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男主用各种工具女主

女人自熨全过程;被两个男人绑着玩
2021年4月9日
沉腰挤入她的紧致 np文女主 男主全是军人
2021年4月9日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第一章

正气盟利用“蒙元挑唆指使”的靶子,完全占住了正义的上风口……

加上“人多势众”与“能说会道”,死死的压制了各大派的气焰。

虽说如果真的所有人都加在一起,肯定比正气盟在场之人更多,但是现在大部分门派,已经开始承认自己是“被利用”、“受挑唆”、“不知情”。

毕竟一来是正气盟真的抓到了蒙古人,甚至揪到了少林和丐帮的小尾巴,连峨眉似乎也不干净,这无疑给了他们绝好的理由;

二来自然就是比较现实的原因——现在自己都已经趴窝,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如果要威胁的话,大家还能硬一硬脖子,可既然要告诉自己是被利用,而且也有“证据”,那自然大部分人都选择顺势相信!

灭绝自然不甘心如此,依旧要叫骂明教为非作歹,自己是为了江湖大义而出手,不过……

对于这类翻旧账,楚鹿人早就嘱咐过其他人。

她说她的,我们说我们的——她说明教的劣迹,我们就用更大的声音说,明教组织义军、反抗蒙元,她与明教为敌,就是为了发泄私仇、勾结蒙元……

总之就是不正面回答任何一句,只管把这帽子扣住,反正……比声高的话,正气盟有绝对优势,能嚷嚷到别人都听不到灭绝的声音。

正气盟在七嘴八舌的泼脏水的时候,也很有技巧性,还会特地拉踩——比如一面指责“主使”,一面又夸赞全真派、北丐帮等等,没有理会峨眉邀请的各大派……

用他们来衬托,峨眉诸派就是没安好心。

以嵩山派、长乐帮为首的部分门派,甚至已经加入到了指责少林、指责丐帮的行列之中——嵩山派不用说,本来就是想动摇少林的地位,五岳剑派和明教无冤无仇,就是为了提高自身影响力,才到处蹭而已,现在有打击少林的机会,也不会放过。

至于长乐帮……

本来就不要脸,现在能打击一下同为南方大帮会的南丐帮,他们也很乐意。

从决定要带着这些不要脸的家伙,一起上光明顶开始,注定峨眉、少林已经输了一大半——如果现在只有核心几个大派的人在,情况还能好不少,至少不会出“内鬼”。

这在光明顶上的对骂,只是一个缩影,去到光明顶下面、在蒙元暴政下的百姓中,这种论调也能够轻易铺开!

甚至在宋廷境内,也完全能够铺开——毕竟老百姓对江湖仇杀,不会有什么共情,一个老尼姑死了情人的什么,大家最多当笑话听。

可是要说有江湖门派,勾结暴元,这大家可就不困了!

哪怕江湖门派不在意百姓怎么看,可若是说的人多了……

众口铄金、积毁销骨!假的也变成了真的。

百姓都确信,某门某派勾结暴元的话,首先镖局、武馆之类的,江湖与民间的中间地带就会先被影响,渐渐的就会上浮到江湖整体舆论风气中!

正是看明白了这一点,知道了正气盟的心思,没有被牵扯上、本来就是为了占便宜才来的小门小户,这时自然都主动附和,坐实自己是被这些大派骗了。

更不要脸些、或是利益相关的,这时就开始反咬一口。

昆仑、崆峒之类的大派,这时也都默不作声,不想招惹。

灭绝渐渐也看出了这一点,气得双目猩红,头上青筋快要跳出来,嘴角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第二章

于正海和虞上戎并肩飞行,从闻香谷出发,到了雒阳西都。

西都似乎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似的,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按照老四的说法,师父与高手在西都北城与太虚交手,那么师父会去哪儿呢?”于正海说道。

“问问便知。”

虞上戎朝着西都修行者最容易汇聚的驿站中而去。

于正海只得跟了上去。

驿站中。

“哎,自从金莲的修行者来到我们这边,就没有安生日子。”有修行者抱怨。

“神明降临,我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这一场战斗,除了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也没为难我们这帮凡人。”

一些目睹那两大法身的修行者,干脆将自己定义成了凡人。

只有达到那个境界,才配称得上神。

“听说这两位神明,从大翰打到了未知之地,又打到了敦牂天启,把那里的天启之柱给轰断了,也不知道真假。”

“敦牂天启平时都没人敢靠近,有一个变态大圣人守着,更别说现在了。”

“总有胆子大的。”

虞上戎轻车熟路,来到了其中一桌子对面,坐下问道:“兄台刚才所言属实?”

