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小丹的性欢生活

坐在木马上,岳双腿扛肩膀上
2021年3月1日
男生有反应了忍得住吗,女配娇软绝色np文
2021年3月2日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第一章

……

大殿内,张三丰看着有些紧张的张翠山夫妇,却是大手一挥毫不在意的说道。

“翠山你们无需担心,这玄冥神掌虽然阴毒无比,但却难不倒为师,最多几日时间,无忌就能够完全恢复。”

“太好了!”

在场的诸多武当弟子闻言一个个也都完全放心下来,同时在心里对于他们的师父和师公张三丰的恭敬也再次提升到了一个全新的层次。

“师父在过些天就是您百岁寿诞,现如今既然师父您神功大成,徒儿建议不如乘此机会向天下武林弘扬一下我武当的威名。”

张三丰闻言,沉思片刻,也就欣然同意了。

“这样也好,眼下天下武林都实在是太乱了,再加上朝廷也对武林虎视眈眈,老夫也是时候该站出来整顿一下中原武林了。”

在几个月之前,张三丰虽然同样是天下第一的武道高手。

但现在张三丰开始修仙之后,他也已经知道修仙之后的他和原本究竟有多大的差距。

因此这个时候的张三丰不但有了新的奋斗目标,也想要好好发展一下他的武当派。

同时也想要让中原武林恢复到一个平和的状态。

不在是像现如今这般,人人都为了争夺屠龙刀,弄得江湖上到处都是腥风血雨。

因为前有他弟子俞岱岩落得个半身残废,现在他的徒孙又在返回武当的时候遭人劫持,并且中了最阴毒的玄冥神掌。

如果不是现如今张三丰已经修仙小成,他拿这玄冥神掌的阴毒是没有丝毫办法。

顶多也就只能利用自己强大的内功,阴毒给压制一段时间,想要彻底解除那就没有丝毫办法了。

几天后,武当山的一处大殿内,还是孩童的张无忌就在张三丰的治愈下,彻底恢复如初。

同时整个武当山也开始急锣密鼓的筹备起张三丰百岁寿诞的各项事宜。

按照张三丰的实际打算,他这次不但要让武当在天下武林扬名,还要借此统御整个武林,彻底消除倚天剑和屠龙刀的隐患。

很快,时间又过了几天,天下各个门派的人员都受到了武当派的邀请浩浩荡荡的奔向武当山。

一天后,武当山下的镇子内的一间酒馆内。

“启禀大人,根据我们在武当山调查得到的最新消息,这次武当派高调的广邀天下门派齐聚武当上,其真实的目的并不是单纯的未来张三丰的百岁寿诞,而是为了想要借此机会统御整个武林。”

“武当派虽然是天下名门正派,还有着张三丰这位武道高手坐镇,但是想要直接力压少林峨眉这些门派统御整个武林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走,咱们就去这武当山上看一看这武当派的张三丰究竟想要做些什么吧。”

随着时间一分一秒的推移,武当山上那巨大的青石广场上,也陆陆续续的聚集了来自各门各派的掌门和弟子。

等到下午申时的时候,整个武当山青石广场上也密密麻麻聚集了数万人。

紧接着,武当派的众人就开始了庆祝张三丰百岁寿诞的各种流程。

而在这期间,其他各门各派也都纷纷表达了祝贺之词。

然而等到所有的意识结束之后,少林峨眉就开始率先对武当发难了。

“张真人,在今天你这百岁寿诞的大喜日子,本来是

文学

不应该说其他事情,但为了天下武林苍生,有些事情我们也不得不做。”

“那谢逊当年残杀了诸多武林中人,然后带着屠龙刀不知所踪,而张真人的弟子张五侠也和谢逊一起消失在武林之中。”

“眼下既然真人的弟子张武侠已经回到中原武林,还请告诉我们那恶人谢逊的下落,好让我们除去这武林第一大害。”

“杀谢逊,灭大害!”

在场的其他各门各派的弟子,一个也跟着呐喊高呼起来。

显然这些门派的人在来武当山之前,就已经暗自做好了交流,现在这峨眉少林一站出来,他们就立马正臂高呼起来。

而在武当山人群中的张翠山听到这里,也直接站了出来直面天下各门各派。

“各位,在下知道谢逊的下落不假,但我义兄绝对不是各位所说的武林魔头,当年的事情必定另有隐情,所以在下是万万不会出卖我的义兄,将他的位置告知你们。”

“哼!张翠山,我等敬重你是武当之人,才会对你如此这般豁达,不然就凭你和那魔头谢逊走在一起就足以将你一起给惩治了。”

“识相的,就赶紧说出谢逊的下落,要不然就别怪我们对你不客气了。”

“不客气?好啊!我倒要看看你们谁敢在我武当山上,对我武当弟子不客气。”广场高出,头发只是有些灰白的张三丰立马就站了出来,十分霸气的对在场的诸多武林中人说道。

“张真人,你作为武林泰斗,武林前辈,难不成想要包庇一个为祸武林的邪之徒不成?难道这就是你武当作为天下名门正派的所作所为?”

