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春叫的声音,抱着我在桌子做

避尘剑柄番外污: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2021年4月9日
小叶蒙眼被房东陈伯干:睁开眼看着我怎么要你
2021年4月9日

女人春叫的声音 第一章

“小伙子,你怎么上这边来了?”

“我们这里可很少有外地人来,你看起来也不像是来旅游的啊?”

“即便真的是旅游,谁又会跑我们这里来旅游呢?路过都不会路过,我看你是来工作的吧?”

……

小摊老板娘跟所有中年妇女一样,喜欢叽里呱啦地唠个不停,只见她盯着林风说了一大堆话,最后愣是被他猜到了林风来这里的真正原因。

不得不说,这位小摊老板娘还真是一个聪明人,最起码她看人非常的准,一双眼睛就像是被炼过似的,嗯!给人一种火眼金睛的感觉!

只见林风笑了笑回道:“对,我是来工作的。”

没想到老板娘眼珠一转,然后继续问道:“你是得罪人了吧?给你发配到这里来的吧?”

我擦!

这也能猜到?

这个早餐摊的老板娘,莫非是一只成了精的狐狸?

“没有,就是平常的调动而已。”林风嘴上没有承认,但是心里却苦笑了起来。

哥们刚刚才稍微好了一点的心情,愣是被这位老板娘给搅合了,不知道揭人伤疤是一件不道德的事情么?强烈鄙视你丫的!

“唉!”只见小摊老板娘叹了气说道:“小伙子,那你可来错地方了,其实我们这里很穷的,什么都没有,甚至你有钱都没地方去消费!”

“……对了,你是去矿区工作的?还是去农场工作的?我们这里的厂子也就那么几家,皮毛厂?畜牧场?”

林风没回答老板娘的问题,只见他呵呵一笑道:“我觉得这里还不错,山清水秀、空气新鲜,非常贴近大自然,令人感到心旷神怡……”

“呵呵!以后你就不会这么觉得喽!”老板娘捂着嘴巴轻笑了一声,然后就感慨道:“但凡有点本事的人,基本上都走出去了,或者直接去天玄城某差事了,谁还会往这里跑啊?”

林风对这边的情况完全不清楚,也想跟这位老板娘多聊一会儿,算是先摸摸黔阳关的底吧?

于是他琢磨了一下,然后就沉声问道:“老板娘,您贵姓啊?”

“我姓赵。”

“那我叫您赵大姐吧?”

“呵呵,行!我听你的口音,怎么感觉好像是天玄城的人?”

“嗯,我就是从那边调过来的。”

“哟!那可巧了,我女儿前些年也一直在天玄城,后来因为出了一点意外,也被发配到了这里。”

“额,赵大姐,您的闺女在哪高就啊?”

“呵呵,什么高就不高就的?她就是在暴风军十三团里面混日子。”

……

一番套近乎的话之后,林风万万没想到,这为小摊老板娘的女儿,居然在暴风军十三团中服役,也就是说,她的女儿将会成为林风的下属。

“哟,在暴风军里服役,那可不错啊!只要积累了一定的战功,是可以受到封赏的!”林风随意地顺了一句话。

可是老板娘却连连摇头,声音也压低了一些道:“不错什么啊?你不知道暴风军十三团的情况,我闺女那里,是天天都生一肚子气回来,要不是……出于某些原因,我早就想劝她退役了!”

就在此时,早点摊后面的院子里传出来一道清脆而又充满了磁性的女声:“妈,在跟谁聊天呢?”

老板娘闻言微微一愣,然后连忙转头看过去说道:“婕儿,你怎么出来了?不多睡一会儿吗?”

“今天休息,不用去军部报道,我帮你收拾收拾这里,嗯!碗给我去洗吧?”

院子里走出来一名身材非常丰腴的女人,对方看起来三十岁左右的年龄,成熟妩媚脸蛋,端庄大

文学

方的气质……

女人春叫的声音 第二章

张雪有些诧异,轻笑着说道:“小月,这恐怕不是你哥哥对你的期望呢,选择专业这件事,首先你得喜欢才行啊。”

“每个人,选择的路和喜欢的东西,都不相同。”

“金融领域,适合你哥哥,可不一定就适合我们,我觉得你哥哥还是更希望你能选择自己喜欢的事,能做自己热爱的事情。”

“你想帮他分担压力,同他一起进退,一起闯荡,我也想……可我也知道,他所期盼的,其实不是这些。”

“他希望的是你能好好的生活,无忧无虑,希望的是我们能陪在他身边,分享他的成功,分享他的快乐。”

“好了,先睡觉吧……”

张雪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然后才道:“不能因为一时的激动,就轻易决定了自己以后的路。”

“等你睡过一觉,心情平复了,然后再认真想想未来的决定。”

“也许到时候决定就不一样了呢?但不管怎么选择,雪姐姐都是支持你的。”