那人看了一眼虞上戎说道:“基本属实。”

“那两大法身是何种模样?”虞上戎问道。

“兄弟,你可真是没眼缘,那天看到的人那么多。”那人话匣子一打开,来了劲头,滔滔不绝地描述道,“其中一座法身是蓝色的……不用这么惊讶,我们也都没见过,更是第一次见到万流至尊的法身,以前只在书上提到过;另外一座法身是黑色的,嗯,应该是来自黑莲。两座法身都是至尊级的。无法判断两者的大小,高度入云端,看不见……”

虞上戎微微蹙眉。

于正海来到旁边,问道:“你确定他们去了敦牂天启?”

“这种级别的战斗,只有未知之地能容纳他们。是与不是我没看到过,但这个你们可以去看看,留下的痕迹一定会非常惨烈。北城宫殿早就成了平地了。”

于正海和虞上戎相互看了一眼。

那人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别没事找刺激,敦牂天启有一个变态大圣人。”

“变态?”于正海疑惑。

“这人喜欢劝人离开,不走的人就拉到他的院子里说个半天的人生大道理。要是再不走,就杀了埋在他院子旁边。你说这是不是变态?”

“……”

于正海说道:“反正不是我祖宗,随你怎么说。”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虞上戎起身,朝着那人抱拳道:“告辞。”

二人离开了驿站,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掠去。

于正海说道:“真要去未知之地?”

“别无他法。”

“好。”

于正海和虞上戎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由于不知道并蒂莲直达未知之地的通道,二人便先从符文通道返回魔天阁,又从魔天阁的符文通道传送进入敦牂天启。

当二人在通道中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内部传来的剧烈颠簸感,通道有轰塌的感觉。

好在过程还算顺利,二人抵达了敦牂天启。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时,二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除了符文通道这一小片区域还算完好,目光所及之处,皆满目疮痍。

于正海皱眉道:“看来,战斗异常惨烈。”

虞上戎点头道:

“若不是赵姑娘加强了对符文通道的保护,只怕我们过不来。”

于正海看了看脚下的符文区域,说道:“找机会让她修复一下。”

二人踏地掠起,飞到了空中。

“大师兄……”虞上戎悬浮高空,看着敦牂天启的方向,露出了惊讶之色。

于正海也看了过去,被这一幕惊到了。

“天启之柱,真的塌了?”

他们都是被天启认可的人,也是九莲世

文学

界中最了解天启之柱的一批人,知道天启之柱的强大和坚韧。

于正海轻声自语:“至尊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得多。”

虞上戎疑惑道:“我很奇怪,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早已到了至尊,为何要在闻香谷中躲躲藏藏?”

于正海看了他一眼说道:“可能……都喜欢像姜文虚那样吧。”

二人敦牂天启的废墟上飞了两圈,被两大至尊留下的战斗痕迹彻底折服。

于正海突然道:

“糟了,端木大圣人岂不是……”

这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虞上戎说道:

“天启崩塌,只怕他难逃此劫。”

于正海叹息道:“哎,三师弟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认亲人。”

虞上戎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跟三师弟提起,以免他伤心。”

于正海点了下头。

二人在敦牂天启也没找到师父的影子,便指了指深渊的方向说道:“那边有一个裂口,应该是战斗后所致。”

他们都来过敦牂天启,即使这里树木繁多,植被茂盛,也不至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深渊而不知道,显然这个深渊是新形成的。

不多时。

二人飞到了深渊的上方。

看着那巨大的深渊缺口,二人面色凝重。

深渊下方,繁星点点,反而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河。

“这是战斗造成的?”于正海疑惑道。

“应该是。”

于正海叹息道:“如果真像之前说的那样,师父可真是演得好啊……”

“实力才是自信的砝码。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早就是至尊了。”虞上戎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师父的下落。”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环视四方,轻叹一声:“未知之地这么大,若师父不肯回来,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他?”

这样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师父没理由不回来,可能是真遇到了强敌,受了伤,又碍于面子,想要先恢复伤势再回来吧。”于正海推断道。

“我下去看

文学

看。”

“一起。”

二人朝着深渊下方掠去。

当他们下降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便看到了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不由一怔。

二人掠了过去。

落在了樊笼印上。

“师父的樊笼印?”于正海惊讶道。

“以师父的脾气,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物品。此物好歹是合级,就算不用了,也会赠予魔天阁其他人。”虞上戎说道。

这话一出,意思很明确。

于正海却皱着眉头道:“你是想说,师父归天了?”

