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书之蜜宠h、姊姊的护士服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教授不可以全文
2021年3月19日
bl h 文,玉势绳子双腿分公主
2021年3月21日

穿书之蜜宠h 第一章

七号坑塌方,凤山矿七个管事,和他们的狗腿子都葬身其中。

这个消息在一早就如一阵风一样,传遍了整个凤山街,震得一众矿工如遭雷击,这矿山塌方的事,过往也发生过。

而且只是个坑道塌方,不足为奇。

但只要有点脑子的人,都知道这事不是表面这么简单的。

而随着那个噩耗一起传来的,还有另一种小道消息的说法。

据说是困守此地五六年,一直很没有存在感的矿监孙大人,看不惯如意坊豪横作恶,便出手惩治贼子。

这个消息的可靠性…不大。

只要在凤山街讨生活的人,不管是矿工,还是下九流,谁不知道,孙大人身边连个可用之人都没有。

他就是个只会闭门读书的酸子,哪有这本事借天地之力,害死七名管事?

但事已至此,真假不重要了。

普通的矿工只感觉山雨欲来,到处奔走,打探消息,而那些对如意坊忠诚的人,则想着第一时间跑出凤山街,去山外报信。

结果,山路也被封锁了。

只要敢上那条往山外运矿的路,只要敢接近山口,登时就是一声若电闪雷鸣的闷响,只看一道光打来,便会被打断腿。

不只是普通矿工如此,就连那些如意坊用秘法培养,身强体壮,专门用来挖灵矿的矿工,也是如此。

他们的躯体比寻常人更健壮,更耐苦工,还有自愈异能,但饶是如此,依然被那天雷轻松打断腿。

就连走小路都是如此。

在通往山外的路上,横七竖八的躺下十几个不信邪的家伙之后,就再没人敢往外闯了。

又有小道消息说,是孙大人请了修士,封锁了山道,许进不许出,要在此地禁绝如意坊的势力。

眼中所见,便让之前的流言,也多了几分可信。

这凤山街就是个大点的村落,其中就几百号人,消息自然传的飞快,待到中午吃饭时,已是谣言满天飞了。

人心惶惶不必多说,所有人都在等着接下来的发展。

那些忠于如意坊的人,心里更是惴惴不安,颇有种困兽无路可走的感觉。

这凤山矿远在山中,与外界几乎隔绝,平日也没什么,但这会一被封锁,他们立刻就有种变天了的惶恐。

消息送不出去,自然不可能有外界援助到来。

这里已成一座孤岛。

“都去镇子中心,孙大人要说话给我们听,快走快走!”

吃完午饭,便有人在门外打锣吆喝,专门邀请矿工们的工头,和平素在街上有面子的人去镇中心聚集。

这些被喊来的工头们有十几人,还有些混得开的,加起来三十多号人很快聚集起来。

他们你看我,我看你,眼中都有说不出的忧愁。

以往这地方,是如意坊管事们说了算,现在管事们死的不明不白,连那些如意坊的仆役打手们都不见了踪影。

大家没有首领,便乱作一团。

但矿监毕竟是朝廷命官,在这些穷苦大众心中,这会就该矿监出面主持大局。

当然还有心中不满的,想要趁机搞事的,都混在人群中,往镇中心去。

那里有座高台,是每个月管事们给矿工发薪水的地方,这会已被矿监命人清理了一遍,孙大人就坐在其中一把太师椅上。

他穿着浆洗过的官服,还戴上了璞头乌纱,面色严肃,颇有种不怒自威,那身官服,代表着朝廷在凡尘的威严。

乃是凤鸣国正统。

虽然平日里,是个人都能拿矿监打趣,但这会看到眼下场景,这些平头百姓,似也是重新认识了这位深居简出的矿监大人。

有些胆小的,甚至不敢抬头去看。

而在矿监身边,左边站着一人,穿书生长衫,手握纸扇,戴着顶毡帽,还神神秘秘的带着个唱戏用的面具。

那人是谁?