随着张三丰的站了出来,在场立马就有人跳了出来,然后一个高帽子就给张三丰给扣了下来。

如果是原本的张三丰也就罢了,原本的张三丰虽然实力强悍,但也不会接下这一顶子虚乌有的高帽子。

不过,此时的张三丰已经不是原本的张三丰了。

现如今的张三丰得利于修仙的缘故,已经让他产生了一股巨大的自信。

所以,张三丰直接霸气的说道。

“看来老夫沉寂时间太长了,以至于你们都不知道老夫的行事准则了。今日也别说老夫欺负你们这些后辈,只要你们在场的所有人能够接住我一招,今日你们想要在我武当做什么老夫都权当没看见。”

在场的这些各门派的掌门听了,心中自然是很不服气。

他们可以承认张三丰是当今武林第一人没错,但你要说你能够让所有人都无法抵挡你一招,那就实在是太过分了。

“既然张真人想要挑战我们所有门派,那贫尼就斗胆先想张真人讨教一番了。”

峨眉派手持倚天剑的灭绝师太此刻直接就率先站了出来。

“灭绝,你一个人就还是算了吧,老夫怕一个不小心你的性命就没了,老夫刚才都说了,让你们在场所有人一起上,所以你们现在就出手吧。”张三丰毫不在意的看了看在场的众多武林中人。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第二章

第48章开始

末世前一天,一种莫名的病毒在地球某地突然爆发,随后呈现不可抵挡之势,迅速遍布全球。

几乎一夜,整个世界变得昏暗,一些隐藏在黑暗角落里的东西,渐渐出现在了人们的视野之中。

那便是,丧尸。

一叶知秋。明江大学401号,男生宿舍里,安静的躺着一位男子。然而床下却有一道身影来回踱步。仔细看去,竟然是丧尸。

模糊醒来,徐然依稀听到床下悉索的声音,那声音令人发指,就好像野兽一般。

“李方,别闹。”徐然含糊的回答到。因为他知道今天是周六,正是李方回家的时间。

毕竟以李方那调皮的性格,每次离开都会闹出一些动静。于是,他也就见怪不怪。

然而,这次,却和以往有些不同。

只见一只手渐渐的从床下伸来,紧接着是那一张血肉模糊的脸,隐隐还能看见未干涸的血迹和残余的碎肉。

显然,李方已被感染。或者说,已被杀害。

只是不知为何,他又回到此地,难道说是仍有一丝意识存在?徐然不知,已经无法再知。

就在那张血淋淋的大嘴准备包餐一顿,狠狠的撕咬床上的猎物时,徐然醒来了。

“滚开,你干什么!!!”徐然愤怒的看向床边的李方,然而下一刻,他那有些愤怒的双眼,瞬间变得惊恐起来。

“这……这是个什么东西?”徐然有些麻木的问到。

来不及多想,丧尸李方的攻势已经到来。有力的双手,早已贯穿床板。只听“咔嚓”一声,整个床板,已经被撕烂一半。

“我去!”徐然灵活的纵身一跃,来到了临边床上,茫然看了宿舍一眼,有些懵逼。

“难道,宿舍里就只有我一个了?麻蛋,都怪我昨天睡得太晚,他们逃走都不告诉我!!!”

想想曾经的云云,徐然现在才意识到,末世来临,一切东西都已改变,包括人性还有秩序。

但是,现在不是回忆的时间,徐然来回在床上跳跃,以此来躲避丧尸的攻击。

然而,付出的代价,却是一张张渐渐失去的床板。那可是救命的东西啊!!!

眼看就只剩下一张可以借力的床板。要想杀死这只丧尸,徐然只能再回到原地,原来那张睡觉的床。

因为,在那半截床垫下,还有那自己偷偷藏下的一只短刀。

为了得到这只短刀,徐然当初可是没少下功夫。先是借钱,后是打听渠道,最后几经波折才到了徐然的手中。

只是,有些短。

“不管了,先回去再说!!!”纵身一跃,徐然发挥了身体的极限。在迅速踩中距离自己较远的床板后,转身来到了自己的小窝,抽出了那把短刀。

虽然在此过程中有些惊险,腿角的裤子已被抓烂,但还不至于伤到身体。

“tmd要知道会这样,就该听老头子的,没事练练武。现在可好,连跳一个床板都有些气喘,真是醉了!!!”

