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被全班轮奸

军长砸洗浴中心|唔小东西你怎么这么紧
2021年4月11日
用我的手指来扰乱吧 在一个没有人的地方搞同桌
2021年4月11日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一章

郭浩的良苦用心,大臣们不能理解,他们不了解历史,也不会想那么远。

郭浩让赵匡义带一万兵马去夺取河西走廊,赵匡义一时冲动答应了,结果到了之后发现被坑了。

河西走廊第一站就是凉州,也就是嗢末人的地盘,凉了赵匡义一段时间后,郭浩终于给了赵匡义一纸诏书。

诏书的内容是让嗢末人归顺大宋,毕竟嗢末人其实已经汉化,如果不归顺迟早被人吞并。

折逋葛支收到宋廷的诏书又惊又惧,他们明明已经依附于宋,宋宋廷说的归顺是啥意思?

折逋葛支弄不清诏书的含义,于是找到六谷蕃首领潘罗支商议,宋帝到底什么意思。

“潘罗统领,宋帝让我们归顺大宋,我怎么有些不明白,我们明明已经向宋称臣,宋帝为什么还下诏书?”

折逋葛支说完,潘罗皱了皱眉,大宋建国之初,也曾保留过一些节度使,不过随着这么多年的发展,现在已经没有了节度使这一官职。

而凉州地区二人还算是节度使,属于自立政权,郭浩说的归顺明显就是要军权政权。

“折逋首领,难道你不明白么,宋帝之前被封我们节度使,现在要收回这个任命,对我们统一进行统治!”

“可是这有什么区别么?”

“怎么没有,我们如果是节度使,军队、财务、政事都由我们自己处理,可是一旦归顺了大宋,我们就什么都没有了!”

“什么?”

只有拥有过,才不舍得丢弃,独立这么多年,忽然有一天说让你服从管理,估计谁都难以接受。

“潘罗首领,我们该怎么办,凭借我们的力量,根本没办法拒绝宋国!”

潘罗想的也是这个,此时的大宋实力雄厚,可不是历史上的“虚胖”,郭浩君临天下雄才大略,就连辽国都畏惧他三分。

不过,虽然郭浩收复了燕云十六州,可是还是有很多人有“恐辽症”,后来郭浩占据了辽东之地,让很多人意识到契丹并不是那么可怕,同时也让外族之人见识了大宋的强大。

东北打完了就来西北,潘罗心里暗暗叫苦,如今党项人都被郭浩收拾的差不多了,吐蕃虽然还有力量,可是他并不想和大宋开战。

“吐谷浑前不久去辽国朝贡,我们是否可以寻求辽国的庇护,如果辽国肯出兵帮我们,或许能让宋廷收敛一些。”

潘罗思来想去,说出了这个办法,折逋葛沉吟一番,貌似目前只有这个办法。

于是双方秘密派遣使者向辽国朝贡,寻求辽国庇护,希望辽国在大宋出兵是派兵支援。

耶律贤见到使者很高兴,此时宋辽两国已经是死敌,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耶律贤怎么可能不答应。

得到辽帝的回复,二人心里有了底,可是他们等了许久,宋国那边忽然没动静了。

……

汴梁皇宫,拱锤殿。

“你们都看到了吧,凉州派遣使者向辽国朝贡,无视朕的诏书,不臣之心昭然若揭,现在你们还觉得没必要么?”

内阁大臣、兵部尚书还有两位皇子、赵匡胤都在,此时都低头不语,郭浩用事实证明了一句话,非我族类,其心必异!

“凉州是什么地方,你们应该很清楚,朕辛辛苦苦打下朔方、党项,不就是要养马之地么?

而凉州是西北最适合养马的地方,虽然我们的军队实力不弱,可是骑兵一直都是薄弱环节!

辽国严格控制战马流入我朝,内陆的马又不适合北方作战,朕可以让士兵适应,可是战马从何而来?”

郭浩越想越生气,一个小小的凉州竟然敢背叛大宋,那些嗢末人不过都是奴隶,如果没有吐蕃,他们什么都不是!

如今大宋和西夏身份互换,没有了西夏存在,吐蕃就去投靠契丹,这符合弱国的生存之道,道理上也说得通。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二章

战争本来就是一场违反人性的修罗地狱,陷入战争中的野兽们,只有比拼兽性才能得到胜利,自古以来野蛮战胜文明的事情比比皆是!

白狼没有受过太深的教育,没看过什么兵法战术,也不懂什么野蛮文明的历史冲突,他们只是用动物的本能在作战。

白山黑水极其残酷的生存环境中,不容你有丝毫的软弱,孤身一人在兴安岭老林子里遇到熊瞎子了,你怎么办?

