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后和父亲互相解决|每一集都有开车的动漫

公主纯肉高H文,寂寞的女老板完整版3
2021年3月31日
小东西才一半 杂乱小说目录阅读
2021年3月31日

离婚后和父亲互相解决 第一章

而冯紫英刚刚向忠信王行完礼,李桂就听到了‘北静王来了’的乱语声,李桂扭头一看一个二十左右的、头戴金冠、一身青色绸袍的年轻人正跨步而来。

年轻人面如冠玉、目若朗星,一身青衣虽然黯淡,但好似难掩其华。

“水溶原来是这个样子,怪不得贾宝玉和他结交!”

心里嘀咕了一下,李桂小声对贾政说道:“伯父,我且去那边。”

说着,李桂向对过的假山处指了指。

这里除了皇亲就是显贵,已经没有他的立足之地了。

“哦……”

贾政闻言一怔,随即明白了什么,这样知进退!点了点头,贾政微笑道:“你且去吧!”

说话之际,贾政心里颇感欣慰。

……

对过的假山山石嶙峋,不过在靠近池水的假山石之间的被别出心裁的摆了一张张短案,上面照例有笔墨纸砚、笔架以及干鲜果品等物。

李桂随意找了空地,在短案后站立,随后随意环视了一下,身后小山,身前碧水,临水观花,闹中取静,倒是别有一番情趣。只是树干婆娑的倒影里有晃动的人影,李桂循迹一看,灯笼的红光所及之处,朦朦胧胧的可以看到花墙的窟窿里,旁边的树上有着一双双眼睛……

随后他又看到杜书豪等人向他这边走来,然后是冯紫英等一帮勋贵子弟也向他这边走来。

对此李桂并不感到奇怪,在这个社会,在这样的环境中,有人的地方就有高低贵贱,就有上下尊卑。

至于冯紫英等勋贵子弟,他们固然有身份,但在诗词上却都欠缺,不过是来凑热闹、附庸风雅而已,因此他们也靠不了前排。

冯紫英正好站在他不远的地方,隔了两个短案,由于贾宝玉的缘故,想来和冯紫英也算相识,李桂向冯紫英拱了拱手。

但是李桂没

文学

想到的是下一刻冯紫英居然把脸故意一扭,像是没看到他似得。

这么不近人情,李桂不由一愣,但随即就大致明白了其中的原因:行高于人,众必非之;才大于人,人必嫉之。

而且以冯紫英的身份好像也用不着对他虚与委蛇,他的父亲可是神威将军冯唐!

心念之间李桂转过了脸,随意看着对过的你来我往……

如此闹哄哄的一阵子,忠信王缓步而出,环拱手道:“今日又值开社之日,本王又见诸位英才,幸何如之。而今日我翠云社又进英才,应天府案首俞图,昌义府案首张文杰,后晋俊才皆来我社,可喜可贺……”

忠信王口才极佳,滔滔不绝,介绍完几位入社的俊才后,又介绍了几位当世大儒,他们是请来评判的。入社的俊才名单里并没有李桂,李桂估计有两个原因,一是他毕竟没入院试前三甲,第二可能是他身份的缘故。

而在几位大儒里,李桂也看到了周天演。

介绍完几位大儒之后,一个儒者打扮的中年人走了出来开始讲诗社开社的规则与程序:以一柱香时间为限众生做诗词,香灭而不成者视为弃权;随后众评委评判(也就是贾政等人),从中择优取十;取优后再由裁判取三,然后再评一,但十优之中之词则交由翠云楼头牌柳烟眉、烟雨楼的头牌秦凤舞、西苑楼的头牌李依侬等弹唱,以传其名,至于各头牌是否会留宿,那一要看词的优秀程度,第二要看个人的造化。

中年儒者讲完

文学

之后退下,然后忠信王再次走了出来,轻咳了两声,微笑道:“今日还是按照惯例,如有佳句,不拘于题;如无……”

说到这里忠信王微微一沉思,然后才继续说道:“如无,请以‘夜’为体,做一诗或一词,现在开始。”

他说到这里,一个青衣濮巾的仆役突然出现在他的身侧,向他递上了火折子,忠信王接过,亲自点燃了线香。

而对于众学子来讲,即使有佳句,他们也不敢在这种场合亮出来——要是亮出来了,旁人觉得不佳,那多尴尬!

离婚后和父亲互相解决 第二章

前番写了一本《从石传》,三年成书,费了不少心力,读者却只寥寥。亦不曾收过一毛钱落口袋,如此这般,竟还给骂得狗血淋头。细细观评,不外乎痛心堂堂穿越者到最后居然混了个身死人销,又或者不忿主角“绿帽”缠头,如此云云。“痛定思痛”,再开这本《浊世行》(又很想名为《武川晴》,纠结)时,索性就不再写什么穿越。至于主角,苦难历程必不可少,可终究是有了个happyending。如此这般讨好读者,总该少些骂声了罢?

