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 h 文:啊用力使劲别停h

纯肉一对一到处做:夜玩亲女小妍全文阅读
2021年3月24日
我的美艳陈淑娴128章|溪水长流水蜜桃
2021年3月25日

bl h 文 第一章

这处禁制靠近山谷边缘,禁制覆盖的面积远超水之奥义结晶资源点,同样没有自毁禁制。

从阿贝瑞斯克零散记忆中得知,圣树就在这个禁制中。

对于这颗圣树,一直以来李长生都很眼馋,毕竟光孕育的果实有可能达到了下品世界奇物级,圣树的品阶就更不用说了。

和水之奥义结晶资源点的禁制相比,这处禁制的强度要来的强上一些,但仍旧被李长生三两下打破。

这是一株参天大树,足足有着三四百米高度,这株大树共有十根粗大的树枝,每一根树枝的颜色都不尽相同,和常规十种属性相互对应。

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青色树枝的颜色明亮很多,在树枝末端更是结了一枚比拳头略大的果子。

这枚果子大半都是青色,仅有不到一分属于棕色,距离成熟似乎很近了。

从精神力的反馈来看,这枚快要成熟的果实已经达到了顶级天地奇珍级,一旦成熟的话,十有八九可以达到下品世界奇物级。

至于整株圣树,却是实打实的中品顶级灵根,散发的能量波动更是比较接近上品顶级灵根范畴,比生命之树强上一些。

李长生盘腿坐在地上,仔细从阿贝瑞斯克凌乱的记忆碎片中寻找着关于圣树的资料。

很快,又有了一些收获。

阿贝瑞斯克原本是熔断山脉的大领主,地位相当于寂静之森的堕落力天使哈萨惠斯勒,完全是一妖之下、万妖之上的存在。

有一天,熔断山脉的主人和几个国家同时开战,其中阿贝瑞斯克专门负责其中一个国家,阿贝瑞斯克发现了圣树,就有了将它占为己有的想法。

另外,阿贝瑞斯克早就有着当家做主的想法,圣树仅仅只是诱因,于是阿贝瑞斯克脱离了熔断山脉,带着一批亲信手下占据了寂静森林。

这批亲信手下中,就有堕落力天使哈萨惠斯勒,可谓阿贝瑞斯克的老班底。

从记忆中得知,这株圣树比较特殊,拥有两种诞生果实的方式。

一,集中圣树精华,吸收单一能量,随机诞生一枚未知属性的圣果。

二,分散圣树精华,吸收十种能量,诞生十枚次一级的圣果。

两种孕育方式难分高下,第一种可以孕育出一枚下品世界奇物级的圣果,而第二种则是十枚初入天地奇珍级的圣果。

同样都是圣果,差距还是蛮大的,前者不仅效果明显更好,还拥有小幅提高妖宠突破妖圣级的概率。

其中,堕落力天使哈萨惠斯勒和巴蛇埃芬博格就是凭借圣果突破的妖圣级,也因此对阿贝瑞斯克更加忠诚。

无论是何种方式,都需要耗费十年时间。

当然,如果将其栽种在中心药园的话,很可能缩短圣果的孕育时间。

这两种孕育方式,李长生同样更倾向于第一种,毕竟第二种诞生的圣果效果和葵水精华、庚金精华差不多,关键无法兼容。

也就是说,吸收过XX精华的妖宠不能再吸收次一级的圣果,反而下品世界奇物级的圣果却可以兼容,尤其下品世界奇物级的圣果还可以小幅提高妖宠突破妖圣级的概率。

bl h 文 第二章

孟川从来没忘记过鹏皇,这个造成沧元界巨大浩劫的罪魁祸首之一。

那场浩劫持续了九百余年,最惨烈之时,人族只能被迫镇守重要的大城,城外尽成了妖族肆虐之地,死去的人们难以计数。

孟川经历过那段惨烈岁月,见过无数城池、村落被妖族屠戮的场景。而掀起这场浩劫的,就是当初的妖界三位帝君!那三位帝君,‘星诃帝君’‘玄月娘娘’都死在了孟川手里!最强的鹏皇却是成为三劫境,一直苟活到如今。

“金鹏,妖族三位帝君,今日轮到你了。”孟川隐隐感觉,这次应该能成功。

如今自己的实力,比刚成六劫境时强太多了。

那时仅仅掌握一门雷霆规则,如今却已然是巅峰六劫境,翻手就能覆灭当初的自己。施展八劫境秘宝‘天罚图’,估摸着都有半步七劫境实力了,如此实力隔着世界击杀四劫境都有较大可能,三劫境靠自身不可能活下来。

“死吧。”

天罚图所显现的巨大眼睛,宛如混洞般幽暗,为了有十全把握,自然动用八劫境秘宝。

轰~~~

低沉的轰鸣回荡在这座七劫境秘宝世界内,令世界都在震颤,同时一道手指粗细的暗金色雷霆已然

文学

劈下,劈在了那一团悬浮着的血液上。

孟川眼眸冰冷看着这一切,这一道恐怖的雷霆顺着彼此纠缠的因果线,瞬间传递向隔壁的生命世界‘妖界’内,传递进了一直躲在妖祖洞中的鹏皇。

妖界,妖祖洞内。

“嗯?”盘膝坐着的鹏皇,忽然露出惊恐色,那顺着因果线跨界而来的攻击,让他本能感觉到无法抵挡。

“这么快,孟川又请大能动手了?”鹏皇脑海中浮现这一念头,一缕暗金色雷霆已然渗透进他的身体,他的身体仿佛在火焰中消融的积雪,瞬间便已经湮灭。

躲在妖祖洞的这具真身,彻底湮灭,只剩下些器物留在原地。

虽然妖祖洞,有妖族先祖们留下的重重庇护手段,然而最强也只是到六劫境层次的妖族先祖们,对因果影响终究是有限的。

……

千山星,囚魔牢狱内。

鹏皇的域外真身,一直囚禁于此,受尽折磨。

“我的家乡真身。”鹏皇有些蒙了,头脑都一片空白。

家乡真身都死了,域外真身那还有希望?

