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铁吸奶门;太长了太大了撑坏了h

边摸边吃奶边做|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2021年4月9日
不想痛就乖乖的听话;领导每天在办公室做我
2021年4月9日

地铁吸奶门 第一章

“怎么回事?”游优一愣,以为自己操作失误,又试了一遍。得!这回法符连亮都不亮了。

她想了想,连忙想要传讯给丘章,却发现也是一样,传讯符没有丝毫反应。

“他们不会出什么事了吧?”她没由来的心下一紧,丘章的修为快要突破飞升为鬼差了,只是差一个契机而已。所以她才会建议他跟着魂兽一起出门游历。一是为了累积经验尽快突破;二是也是为了提前熟悉冥界的业务。

如今几年过去,两人的通讯从来没有中断过,怎么这回就突然没反应了?

“小优别急。”元麒沉声安慰道,“兴许他们一时没有察觉,或许是传讯符出了什么问题。丘章是鬼修,魂兽又一直与阴魂为伍,传讯法符向来以灵气驱动,受到些许影响也正常。丘章一直与凌启联系紧密,不如唤他来问问便可。”

游优点了点头,正要叫凌启过来,却有弟子先一步走了进来,行礼道,“禀掌门,剑修班伍师长命弟子前来,求问宗主,丘上师这一期的剑修试练题目,可已经传回宗门?明日便是考核之日了。”

“丘章的期末考试题,还没有传回来?”游优一惊。

“伍师长说没有收到。”弟子摇头。

游优心下一沉,顿时有种不详的预感。

“宗主……”下一刻,凌启也抱着一堆的材料走了进来,急声道,“丘章可有联系您?马上弟子五年一次的考核之日就要到了,他说会在近期返回派中,山门弟子却说迟迟不见他回派。”

“他联系过你?”游优问道。

“是,但已经是三天前了。”凌启回道,“他说这几天会赶回派中,所以这两日我才没有继续联系。”

“……”这回不止是游优,殿中的众人脸色都齐齐一沉。

出事了!

以丘章对教学工作的重视度,期末考试必不可能放鸽子,说回来就一定会回来,除非……回不来!

游优越想就越觉得不对劲,偏偏他们还不知道上哪去找人。丘章本来就是残魂,自然无法设下命牌,现在也无法追综他的位置,而魂兽就更不用说了,他是冥界的人,请回来的外援,与他们的修练体系都不相同。

“凌启,三天前丘章有没有跟你说过,他现在在哪里?”游优问道。

“没有!”凌启摇了摇头,“他只说这两天就能回来,不过半个月前,他说在西边茂林之中收魂,还发现了厉鬼作乱。”

游优沉思了一会,才继续道,“你那有没有仙泽的地图?”她系统地图的显示范围有限。

凌启愣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连忙点头道,“有!”

说完在储物袋里翻找了一会,就拿出了一张大的地图,“这就是仙泽全境的地图。”

游优接过,朝着旁边的桌子上走去,把手里的地图全部摊开,果然上面标注着整个仙泽大陆。她顺手将真衍宗的位置圈出来,才朝着左侧的西边看去,“凌启,你所说的西边茂林是在哪个位置?”

“在这里!”他连忙指了指西边最远的位置,几座画着高山的地方。

地铁吸奶门 第二章

当胡莱射出去的足球越过拉梅的手臂,跳进球门的时候,整个佛兰德球场的看台上都爆发出了欢呼声。

但从北看台所发出来的欢呼声格外大,因为北伦敦流浪者的球门就在北看台的下方。

他们可是在最近的距离欣赏到了胡莱的帽子戏法!

马修·米勒在胡莱进球的瞬间就跳了起来,激动地大喊大叫。

进球之后的胡莱跑向角旗区,所有利兹城的球迷们都知道接下来他要做什么了。

隐约之间,他们甚至还有些期待。

就在这时,马修听见自己的爸爸在高呼:“让我们一起大喊他的名字!!”

还不等马修反应过来,就看到胡莱已经在冲刺中向前高高跃起,做出了他的标志性庆祝动作!

在他落地的瞬间,北看台上的利兹城球迷们集体高呼:

“HUUUUU!!!”

马修也在其中。

喊完之后他才扭头看向自己的父亲,发现父亲冲自己挑了挑眉。

※※※

“胡莱胡莱胡莱——!!!漂——亮——!!胡莱!漂亮!!帽子戏法!!他完成了自己在英超联赛中的第一个帽子戏法!!!这简直难以置信!我的天呐!”在首都演播室里的贺峰几乎癫狂了。

在他旁边的颜康也没比他的表现好多少,同样是在声嘶力竭地吼叫着。

“了不起!太了不起了!胡莱他创造了历史!这不仅是中国球员在英超联赛中的第一个帽子戏法,也是亚洲球员在英超中的首个帽子戏法!亚洲之光!胡莱他为整个亚洲足球争了光!”

