淫男乱女全文阅读,灌满白浊夹住不准流出

母亲的桃花源里流水,奶头被嘬的又大又硬H
2021年3月31日
啊坚持一下宝贝;时镜贫僧佛堂肉车
2021年4月1日

淫男乱女全文阅读 第一章

新坑已开,书名暂定《穿过星光嫁给你》

【简介】

他强势归来,而她却已“嫁作人妇”,身边还多了个可以打酱油的小团子。

呵呵,这些年他思念成疾,她却跑去结婚生子,反了不成?

于是某人开始作天作地,没脸没皮外加不择手段,直至把她逼到绝境。

“小心肝,新账旧账不如今晚一起算?”

【又穷又狠的女学生VS又损又贱的毒少爷】

这其实是一个关于选择和成长的故事。

又名”虐妻一时爽,追妻火葬场“系列。

女主有些冷,男主有些贱。

【链接】

http://m.ruochu.com/book/125572

【试读章节】

第一章:

泞州的夏天越来越热,刚入六月气温就已经飙升到三十度以上。

梁桢在房管局耗了大半天,为客户办过户手续,一直弄到三点才算完。

那会儿午饭还没吃,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打算去哪

文学

弄碗面先填下肚子,可是刚走出行政大厅,兜里手机响。

陌生号码,梁桢以为是要买房的客人,赶紧接了。

“喂,您好!”

“是丁立军妻子吗?”

梁桢愣了下:“不是。”

“不是?那他怎么说你是他老婆?”

那会儿头上还顶着大太阳,梁桢也懒得多废话,直接问:“你哪位?”

“我是西城区交警,你先生和孩子出了车祸,现在人在医院,赶紧过来一趟。”

梁桢哪还顾得上吃饭,挂了电话就往医院赶。

市一院急诊楼,抢救室的门开着,梁桢几乎是冲进去,一眼就看到了躺那悬着一条腿的丁立军。

“豆豆呢?”

丁立军小腿骨折,这会儿还没缓过劲,费力看了眼四周,确实没看到梁桢的宝贝儿子。

“刚还在呢,是不是被带去处理伤口了。”

梁桢又气又急,但这会儿也不是冲他发火的时候。

“豆豆伤得很重?”

“没有,就一点皮外伤,车子冲过来的时候我可是先把他往旁边推的!”这男人还一副邀功的样子。

其实来的路上梁桢已经从交警电话里了解了大致情况,丁立军带孩子过马路,对面已经亮了红灯,可他还不管不顾地拉着孩子往前冲,结果被侧方过来的一辆车撞倒。

按理责任在他们这一方,但机动车撞行人,最终肯定是司机赔偿。

“知道撞我们的是啥车不?兰博基尼,豪车,开车的是个小年轻,一看就是富二代,所以一会儿你跟他谈赔偿金的时候记得狠狠敲一笔!”

丁立军躺那指手画脚,梁桢断定他应该没有撞到脑子,不然思路不会这么清晰。

死不了就成。

她懒得跟他多磨嘴皮,打算出去找豆豆,刚转身,门口进来一大一小两个人。

“妈妈!”小人先扑过来,撞了梁桢一个激灵,她蹲下去把孩子接住,上上下下看了遍。

还好还好,只有额头和手臂上有些擦伤,伤口也都已经清理过了,上面涂了一层黄色药水。

“疼不疼?”

小人呼呼吹了两口气,“不疼呢,擦药的时候酷叔叔还夸豆豆勇敢。”

“酷叔叔?”

“嗯,就是开酷酷车子撞豆豆的酷酷叔叔。”小人绕口令似的,梁桢正要细问,视线里却进来一双鞋。

男士球鞋,灰白色。

梁桢当时还半蹲在地上,顺着球鞋往上移,黑色运动裤包裹住一双直而长的腿,白色帽衫,墨镜挂在胸口领子上,再往上是脖子,凸起的喉结,轮廓分明的下颚线和一双好看的眼睛。

“就他,就这小开撞了我和豆豆,嗨小子,我媳妇儿来了,赔偿金她会跟你谈!”丁立军躺那鬼嚷嚷。

男人插着裤兜踱步进来,由远及近,后背逆着走廊里的光。

淫男乱女全文阅读 第二章

董唤娣一脸慈爱的问萧原:“可好些了,身上觉得咋样?你可得好好养着啊,等养好了,婶子给你做好吃的。”

“好多了,多谢。”萧原回了一句。

董唤娣转过头看着金三娘:“我瞧着这孩子就好,长的多俊啊,品性又好,和我们家还有缘份,不然这么着吧,咱们两家结个干亲,让我闺女认你当干娘,要不让原子认我当干娘也行,往后啊,这俩孩子就是兄妹了。”