苏小月‘嗯’了一声,进了屋之后,就缩到了被窝里去。

苏越买的这处房子,面积很大,根本不缺房间,但她就是想挨着雪姐姐一块睡,彼此间,讲一些悄悄话,却也避免了孤单。

第二天,8月27日,周一。

苏越吃过早饭后,来到公司,召集公司管理人员开了一个早会,然后查看了一番自己离开之后,公司的各项运营情况,最后才走进交易室。

“如何?”苏越见到林锋,微笑地问道。

林锋指了指交易屏幕上的大盘走势,微笑道:“经历过一周前的剧震之后,大盘重回升势,再创新高,投资情绪浓郁,个股依然新高不断,‘添越3号’和我所主理的社保325基金,也是连创新高。”

“苏越,这轮牛市,真是超乎想象的大牛市啊。”

“市场估值,被源源不断的资金一再推高,已经明显开始高估,然而无论形势如何变化,市场如何震荡,各板块的优质股票,就是不跌,承接源源不断。”

“最近几个交易日,大盘又是普涨行情,赚钱效应,经过前面大震荡之后,不但没有消散,反而越来越浓烈了。”

“我本以为两市随着神华煤业的万亿市值破灭,一路大跌下行的走势。”

“会一同见顶。”

“如今看来,又被市场给打脸了。”

苏越看了一眼交易室几块大屏幕上,分别显示的行情,只见红彤彤一片,全是单边大涨的走势,不禁笑了笑,说道:“市场疯狂阶段,估值这个市场标尺,已经不起作用了,这时候是完全的情绪在主导。”

“趋势,有其惯性。”

“并不是说当大家都意识到高估,意识到风险的时候,市场就会迅速变化,出现这种转向的走势。”

“只有当情绪无以为继,新涌入的资金,无法再继续拉动估值。”

“那么,这时候才会出现市场转向,牛熊转换的情况。”

“然而,虽说趋势在情绪面的不断推动下,有其惯性,但是当大家都普遍意识到高估,意识到风险存在的时候,尽管大盘还在涨,却已经走到了最后冲顶的阶段,不宜重仓高位博弈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苏越偏头问道:“现在‘添越3号’和社保325基金,其仓位如何?”

苏越不在的时候,林锋已经接管了宁州分公司整个投资业务,所以,两支基金的具体情况,是了如指掌的。

林锋回答道:“在神华煤业万亿市值破灭,见顶之际我开始主持减仓,原本已经减到了五

文学

层持仓以下,后来为了配合你在港城的行动,替华金、华信的战友们承接了部分筹码,如今持仓在六成到七成之间。”

“持仓个股,基本没怎么变化。”

“依然还是金融、地产、消费、有色金属、钢铁、采掘等核心领涨板块里面的核心股票。”

苏越微微颔首,说道:“大盘已经走到了5200点的位置,华信证券也在冲击100元关口了,大象群舞的迹象已经开始,是该考虑撤退和接下来投资策略转换的问题了。”

整个‘添越资本’,旗下各基金和代理基金,在A股上的投资资金,共计还有数百亿之多,想要有序的退出,所需时间不会短,而且关于未来的投资策略,投资方向,投资标的选择,恐怕还得费一番脑筋和功夫。

大盘见顶的时间,应该不会太久,苏越要做的事情,还有很多。

时间上,有不小的紧迫感。

“苏总觉得,以何种方式退出,相对合适?”林锋问道。

苏越想了想,说道:“情绪疯狂的阶段,也是大盘强烈主升的阶段,风景最是迷人,大涨大减,小涨小减就可以了,保持节奏,不要太过影响盘面的走势变化,也别去抢龙虎榜单,咱们静悄悄地、慢慢退出就好。”

“明白了!”林锋微笑道,“我也这么想。”

现在的‘添越资本’,在国内金融市场上,已经有了一定的影响力,交易席位,被许多人都给摸透了,跟风操作者,更是不知凡几。

一旦出现在龙虎榜上,恐怕会给退出计划,引来许多变数。

苏越与林锋谈论了一阵,了解清楚了各支基金的整体情况,然后自己也找了一台电脑坐下,开始解析目前的市场行情和未来值得关注的投资方向和个股。

325社保基金,是长期投资基金,就算退出,也得保有一定的持股仓位。

这是当初接下社保基金投资任务的时候,协议中所规定的,最低也得保持30%的持仓才行。

这一张护身符,于公司未来发展,有莫大的好处。

苏越不打算舍弃。

所以……就算在今后一年的大崩盘中,在确定无法完全退出下,他还得找一个维持净值为正的稳妥方法,以通过国资基金的业绩考核,不至于丢了这张护身符。

除了社保325基金,其它的几支投资股市的基金,虽然可以空仓,完美避开风险。

但如果能操作得当,于逆势赚一点小钱,也是一件能够给公司带来莫大好处的事情。

目前公司已经发行了三支股票类私募基金,其规模,经过一年多的成长,都已经不小,国内的池塘,水深有限。

女人春叫的声音 第三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