“观众朋友们,你们能相信吗?这是胡莱加盟英超的第一个赛季,而且还不是第一个完整的赛季。当初在他离开中国,去英超追寻自己的足球梦想时,无数人给予他衷心的祝福,但恐怕也没有人能够想到胡莱竟然在英超的第一个赛季就全面爆发!这是他本赛季在英超的第十个进球!仅用了十三场比赛!从英超第七球到第十球,也只是一场比赛而已!”

贺峰和颜康两个人争先恐后把自己心中的话说出来,似乎生怕自己说慢了,想好的词就被搭档给抢先说了出来。

就在他们换气的时候,胡莱从天而降,现场的声音也正好切进了两个人换气中间的停顿。

于是不仅仅是他们,电视机前的中国球迷们也都清楚无误地听到了那一声惊雷。

“HUUUUUU!!!”

※※※

“HUUUUUU!!!”

胡莱刚刚落地,就听到这一声从他旁边的北看台上传下来。

他扭头有些惊讶地望着那片看台上密密麻麻的人群。

他没听过错,声音确实是从这里传出来的。

他们在集体高呼自己的名字?

原本跑上来和胡莱庆祝的利兹城队员们也同样被那一嗓子吸引了注意力,他们纷纷放慢脚步,看向北看台。

数千人同时发声,气流穿过他们的嘴唇,制造出了短促有力地呼号。

仿佛一记重锤砸在鼓面上所产生的效果。

球迷们齐声呐喊胡莱的“胡”,这在此

文学

前每次主场比赛时都会出现。毕竟每次主场比赛前佛兰德现场广播里都要带领球迷们欢迎出场球员,喊到胡莱名字的时候,现场DJ总会先喊“LAI”,然后让现场球迷们齐声高呼“HU”。

可这样的呼喊是拖长音的方式,缺乏力量感。

现在这种短促的大喊声则完全不同,和胡莱落地的动作配合的天衣无缝,就好像是他落地之后砸在地面上制造出来的动静一样。

给人的冲击力就特别强。

队友们终于还是跑到了胡莱的跟前,他们抱住胡莱,然后一起向北看台的球迷们挥舞手臂,而北看台上的利兹城球迷们则向他们鼓掌呐喊。

这一幕不管是对于利兹城的球员,还是利兹城球迷,都是久违了。

“佛兰德的北看台回来了!”利兹本地的电台解说员莱恩·海尼斯看到这一幕忍不住感慨道。

在本赛季之前的那些比赛中,因为一些众所周知的原因,佛兰德的北看台在大部分时候处于空荡荡的状态,直到下半赛季才慢慢有人回来。但也远没有形成气候。

对于一个解说了二十五年利兹城比赛的老解说员,海尼斯对此感慨万千。佛兰德的北看台一直都是利兹城球迷们的圣地,当初谁也没想到那些球队最忠实最铁杆的球迷竟然会采用如此极端的方式来和俱乐部抗争。

从前半个赛季来看,这种抗争可以说是两败俱伤,没有任何一方是赢家——利兹城俱乐部因为缺乏球迷支持,在前半赛季的成绩非常糟糕。利兹城的球迷们则只能眼睁睁看着球队向降级的深渊一步步滑落。

地铁吸奶门 第三章

于正海和虞上戎并肩飞行,从闻香谷出发,到了雒阳西都。

西都似乎没有受到大战的影响似的,一切看起来很正常。

“按照老四的说法,师父与高手在西都北城与太虚交手,那么师父会去哪儿呢?”于正海说道。

“问问便知。”

虞上戎朝着西都修行者最容易汇聚的驿站中而去。

于正海只得跟了上去。

驿站中。

“哎,自从金莲的修行者来到我们这边,就没有安生日子。”有修行者抱怨。

“神明降临,我们怎么可能独善其身。这一场战斗,除了造成了很大的破坏,也没为难我们这帮凡人。”

一些目睹那两大法身的修行者,干脆将自己定义成了凡人。

只有达到那个境界,才配称得上神。

“听说这两位神明,从大翰打到了未知之地,又打到了敦牂天启,把那里的天启之柱给轰断了,也不知道真假。”

“敦牂天启平时都没人敢靠近,有一个变态大圣人守着,更别说现在了。”

“总有胆子大的。”

虞上戎轻车熟路,来到了其中一桌子对面,坐下问道:“兄台刚才所言属实?”

那人看了一眼虞上戎说道:“基本属实。”

“那两大法身是何种模样?”虞上戎问道。

“兄弟,你可真是没眼缘,那天看到的人那么多。”那人话匣子一打开,来了劲头,滔滔不绝地描述道,“其中一座法身是蓝色的……不用这么惊讶,我们也都没见过,更是第一次见到万流至尊的法身,以前只在书上提到过;另外一座法身是黑色的,嗯,应该是来自黑莲。两座法身都是至尊级的。无法判断两者的大小,高度入云端,看不见……”

虞上戎微微蹙眉。

于正海来到旁边,问道:“你确定他们去了敦牂天启?”