“……”

虞上戎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即便是没有归天,师父的状况也恐怕没那么乐观。

于正海严肃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掌心一压,试图收起樊笼印。

轰!

樊笼印纹丝不动!

于正海皱眉道:“奇怪。”

他不服地再次出掌:“大玄天掌!”

连续轰出数十掌,每一道掌印落在上面的时候,都会被深渊中特殊的力量汲取。

虞上戎说道:“是大地的力量。”

于正海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以及下面的神秘力量,说道:“你说,师父有没有可能掉下去?”

他把我从客厅日到卧室 第三章

“确切地讲,流樱就是指霸气,是和之国武士们对霸气的不同称呼。”雷利道,“以及——是的,摘掉项圈的方法,就是这个。”

林奇拍拍屁股站起来,“这样特殊的武装色用法,用‘流樱’特指,也没问题的吧?”

“当然。”雷利莞尔。

林奇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刚才,你的‘流樱’攻击,好像被我的霸气挡住了……”

雷利反而对他的话感到奇怪,“当然能挡。就算运用的技巧不同,但本质上毕竟都是霸气!”

流樱,寓意是流动之樱,也即流动而出的霸气。

如果说普通的武装色,是金钟罩铁布衫的话,那么流樱便是更高明的护体真气……

用同样手法的流樱,当然能最好地抵抗流樱造成的攻击,但普通的武装色用法也并非毫无抵抗之力,只不过防御的效果会打个折扣而已。

如果林奇会流樱,那么刚才就能与雷利正面相抗。但即便不会,在有意识地用武装色全力防御的情况下,也只是被打飞,受了点小伤,仅此而已。

“流樱这一招,破坏力更强,但对霸气的消耗也更多。”雷利笑了笑,“如果你对自己的体力有自信,完全可以借此来消耗我的霸气。”

这也很好理解,霸气凝练在体内加持肉身,和将霸气“流”出去使用,很显然是后者的损耗更大。

“那就试试看!”林奇哈哈一笑,挺身迎上。

只有在实战中,才能更好地磨炼霸气。

这会儿和雷利之间虽然算不上实战,但毕竟强度是足够的了。

看着本体和雷利再次战到了一处,一时间拳影无数,霸气横溢,黑色闪电时不时迸发……『B.I.B』不由地点头,这样就说得通了。流樱在和之国,并非是光月御田一个人才会的技巧,至少豹五郎就很擅长。假如流樱真的是无往而不利的话,那么和之国的武士们就不会被凯多压得头也抬不起来了。

光月御田能斩伤凯多,强的不是流樱,而是光月御田。

同样都是流樱,豹五郎只能被关在监狱搬砖,而路飞却能挥舞着流樱象铳暴揍凯多,这是因为路飞本身就足够强。换个弱一点的,即使同样也会流樱,估计都破不了百兽凯多的防……

这么想着,黑色战甲飘了过去,加入了战场。

修行嘛,当然是怎么效率就怎么来……两份的经验,到时和本体相互印证,才更加划算。

“喂喂,你们这是……”雷利“啪”“啪”双手分别握住『B.I.B』和林奇的拳头,他有点无语,“这样对付我一个老人家吗?”

林奇笑道:“我这可不算二打一哦!”

『是刚才雷利先生你在一打零点五……』

瞬间,雷利的压力陡增!

“……”夏琪和罗宾并肩站着,望了一会儿那三个的互殴,忽然提议道:“要去逛街吗?”

“好啊。”罗宾欣然同意,转身前才想起来,问道:“我该怎么称呼你?”

夏琪笑了笑,“我叫夏琪,你叫我夏姨好了。”

……

就这样,林奇和罗宾暂时在香波地群岛停留。

雷利输给他一艘镀膜船,不过这种小事暂时不急,实在不行林奇到时也可以去买一艘成品的镀膜船——香波地群岛又不只是雷利一个镀膜工。这里盛行的就是可以镀膜用的泡泡文化,而且下方的海底一万米就是鱼人岛,所以本来就有成品镀膜船的生意。只不过质量有高有低而已,如果倒霉捡到质量差些的镀膜船……

轰!

电话虫城堡,空地训练场,林奇挥出一掌,雷利眼瞳一缩,也拍出一掌,二掌相对,甚至没有完全触碰到,便轰然迸发出的爆炸般的冲击力。

林奇和雷利都被震得连连后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