“咳,咳……”

萧原剧烈的咳嗽起来。

安宁坐在一旁低头闷笑。

萧原瞪了她一眼。

“这个不成,这个不成。”

金三娘急了,赶紧摆手。

董唤娣拉着金三娘的手乐呵呵道:“你跟我还见外啊,咋就不成了,是我们家成分高还是咋的?对了,也不知道这俩孩子谁大,你说这是兄妹呢还是姐弟呢。”

“这俩孩子都……”

金三娘想说萧原亲了安宁的事情。

董唤娣大声道:“这有啥啊,这不是兄妹么,当哥哥的救妹妹咋的了。”

敢情董唤娣昨天想了一晚上想出这么一招来。

别说,这招还真管用,瞧金三娘可不就急的额上冒汗了么。

文学

眼瞅着煮熟的媳妇跑了,金三娘心里可不使劲骂董唤娣阴险奸诈。

萧原也不能让煮熟的媳妇给跑了啊。

这要真认了干亲,他还怎么娶媳妇啊,难不成这辈子还得打光棍。

萧家可就他一个儿子,还指望着他传宗接代呢,可不能让他打光棍的。

“娘,我胸口闷,我喘不上气,哎呀,我头疼的厉害,不行,我头太疼了……”

萧原这会儿不能当着董唤娣的面说娶不上你家闺女我这辈子就得打光棍,他现在唯一的法子只能装病,先把这茬混过去再说。

果然,金三娘一听萧原说不得劲,就赶紧上炕去扶萧原:“哪儿不舒服,头疼啊,你赶紧躺下,我给你拿药去。”

董唤娣也吓了一大跳。

她拉着安宁从炕沿上跳下来,看着萧原这么一会儿功夫都疼的快打滚了,她心说这应该是真不舒服,为了救自家闺女,这孩子也是遭了罪的。

她微微低头,掩住眼中的心疼和焦急。

“孩子,你赶紧躺下,大妹子,赶紧给孩子弄点药啊。”

董唤娣不住的催,金三娘满屋子乱转。

安宁已经找了碗倒了一碗温水,金三娘拿了药给萧原。

安宁顺势把水递了过去。

萧原把药方到嘴里,接过碗一口气喝了小半碗水。

董唤娣看这样子今天是谈不拢了,就拉着安宁道:“让孩子养着吧,我们就先走了,改天孩子好点了我们再过来探望。”

金三娘点头:“你们慢点啊,我就不送了。”

大牛想要去送安宁,让萧原一把给拉住了:“你干啥,赶紧坐下给我捏捏头。”

安宁从萧家出来就想笑。

这董唤娣也是一能人了,竟是把萧原都逼的只能装病。

董唤娣这边还和安宁絮叨呢:“我看原子不像装病的,看起来是救你的时候落下了病根,要是萧家紧抓着这点不放,咱们还真不好办,不如这么着,你等两天再过来,来了就给萧柱子和金三娘跪下嗑头,不管他们说啥,你就只管喊干爹干娘,就管他儿子叫哥,最好在人多的时候认下这门干亲,你这头嗑了,我看他们还有啥脸面要娶你过门。”

董唤娣这边教安宁认干亲。

那边金三娘看着萧原笑嘻嘻的坐着,忍不住拍了他一下:“你真是要吓死娘了。”

淫男乱女全文阅读 第三章

第二天,许昕柚睁开眼睛的时候才发现居然已经十点了,她很少睡到这么晚才起床。

洗漱之后走出房间,第一眼就看到喻炀一头发柔顺的搭在额前,穿着白衬衫居家裤站在开放式厨房中。

喻炀一笑着对她招招手,“醒了?早餐已经做好了。”

许昕柚还穿着睡衣,脚下踩着拖鞋蹭了过去,餐桌上已经摆好了三明治和奶昔,还有一小碟水果。

她轻戳一下喻炀一的腰侧,引来他的注视,小声的抱怨着:“都怨你,我都越来越懒了,以前这个时间我都已经跑完步了。”

听到这话,喻炀一愣了一下,随后勾着眼尾笑了起来,他抬头瞥了一眼架在一旁的摄像机,一把拉住许昕柚的手将她带到一个摄像头完全看不到的角落。

许昕柚被他拉着向前踉跄了几步,还没站稳就被揽住腰,整个人都被喻炀一摁在怀里,他的手很自然的关掉了两个人的麦。

下一秒,眼前黑了下来,熟悉的温热气息覆盖上来,许昕柚本就还没清醒的大脑瞬间被搅得混沌一片,只能依附于抱着她的人,被迫承受着热情。

过了好一会儿,当许昕柚的眼尾染上红晕,有些受不住的轻推着喻炀一的肩膀,他这才后退一步,低头看着许昕柚水盈盈泛红的唇瓣又低头轻啄了两下。

许昕柚小小的喘息着,瞪了他一眼有些不明白他大早上发什么疯,“你怎么啦?”

