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男主用各种工具女主

黑黑的肥岳: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2021年4月12日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坐下 整个没入 深入 低喘
2021年4月12日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第一章

“遵旨!”

三人同时行礼,起身离开。

而李世民则是走进皇宫,走到了御书房内,自顾自地倒起了一杯茶水。

时间慢慢流逝,没过多久,诸多文武大臣便一个个走了进来,行礼坐下。

而李世民,除了在他们到来的时候点了一下头外,其余时间一直都是在沉默,只是在看着面前的花茶。

“陛下,人已经齐了。”

房玄龄出声禀告,李世民这才悠悠抬起头,看向两侧。

左边,是房玄龄,杜如晦,长孙无忌,魏征,李孝恭……以及某个背景板。

右边,是李靖,程知节,尉迟敬德,侯君集……

文左武右,可以说整个大唐的高层,除了还在长安城外的,基本上都来了。

这一刻,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李世民,都在等待着他说话。

“吐蕃,现在并没有内乱。”

“或者说,松赞干布在几日前,就已经彻底平息了动乱。”

李世民的声音很平静,但话语的落下,众人还是哗然了!

也就是说,陛下之前的情报是错误的?

现在大军都已经在集结了,草原部落虽然很是不满,不情不愿,可也已经出兵了。

这种情况下,如果退兵,对于大唐的威信而言,毫无疑问会是毁灭性的打击。

应该怎么办?

看着众人不安的神情,李世民轻轻喝了一口茶水,放下茶杯:

“不过,对于这个情况,朕已经想到办法了。”

什么!!

众人再次哗然,而且比之前还要恐怖!

“陛下,请你再给臣五万兵马,臣定可将吐蕃给彻底拿下!”

李靖站了出来,第一个请战。

他不知道在这种情况下,陛下会有什么办法,只能单纯将自己的想法说了出来。

给他十万兵马,外加二十万草原部落骑兵,他可以用人命和鲜血,强行踏平吐蕃!

虽然李靖的话语很平淡,但在这一刻,在场所有人的内心都感受了一丝丝寒气。

他们明白,李靖这是打算伤敌一千自损八百,哪怕是用人命来耗,也要把吐蕃硬生生给耗死!

甚至连李世民,眼中也出现了一丝波动。

他看着李靖,对于自己手下这个大唐军神有了更深的认识。

这是真的狠呀!

如果没有去过蓝田县,没有王公子的建议,李靖这个提议毫无因为是最好的了。

他这是想要把一切责任都揽在肩上,这样就算是大唐最后战败,世人也只是会怪罪李靖强行请战,而不会怪罪到李世民的头上。

“药师,你不必如此。”

李世民赞许点头,内心有着波澜,看着众人,接着道:

“朕说过了,朕有更好的办法。”

随即,他便将王远的计谋说了出来,而听完之后,在场的众人也全都目瞪口呆。

尤其是刚才主动请战的李靖,更是脑海一片轰鸣,直觉头发发麻!

“用…佛教…去强行引发宗教冲突,让吐蕃分崩离析!”

“这…这…”

这一刻,作为大唐军神,曾经纵横沙场,见过无数死亡的李靖,居然感受到毛骨悚然!

是的!

他在害怕!

更别说其他人了,他们全都傻在原地,呆滞到一句话都说不出来。

李世民刚刚所说的,是他们这辈子都未曾有过的疯狂想法!

吐蕃乱不乱,不是由松赞干布决定,而是由他们大唐来决定!

这话说的太霸气了!

他们大唐,完全可以觉得他国的命运!

一时间,众人内心自豪感顿生,看向了李世民的目光,充斥各种狂热!

而李世民见状,也露出微笑,嘴角微扬,忍不住嘚瑟了起来。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第二章

停下动作,程处默吐纳半晌,甩开膀子便开始和泥。

一根棍子在程处默手里,飞快地搅动着泥浆,犹如一台活的搅拌机。

走到一旁,李正对许敬宗说道:“你接着讲。”

许敬宗又说道:“这一次默呕假扮成了一个吐蕃的商客,今日早上刚刚到了长安,在下已经见过他,他还收了几个孩子。”

李正从家中拿出一份信递给许敬宗,“你托人把这份信送到吐蕃,交到禄东赞手里。”

许敬宗收好信说道:“那在下先回长安了。”