鹏皇呆呆抬起头,远处黑袍白发男子走了过来。

“孟川。”鹏皇看着孟川,他感应到孟川越加强大的气息,喃喃低语,“你成六劫境了?真没想到,你能成六劫境,是求七劫境出手杀的我?你可真是恨我入骨啊,不惜代价都要请七劫境出手。”

上一次跨界的攻击,鹏皇就认定是六劫境的强者出手。

仅仅两百余年后,又一次攻击到来,却是要可怕太多太多,应该是七劫境层次吧。

自己一个小小三劫境,能惹得七劫境跨世界出手,也真是难得了。

“让你付出如此大代价,我都感到荣幸了。”鹏皇看着孟川,它没奢望过能活命。

“代价?”

孟川看着他,“是我亲自动得手!请人帮忙,哪有自己动手来得痛快。”

“亲自动手?”鹏皇一愣,“你成七劫境了?”

它终究只是三劫境,即便掌握四劫境规则,肉身法门也完善大半,但终究眼力差了些,没法判定孟川实力。

孟川没再多说,直接一指点出,幻境降临。

让鹏皇在死前,陷入最彻底绝望中。

“哼。”

鹏皇陷入重重幻境折磨中,它发出低吼:“我死了,妖界破灭与又有何干?”

“哈哈哈,有胆子尽管来,我才是妖界的皇。”

“不,不,饶命。”

“我不敢了,不敢了。”

“嘿嘿嘿……”

重重幻境折磨下,鹏皇心灵意志逐渐崩溃,越加丑态百露。

孟川在一旁看着这一切,脑海中却是浮现着妖族入侵战争的无数画面。

终于,鹏皇被折磨的元神彻底溃散,身死在囚魔牢狱。

“三名罪魁祸首都死了。”孟川默默道,挥手便令鹏皇的尸体彻底化作飞灰,跟着转头离去。

……

bl h 文 第三章

“圣,圣主……”

这一刻,枯嵘圣人的大脑一片空白。

一方面,他为圣主的计划而

文学

感到震骇和激动,但另一方面,他又知道……自己已离死不远。

如此心境,何其复杂。

随即,枯嵘圣人竟然在空中停了下来,放弃了逃跑。

“嗖……”

两三秒后,方羽来到了枯嵘圣人的身前。

枯嵘圣人在空中一动不动,低着头。

方羽眉头皱起,抬起枯嵘圣人的头。

只见枯嵘圣人的整个头颅,就像融化一般,慢慢地化成血浆。

“方羽,你难逃一死,难逃一死……”

一道怨毒的声音,从枯嵘圣人的喉咙发出。

而后,枯嵘圣人整个身躯彻底融化,消失不见。

方羽立于高空,脸色冰冷。

除去圣主没死外,整个至圣阁,在今日都被他毁得一干二净。

这算是一次极大的胜利。

至少在接连清理掉无尽领域和至圣阁后,整个大天辰星上,已经没有明显针对人族的势力了。

但是,藏于暗中的圣主,还有陈乾安和那个神秘人的势力……仍然充满未知。

这让方羽心情不佳。

再者,追溯今日发生的整个事情经过……似乎存在不对劲的地方。

“先回去吧。”

方羽摇了摇头,看向羽化门的位置,急速飞去。

……

方羽利用法则之力,迅速把羽化门所在的岛屿恢复完整。

但整个绿海受到的伤害,已是不可逆。

海平面至少下降了三分之一。

而至圣阁对羽化门造成的人员伤亡,绝大部分都集中在那群纯血妖灵上。

三百多只纯血妖灵,只剩下五十多只幸存,其他皆被杀死。

施元,花颜,还有宗门内的其他弟子,都受了不同程度的伤。

至于夜歌……最为严重。

而若把视野放大到整个南域,损失更加惨重。

至圣阁派出的两百多名圣人,在极短的时间内,就在南域各处杀死数十万的人族生灵。

虽然最终还是胜利了……但胜利的代价,仍然极大。

深夜时分,方羽独自在后山上,把冻结的夜歌放置在身前,蹲在一旁。

看着不成人形的夜歌,方羽敲了敲脑门。

若夜歌真是林寻羽……那么林寻羽所遭受的苦难,就比之前还有深重。

当初见到的林寻羽,奄奄一息,吊着命守护羽化门千年之久,直到等来方羽。

而若夜歌是林寻羽,那这个故事就是另外一个版本。

林寻羽受了重伤之后,已经快要身死。

但他直到自己不能死,否则……就无人能够守护羽化门,无人能够守护人族。

因此,他便决定隐瞒因果,借命两千年。

而最终的结果,就是眼前的夜歌。

他确实守护住了他父亲留下的羽化门,但也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

被因果之力反噬,几乎已成必死之局,连魂灵都要遭受极大的折磨。

“我本应照顾好你,只是……太晚了。”方羽叹了口气,说道。

“无论如何,我还是想要重申一遍,被因果之力反噬的,无论人还是物……皆无逆转的可能。”离火玉的声音响起,“你现在放弃他,牵连还不算太大,因果之力就算反噬也尚能承受,但你若一直留着他,那么……牵扯的因果就会越来越大,直至……完全将你吞噬,而你的存在本就……”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