“这种级别的战斗,只有未知之地能容纳他们。是与不是我没看到过,但这个你们可以去看看,留下的痕迹一定会非常惨烈。北城宫殿早就成了平地了。”

于正海和虞上戎相互看了一眼。

那人又道:“不过……我奉劝你们别没事找刺激,敦牂天启有一个变态大圣人。”

“变态?”于正海疑惑。

“这人喜欢劝人离开,不走的人就拉到他的院子里说个半天的人生大道理。要是再不走,就杀了埋在他院子旁边。你说这是不是变态?”

“……”

于正海说道:“反正不是我祖宗,随你怎么说。”

“什么?”那人愣了一下。

虞上戎起身,朝着那人抱拳道:“告辞。”

二人离开了驿站,朝着符文通道的方向掠去。

于正海说道:“真要去未知之地?”

“别无他法。”

“好。”

于正海和虞上戎经过一个时辰的飞行,由于不知道并蒂莲直达未知之地的通道,二人便先从符文通道返回魔天阁,又从魔天阁的符文通道传送进入敦牂天启。

当二人在通道中的时候,明显地感觉到了内部传来的剧烈颠簸感,通道有轰塌的感觉。

好在过程还算顺利,二人抵达了敦牂天启。

看到眼前的一幕之时,二人露出了惊讶的表情。

除了符文通道这一小片区域还算完好,目光所及之处,皆满目疮痍。

于正海皱眉道:“看来,战斗异常惨烈。”

虞上戎点头道:

“若不是赵姑娘加强了对符文通道的保护,只怕我们过不来。”

于正海看了看脚下的符文区域,说道:“找机会让她修复一下。”

二人踏地掠起,飞到了空中。

“大师兄……”虞上戎悬浮高空,看着敦牂天启的方向,露出了惊讶之色。

于正海也看了过去,被这一幕惊到了。

“天启之柱,真的塌了?”

他们都是被天启认可的人,也是九莲世界中最了解天启之柱的一批人,知道天启之柱的强大和坚韧。

于正海轻声自语:“至尊比我想象中的要可怕得多。”

虞上戎疑惑道:“我很奇怪,若是师父他老人家早已到了至尊,为何要在闻香谷中躲躲藏藏?”

于正海看了他一眼说道:“可能……都喜欢像姜文虚那样吧。”

二人敦牂天启的废墟上飞了两圈,被两大至尊留下的战斗痕迹彻底折服。

于正海突然道:

“糟了,端木大圣人岂不是……”

这话没有说完,但意思已经很明了。

虞上戎说道:

“天启崩塌,只怕他难逃此劫。”

于正海叹息道:“哎,三师弟孤苦无依,好不容易找到一个相认亲人。”

虞上戎道:

“这件事暂时不要跟三师弟提起,以免他伤心。”

于正海点了下头。

二人在敦牂天启也没找到师父的影子,便指了指深渊的方向说道:“那边有一个裂口,应该是战斗后所致。”

他们都来过敦牂天启,即使这里树木繁多,植被茂盛,也不至于会有一个这么大的深渊而不知道,显然这个深渊是新形成的。

不多时。

二人飞到了深渊的上方。

看着那巨大的深渊缺口,二人面色凝重。

深渊下方,繁星点点,反而像是浩瀚的宇宙星河。

“这是战斗造成的?”于正海疑惑道。

“应该是。”

于正海叹息道:“如果真像之前说的那样,师父可真是演得好啊……”

“实力才是自信的砝码。师父他老人家或许早就是至尊了。”虞上戎说道。

“当务之急,是找到师父的下落。”于正海说道。

虞上戎环视四方,轻叹一声:“未知之地这么大,若师父不肯回来,我们到哪里才能找到他?”

这样找下去,无异于大海捞针。

“师父没理由不回来,可能是真遇到了强敌,受了伤,又碍于面子,想要先恢复伤势再回来吧。”于正海推断道。

“我下去看看。”

“一起。”

二人朝着深渊下方掠去。

当他们下降五百米左右的时候,便看到了夹在深渊中的樊笼印,不由一怔。

二人掠了过去。

落在了樊笼印上。

“师父的樊笼印?”于正海惊讶道。

“以师父的脾气,不会轻易丢掉自己的物品。此物好歹是合级,就算不用了,也会赠予魔天阁其他人。”虞上戎说道。

这话一出,意思很明确。

于正海却皱着眉头道:“你是想说,师父归天了?”

“……”

虞上戎没有说话。

这只是一种推断而已。

即便是没有归天,师父的状况也恐怕没那么乐观。

于正海严肃道:“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他掌心一压,试图收起樊笼印。

轰!

樊笼印纹丝不动!

于正海皱眉道:“奇怪。”

他不服地再次出掌:“大玄天掌!”

连续轰出数十掌,每一道掌印落在上面的时候,都会被深渊中特殊的力量汲取。

虞上戎说道:“是大地的力量。”

于正海观察了下四周的环境,以及下面的神秘力量,说道:“你说,师父有没有可能掉下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