徐然气喘的看着紧随而来的丧尸。同窗的情感此时早已泯灭。只剩下生与死的较量。

或许,活着的李方看到自己这副情形,也会恳求徐然把他杀掉吧。毕竟,这副样子,很是恶心。

从小开始欲乱的生活 第三章

<!–go–>他转过身,盯着我就说道:“谢谢。”

这一句,情真意切。

我一笑,忽然还想起来了:“对了,当初摆渡门叫你上东海报信,是为什么事儿?”

我有直觉,这件事情,也许也跟四相局有关。

真龙穴的钥匙,一直被存放在摆渡门,夏家仙师也去了摆渡门,可以说二十年前真龙穴被打开,就是因为江瘸子机缘巧合到了摆渡门,才引发了后来的一切。

他没想到我会有这个问题,犹豫了一下。

显然,那件事情,摆渡门的机密,哪怕他已经被摆渡门逐出,可责任心没丢。

略一思忖,他才回答道:“我是帮摆渡门一位长老,来跟那位神主娘娘传话的,说是那件事情,已经谈好了。”

“那个神主娘娘是谁?”

“官定渡口的河神,河洛娘娘。”

对了,他之前就说过,那个时候,两个水神还没有争斗。

神女的原主,是河洛?

那正是修建四相局的时候,那个时候,河洛跟摆渡门的某个人,也有某种关系?

从头开始捋——四相局改局,跟夏季常有关,而夏季常在四相局改局之后,得到了成仙的机会,是四相局的唯一受益人。

而他是到了摆渡门之后才成仙的。

而夏季常曾经发现了什么,还跟江瘸子产生争执。

难道——是夏季常作为四相局的监工,发现了改局的漏洞,找到了江仲离对质。

接着,江仲离许给了夏季常某种好处,让夏季常把事情给捂了下去。

程星河早听出来了:“修仙本来就不是谁都能做到的,这是个天大的诱惑,难怪卷毛的祖宗……”

他看向了夏明远。

夏明远的脸色也难看了起来:“现在,只是猜测!只有见到了我祖爷爷,才能知道这一切!”

可我和程星河一对眼,两个人已经心知肚明。

结合我们知道的一切——只可能是夏季常为了好处,答应下来,所以四相局改局对景朝国君瞒天过海,他至死不知道这件事情,被缠在了九,龙抬棺里。

是河洛串通摆渡门的某人,许给了夏季常成仙的好处和退路,唆使夏季常背叛景朝国君的。

只有河洛有这个能力。

程星河低声说道:“从现在这一切线索看来,也只

文学

有河洛有当真凶的本事和动机了。”

是啊,照着这些线索看来,是她利用四相局,打败潇湘,把潇湘镇压其中永不超生,自己成了新的水神。

我立刻问青鸾:“当年摆渡门叫你传话的那个长老,到底是谁?”

他沉默了一下,像是下定了决心:“剩下的,我就不能多说了。”

已经足够了。

摆渡门跑了一个欧阳长老,八成,他就是河洛安插在摆渡门的叛徒。

而夏季常带着四相局的关键之物,进入摆渡门,修成了夏家仙师,把那个关键之物妥善保存,可谁知道机缘巧合,被江瘸子盗走,引发了二十年前真龙穴被打开的事件。

这一场意外之后,我降生了,当年那些人,不可能让我活下去,才步步紧逼,还怕夏季常这个唯一知情人抖落出当年的真相,找了水百羽去冒充夏季常,想让我对夏季常恨之入骨,势不两立。

却把真正的夏季常藏匿起来,确保消息不会走漏。

这一步一步,简直是一层一层的网,滴水不漏。

杜蘅芷也反应过来了:“北斗,你说,我姑奶奶他们消失,是不是,也是因为知道了这个秘密?”

肯定也有这个关系。

非找到夏季常他们不可。

杜蘅芷拉住了我的手:“一切,就全靠你了。”

“我一定尽力。”

也许——最后的真相,就在眼前了。

这个时候,白藿香拉了我一下,示意我看身后。

一回头,那个戴宽沿帽子的抬起手,对我行了一个礼——摆渡门的礼节。

“我的事情做完了,咱们后会有期。”

接着,他对着那个小庙过去了。

神女的尸骸,就葬在那附近。

凉粉大伯他们都莫名其妙:“不是,一个要饭的,他到底做什么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