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性教育 电影

渣反80和谐内容全部 fullfive
2021年3月5日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2021年3月5日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一章

第3107章以大欺小?

没有半分犹豫,张若尘释放出剑祖的七柄魄剑。

这是他身上唯一能够威胁到太虚境大神的手段!

“嘭!”

“嘭!”

……

名剑神站在原地不动,以剑意凝聚出一柄规则之剑,将七柄魄剑尽数击飞出去,不带烟火气的道:“你这七剑的威力,与神女城外那一剑可是差远了!难道在本神面前,你竟没有惧意?”

神女城外那一剑,指的自然是“爱剑”。

那时,张若尘虽然修为低微,可是心中有大爱之心,欲救一城之人,一界之民,自然是可以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无与伦比的威力。

张若尘如今的修为比当时何止强大了十倍,也可让剑祖魄剑爆发出更强的威力,但却没了当时的那股情绪。

至于七柄魄剑中的惧剑……

对名剑神,张若尘还真没有太强的惧意。

“惧意?有修辰在,脱身岂是难事,为何要惧你?”

张若尘从日晷中走出,站在石台上,身周是越来越明亮的时间之海,眼神淡然的与名剑神对视。

“好胆,本神倒要看看,你们今天怎么脱身?”

名剑神自然知道修辰神通广大,种种秘术用得出神入化,若是一心要逃,无量境之下能留得住它的还真没有几人。

但,如今他们也就相距百丈而已。

如此近的距离,一位剑道主神若是连他们都留不住,剑道又何以称得上是杀伐之道?

“哗!”

名剑神并不轻敌,以明君剑劈斩下去,剑芒刺目至极。

但,神剑落在张若尘头顶的时候,却被一层神光挡住。神力波浪,如海啸一般,向外蔓延。

“神王符!煜神王的气息,本神明白了,你来寻找剑界,背后还有天初文明的一份谋划。”

“名剑神,待本神修为恢复之日,就是你毙命之时。走!”

修辰施展出混元一气遁法,日晷和张若尘化为一道玉白色的混元气,如龙似蛟,冲破密密麻麻的剑道规则和神力封锁。

名剑神知道自己若是不付出一些代价,绝对追不上修辰,但却不慌不忙,道:“你们最好别乱逃,若是迷失在黑暗中,岂不是比死在本神手中更悲惨?”

这里特殊的环境,如孤岛一般,注定张若尘和修辰逃不掉。

“轰隆!”

凭借神王符,挡住了名剑神劈出的第二剑。

但,神王符早就消耗巨大,已裂痕密布,撑不住两剑了!

张若尘回头看了一眼如猫戏老鼠一般追上来的名剑神,眼神中露出冷然之色,看向暗夜界门所在的那片黑暗虚空,道:“去里面。”

“你疯了吗?那里面,比黑暗大三角星域更容易迷失。”

修辰虽然如此说着,可是,还是驾驭日晷,急速遁向暗夜界门的核心区域,直往里面冲去。

这里的时间和空间虽然诡异,存在无数凶险。但名剑神若是一心想要杀他们,也一定要承担这份凶险。

反而做为时空传人的张若尘,在里面却有巨大优势。

“垂死挣扎!”

名剑神略微犹豫一下,依旧是操控剑道规则开路,直向暗夜界门的腹地追杀而去。

所过之处,混乱时间规则和空间规则被剑道规则冲垮,复杂的空间和错乱的时间,似形同虚设,挡不住名剑神的脚步。

以名剑神的修为,一念可改天地,一剑可破乾坤,时空亦不可挡。

那长着一对龙角的俊美金发男子,走在虚空中,静静看着,暂时没有出手的意思。张若尘的表现,实在是惊艳到了他。

才刚刚达到大神层次而已,居然就能收服修辰天神这样的人物做器灵。

面对名剑神这样的强敌,居然可以做到处变不惊,反以离间计,轻松击杀对方一尊大神。

换做任何修士,处在他的位置,都不可能比他做得更好。

就看同样是初入大神层次的商弘,被名剑神轻松解决。而张若尘却能给名剑神制造出无数麻烦,逼得他不得不冒着一定风险

文学

,追入黑夜界门。

再等等。

或许还有惊喜。

他想看看张若尘的极限到底在哪里,能不干涉其成长之路,就尽量不出手。

顷刻间,张若尘和名剑神一前一后已是向暗夜界门的方向深入了一千多万里,有时间冥光可一瞬斩尽真神的寿元,有空间风暴将名剑神调动的剑道规则都吞噬无数。

到达此处,对大神而言,都危险激增。

长着龙角的金发男子看见张若尘手中的神王符已是碎尽,显然已是被名剑神逼到极限,正准备出手。

却见一道明亮至极的剑光,从张若尘体内飞出,击穿名剑神的重重防御,逼得名剑神不得不劈出名君剑。

“轰隆!”