还站在孙大人身旁,似乎很是亲近。

台下人越聚越多,坐在太师椅上的孙大人心头也有些波澜,他瞥了一眼身旁的江夏,后者却稳得很。

手中纸扇毫无抖动,脸上扣着面具,看不到表情,但眼中光芒锐利。

似是胸有成竹。

嗯,倒是有股大将之气,临危不乱,像是做大事的人。

孙大人心中如此想着,但却也明白自己这会的任务,他都不必说话,到此也是只是给江夏站个台。

狐假虎威。

这个词一下子跳入孙大人脑海中,让他有些啼笑皆非。

自己这平日里根本无人搭理的矿监,竟也有被人借虎威的一天。

当真是世事无常。

不过心中既已打定主意,这会孙大人的表现倒是好了很多,他也很好奇,这江夏要怎么安抚这些受惊的矿工。

这可是几百条精壮汉子,虽群龙无首,但要是被人煽动闹将起来,就靠他一人,就算真有仙术在身,怕也讨不得好。

而若是眼前这一幕都过不去,这江悍匪还扯谎说,要和如意坊做过一场…

那就更是吹牛皮了。

尽管如此想着,但如今谣言已经放出去了,他已无路可退,被绑上战车的孙大人,其实心里暗暗也希望江夏能给力一点。

给它如意坊一点颜色看看,也好给自己出口恶气。

江夏见人聚的差不多了,又往四方周围的屋檐看了看,老四在路口封堵外出的人,苏就在藏在附近,不知道躲在什么地方,但这会就得靠他了。

穿书之蜜宠h 第二章

节目效果拉满的一局游戏结束,林诚看了一眼时间:“好了,快到饭点了,诚哥准备下播了。”

“不许走,才打一把游戏就下播?”

“我要看诺手的拉扯细节,橙子哥再来一把呗。”

“生产队的骡子吃饭都没你那么积极,晚点吃要死啊?”

“狗东西,直播的时候迟到早退咕咕咕,吃饭的时候就这么积极?”

看着弹幕上流露出深切眷恋的芬芳之语,林诚不由感慨一句:

“你们就这么舍不得我吗?这就是诚哥的个人魅力啊。”

说完,林诚找了张自己的照片放在电脑桌面,“要不诚哥留张帅照在这里,你们就假装我在直播?”

“卧槽!好不要脸啊你,想混直播时长?”

“狗东西,你可以把桌面调成黑白的吗?我想给你上柱香。”

“上香的那个兄弟是要笑死我吗?”

“音容宛在,笑貌犹存,诚哥万世不朽。”

“诚哥我能把你的照片拿走吗?我想给你做成木乃伊。”

“橙子哥身前也是个体面人,你们积点口德。”

看到直播间的老铁们越来越离谱,林诚说一句再见之后光速下播,留下直播间一片鬼哭狼嚎。

跑到隔壁,只有萧瞳一个人在厨房。

“书妍姐呢?”

萧瞳埋头认认真真的切着土豆,头也不抬的回道:“书妍姐下去买点材料,一会就回来。”

林诚施施然的凑过去,一副看热闹的样子看着萧瞳的动作。

她切菜动作很慢,平均好几秒钟才下一次刀,切的土豆块也大小不一,看得出来真的很不熟练。

林诚顺手捻起一块旁边盘子里已经切好的西红柿放进嘴里。

“唉呀!你切的西红柿感觉都没那么好吃。”

“那是书妍姐开始就切好的。”

萧瞳忍不住用手指了指林诚,“你就是想故意挑刺是吧?”

她可能自己都没有意识到手里还有刀,拇指和中指松松垮垮的捏住刀柄,食指指向林诚。

“你先把刀放下说话。”

看着萧瞳的动作林诚有点紧张,生怕她一激动就不小心把刀甩了出来。

匕首形制的三德刀虽然小巧轻便,毕竟还是刀啊。

要知道,某位和林诚同名不同姓的渣男就是被这种刀给捅死的。

这种刀又称‘对诚宝具’,一听就对诚哥极度不友好。

萧瞳反应了过来,放下刀看到林诚的反应也忍不住乐了起来。

“你也有怕的时候啊?下次看你敢不敢再惹我?”

“惹你又咋啦?难道你还能给我一刀啊?”

