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我被男友当别人面做我

朋友的东西太大了、局长揉搓少妇人妻
2021年4月8日
坐在总裁的木棒上写作业、男攻男受全肉的小说
2021年4月8日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第二章

季柚这句话,简直就是兜头一口乌漆麻黑的锅,直接扣在自己的头顶,洪校长本来还想忍一忍,但他越想越不对劲啊,自己为毛要背一口莫须有的黑锅呢?

自己可是洪江啊。

洪江有那种给别人背锅的高尚品格吗?

必须没有的。

于是,洪校长当即翻个白眼,将手里的酒瓶子砸向季柚!

季柚眼疾手快接住:“校长,您这样的反应,是否是被揭穿之后的恼羞成怒?”

洪校长对着季柚露出一丝笑,语气微沉:“是我平时表现得太过和蔼了,才让你有我不会揍你的误解?”

“咳咳……”季柚清咳一下,见好就收:“那,为什么您要安排罗医生将地下实验室摧毁呢?”

这点,无论从何种角度来看,都显得非常可疑啊。

季柚问完,定定看着洪校长。

洪校长眯了眯眼,语气微微上扬:“你从哪里知道是我安排罗医生摧毁的?”

诈他?

当他洪江是从小学五德五美四有长大的?

言毕,洪校长板着脸,一脸威严得盯着季柚。

就在那一瞬间,季柚明显感觉到四周的气压都降低了几度,精神空间内六条丝更是很没骨气的丢下话:

【打不过,主人,你顶着,我们先撤了。】

哼!

季柚额头浸出冷汗来,但她还是咬着牙,直直地盯着洪校长的眼睛,说:“不用我从哪里找证据来作证,此时此刻,能在这么短时间内摧毁一个实验室的人,非罗医生莫属。咳咳……当然,我其实更怀疑的是校长您,但我问过路易跟沈长青他们了,你一直在废弃停泊港这边没离开他们的视线。所以——”

所以,你被排除了。

“哦?”洪校长拉长了音,浑身的气势一收,竟然莫

文学

名露出一丝笑来,说:“你真的想知道原因?”

嗯?

季柚心里打个突。

洪校长看着季柚突然怂了的表情,笑道:“没错,的确是我派罗医生去摧毁了那个实验室。”

季柚露出一副果然如此的表情,道:“我就知道肯定是你们搞的。虽然你们作案的手法很隐蔽,让那里留下的痕迹看不出什么来

文学

,但是我这么火眼金睛这么聪慧机灵,只需要看一眼那破坏的手法,就知道出自罗医生的手。”

作案手法?

这兔崽子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了吧?

洪校长眼皮一跳,阴森森道:“你既然这么聪明,那就更该知道我们要是想对你灭口,也绝对会让你无影无踪的消失在这个世界吧?”

“咳咳……”季柚僵笑一下,忙道:“那绝对不可能,你们可是这个世界上最可爱最让人崇敬的老师啊。”

洪校长抬起手,一巴掌扇过去,季柚抱着脑袋瓜要跑,但还没动呢,就被狠狠敲了一脑门。

季柚揉揉脑袋瓜,略有些幽怨道:“校长,打人不打头,以后不结仇。”

洪校长瞥她:“我打人就爱打头,一回生二回熟,多练习几回揍起来才不生手。”

季柚:“……”

这咋搞的,还押韵了呢?

洪校长语气忽然一沉:“你真想知道我为什么要将实验室摧毁?”

师傅太大了徒儿坐不下 第三章

女孩们第一时间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现在的状况对她们来说,虽然吃惊,可并不算最糟糕的状态,毕竟以她们现在的情形,再糟能糟到哪去?

看到女孩们都照做了,凯立刻来到门口,打开门朝外面看去,发现那些阿尔巴尼亚人的确按照自己所说没有人留在四楼。发现没人之后,凯立刻来到阿曼达的身边,拍了拍阿曼达的脸庞。

“嘿,阿曼达!醒醒!”

阿曼达捂着嘴,还是有点精神恍惚,只能断断续续的说道:“你……是谁……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凯从一边的酒桌上拿起冰桶一谷脑的倒在了阿曼达的头上,冰水的刺激立刻让阿曼达精神焕发。

“现在清醒了点没有?”

阿曼达虽然被冻的脸白唇青,可精神却好了不少。

“我是金父亲的朋友。我们正在找她,你知道她去哪了吗?”

阿曼达听到金的名字,立刻惊疑不定的看向凯。她有点不敢相信,金的父亲居然这么快就让人来救自己了。

“我……我不知道……我根本没见过金……”阿曼达使劲的回忆,发现从她被抓开始,之后她就再也没有见过金,事实上她连金到底有没有被抓都不清楚。

凯摇了摇头,看来还的问那些杂碎了。

“你能救救我吗?求求你了!”阿曼达生怕凯不会管她,于是可怜兮兮的哀求道。

其他女孩这个时候大约也明白过来,眼前这个男人是来救人的,于是一个个都打算开口想要求他。凯举起手:“不用担心,你们会得救的。现在你们要做的就是躲在这间屋子,不管发生什么事,都不要大声喧哗,我会搞定一切的。记住了吗?”

