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学们的大杂交|异地恋如何把对象撩湿

为什么越往里面顶越舒服|小受体内塞东西 出去吃饭
2021年4月8日
徐歌阳不雅照;又舒服又浪的岳
2021年4月8日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一章

悲伤,愤怒无奈等情绪都只是一时的,无法维持长久,特别是这些人被强行挤压到另外一条路上,发现这条路还觉得不错的时候,就会快速的放下那些情绪,狂奔在这条路上。

于是两个部落的战士吃饱喝足之后,响应了熊垣的命令,以此祭坛为中心,开始重新搭建起自己的部落。这一次他们不再分开,而是成为了一个部落,险些相杀的两兄弟终于成为了一个部落的人,不分彼此,不会再有兄弟相残之忧。

失去了图腾的压迫之后,这里的人不再提心吊胆,脸上终于有了些许的笑容,一个个很是欢快。

以前的图腾虽然给了他们一些微小的实力,让他们勉强活下去,可是图腾带给这些人伤害更大,奴役他们,打断他们的脊梁,让他们变得不知道反抗,没有一点的精气神。现在图腾所带来的枷锁断裂,反而让他们觉得轻松了不少。

很快,这里就被热火朝天的战士,普通人占据,他们开始伐木建屋,开始趁着季节尚好去种植粮食,去采摘果子。

一排排的房屋围绕着祭坛开始搭建,起地基,架

文学

高樑,铺上稻草,这样一栋房屋就算建造完成,一粒粒种子被种下,然后浇水,湿漉漉的地面带着他们的希望去滋润那幼小的芽苗,人们盼望着这芽苗能和他们的希望一样,生长起来,壮大起来。

每当这个时候,他们都会抬头看着一直坐在祭坛前台阶上忙碌的熊垣,看着他将一块块玉石堆起,也看着他拿着凿子在一块块石头上镌刻下一个又一个的奇异的符号,尽管他们并不知道那代表着什么意思,却能从那些战士的议论声中知道,他们的首领正在做想办法让他们可以再度修炼,拥有保卫部落的能力。

可是,他们这些人却不知道自己的首领已经快要挠秃了脑袋,却怎么也完不成最后一步将那力量结晶和整个部落连接起来,让别的战士也能感受到里面的力量。这一步将熊垣一困就是半个月。

力量结晶在人族里有两种通用的用法,一种是存象境界直接吸收,这样可以让人获得一重图腾,只是这样修炼的人以后的修炼会有很大的限制,甚至永远也无法再度突破到合境境界,除非是那些自知潜力耗尽,无法再度提高的人,基本上很少有人会这么用。

而第二种就是将这力量结晶制作成图腾雕像,然后给那些有意要分家,独立出去的部落,让他们另外去繁衍人族。这种用法在万图林里是最常见,也是人族里各个部落的主要来源。一旦这些部落发展到了一定的规模,扩地千里之后,人族就会有专门的使者前去,带着他们部落的人前去进入万图林,帮助他们破除山神的限制,尽量提升他们部落图腾的复杂度,显露出图腾的威力来。

而熊垣要做的事情就是将第二种方法变成现实,将力量结晶转换为可以供这些部落战士修炼的图腾,还要图腾功法等等,对于他来说,不论是图腾功法,还是筑基之法,提升灵性的方法,这些他从小就耳濡目染,加上在雷泽里的修炼,使得他创造出来这些东西没有丝毫的难度。

可是,现在他被卡在了第一关上,如何将力量结晶给弄到图腾雕像里,和图腾,和这些战士重新建立联系。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二章

第2539章贪心者诛(三更贺除夕)

战争已经持续了两年多,运输车队里能坚持到现在的,除了新人,就都是百战余生的老兵,一听就明白上面是什么意思了,于是车载频道里,顿时鸦雀无声。

好半天才有人叹口气,幽幽地发话,“他们……真的行吗?”

这一声很轻,但是真的代表了大多数人的想法。

如果没有这个指望,多数人还是跑得掉的,就算虫子发现运送的是能量石,又能怎么样?

无非就是增加攻击力度,左京市能坚守到现在,是因为虫族攻击的力度不够吗?

说到底,是因为大家有足够的决心坚守,不惜付出惨重的代价,而不是虫子们手下留情。

不过命令已经下了,大家也只能默默地执行,这种场合有异议没事,抗命是要吃枪子的。

然而紧接着,几个观察哨都发出了惊呼,“咦?”“我去,什么情况?”“虫子呢?”

