满的力量和强硬。

最大变化就是城市扩建了。在阿房宫的东侧,建造了一座超级巨大金字塔圣殿。

纯金色的金字塔,足有九千九百九十米高,这座巍然如山庞大建筑,在视觉上就极有冲击力。

金字塔结构不但稳定,而且从任何方向看都有棱角,极其有气势。

围绕宏大如山的金字塔圣殿,又建立了许多小型建筑。

这些建筑就充满了特色,不过都是金属结构。

本来有些杂乱的建筑风格,宏大如山金字塔面前,就被强行统一起来。

高玄看着那座旋转金字塔,注意到旁边有解说,说是用了五万亿吨黄金建造了这座神皇圣殿。

原本的圣堂,完整的转移圣殿中心。

在这个距离,高玄却感应不到自己本体。

他只有在神魂觉醒的刹那,才和本体建立了共鸣。此后,再怎么也感应不到本体了。

现在看来,这个庞大的金字塔也是件了不得的法器。或者说是专门禁锢他身体的神器?

高玄到不着急,现在他就是神魂能直接返回本体也没用。

他神魂力量终究太弱了,这种状态驾驭本体也没资格横扫现在圣堂。

别说横扫了,只怕对上紫带圣者都没什么胜利机会。

千年的发展,修行上限未必提升多少,可对于力量的精密高效运转,却提高了不知多少倍。

就像同样的煤炭,用来燃煤锅炉燃烧才有多少能量。用反物质能量炉,那又会释放出多少能量。

两者完全不在一个量级。

千年前无敌星河的弘毅剑、横练金身,现在看来也过于粗糙。

高玄对于现在的修者体系还是很赞赏的。在这方面,他的确不如女娲。

但是,他也有他的优势。等他掌握全新修真体系,谁也没有他的上限高。

“别看了,我们现在还没资格进入圣殿。”

袁幼缘看高玄盯着上方投影入神,她轻轻拉了下高玄:“那面接我们的人到了。”

这座星球是联盟的中心,一点不夸张的说,任何一个进入咸阳星的生命,都要经过重重审查。

高玄和袁幼缘才进入太空航站台,相关人员已经接到信息。

等他们出来,接站的人已经到了。

正常来说,这种进修的学员无人理会,都是自己去培训部接受培训。

高玄和袁幼缘情况不一样,这位可是监察部副部长指名要过来的人。

不管火无明为什么这么做,下面的人都不敢怠慢。

开什么玩笑,那可是火无明,三十六神使之一。在整个联盟,比这位等级更高的都没几位。

火无明既然说话了,高玄和袁幼缘就是两只屎壳郎,底下的人也要当做贵宾对待。

“黑虎先生,袁女士,两位好,我是培训部金红梅。”

金红梅的名字很复古,人却长的很清爽漂亮,穿着白色制服,更是很养眼。

在金红梅身后,还站着几个男女。这群人都对高玄和袁幼缘露出谦卑笑容。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第二章

“戴青可是一位旋力境高手,夫人有吩咐,之后便让他留下,听从少爷差遣。”

杨家族人没有修炼天赋,只能花钱屯蓄力量,否则这么大的家业,根本守不住。

不过这毕竟是王朝的天下,所以白沙城给予杨家庇护的同时,也有着限制。

旋力境武者,已经算得上杨家的中坚力量了。

杨易向戴青轻轻颔首,算作认识。

不过这件事他表示拒绝。

“丁管家,你是知道的,宗门不允许外人逗留。”

自己马上就要突破旋力境了,要一个同境界的护卫,意义不大。

更何况他对戴青的为人一点都不了解。

“这可是夫人的意思,若少爷拒绝,夫人她铁定会杀过来。”丁益脸色古怪道。

杨易回想了一下母亲的形象。

妥妥的女强人,杨家很大一部分产业,都由她操持。

在杨家的声音,一点都不比他爹小,更别提与其他几房相比。

想到这,还真有点不容拒绝的意思。

“行吧,那让他在采云镇守着吧,若有事,我会去找他。”

杨易妥协。

反正不用他供着,说不定到时候还真有用人的时候。

“好。”

丁益应下。

此刻。

下人们已经将货物全部卸了下来。

“切记,进入宗门不该看的别看,不该问的不问,拿好手中的东西。”

丁益叮嘱了一句。

这才让杨易在前面带路。

将东西一点点搬进栖霞宗。

等一切归置妥帖。

天色也渐渐暗了。

丁益看了一下周围的环境,最终还是问道:“少爷这是突破炼血境界了?”

他之前来的时候去过杂役院,可没这样清幽的居住环境。

“是。”

杨易没有否认。

他的确已经突破炼血。

“哈,不愧是少爷,我定要将这个消息告诉老爷和夫人!”

丁益激动得热泪盈眶。

“都一年多了,还不突破,我还修炼个什么劲?”

杨易面色古怪。

“这已经是很好的开始了。”

丁益凑到杨易耳边,轻声说:“老爷年轻的时候,可用了整整两年才突破炼血,而后又用各种丹药,这才堆到了旋力境界,就这样,已经被称为杨家天才啦!”

“……”

杨易无言以对。

这一家人该不会把天赋都点到经商上了吧?