装死?爬树?那都是外行编造的瞎话来糊弄人的,在深山老林中,遇到熊瞎子或者落单的野狼等等,你没有逃避的可能,只有一条路战斗到底!

野兽是非常懂得气势的,越是聪明的野兽在进攻之前越是会窥探感受你的气势,只要你战斗意志永不松懈,那么害怕和犹豫的绝对是猛兽!

只要你稍微有一点软弱和恐惧的眼神流露,那么下一秒就是进攻!

你只有握住你

文学

的武器,死死的盯着对手的眼睛,你只有摆出同归于尽的不顾一切的气势,你才能镇得住野兽!

也许这场僵持会持续一个时辰或者一天一夜

文学

,但是为了生存哪怕是要僵持十天十夜,你也必须挺住!

这是对人类意志极其残酷的磨练,但是只要你能够挺过去,你活下来了,你经历了最残酷的大自然的挑战,那么从今往后你就是一位真正的勇士!

哪怕深山里的猛虎也会躲着你走!

“这个世界是属于强者的,这些关内吹了二百年暖风的窝囊废们,还敢跟我们斗?”白狼能猜到这些偷袭者的真实身份,领头的肯定是八旗子弟。

汉人没闲心去掺合满人之间的争权夺利,汉人顶多是被裹挟进来跑腿的蝼蚁!

“今天,就是我们给这些远亲们上一课的时候了!二百年前,他们曾经比我们还要野蛮还要狂暴!”

“所以他们赢了!如今轮到我们这些被遗忘二百年的亲戚重新表演了,这万里江山的铁杆庄稼,也该轮到我们吃了!”

白狼用最残酷的杀戮镇住了秦爷这些家奴,这些泡茶馆的旗人纨绔们,别看他们平日里把自己吹嘘的胆大无比,好像上了战场一个个都能成常山赵子龙一样。

但是真的到了战场上,遇到了从未见识过的残酷野兽手段,他们吹牛皮自我幻想出来的那一层坚硬的壳算是彻底被砸碎了。

秦爷手下根本就不敢还手,眼睁睁看着一个大活人被活活的双马分尸,心肝都被摘走喂了狗,脑袋被砍掉送回京师去辨认。

这是不给人丝毫的活路啊,家族斩草除根,甚至连投胎做人的机会都给废掉了,这让人怎么活啊!

“该死,白狼这就是要吓住我们,他其实根本没有时间跟咱们纠缠……你们看见了吗?从始至终白狼的骑兵都没有丝毫减速,大军一直向前……”

“只要我们再进攻下去,再纠缠住他们,这些拐子马骑兵肯定没法顺利赶到涿州的……你们相信我!”

秦爷自己说的话都没有底气了,大家伙谁不相信你?其实大家都很相信你的,谁还不知道白狼的企图啊。

但是嘴上说的好听,您倒是动动地方上去开枪打啊?光说不练啊!

狗带套曰女人安全吗 第三章

听一听,讲的是人话吗?

动辄打这个国家,灭那个国家。

还“甘”是一块荒地?

甘国是周襄王(前652年-前619年在位)异母弟弟,也就是王子带建立的国家。

真是神特么荒地了。

这个甘国地盘不大,武力不强,人口不多,也是相较于晋国来说的。

约有个几十里方圆,人口一两万,不就是春秋时期小型诸侯国的常态吗?

目前这样的国家实在太多太多了,一个个数下来起码数十个。

不过,类似的国家,不是东夷,便是西戎,或是北狄,倒是南蛮被楚国大批吞并了一批,剩下的都是楚国暂时没功夫攻打的。

说来也是挺奇怪的。

很多小型国家的国君,追溯上去的祖先非常显赫,什么祝融、公共,或是禹、启,不是远古大神,就是“帝”级别。

论血脉的话,他们的血统远比周王室要高贵多了。

比较清晰的是,拿“大神”来当祖先的一般是东夷国家,追溯上去是“帝”级别祖先的则被算作诸夏。

这个也能显示在体系上面的区别。

来自晋国的卿大夫要打这个灭那个?

智氏到底发生了什么,导致智罃好像是过于迫切了。

甘国是周王室的公卿之国,怎么能说灭掉就灭了呢?

尤其是周天子刚刚驾崩了一个,又给新登基了一个,影响会非常大的。

而智罃敢开那个口就对了。

周天子死了一个又一个登基,却是将晋国完全撇到一边去。

不提没有晋国的保护,周王室早该完蛋。

就拿晋国每次对外用兵打赢,一定会分周王室一些好处。

周王室怎么就敢无视了晋国呢???