差不多用了半分钟,指挥中心就得出了结论,“虫子们飞进雨区不久,生命反应就消失了,看来我们的合作伙伴,还真不是吹牛。”

差不多又过了五分钟,指挥中心发出了命令,“警报解除,各单位继续行动。”

没人知道那些虫子是怎么消失的,在雨区里,军方的监测手段并不多,更别说现在天还没有大亮,只是有点微微发白。

事实上,颐玦和冯君的神念,感知范围远远超出军方的仪器,只不过在此之前,虫族并没有进入雨区,两人虽然也有能力灭杀掉它们,但是没必要表现出这种能力。

严格来说,颐玦使用思甘霖的神通,灵气损耗还要更大一些,但是……手段足够隐蔽。

反正三支虫族队伍进犯,只要进了雨区,来一支灭一支。

灭虫子是颐玦的事,捡尸就是冯君的事了,颐玦为了防止本地人去捡尸,特地提高了降雨密度,同时生出了白雾——你们老实运输,就不要探查我们的战斗力了。

大部分人真没有心思去琢磨,那些虫子是怎么死的——运输任务本身就很重了,一天一夜要运送那么多能量石,不少人甚至都穿上了太空真空吸尘内裤。

这个东西是给太空战士穿的,简单来说,就是战斗中万一想解手了,它能解决这个问题——小号大号都能解决,可以多次使用,使用成本……较高!

这是一个非常了不得的发明,但是用得久了,容易产生依赖性——其实是习惯性,万一哪天没穿这种内衣,却以为自己穿了,那些下意识的行为,会导致不忍直视的后果。

所以哪怕是太空战士,回到地面之后,都不会再穿这种内衣。

但是现在这些运输的司机,直接选择了这样的内衣,可见任务有多重了。

至于说睡觉?想多了,大家已经做好了奋战一日两夜的准备,疲劳驾驶什么的,根本顾不得考虑,大不了偶尔选择一下“无人驾驶辅助模式”,稍微眯一会儿。

当然,司机是这种反应,终究还是有人要探查虫子死因的,比如说……军方某些人。

不过当他们发现,虫子失踪的地方,有浓密的白雾遮蔽的时候,没谁敢贸然进入白雾——这些都是消息灵通的人,知道这白雾有多么诡异。

白雾第一次出现,围攻基地的虫群就不见了去向,白雾第二次出现,海量的物资被运送了过来,现在是白雾第三次出现……

其实有个别人知道,当初围攻基地的虫子里,还有两只帅级,雨云涌动的时候,两只帅级虫子直接升高,飞到了雨云之上。

但就算如此警觉,它们终究也被两团白雾笼罩,不多时就消失不见了。

所以面对这样的白雾,真的不能掉以轻心——个人生死是小,惹恼合作伙伴就不好了。

颐玦的神识何等厉害?不但诛杀那些虫族轻而易举,也能发现这些前来试探的的人,“有两个人进了白雾,该怎么处理?”

冯君皱一皱眉,“这两个是一起的?哦……原来是分开的,杀了吧,我去收尸。”

颐玦有点不解,于是出声发问,“这两人不但是同族,还都是军中的……杀了?”

“杀了吧,”冯君淡淡地表示,“我敬重军人,但他们贸然进入白雾探查,却不肯请示上级,无非是恃勇贪功的弄险之辈……这样的军人,就算是骁勇,也是毒瘤,不如割了。”

军人讲的就是团体和几率,只知道争功不知道配合的,真的是害人害己。

颐玦倒是有点好奇,“如果这不是他们的本意,是上官的意图呢?”

“那就是上官该死,这个咱们可以调查,”冯君不以为意地笑一笑,“那么他们的死,也是上官让他们送死,跟咱们有什么关系?”

同学们的大杂交 第三章

邪恶、怨毒、贪婪、不甘….在王离识海之中升腾的这座巨佛散发着各种强烈的情绪,每一种情绪都在他的识海之中形成铺天盖地般的潮汐。

“神识杀伐?”