林诚嘴贱,还要把手伸到萧瞳跟前去挑衅,“来呀!大动脉在这里,你看诚哥怕不怕。”

话音未落,萧瞳抱住他的手臂一口咬了上去。

“卧槽!萧瞳你属狗的啊?不准咬人!”

·····

4月8日,LCK春季赛第八周的比赛开打。

经过前两个比赛周的连续一周三赛,现在的赛事进程已经追上LCK原本的计划进度,所以第八周恢复成了一周双赛。

第八周前两天的比赛其他场次都没有出现以下克上的情况,除了GRF爆冷2:0击败了四连胜的DWG。

不得不说,DWG不知道是不是被GRF天克,次级联赛一路被殴打就算了,升上LCK之后面对GRF也是输多赢少。

穿书之蜜宠h 第三章

·易春望着浩瀚的苍穹,足以囊括凡物整个城市的硕大圆瞳中,透露出些许怀念的神色。

阿狸波波-菠勒几虽然弱小,但它的经历让易春想起了那平淡而恬静的田园时光。

那是他所快淡忘的十年。

那是一只狸花猫从生到死的全部……

神性的意识逐渐涌动,易春忽然有些理解了。

“这是一个不错的故事……”

易春如是评价道。

“但我并不喜欢这样的结局……”

易春如是说道。

随后,他体内的力量开始涌动。

阿狸波波-菠勒几的精华从虚空中浮现,它映射出某种幽幽的光芒。

那些交织于精华中的记忆得以复苏、萌发,

就仿佛,有某些东西正在苏醒。

作为一个小型位面的化身,易春当然能够持有塑造生命的力量。

更何况,他本就精通此

文学

道。

比起神祇那架构在位面规则方面的权柄,易春在这方面甚至要更为专业一些。

当然,这是指生命的变化和赋予方面。

如果说要凭空塑造出一只噬元兽的话,易春当然没有那么大的能耐。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每一只噬元兽的诞生,都是一次宇宙奇迹。

至于易春本身……

他觉得当初自己之所以成功,或许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基于先祖的荫庇。

变化还在发生着,随着易春意志与力量的投入。

一些微妙的变化发生了。

在无人观测的虚空之中,那枚阿狸波波-菠勒几的精华逐渐散开。

呈现出某种灿烂的、充满生命力的绽放模样。

文学

当然,寻常的凡物是无法直视这种非常规概念生命的原初模样的。

在他们肉眼的观测之下,只能够看到一片扭曲的悸动和混乱的疯狂。

而当这一切抵达某种极致的时候:

“喵!”

虚空之中,响起了一声清脆的猫叫。

一只看起来极其小只的橘猫,出现在虚空无垠的浩瀚中。

“你……你好。”

从死亡的冰冷中苏醒的阿狸波波-菠勒几,瑟瑟发抖地看着眼前连毛发都快足以淹没它的庞大同类。

这玩意儿是噬元兽?

阿狸波波-菠勒几先是陷入了深深的疑惑,随后便是某种源于自身认知的不安。

作为至高法师的学徒,它知道自己经历了怎样恐怖的死亡和终结。

那是连奇迹术都无法挽回的彻底消亡……

唯有神祇这类的概念性生命,才有可能从那样的寂灭中复苏。

而它——一只懵懂的猫咪,又怎能逃脱呢?

“不要想,不要问,你是活着的——这毋庸置疑。”

易春瞥了一眼这个懵懂的崽子,然后沉声说道。

是的,这是一次尝试……

易春尝试着通过自己作为小型位面本身无所不能的权柄,以及他对于生命本身的足够认知,再加上已然大成的变化之术。

他强行赋予了阿狸波波-菠勒几“生”的概念。

在易春看来,生命本身是高层变化中,堪称基石层面的赋予了。

因为,它本就存在于每一个活着的生命。

而对其的改造,也并不为哪一个个体所独自掌控。

事实上,在多元宇宙中,有不计其数的、能够干涉这种概念的力量和物品。

相对来说,易春觉得这一层面的变化,对他可能要更为简单些。

哪怕,在技术高度方面,它确实是站在变化之道的至高阶段。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