周天子驾崩都是两个多月前的事情了。

所以,国君听了智罃的话,哪怕内心里觉得智罃太没将周王室放在眼里,还是没有开口进行训斥。

当然了,国君其实也不会直接训斥元戎。

那是建立在国君式微的前提之下。

手头没有足够无条件服从的武力,又要行使至高无上的权威,类似的国君通常活不久。

再来是,目前追求的是君臣互相尊重。

最为重要的一点,国君现在看周王室也是老大不爽,没觉得自己受到了来自周王室的尊重。

拼死拼活帮忙维持颜面。

不就是过程中俺强了,却没有变秃嘛!

你特么就是这么对待俺的???

至于韩厥要去攻打“大荔之戎”,相比起智罃要攻打甘国,前者无疑成了一件小事。

无论攻打甘国还是“大荔之戎”,智罃和韩厥先后开那个口,等于不是以国战的形势爆发战争,会是晋国这边不常见了的“家族之战”。

所谓“家族之战”分为两种。

第一种就是晋国内部因为私仇,申请的家族有仇报仇有怨报怨的开片。

再来就是,晋国的家族申请私自向外进行扩张。

韩厥进行的是后面那种。

到时候韩氏攻打“大荔之戎”只会动用家族武力,获得什么都算是自己的。

一旦出现韩氏打不过“大荔之戎”的情况,可以申请国家介入。

只是,国家力量介入之后,战争就将变成国战,韩氏肯定就无法独享收获了。

国君没有答应,却也没有当即拒绝。

对于他们来说,现下最为重要的事情有两件。

等候来自周王室的消息,看看要不要为周简王(姬夷)举哀,用什么样的规模庆贺新王登基。

第二件事情则是跟郑国正在进行的战争。

按照正常流程,国君和元戎一块过来,吕武不再是作为指挥官。

后面的发展也是那样,吕武将指挥权移交给了国君,国君却又将指挥权交给智罃。

宋、鲁、卫、吕、曹、邾、滕、薛的国君、执政或大夫,他们进行了一套参见晋君姬周的流程。

大军在智罃的命令下,准备渡过大河。

花了十八天的时间,第一批先头部队渡河,随后是第二批、第三批……,直至大军全部过河完毕。

在此期间,郑国那边没有做出任何干扰的行动,只有被派来盯梢的小股郑军部队眼睁睁地看着联军渡河。

华元对晋军重新启动对郑国的战争,是受到无比鼓舞的。

他一再求见晋君姬周,阐述宋国到底地多么多么的惨,盼晋国的求援盼得望眼欲穿,可算是将晋军给等来了。

老大没有将四个军团全部拉过来?

俺其实是老失望了。

不过,来了总比没来好。

俺就等着老大将小郑揍一顿,再继续南下去找小楚开片啦。

晋君姬周每一次都要保持尴尬又不失礼貌的微笑。

还将四个军团全部拉过来?

不知道晋国很多家族已经快没米下锅了吗???

霸主国的领导人不好当啊!

要忍受一帮权臣的不尊重。

想说点什么话需要经过深思熟虑。

时时刻刻要担心惹到权臣,来个血溅当场。

霸主国也不好当啊!

内部一个不稳,会遭到一帮小弟的背叛,随时还将遭到仇敌的复仇。

这不是内部还没有完全稳定下来吗?

搞得谁都得不到休息,咬紧牙关每年用兵。

贼鸡儿难受,晓得么?

也就华元不知道晋君姬周的内心戏,要不就得问一句“咱俩换一换”,或“宋国与晋国的地位调换一下”,再骂一句“真特么矫情”之类的。

晋君姬周却是没有任何的造作。

他对自己的处境真心感到难受,又对晋国的境遇有着十足的担忧。

外人只看到俺的风光,不知道背后的艰辛。

晋国看上去能怼天怼地对空气,谁又知道稍有不慎就会跌落神坛,甚至谁都能来践踏一脚?

晋君姬周当然不会向任何人诉苦,只能自己默默承受那些苦楚。

以晋国为首的联军来到大河南岸。

令人无法理解是郑国依然没有什么动作。

“郑执政公子騑南下御宋,会楚公子喜而去。”士匄很关心这一场战事,多方打听才知道这么个答案。

郑国不应战。

晋国该怎么办?

士匄面对一众沉默以为,频繁给吕武打眼色。

哥,您不是最莽的吗?

说点什么啊。

吕武顺势就轻踹了旁边的士鲂小腿一脚。

士鲂轻呼了一声,见大家的目光都看向自己,顾不得许多,开口说道:“宣战已成,郑应战矣!”

晋国按照正规流程宣战。

郑国是接下战书了吖。

还矫情个什么劲?

杀呀。

抢呀。

别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