等人离开,李正再次来到程处默身边。

看着他搅和泥浆的架势,棍子在泥浆里飞快搅动,由于用力太猛,时不时会有零星的泥浆从土坑中飞溅出来。

再看程处默脸颊通红,看着泥浆犹如再看生死一般。

眼珠子里都快冒出血丝了。

“处默兄,停一下。”

程处默这才停下了和泥的动作,李正观察着泥浆的变化,确实比自己以前和泥的时候稠不少。

拿出铲子把土坑的泥浆全部挖出来铺在了路上。

再看程处默一脸郁郁寡欢的神情,李正问道:“处默兄是有什么心事吗?”

程处默是一个钢铁直男,认识他以来他脸上的表情一直以来都很简单。

见对方不说话,李正又说道:“处默兄,你该不是被爹揍了?”

程处默眼神诧异地看着李正,“你怎么知道?”

李正一边铺着混凝土说道:“处默兄为人直爽,嫉恶如仇,高兴的时候就笑,不高兴的时候就发怒,每当处默兄被你家老货揍了之后,脸上就会有这种伤春悲秋的忧郁。”

程处默抬头看着天空说道:“婚事已经定下来了,我要娶孔颖达的孙女,其实我本意是不愿意的,只是刚顶嘴了一句被家里的老货被揍了。”

李正倒吸一口凉气,“顶嘴一句就动手?”

程处默也是一脸悲伤,“可不是,不知道他是哪里来的一肚子火气,以前也不这样。”

李正细心铺着混凝土说道:“可能是辣椒吃多了吧。”

“对!”程处默一拍大腿站起身,“我这就去找孙思邈要一些下火药去。”

程咬金看起来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其实活得比谁都精明。

程处默没有得到他家老货的精明,反而有些莽到底的感觉。

长安

李世民在甘露殿处理完一天的奏章,回到立政殿。

长孙皇后见到李世民回来,把一份信件递上说道:“陛下,这是泾阳送来的信件。”

李世民坐下之后接过信件,看了起来。

见到李世民一脸纠结的神色,长孙皇后也长叹一口气,“李正巧立名目,这是向陛下要账呢?”

“去了一趟泾阳,朕的女儿找朕要账,现在朕亲封的驸马也找朕要账,朕……”李世民捏着手中的这份信一脸痛苦的扶着额头。

长孙皇后轻笑两声说道:“去泾阳住了两个月,李正就开价要两万贯,竟然还送了这一份书信。”

李世民把信件放在桌案上说道:“观音婢,你说朕是不是做好事没好报。”

“陛下何出此言?”

男同事舔我下边经历 第三章

“干吗去栊翠庵啊?”

大观园内,贾蔷推着贾母散散心、放放风,也好刷一刷孝名,未想老太太竟提出去栊翠庵看梅花。

贾母笑道:“这你就不通了,她们修行的人,没事常常修理花草,所以比别处越发好看些。历来佛门多盛木,以作菩提。”

“啧啧啧!”

贾蔷笑道:“要不把玉皇庙拾掇拾掇,你老住进去多瞧瞧?”

贾母闻言差点没吐血,这圈了几个还不够,连她也要圈去佛堂礼佛不成!

“国公爷!!”

鸳鸯见贾母老脸都气白了,忙嗔怪了声。

贾蔷哈哈笑道:“又不是不让出来,就是每月多一个清静处罢了。果真忌讳这个,不愿去也成,咱们走罢,不来这佛庵寺庙了。”

说着,要推贾母离开。

贾母却回过味来,道:“你说的在理,那就收拾出一处来,得闲我过来住一二天就是。今儿个,先去这栊翠庵里坐坐罢。蔷哥儿,你莫非又在弄甚么鬼?这里可是侍奉菩萨的地方……”

“诶!”

贾蔷忙摆手道:“天地良心,我又岂是浑来之人?我和宝玉可不同……”

贾母啐笑道:“呸!宝玉不在这里,倒还拿他说嘴!”

这会儿栊翠庵里守门婆子已经听得动静,禀告了妙玉。

妙玉忙命开门,亲自迎了出来。

只是妙目第一眼看到的就是贾蔷那张俊秀的不像话的脸,俏脸登时红了起来。

贾母:“……”

她回头看向贾蔷,无言质问:这又怎么说?

