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我一开始反抗后来舒服

早就想在饭桌要你了 用我的手指扰乱吧
2021年3月16日
小攻把东西放在小受里面 顶开妈妈的生命之门
2021年3月16日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第一章

@@兄弟们新年好

元旦快乐@@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第二章

所以,石中玉觉得,镇压这株长生药,有它指点,仙岛的危险,会瞬间去除大半。

不用担心什么宁死不屈,瞧瞧那猥琐老龟,肯定是怕死的。

也不用担心其逃走,由数种仙金炼制而成的锁链,源头就在仙池中,将这株长生药困在了仙岛上。

所以,石中玉直接动手,番天印,戮仙剑,从他体内冲出,紫金钵盂护在他的头顶,垂落佛光,护住了众人。

番天印镇压整座仙岛,不让其遁走,其自身原本就是属于镇压类型先天灵宝。

戮仙剑,辅助,有抵挡,反抗的仙阵,直接一剑斩灭。

“老药,从现在开始,整座仙岛是我的。”

石中玉露出了一个自信的微笑,一切尽在掌握中。

白龟驮仙缓缓从万物土中走了出来,凝重的望着天穹之上那当金色大印。

仙岛被镇压了,他能够感应到,正是那方主宰一切的大印。

金色仙光垂落而下,将整座仙岛药园包裹,那种力量,堂皇霸道,镇压一切。

仙道上不断有阵纹被激活,刚刚爆发,就被一把暗蓝色仙剑斩灭。

那把剑,哪怕是尽量收敛气息,但是,出手时候那种无可抵挡的杀机,还是让人心惊胆寒

文学

,神魂颤栗。

再就是石中玉头顶悬浮的那个紫金色钵盂,明明是一个老道装扮内部神祗,背后却是有一道金色佛身盘坐。

紫金钵盂的蜕变,成长之路,截教燃灯道人,为了成道,最终加入西方教,成为燃灯祖佛,西游路上,蹭了不少气运与功德,让其成为最顶尖后天功德灵宝。

它通过小塔的指点,已经踏上了蜕变之路,只不过,终究是宝器,修行之路,要比人慢多了,看似一步之遥,却是非常艰难。

但是,很明显,属于最顶尖那种真仙兵,可以与五行山争锋。

老龟沉默了,它都干了些什么,将这么危险的家伙,一步步带到了跟前。

“我知道你被仙金锁链栓在此地,活动范围有限,逃走了,我也能拽着锁链将你拉回来。”

石中玉道。

“你想干什么,吃掉我们,哪怕是长生药,也不能让你真正

文学

的长生不老,修为境界,还是最重要的,每一种长生药,药效都是不同的。”

那仙子又开口了,声音清冷,无喜无悲。

“你,你怎么这样,你……”

乌金凤翎草这才反应了过来,激动的道。

“乖,别激动,现在仙岛是我的,我是你们的新主人。”

石中玉着急了一个大反派,笑得让人浑身冒凉气,蹲下,摸了摸乌金凤翎草,道。

“你可是长生药,真仙得到了都会善待,就算是要吃,也只会吃一半。

我其实很好奇,白龟驮仙,将仙子吃了,龟身上还能够长出仙子来吗?

或者将老龟你吃了,仙子脚下,还能再长出来白龟吗?”

石中玉问出了一个让白龟驮仙心情很不好的问题。

它们被吃过,仙岛中间的人仙殿,那里曾经是这里的主人,炼药的地方,他们能够感觉到,曾经被截取部分,用来炼药。

事实上,这正是这株长生药特殊之处,白龟与仙子,都可以截取,都能长出来。

不过,每吃一次,长生药的记忆就会缺失很多。

就比如现在,白龟驮仙就忘掉了很多东西,它们很害怕被吃掉。

被学长抱到没人的地方 第三章

十月五日,早晨。

姜秋以迷迷糊糊睁开眼,从睡梦中醒过来。

习惯性的朝身边摸了摸,没摸到人,姜秋以脑袋左右扭了扭,在书桌前的椅子上找到了自己想看到的身影。

“陈闻~”姜秋以小声叫了一下,摸摸自己的小脑袋,感觉还有点昏昏沉沉的。

“醒了?”陈闻朝床上看了一眼,见姜秋以醒了过来,于是把书桌上放着的皮蛋瘦肉粥端起,走到床边坐下,“吃早饭吧。”

姜秋以乖乖听话,坐起上半身靠在床头,从陈闻手里接过,小口小口的吃起来。

感觉到小肚子渐渐变得暖洋洋的,姜秋以感觉舒服了一些,总算有多余的精力去想别的事情。

比如……

“嗯?”姜秋以扭了下屁股,突然发现一件事情。

来大姨妈了?

可是……她什么时候换上卫生巾的?

昨天她记得……姜秋以摸了摸额头,仔细回忆起来。

晚上跟陈闻到顶楼的露天泳池游泳了,然后在吧台那边喝了杯鸡尾酒……然后……然后怎么了?

姜秋以喝了一小口粥,细细回想了一下,却只能皱着眉头什么也想不起来。

好奇怪……回房间的事情都不记得了。

那她昨天还穿着泳衣的,现在只剩下一条内裤和一件睡衣,难不成是她自己换的?

“陈闻……我好像失忆了……”

“……你只是喝醉了。”陈闻瞥了她一眼。

“啊?”姜秋以愣了一下,“我昨天喝醉了?”

“嗯。”

“怎么可能?”姜秋以有点不相信,“就那么小一杯,怎么可能喝醉嘛,过年的时候我能喝两杯啤酒呢。”

“但你确实是喝醉了,不然怎么可能不记得昨天的事儿?”

“唔……”姜秋以捧着粥,又喝了一口,随后支支吾吾问道,“那、那我们怎么回房间的?我没有做什么事吧?”

“没有。”陈闻一想到昨晚的事情,就忍不住笑起来,“就是抱你回来,一路上一直在叫我老公来着。”

“唔!”姜秋以瞪大眼睛,没被粥碗遮住的半张脸顿时红透了,“怎、怎么可能!你别胡说哦!”

“老公来床上~来睡觉觉了~”陈闻没有说话,掏出手机来,点开了昨晚的录音,于是姜秋以娇软的声音就从里面传了出来。

姜秋以一听到这个声音,小脸瞬间红到爆炸,躲到了粥碗后面,不敢再看陈闻,“别放了!别放了别放了!”

“老公我睡不着……”

“老公~我好热……”

录音里又蹦出来两句话,陈闻才把录音关上,“我可没有撒谎。”

“我都喝醉了,你还有心思录音。”姜秋以羞恼道,从被子里伸出腿来,踢了他一脚。

“本来没想录的,林萌说最好录下来,省得你赖账。”

“萌萌?萌萌怎么知道的?”姜秋以疑惑。

“你自己翻翻微信不就知道了。”

姜秋以满脸困惑,把喝了大半的粥放到床头柜上,然后拿起了自己的手机。

“好舒服~”姜秋以点开昨晚自己的第一条语音,娇憨软萌的声音顿时从里面传了出来。

“唔!”姜秋以发出一声可爱的怪叫,连忙退出了聊天界面,中断了语音的连读功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