两剑对碰,本就混乱的时空顿时塌陷,由外而内冲击过去。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二章

(迟点再改,实在不好意思)

”需要我做什么!?”

夏临风不假思索地问道。

夏临风知道,杨懿把他拽过来,并且详细地讲述了事情的来由,一定是有任务给他。

“我需要你准确地判断出,这座工厂里,究竟哪一个是魔心老祖。

你也知道,魔心老祖善于伪装。

这么多年,他一直装扮成普通人,隐匿在夏都,就藏在我们眼皮底下。

我们却始终都无法确定他的真实身份。

传说你嗅觉惊人,记住了他的味道,我们需要你来确定他的准确存在。

因为,这一次迎接蚀日魔皇这么大的事情,魔族的其他强者不可能做得到。

只有魔心老祖可以。

我们此刻需要迫切知道,我们的敌人,究竟是这么多人中的哪一个?

据我们观察,整个工厂中,最少有三千工人。

你必须帮助我们尽快从这三千人中,把魔心老祖揪出来……”

杨懿说出了自己的要求。

“要想找到魔心老祖,除非我直接进入工厂中,搜遍工厂的所有角落。

但是如此一来,岂不是打草惊蛇?”

夏临风问道。

杨懿笑道:“打草惊蛇,没什么大不了。

魔心老祖不是傻子,虽然我们十分小心,但是想必此刻,他在工厂内,也已经知道了我们的存在。

我已经派了三十名五境之上的宗师,在工厂四周布置结界。

用不了多久,结界就会成形,将整个工厂笼罩。

我会和你一起,带上五境宗师,潜入工厂,尽快确认他的身份。

到时候,就算是他要遁走,我们也能及时拦截。

但是,我断定,他这一次蓄谋已久,势必要迎回蚀日魔皇。

不达目的,他不会罢休。

所以,废话不用多说了,动身吧。

安全什么的,你不用担心。

这七名宗师强者,五名是五境宗师,两名已经逾越五境。

有他们保驾护航,就算是遇到了魔心老祖,也能保护你全身而退!”

杨懿给夏临风吃了一颗定心丸。

“好,那就别耽搁,咱们现在就潜进去!”

夏临风点点头,危险他是不怕的。

“虽然不怕大曹精神,但我们还是神不知鬼不觉最好。

刘宗师,有劳了!”

杨懿说着,摆了摆手。

呼!

微风掠过,一道窈窕的少女的影子,出现在逼仄的巷子里。

这少女看起来十六七岁模样,肤色白皙,神情冷漠,穿着一身鹅黄色的长裙,茕茕孑立,带着无比的强烈的疏离感。

在这逼仄的巷

文学

子里,显得格外怪异。

“她这么小年纪,居然已经是五境宗师?”

夏临风微微一惊。

不料那少女已经注意到了他,冷冷道:“小屁孩,我成宗师的时候,你妈估计都还没出生呢!”

说完,那刘姓少女黄裙一卷,夏临风感觉眼前一黑,身子忽然一轻。

反应过来的时候,整个人已经离开了小巷子,来到了工厂内部。

偌大的工厂,空荡荡,静悄悄,安静地有些诡异。

而且看不到一个人影。

夏临风一抬头,就看到那穿着鹅黄长裙的少女,正站在最前面。

邻居三个老汉一起弄我 第三章

“有其他元祖想见我?”

罗亮获知小初的汇报,心神为之震动。

作为组织老大,他本身是元祖之一。

那个九蒲团的古老会议室,可容纳的元祖数量上限便是九位。

对组织的绝大多成员来说,掌权者是遥不可及的神话,至少是宇宙至尊起步的层次。

如果说,掌权者是组织的中层管理者,那么元祖就相当于金字塔尖上的至高大佬。

元祖处于何等层次,伟力有多强。罗亮以同为元祖的归一者为参考,便可知晓一二。

其它元祖,纵然不如归一者,想来也不会相差极大。

罗亮估摸着,至少是诸天最顶级的大伟力者。

“想见我的元祖是哪位?”

罗亮深吸一口气,心绪冷静下来。

对方既然通报求见,很可能是察觉到他的存在。

这个时候,如果刻意去躲避,未必是最佳选择。反而会引人怀疑和猜忌。

“这位元祖代号名为‘垂钓客’。”|

小初答道。

“垂钓客?莫非是代表垂钓世界的那位,诸天十三禁之一!”