这里二十几个女孩,凯不可能全带走,还是留着让巴黎警方洗地吧。

当然在此之前,凯会帮那些巴黎警方把这里打扫干净。

说完,凯把几名匪徒的枪支搜出来丢给了女孩,让她们拿着枪对着门口,除非门外是他的声音,否则任何人来开门,就直接开枪射击!有几名状况良好的女孩拿起了枪,她们来这魔窟时间还不长,所以反抗意志最为强烈,她们愿意一搏,而那些彻底失去反抗意志,或是被彻底玩坏了的,就都被丢到工地那边了……

凯整理下自己的枪械,然后打开门,走向了楼下。从三楼开始,凯开始挨个的清理。

在三楼,靠近楼梯和窗户一边的房间都是匪徒的住处,靠里的则是那些可怜的女孩们的房间,说是房间,其实就是一个个小型囚室,里面除了一张床一个床头柜之外什么都没有,连对外的窗户都被封死了,空气极不流通,每个小房间都有一阵阵怪味,可想而知那些女孩的生存条件如何。

这帮人根本没拿这些女孩当人!

凯沿着走廊转了一圈,发现三楼根本没人……看来那些欧元还有点作用。

之后是二楼,这里基本上全部是匪徒的房间。凯来到二楼的时候,有两个人正在二楼的走廊上说话,用的是阿尔巴尼亚语,凯也听不出来说的是什么。

利用智能手表的扫描,凯知道二楼的人并不多,其中两个在房间里睡觉,一个在看小电影,另外两个就是在走廊,他们彼此之间隔的有点远,小心一点应该不会惊动其他人。

可就在凯要动手的时候,两个人突然一边说,一边朝三楼楼梯走来,正中下怀,凯默默的退了回去。

等到两人走到楼梯处打算走上去的时候,凯突然冒了出来,一枪打中其中一个的喉咙,另外一个更干脆,被凯一匕首从左眼捅了进去,瞬间就见了他们的上帝。

把两人的尸体丢在一边,凯没有浪费时间,直接找上了其他人。

看小电影的那个,凯一脚踹开房门,然后一枪爆头。另外两个也差不多的待遇。

不过在搞定了二楼的同时,一楼也发现了不对劲。

安装了消声器的手枪虽然没出多大声音,但人死时出的惨叫和倒下的动静却遮掩不住,一时间楼下的匪徒冲了上来。

既然被发现,那就没有继续隐藏的必要了,事实上要不是因为那些女孩,凯完全可以从中正门杀进来,根本不需要那么麻烦。

换上一把从匪徒房间里拿到的UZI冲锋枪,直接堵在楼梯口,直接扫射!

噗噗噗噗噗!

一群人堵在楼梯,简直是就是最好的靶子,凯都不需要瞄准,直接上去一阵突突,那帮人就损失惨重。

凯丢掉已经打空子弹的UZI,拔出依然是从他们那里顺来的西格绍尔P226,挨个点名!

只留下了三个被打断四肢的活口。

凯带着三个活口来到一楼的一个房间。然后从一楼的一个厨房里找来一堆刀具和餐具。

三个倒霉蛋被凯绑在了椅子上。

“现在,我问一个问题,你们每个人都一次机会回答,如果……”

凯话还没说完,三个人还挺硬汉,纷纷对开吐唾沫,嘴里骂骂咧咧的。

看着自己皮鞋上的唾沫,凯撇撇嘴:“我杀了你们那么多人,你们不会以为我会手下留情吧?现在和我装硬汉可不是什么好的选择。”

对方依然羁傲不逊,看起来一点都不害怕。

凯笑了笑,这种人他见识的多了,人总是喜欢高看自己。凯会让他们明白,他们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强硬。

“第一个问题,昨天你们抓的那个美国女孩在哪?”

呸!

其中一个家伙再次吐了凯一口唾沫。

凯的回答也很简单,反手将一把尖刀插进了那家伙的大腿上!而且伤口完美的避开了大动脉。不仅如此,凯还趁着这家伙张嘴打算惨叫的时候,将一块破布塞进的他嘴里。

“我不喜欢惨叫,那声音吵的脑仁疼。”说着凯看向第二个人,那个人没那么刚,可凯一看他不说话,立刻拿起了一把……勺子?凯看了看勺子,笑了笑,然后翻过勺子用勺子柄插入了那个人的大腿!

剧痛让那家伙双眼都翻白了,要知道要将钝器插进人体,那力量可想而知,那完全是撕裂伤,造成的痛苦比利器扎进去要疼的多!

来到第三个人身边,凯看了看他的样貌,觉得他是一个硬汉,所以压根没问,就把一把餐刀插进了他的身上。

接着来到第一个人面前,拔出破布。“想起来了没?那个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

这次是叉子。

第二个人。

“女孩去哪了?“

不说话?

噗呲!

这次是一根烧烤铁钎!因为有点长,所以直接将这家伙的大腿扎了一个对穿……特别疼。第二个人华丽丽的昏了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