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小说录目伦200篇,女同桌的手总是放在我的鸡上

糙汉1V1宠女主大荤大肉|纯肉腐文高H
2021年3月3日
小东西看镜子里的你多迷人、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
2021年3月3日

乱小说录目伦200篇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乱小说录目伦200篇 第二章

第1122章已经有了心仪的姑娘

少年掌心温凉。

裴初初触电般缩回手,阳光下瞳孔极圆:“陛下这是作甚?”

萧定昭清晰地读出了她眼底的防备。

裴姐姐……

不喜欢他?

他捻了捻指腹,忽然眯眼一笑,柔声道:“幼时经常牵裴姐姐的手,如今长大了,裴姐姐倒是与朕生分了。”

少年笑起来时唇红齿白,暗红色滚玄边的帝服衬得他俊俏高贵。

轻易就叫人卸下防备。

裴初初减去七分戒心:“幼时不知男女大防,如今长大了懂事了,陛下与臣女该保持距离才好。”

萧定昭眼底晦暗不明,面上的笑容却更加灿烂:“裴姐姐说的是,都是朕不好。朕瞧裴姐姐戴着玉镯子的模样极是好看,寻思着美玉配美人,于是特意又为裴姐姐寻来一支碧玉凤头钗,权当今日的赔罪礼。”

他从宽袖里取出凤头钗,借着龙案的遮掩,塞进裴初初的手掌心。

裴初初愣住。

她迟疑地抬起头,天子朝她眨了下左眼。

还是顽劣的少年模样,像极了邻家弟弟。

裴初初自幼陪伴天子长大,是有几分把他当成弟弟看待的。

她不由心软了些,起初的戒心全部消失。

她握住凤头钗,小声道:“谢陛下赏……”

高台之上,两人你一言我一语。

文武百官和秀女们看在眼中,便不是滋味儿了。

裴夫人心疼女儿裴敏敏,着急想知道选秀结果,堆着笑脸打断道:“不知陛下和初初在谈论什么,谈论得如此开心?这众多秀女,可还等着您呢。”

萧定昭看她一眼,吩咐继续选秀。

美人如花,千娇百媚。

裴初初陪着萧定昭看了片刻,注意力悄然放在了选秀场外。

十几位交好的高门公子坐在一处,正笑谈书画。

其中一人生得器宇轩昂,风度含蓄内敛,周身有股难得的血性,与周围那些粉面书生全然不同。

是沈大将军的表侄儿,沈知厌。

沈家门庭显赫,家族十分鼎盛,除了沈大将军掌管京中二十万兵马、大将军夫人掌控天枢,沈家的族人也都在军中担任要职。

比如这位沈知厌,双亲早年战死沙场,他在沈府长大,年纪轻轻就跟着沈大将军做事,如今已坐上副将军的位置。

家中没有双亲,又出身显赫前程锦绣,简直是为她量身打造的夫婿……

这些年来一直没人为她筹谋将来,致使她耽搁了说亲的年纪,眼看即将沦为长安贵女圈里的笑柄,她必须亲自筹谋将来了。

裴初初摩挲着掌心的那支玉钗,遥遥注视着沈知厌,心底起了几分意动。

半个时辰后,选秀终于结束。

萧定昭并未说明谁被选上,只称过两日再公布人选,留下一众懵懵懂懂的秀女,就摆驾回了长乐宫。

裴初初正要跟上车驾,裴夫人寻了来。

裴初初被她带到御花园偏僻角落,刚站稳,就听见劈头盖脸的一顿询问:

“你妹妹究竟是怎么回事?好端端的怎会肚子痛?!这么重要的日子,竟出了如此纰漏!初初,你究竟是怎么给你妹妹办事儿的?!”

裴初初平静道:“许是妹妹吃错了东西,又或者染了风寒。”

“你胡说!”裴敏敏虚弱地捂着肚子,大约哭过一场,眼睛格外红肿,“我身体一向很好,才不会染上风寒!你是不是嫉妒我要当皇后,所以故意在背地里给我使绊子?裴初初,我若是没选上,你也别想好过!”

裴初初看着她。

旁人都说,裴家二姑娘乃是长安第一才女。

乱小说录目伦200篇 第三章

秦真真对牛

文学

大嫂的恳求有些莫名心烦,对她这种哀求别人的方式并不认同。但她随即又想到这个世界里的女人大多是倚靠男人生存的,女人可以且能做的工作实在是太少了。思及于此她对牛大嫂认真道:“牛大嫂,你可以在我这里干活。但是如果你达不到我的要求的话,还是要请你回去的。”

牛大嫂听完高兴得咧着嘴笑,“东家你放心,我一定会好好干的。”

秦真真与牛大嫂都相继谢过那位热心的街坊,待街坊走后秦真真跟牛大嫂仔细讲过在她这里干活最最重要的事情就是,只干活儿,不闲话,不说东家是非等等。

牛大嫂自然是点头应下,秦真真与她约好第二天上工时间后就让她回家去了。她自己晚上回家后把糟泥卤及各式配料都收进厢房里锁上,做好保密工作,以免粗心大意叫牛大嫂都给瞧了去。

第二天清晨,秦真真与张鸿一人提着一个大竹篮子从相熟的屠夫家买回食材时,牛大嫂已经在大门外等候多时了。

看见秦真真提着篮子很吃力她立即端着张笑脸迎了上来帮忙拎东西。

“以后每天早上我帮你上街提东西去?”

”谢谢你不用啦,我们已经跟人家都说好了,每天清早他们会直接送到家里的。这样倒是省了我不少的功夫。“秦真真笑着谢过。

忙活了一上午,牛大嫂用实际行动说服了秦真真。不光活儿干得又好又快,人也干净利索。等到所有食材收拾干净下锅生好火煮的差不多以后,秦真真就让她回家去了。

张记的生意就这样慢慢地走上了正轨,有了牛大嫂的协助秦真真轻松了不少。店里各式渍菜加上糟卤菜能有十多个品种,每天的纯利润也能达到三四百文。这么估算下来每个月也能挣个十两八两银子,听起来好像挣不少了一年能有百两银子的收入呢。

但是秦真真心里明白,等到天气凉了以后糟卤菜的生意要差一些,大冬天的谁爱吃那些凉丝丝儿的东

文学

西呀,到时候她该想法子卖些热乎儿的菜肴才行。

店铺跟自住房两处的房租加起来一年也得花去小二十两。另外夫妻俩一年下来的生活开销总要个十多二十两吧,还有张鸿读书的费用呢,那也是一笔不小的支出。

至于秦真真寄予厚望的香皂,任凭她对着来往顾客磨破了嘴皮子,好不容易说得有那么两三个客人有些意动了,结果一听到两百文的高价立即都摇头不要了。

秦真真与张鸿两人私下讨论了这个情况,认为这香皂是放错地方销售了。既然想走高端路线,那就该把香皂送到那些专门做有钱人生意的店铺去才行。

比如高档的胭脂水粉店,香皂可以充当个洗面奶的角色,特别推荐给那些油性皮肤的人使用。也可以送到绸缎铺子,这香皂的去污能力比起当下的皂角什么的强的不是一星半点,有钱人家拿这香皂洗衣服不是很稀松平常的事?

于是秦真真带了几个香皂开始去街上找合作的店铺,跑了好几家胭脂店,听了秦真真的介绍还是很感兴趣的。这香皂去油去污能力强,除了可以洗头洗脸洗澡外,还可以洗衣服,试过以后这手闻起来还有一股淡淡的香味儿。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