罗亮面色动容。

小初没有回答是否,答案显然易见。

垂钓客跟归一者、玄龙道君一般,名列诸天十三禁,拥有超越诸天的力量。

联想到,自己刚刚从垂钓世界归来。罗亮不难判断,自己归一者的踪迹,可能是在垂钓世界里被这位主人察觉到。

“小初,如果我不给面子,这位垂钓客会不会心生不快。若是见面,我的身份会否泄露,给现实中的自己带来威胁。”

罗亮没有避讳,直接询问。

他了解到,元祖智脑只认权限,其实不在乎他是如何继承组织的最高权限。

“不敢揣测元祖的心思。”小初谨小慎微。

“说说你的看法。”

罗亮以组织老大的最高权限发问。

纵然同为元祖,他的权限也是组织第一高顺位。

“原始者大人,以您组织创建者的身份和资历,其它元祖对您很尊敬。纵然不见面,想来也不会轻易让他们感到不满。”

小初顿了顿。

“至于身份泄露。您既然继承了组织最高权限,存在即合理。哪怕其它元祖知晓,也会遵守权限规则,至少在组织里还受制于您。若您自己不愿,其它元祖也难以突破归一者的迷雾屏障,探寻现实中的您。”

罗亮思索片刻,决定还是去见一见。

大不了撂担子不干。

他又没有大志和野心。归一组织与诸天为敌,有种邪恶反派势力的视角感,将来命途莫测。

要是哪位元祖愿意当老大,罗亮一点不介意让出位置。

罗亮意念一动,以“原始者”的身份形象,走向最初现身组织的那间古老会议室。

元祖会议室。

青铜长桌的,九个蒲团上,端坐着两位元祖的身影。

代号分别是垂钓客、千秋人。

“垂钓客?你感应到会长的踪迹?”

千秋人脸上波澜无惊,看似平凡质朴的身影,刚刚在蒲团上出现。

手握钓竿的垂钓老者,沉吟道:

“刚不久,在垂钓世界,又有人与‘那个地方’产生感应和羁绊。垂钓体验卡碎裂回收时,我隐约察觉到会长大人的气息。”

“因此,我尝试让小初通报一下原始者,请求与会长见面。”

垂钓客说明缘由。

千秋人道:“会长大人刚复苏不久,重现的身份和记忆或许尚未定塑,不知会否现身。”

“回元祖大人,原始者大人答应见面。”

一个扎着辫子的可爱小女童,恭立在青铜长桌前,汇报道。

垂钓客抚须,面含微笑。

千秋人死寂淡漠的双眸中,掠起一抹光亮。

就在此时。

光影变幻,一片混沌迷雾浮现。

一个伟岸高大、古老苍茫的身影,坐在青铜长桌的上首位置。

其人的轮廓细节,明明很清晰,却让人感到抽象模糊。

“会长。”

垂钓客和千秋人起身,作揖道。

罗亮坐在长桌上首位置,有种俯瞰诸天的浩渺神秘,伸手轻击桌面:

“二位元祖不必多礼,请坐。”

罗亮有种奇怪的感觉,自己好似本能融入原始者的角色,以及青铜长桌至高领袖的情景意境。

他打量长桌前的两位元祖。

垂钓客身形灰暗混虚,是一个戴着斗笠、手握钓竿,面容细节抽象的老者。

其形象与垂钓体验卡上那个图案人物,有六七分相似。

千秋人,看起来平平无奇,脸上古井无波。他的存在,很容易让人忽略。

实际上,千秋人的五官外貌堪称完美,身姿英伟挺俊。一种返璞归真、万物归源的意境,让他的一切光华内敛。

罗亮以原始者的视角洞悉,发现千秋人不是“一个人”。

他是由青、黑、白三大身影重叠在一起的。

“一气化三清吗?”

罗亮联想到传说中的大神通,可又感觉到不同之处。

垂钓客和千秋人略微观察了一下罗亮,面色中有尊敬之意。

他们能判定会长的身份气息,做不得假。

甭说是在诸天,便是在源之地,也没有人能冒充原始者的身份。

然而。

上首位置的原始者,接下来语出惊人。

“二位元祖,很抱歉!我记不得你们是哪号人物,大家以往有什么羁绊和经历。”

罗亮摊开手,坦然道。

“我也不知道,自己怎么成为组织领袖,拥有归一者的身份。同时,我本人对源点组织的野望毫无兴趣。若是二位元祖愿意,这组织老大的位置,可以让予你们。”

罗亮说得全是实话,甚至是心里话。只是丝毫不提现实相关的细节。

他知道,面对组织的元祖,其中还有诸天十三禁的超然存在,真正的自己是何等渺茫。

遇到组织其他成员,他可以唬唬人,装一下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