故事的设定依然是在乱世,五胡十六国之后的南北朝对峙时期。这是笔者的偏好,大约是改不掉了。何况强汉、盛唐、富宋、刚明之类,早有万千故事传世,写的人亦是高手如云,实在不敢碰瓷。取几本讲述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杂书,一路顺着往下读,不经意间,读到了北魏六镇之乱,关陇集团的前身武川诸英豪由此登上历史舞台,并主导了之后百十年的华夏历史。拍案而起,就这段了!

说说主角罢。如同《从石传》里的段随,裴果同样是个真实的历史人物。历史上这位爱穿青衣的“黄骢年少”追随关陇集团的首领、西魏的实际掌权人宇文泰,四处征战,勇冠当时,屡立大功。但论资历,裴果到底比不上李虎、赵贵、独孤信、侯莫陈崇等西魏八柱国。可谁叫他形象上佳,名字又好听呢?于是当仁不让,做了主角,更从一开始就“混”进武川,与宇文泰、贺拔岳这些大佬称兄道弟。《浊世行》里,裴果的故事大多以历史原型为基础,只是这原型么。。。我承认,着实多了些。细数一下,裴果本人,贺拔胜、贺拔岳、于谨、杨忠、寇洛、李弼、李穆、达奚武、耿贵、王思政、蔡佑、王罴、韦孝宽、韦放、羊侃。。。这些历史上同时期鼎鼎大名的人物,都能从《浊世行》里的裴果身上找到一二影子。笔者从百度上拉出这些人物的段落,大着胆子左剪右辑,再黑着心思强加进自己的龌蹉想法,这便成了。

离婚后和父亲互相解决 第三章

而且,看过三和大军攻城的他,也不疑他九皇兄与瓦旦人开战的能力,毕竟军中五品六品遍地走,真打起来,完全可以以一敌百。

林逸打着哈欠道,“做事情呢,有时候不一定需要动脑子,该莽撞的时候一定要莽撞,人不轻狂枉少年。

疏又何妨,狂又何妨,你说是不是?”

老十二硬着头皮道,“臣弟愚钝,还望皇兄明言。”

听他九皇兄的意思,一定要让自己杀了鸿胪寺卿陈敬之!

可是他怕啊!

陈敬之可是从三品!

自己要是随意给杀了,到时候引起公愤,他九皇兄拉他出来祭旗以平民愤怎么办?

他就冤枉死了!

不能死的这么不明不白!

“你这孩子,跟你说话咋就听不懂呢?”

林逸没好气的道,“给句话,行不行吧,不行的话,我就立刻换人,抄家这种美差,多少人求着都得不来的。”

“臣弟晓得了。”

老十二知道躲不过,只能无奈的应了。

林逸道,“瞧你这穷酸样,把这庄差事弄好了,手里有点钱,天天下馆子,他不香吗?”

“皇兄说的是。”

一听到钱,老十二终于想起来今天把什么事情给忘记了。

他上次仓惶出城,身上一文钱都没有。

等昨日回到安康城,他夜里偷偷摸摸的回了他的永安王府,结果他的府邸已经被太子查抄!

如今大门紧闭,他翻围墙进去后发现短短这些时日,院子里的荒草已经有一人高了。

让人痛心疾首。

今日进宫,他原本打算找他母妃要些银钱的。

结果,他真蠢!

居然莫名其妙把这么重要的事情给忘记了!

否则,和王府伙房熄灶不熄灶,与他有何干系?

只要他有钱,安康城的大饭庄,还不随便他去?

至于没钱去赊账,除了他九皇兄,谁还能舍得下那个脸?

自我感觉,他九皇兄唯一比他强的就是脸皮!

他九皇兄有如今这番作为,难道真如他九皇兄所说人不要脸天下无敌,树不要皮必死无疑?

他脸皮薄,果然是吃不着!

“这件事做好了,哥哥我让人把你的府邸打扫干净,回家住吧,”

林逸用和蔼的表情道,“富贵险中求,没有风险哪里来的回报。”

“皇兄,您放心!”

听说林逸要发还府邸给他,老十二双眼放光,“臣弟一定不会辜负您的期望!”

老十二走后,何吉祥过来,呈上一封书函道,“这是寄给齐州总兵沈占傲与袁青将军的信,请王爷过目。”

林逸接过来,随意扫了一眼,然后放到桌子上道,“写的太多了,可以更简洁一点,如果归顺本王,兵饷直接发足,另外粮食直接从海上运抵塞北。

十几万大军又不是神仙,也是要吃要喝的。

吃饱喝足,阻止瓦旦人继续南下,不让我大梁国百姓受苦受难,才是真正的忠心。

只忠心于一人,乃是愚忠,是我大梁国的罪人。”

“王爷英明,”

何吉祥直接把书函撕了,拱手道,“臣重拟一封,让王坨子与潘多送过去。”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