栖霞宗九成的杂役弟子都能在两年内突破,对比之下真是惨不忍睹。

“若老爷知道这件事,肯定会非常高兴,说不定会让少爷你与大少爷一同竞争下一任家主之位。”

丁益认为这很有可能。

一味寻求外界力量的庇护,不是长久之久。

杨家要想获得更长久的发展,肯定还是需要自家人有武力上的支撑。

“别了吧,我这样挺好。”

突破个炼血就刮目相看,还因此得了争夺家主之位的机会,说出去都丢人。

“嘿嘿,我就随口一说,不急,不急。”丁益不再多言。

他见下人已经将东西归置好,天色也不早了,便准备告辞。

临走之前,又将杨易拉到一边,小声叮嘱道:“少爷,如今整个青州都不太平,天灾人祸不断,若非必要,不要离开栖霞宗,这是老爷和夫人的意思。整个青州,要说哪里最安全,便只有两大宗门了。”

一招让男人想你到发疯 第三章

轰隆一声,连这第七脉主都飞了出去,四周的大地全部震裂开来。

可偏偏这时候,不知道何方出现了一条修长的青色叶子!

它就跟彩带似的,嗖嗖几声,将李天命、姜妃棂等四个人全部包成了粽子。

呼!

李天命眼前一绿,人就已经飞了出去。

“东神玥!你疯了!这里是祖地!”

第七脉主‘林舞仪’脸色扭曲,直接尖叫。

在其背后,马上有数千强者聚集,为她撑腰,冷冷看着那血色骷髅头。

“你这丫头当上第七脉主,了不得了啊,还敢直呼我姓名?你父母在我面前,都得把腰玩下去!”骷髅头阴森道。

“你这老不死的,为何不能称呼你姓名?你算什么东西?”

林舞仪怒道。

“我算什么?哈哈,你听好了,我东神玥就算老了,不到巅峰期一半,我在界王榜的排名仍然比你高,你要是不服,直接和我去无量战场生死战!我虽然一身老骨头,也不影响吃你这所谓的壮年血肉!”

这生死战三个字一出,加上无量战场,对于闇星来说,这可不是开玩笑。

一旦林舞仪迎战,那就要分生死。

她还年轻,有未来,万一死了,那就亏大了。

毕竟这脉主才刚当上呢!

故而东神玥此话一出,林舞仪直接一滞,一脸铁青,一个字都不敢放。

“我呸!什么鸟玩意儿,就屁大点本事,就可以目无尊长了?放在两千年前,你这种人,给我提鞋都不配!”

骷髅头再冷笑。

在这讥讽笑声中,林舞仪想到‘无量战场’三个字,还真是没法反驳。

她气得浑身青筋暴起,牙齿颤抖!

“那个,二爷,我觉得这件事情,还是不要冲动好,大家先都冷静下来,这里是万剑神陵。”第三脉主沉声道。

听得出来,虽然他们和‘林老二’都是脉主,但辈分却不是一样的。

李天命的‘爷爷奶奶’,辈分明显比这两个脉主高得多。

“林啸云,你也滚。”

直到这时候,那血色风暴才散去!

李天命被拖到了一个地方。

身上的叶子滑走后,他第一时间,就看到了身边两个老人。

一个身穿大裤衩,跟跟班似的站在边上,一脸局促,胡子梳成鞭子的老者。

一个手持骷髅拐杖,身穿黑红长袍,站的笔直,容光焕发,表情凶狠的老妪。

“孙儿林慕……啊不,李天……啊不!林枫,见过祖父祖母,祝二老福如东海、寿比南山!”

他紧张得差点连自己是谁都忘了。

他开口的时候,这两位老者,也都在呆呆的看着他。

老者嘿嘿笑了一下,冲李天命眨了眨眼睛。

老妪很严肃的看着他,但可以发现,她眼眶是通红的。

说实话,其他人一看李天命这模样

文学

,就认定他是林慕之子,更别说这两位了。

此刻,这万剑神陵内,因为这二老的到来,一片死寂。

第三脉主‘林啸云’再度轻咳一声,道:“二老,他是林慕之子,正所谓父债子偿,林慕的过失,由他来偿还,再合适不过。所以我们全体决定,让他在这跪拜先祖,为父赎罪。二老若是有异议,那就直接召开林氏宗会,在宗会上谈吧?”

“父债子偿?”

那老妪‘东神玥’冷笑一声,道:“我偿你全家!这么多年,林老二还得还不够吗?这事和孩子没关系,他是无辜的,别在这给我生搬硬扯。”

“婆婆,二爷付出了很多,但……万祖剑心一日不归,永远偿还不够。”林啸云道。

“对!”

很多人附和。

“那也是我们的事,和孩子没关系!这事早就由我们扛,我们还没死!”

东神玥那骷髅拐杖,重重的敲击在地上,引得周遭直接地震。

她冷眼扫着所有人,用最冷酷的语气,一字一顿道:“你们所有人,都给我听好!林慕的事,我们两个没死的,迟早会给林氏一个交代!这一切都跟孩子没关系!”

“从今天开始,他就是我剑神林氏,就是我第二剑脉的一员,就是我第二剑脉的继承人,此后,谁敢动他、杀他,我东神玥哪怕不要这条命,都要灭他满门!”

“我们这两条老命,在这世界上已经没有依靠了,所以,千万别和我来硬的、狠的,我东神玥这辈子杀过的人,比你们见过的都多!和我玩,我让你们全家死绝!”

“最后,全部听好!我就算死了,我兄长也还是‘泰北东神氏’的帝王,我泰北东神氏,虽然不再是‘无量界王族’之一,但也能端掉你们半个林氏!”

这长长一段话,一个字一道雷霆,炸得祖地轰轰作响。

李天命快懵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