喻炀一餍足的勾了勾唇,用手指轻轻按了一下她的唇角,声音带笑:“早晚吻。”

许昕柚的气息还有些不稳,她又气不过的戳了戳喻炀一的腰侧,却被他抓住手放在唇边请啄了一下指尖,被亲吻过的手指猛地一抖连忙抽了回来。

等过了几分钟缓过来之后她才重新走入镜头之下,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我们一会儿要去哪呀?”许昕柚看了看外面依旧炎热的天气,突然没了干劲,“感觉外面好热啊……”

喻炀一对她眨了眨眼,“今天的行程你肯定会喜欢的,我们可能要在外面住一个晚上,记得收拾一下东西。”

许昕柚看着他神秘的表情也没有再问,默默的在心里猜测着这个惊喜。

早饭结束后,许昕柚将要带的东西收好,坐在梳妆台前涂着防晒霜,虽然她平时喜欢素颜出门,但是防晒霜却是一定要涂的,而且每一次都要涂很多很多。

专注的她丝毫没有发现喻炀一倚靠在门口看了她好久。

喻炀一突然开口道:“我帮你化妆吧。”

许昕柚笑了出来,有些不相信的看着他,“你会化妆吗?听罗哥说你都逼走好多个化妆师了。”

喻炀一走过来靠坐在梳妆台上,“简单的我还是可以的。”

他低头看着梳妆台上的口红,动作顿了一下,过了几秒蹙了蹙眉,“这不都是一个颜色吗?你买这么多一样的做什么。”

许昕柚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哪有一样啊,这个是番茄红,这个是砖红,这个是西瓜红,都不一样的。”

喻炀一的手指在这些口红上轻点了几下,最后选了一只番茄红,“这个了。”

许昕柚有些意外,“这支是我最喜欢的,你的眼光很好哎。”

喻炀一得意的挑了挑眉,“那是自然,你别动……”

他右手拿着口红,左手轻轻抬起许昕柚的下颌,微微俯身凑过去。

许昕柚也格外的配合,乖乖的仰头,看着他此时认真的表情。

两个人的距离很近,许昕柚的眼神格外专注,被这双琥珀色的桃花眼盯着看,喻炀一的手顿了顿,无奈的叹了口气。

下一秒,眼前被掌心覆盖,她没有挣扎,只是有些不解的眨了眨眼,卷翘的睫毛在喻炀一的手心划过。

喻炀一一手捂着许昕柚的眼睛,另一只手认真的帮她涂着口红,虽然动作生疏但是涂得还算顺利。

“好了,你看看吧。”

眼前重见光明,许昕柚照了照镜有些惊喜,“还不错哎,喻师傅的手艺不错啊~”

喻炀一依旧靠坐在梳妆台上没有起来,笑道:“没有奖励吗?”

许昕柚歪头看了看在喻炀一身后的摄像头,这样的角度摄像头,她只要微微往前面站一点拍不到她了。

她突然甜甜的笑了起来,在喻炀一毫无防备的时候凑过去在他凸起的喉结上亲了一下,留下了一个小小的口红印。

在喻炀一还没反应过来的时候,许昕柚迅速离开房间,“我已经收拾好了,出发吧~”

喻炀一伸手摸了摸喉结,深沉的漆眸变成无奈的笑意,在心里暗暗的记了一笔。

总会讨回来的。

当两个人到码头的时候,直播也正式开始。

许昕柚今天穿了一身黑白吊带波点裙,格外的显身材,头上戴着一顶草帽和一副能遮住半张脸的墨镜,而喻炀一在她身后换一个花衬衫,手中提着两个人的行李。

看着停在岸边的巨大豪华游轮,弹幕讨论起来。

【哇!今天是豪华游轮一日游吗!节目组也太富了吧!】

【哈哈哈我怀疑这个项目是喻哥自己掏钱,为了给柚柚一个惊喜,看柚柚的表情就知道毫不知情啊!】

【哈哈哈哈喻哥和柚柚看上去好像出门旅游的大小姐的保镖啊!笑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