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用我的手指扰乱吧
2021年3月16日
小攻把东西放在小受里面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2021年3月16日

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 第一章

“这个是真的,那……那就多谢二位哥哥了。”

“不必客气。”

而此时,校场这边一片安静。

整个军营的人都知道甄副将的武功仅次于荣将军之下,而且以前被宁安侯带来的人,全都输给了甄副将,根本就没有一个能赢过他的。

所有人都没想到,慕容宗一个突然出现的男子,还是明显比甄副将年轻许多的男子,居然可以和甄副将打成平手。

没错,就是平手,而且二人身上都没怎么受伤,还是同时掉下了校场台。

慕容宣赶忙过去给自家大哥递上手帕:“大哥,你真是太厉害了。”

慕容宽也一脸崇拜地看着慕容宗。

不愧是他的大哥啊

文学

,居然连宁安侯爷的人都能打成平手。

宁安侯笑容满面地来到慕容宗的身边,道:“不错,不错。阿宗,我果然是没有看错你,表现的不错。”

甄副将也许久没有打的这么痛快了,闻言脸上也并没有任何不悦之色,只是叹息着道:“长江后浪推前浪啊,看来我也老了,居然连一个年轻小子都打不过。”

宁安侯嗔笑道:“你要是老了?那我算什么?你一点儿都不老,功夫也一年比一年好,只是今日的这个对手实在是太好了,哈哈哈哈……”

甄副将无奈道:“侯爷所言极是。”

宁安侯又看向慕容宗:“阿宗,你接连比试了几场应该也累了,接下来就让你弟弟们和柳公子上场吧,你休息一下。”

“是,都听侯爷的。”慕容宗正想抬脚,突然发现少了二人,拧眉道:“阿然和嘉念呢?”

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 第二章

文学

花翎牵着冷雪沁挤进人群里。

花翎心里全是卧槽,洞房花烛夜懂不懂啊?

突然全院报警,他衣服裤子都脱l了,他师姐非让他赶紧穿衣服去院门口看看。

简直有毒啊。

他花翎想这一天想了这么久,到了最紧要的关头竟然都被打断了?丧尽天良啊丧尽天良!

花翎愤愤然,潦草地把衣服穿上,拉着冷雪沁就一路朝院门口来了。

天医盟,百年前被他师父亲手灭掉的宗门!

见众人还是一知半解,花翎看了看白初薇的神色,明白得到默许后开口道:“百年前华国风雨飘摇,国内的修士们也不少是爱国人士,成立了不少修行盟会相助。”

众人点头,就好比当年神仙岛上有医修出来帮忙治病一样。

“其中天医盟这个组织,因为售卖假药,被一举灭了。”

还是被他师父白初薇,亲手灭掉的。

花翎有些迷惑地挠了挠脑袋,“按理来说,这个组织早就应该没人啊,怎么这个时候窜出来?”

花翎神色忽然有些紧张起来,难不成……这是来寻仇了?

组织被灭,这可是深仇大恨啊。

白初薇冷不丁笑着朝金老爷子问道:“你儿子给我徒弟下l药的药从哪儿来的?”

金老爷子先是一怔,然后恍然大悟!

难怪,难怪那人那么准确地就抓住了金小宝走,果然是之前就知道他们金家的人。

敢情,早之前就盯上了他们家?

许星辰忽然在一旁,小心翼翼地开口道:“金小宝同学的人身安全最为重要,要不就先把童轻颜给放了?”

许星辰都有些弄不明白了,他都不知道自己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说幸运,每次都能遇见白初薇这个妖女坑他。

说不幸运,好像每一次又能得到天道的眷顾,总能化险为夷。

就连童轻颜也是这样。

他都以为轻颜这回肯定是完蛋了,要被非自然管理局给弄走。

谁知道风头一转,竟然莫名其妙冒出来了一个白初薇的仇家,交换条件是童轻颜!

段非寒斜睨了一眼,冷声反问一句:“这有你说话的份儿?”

存在感消失在课堂上为所欲为 第三章

他这样一说,登时刚才听过付拾一解释的人,就一下子沉默了。

付拾一也轻叹了一声:“你家郎君,就是因为这个去了的。死因基本已经找到,你回家去,也可以有个交代了。”

说完,付拾一将原因再给赵四解释了一遍。

赵四听完了自然不能接受,瞪着眼睛摇头:“不可能!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样的事情,怎么可能?”

蒋县令倒干脆,直接说了句:“无妨,你信不信都不要紧。你只需回去说一声,这是长安县付小娘子验的尸,他们就都明白了。”

付拾一被这话弄得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原来我这么有名的吗?

如此有名的付拾一,头一次感受到了沉甸甸的压力:以后验尸,可不敢有半点马虎啊!

赵四半信半疑的点头应了。

事情既然已经弄清楚,蒋县令和那仵作千恩万谢的将付拾一他们送回了房间。

蒋县令更是掏出了一份谢礼来:给李长博的是一方砚台。给付拾一的……是一匹绢。

李长博自然是拒绝。

付拾一也没收:虽然绢帛也能当钱用,可是太不好带了,保存也要小心,不如金子好!

蒋县令顿时更加不好意思。

付拾一笑眯眯看住那仵作,道:“你若是喜欢这个行当,等到秋后,长安县仵作学院开学,你可来学上一学。会有很多解剖和验尸经验。都是我总结出来的。”

那仵作登时又惊又喜:“那我定是要去一去的!”

蒋县令立刻也表态:“到时候,束脩自然是衙门来出!你只管去!”

付拾一登时更加咧嘴快乐起来:“那可真是太好了。”

虽然学校还没开学,可是房子是陛下给的,所以!!!只需要给老师开工资!养小鼠直接让学生来负责!然后请两个宿管,再将食堂承包出去——

付拾一已经想好了,食堂到时候就承包给刘大郎和郭娘子!这样一来,大家都不愁没工作了!

总的来说,能赚钱!

只要有生源!!!

蒋县令走后,付拾一压低声音悄悄和李长博商量:“你说我要不要从现在开始就打广告?”

李长博微微扬眉:“广告?”

“对啊,广而告之,就叫广告。”付拾一搓了搓手,两眼放光的“嘿嘿”直笑:“就像是刚才那样宣传一下,让大家都知道有这么一个学院要开门了。这样等到那时候,人就都来了——”

“咱们就不愁没有学生啦!”付拾一笑容更加猥琐,“那就不愁钱啦!”

李长博被付拾一给逗笑了。

他忍不住伸手捏了捏付拾一的腮帮子:“付小娘子就这么爱钱?”

略微拖长了尾音里,带着一点漫不经心的磁性,像是小猫咪的尾巴轻轻在人耳朵上扫了过去,登时就让人一下子就酥了耳朵。

付拾一立刻毫不犹豫的放弃了自己的最爱,弃暗投明:“不,我最爱的肯定是你!钱算什么!”

李长博的表情愕然了一下,随后失笑:“那我荣幸之至。受宠若惊——”

顿了顿,他又低笑:“此生无以为报,只能以身相许,不知小娘子可否愿意?”

付拾一瞬间感觉自己怀孕了:耳朵怀孕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