王离毛骨悚然,他

文学

直觉自己根本无法和这种级别的神识潮汐抗衡。

他之前在灰色道殿之中遭遇的那些灰衣修士的神识杀伐,和这种级别的精神念力相比,简直就是小儿科中的小儿科。

但也就在此时,他上气海之中的那盏紫色油灯动了动。

那盏紫色油灯此时给他的感觉,就像是一个至高无上的王者用看着白痴般的目光看了这尊巨佛一眼,那意思像是说,这是我的地盘你也敢撒野?还邪气?你有那尊不死妖尸邪么?你知不知道我是无上的诛邪法宝?

一缕紫色的神火就像是从天外坠落的流星般落入他的识海。

这缕紫色神火落在了这颗巨大的头颅上,然后那些邪恶、怨毒、贪婪、不甘等等诸多强烈的情绪,全部变成了恐惧。

巨佛开始不断恐惧的颤抖,但是它没有任何反抗的余地。

它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的元气法则彻底束缚,彻底压制,它就像是一根巨大的蜡烛瞬间融化,然后被这一缕紫色神火瞬间烧尽。

王离一身冷汗。

他不知道自己体内的灰色道殿有没有紫色油灯那样恐怖的诛邪功效,但若是灰色道殿真的没有这种的诛邪功效的话,说不定这一下他就真的完蛋了。

“气机没有错乱?怎么可能!”

大肚头陀的反应绝对不慢。

这块骨片也算是他真正的压箱底法器,是他手中最拿得出手的大杀器!

在万佛寺的一些大能寿终正寝时,他们会设法夺舍,但任何夺舍都有可能产生意外,在夺舍失败的情形下,这些大能只能做出自己对万佛寺的最后贡献,将自己的残魂施展法门变成这样的法器。

这种法器打在一名修士的身上,完全就像是一名强大的佛修要对这名修士进行夺舍,但这种夺舍却是玉石俱焚式的,因为哪怕彻底抹灭了这名修士的神魂,这种夺舍最终也不可能成功。

大肚头陀在万佛寺并不算是修为最为神速的天才修士,但是他的人缘却是极好,尤其很懂得上一代厉害修士的喜好,所以他手上的这件法器,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万佛寺大能坐化时留下的法器。

这种法器祭出,就完全像是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对着对方施展夺舍法门。

一二不过三。

在万佛寺,在混乱洲域三十三天的平育天,一直流传着这样的一句老话,犯一次严重错误或许谁都难以避免,犯两次严重错误还能活着,那就真的是已经运气好到极点,但若是还要犯三次近乎同样的严重错误,那这个人肯定就完蛋。

在这白头山地界里,他已经连续犯了三次轻敌的错误。

所以哪怕是面对一名金丹修士,他觉得自己已经根本不能有分毫的失误,哪怕用这样的法器对付王离,可以说是奢侈到了极点,但他无所谓,他觉得一定要先杀死这名小辈再说,否则他觉得一定会有厄运。

一名化神期九层的大能玉石俱焚般的夺舍,怎么都不可能抹灭不了一名金丹修士的神魂,他只觉得哪怕是三圣在金丹期的时候,都不可能抵挡得住这样的杀念夺舍。

然而事实是,他这件法器并没有起效!

这种感觉,就像是他去了最廉价的妓院,花了相当于一千倍最好的妓院头牌的价格,去包里面一个生意最差的妓|女,结果那名妓|女还看了他一眼,说,不行,我看你不上。

这怎么可能!

王离的反应也是极快。

他看了一眼这名大肚头陀便秘般的神色,就顿时知道这是怎么一回事了。

他顿时哈哈一笑,用上了对万夜河一样的招数,“大胖和尚这法器谁给你的啊,骗你的吧,一点用处都没有,光是气息唬人,格老子的,倒是吓了我一身冷汗。”

但大肚头陀的江湖经验毕竟非万夜河所能相比。

王离之前的那一套的确把万夜河骗的不要不要,但却骗不了大肚头陀。

方才那件法器激发时,那种强大的邪念汹涌澎湃的感觉,绝对不可能是假的!

砰!砰!砰!

他身前灵气连续三炸,每一声灵压的爆炸都伴随着玄奥的元气法则的牵扯和大量元气的聚集。

三尊散发着琉璃光泽的金色佛陀瞬间凝成。

这三尊金色佛陀分别手持木鱼、禅鼓、长明灯,虽是元气法则凝聚的灵体,但却是盘坐在虚空之中不断的诵经。

一条条的经文完全凝成实质,就像是金色的锁链一般朝着王离捆缚而去。

与此同时,那十三个金色老蚌也重新化为十三颗金色的珍珠,悬浮在他的身体周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