贾蔷叹息一声,目光忧郁望天道:“曾因酒醉鞭名马,生怕情多累美人。老太太,你不知我的苦……”

“呸!”

贾母被这厮气的啐道:“你仔细着,我如今老了,也管不得你,回头我让玉儿来管你!”

贾蔷哂然一笑,对面妙玉仿佛亦被这厮的无耻所震惊,怔怔的看着他。

是何等的风流,才能说出这样的诗来……

不过,到底还是大户人家出身的女孩子,礼数不缺,请贾母往里面去坐。

入正堂,菩萨相前,贾蔷、鸳鸯搀扶着贾母下了轮椅,于蒲团上跪下,缓缓叩首。

妙玉送上香来,贾蔷代敬,自妙玉手中接过时,微有触碰,沁凉柔软……

佛像敬罢,妙玉请贾母往禅堂安坐,问起了妙玉的家世来……

妙玉垂着眼帘相答,自云幼时出家,后因无意中被苏州知府所见,以势相欺,迫其还俗。

万幸其师不屈于强权,又有故旧相助,方带其远走京城,避开此劫。

贾母闻言恼道:“好个不要脸的混帐官!迫出家人还俗,他打的甚么心思,能瞒得过世人,难道还能瞒得过菩萨?”

说着又问贾蔷道:“这样的官,你也不管?”

贾蔷笑了笑,道:“苏州知府叫朱聪罢?因采生折割案,早被拿下治罪了。”

妙玉闻言,与贾蔷合十见礼,道:“多谢国公爷。岫烟与我说过采生一案,国公爷为无辜苍生讨公道,不惜惩处族亲故交,悯苍生孤幼,日后必有大福祉。”

鸳鸯好笑道:“都国公爷了,还要多大的福祉?”

贾蔷看着鸳鸯的俏脸笑道:“人家言下之意,说我会有许多娇妻美妾,多子多福。”

鸳鸯不意这位大爷在佛庵里也敢调戏她,羞的满面通红,嗔了声:“都国公爷了,还是如此!”

说着,同贾母告状道:“老太太不知,昨儿国公爷可是作了两首

文学

好诗呢!”

对面妙玉的脸已经红的见不得人了,低着头借口去请茶转身出去了。

在贾蔷怒视中,鸳鸯俏皮的冲他一皱鼻子,将昨儿个他的两首大作诵了遍。

这年月,诗词和前世的流行歌曲一般招人喜欢,流传开来自然也快。

贾母听罢,看着贾蔷气笑道:“你真真是没治了,人家是出家人!!”

虽大家子多是馋嘴的猫,且贾蔷也算不得色令智昏之辈,可连出家人也调戏,就忒过了些。

贾蔷解释了番,二作非其所为,纯属好人被污蔑,只是贾母看着也不怎么信。

便是旁人所作,当着妙玉念出,其心也是当诛的……

不过对这些事,贾母也不过点到为止说了几句顽笑罢了。

富贵到了贾蔷这个地步,许多事也就不算甚么了。

唐高宗能让母妃出家,再接进宫里立为皇后,明皇更了得,让儿媳出家,为此丢了江山也不顾……

英雄自古难过美人关,越是有能为者,越是如此。

如许多混帐话本里所写的那般:大能者必有大欲。

所以这等事,她也只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莫因此事搅和的家宅不宁即可。

说起来,这方面贾蔷的能为,比他挣家业的能为还大……

未几,见妙玉面色恢复寻常,亲自拣了一个海棠花式雕漆填金云龙献寿的小茶盘,里面放一个成窑五彩泥金小盖钟,捧与贾母。

贾母看了看笑道:“我不吃六安茶。”

妙玉笑道:“知道。这是老君眉。”

贾母接了,又问是什么水。妙玉笑回:“是旧年蠲的雨水。”

贾母因此多了半盏,妙玉又将自己常日吃茶的那只绿玉斗取来斟与贾蔷,四目凝望时,贾蔷似乎能听到这俏姑子的心跳声……

莫非果真思凡了……

贾蔷逗她道:“这个盛茶还不够我一口吃的。”

妙玉抿了抿嘴,回身取了一套九曲十环一百二十节蟠虬整雕竹根的一个大盒出来,笑道:“就剩了这一个,你可吃的了这一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