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婚小倩与老许无|被打屁股缝里夹姜

床笫之欢:快穿之双修系统(h)
2021年3月1日
坐在木马上,岳双腿扛肩膀上
2021年3月1日

新婚小倩与老许无 第一章

“呃,好,”柯达暗自凝神,不一会儿,掌心便出现一枚透明戒指,他将戒指戴在小平凡左手的无名指上,并咬破手指滴了一滴血在上面,说道,“我柯达发誓,从今日起到我的生命结束,我都将对平凡忠诚!”

“呵呵,好了,呶,这是给你的信物!”小平凡从小背包内取出一朵蓝玫瑰递给柯达。

文学

柯达愣愣地接过去,一时间不知道该作何反应,等他有了反应时,小平凡已经不见了。

小平凡从小圆门内走出来,扬起小手冲着神秘说道:“看,第一枚戒指!”

“嗯,不错,再接再厉啊,下一个目标就不这么好对付喽!好,去吧,凡凡!Go!”神秘手指着第二个小圆门,大声说道。

当小平凡走进第二个小圆门,穿过十米长的甬道来到一扇房门前时,她又敲了敲门。没人为她开门,而是传出一道慵懒的男音。

“谁呀?门没锁,自己进来!”

小平凡用力一跳,攀上门把手拧开门,走了进去。

房间内的灯光暗暗的,呈咖啡色,金发的艾特正半躺在沙发上,手中端着一个盛着香槟酒的透明高脚杯。和柯达的反应一样,艾特见到小平凡后也相当吃惊。

“哦,小家伙怎么会跑到我这里来了?”艾特坐起身,双腿搭在面前的茶几上,魅惑的绿眸微眯,玩味地看着小平凡。

“庭哥哥,小凡喜欢你,你来做小凡的男朋友好不好?”小平凡走上前,乖顺地站在艾特的面前。

“啊?哈,小家伙,说,是谁派你来的?有什么企图?”艾特邪恶地笑着,并伸出两指捏拉着小平凡的脸颊,“我可是比你爸爸还要大哦,居然叫我哥哥,明显就是来巴结讨好我的!说吧,你想让叔叔我做什么?”

小平凡丝毫没被艾特的邪恶笑脸给吓到,她伸出小手轻轻握着艾特捏她脸颊的那只手,无比认真地说道:“小凡知道,庭哥哥是故意吓小凡的。庭哥哥平时也总是痞痞的,笑笑的,让人觉得你不是个正经的好人。可是小凡知道,庭哥哥其实是个好人,在你笑容的背后其实有一颗非常脆弱,非常敏感,非常寂寞,非常善良,非常需要爱的心!”

艾特越听心里越发毛,那个平时说话都说叠字的小婴儿,今天居然说了这么一大段显然不是她该说的话,这实在是有点可怕!

“小凡现在虽然小,但过个五十年后小凡就会长大了,就会变成一个好女人了,到时候,小凡一定会给庭哥哥很多很多爱的!”

“哦?是吗?那么庭哥哥我要是在你还未长大的这五十年中感到寂寞痛苦了怎么办?”艾特似真似假地问道。

“小凡可以陪你玩啊!你瞧,就像你刚才做的那样,你可以捏小凡的脸玩,软软的,很好玩吧?”小平凡主动将自己的腮肉递到艾特的手中,那双大眼睛亮晶晶的,看得艾特忍不住想要俯身去亲吻它们,而事实上他也的确这样做了。

“小家伙,这可是你自己让我当你的男朋友的哦,到时候可别后悔哦!”艾特又捏了捏小平凡的脸颊,果真如她自己所说的,软软的,嫩嫩的,就好像能捏出水来一样,让他爱不释手。

“嗯,小凡不会后悔的,庭哥哥,我们交换信物吧!”小平凡说着便从背包内掏出一朵蓝玫瑰递给艾特,继而眨巴着大眼睛等着艾特的信物。

艾特将蓝玫瑰凑近鼻孔处嗅着,心情愉快地说道:“小家伙,你想要什么信物,说吧!”

“小凡要庭哥哥的血戒!”

“咦?”

“不行吗?”

“呃,小家伙,你知道血戒代表着什么吗?”艾特凝眸望着小平凡。

“代表着小凡以后要对庭哥哥负责!”小平凡坚定地回答。

艾特的表情有一秒的僵硬,继而低下头,一手捂住脸部,肩膀抖动,哈哈大笑起来。

狼族中的公狼都知道,血戒代表着一只公狼的全部,血戒一旦送给母狼,那么公狼就必须誓死对母狼尽忠,时刻都以母狼为重。如果不是爱惨了母狼,公狼是断然不会轻易交出血戒的。可是现在,这个小家伙居然大言不惭地冲他要血戒,还说要对他负责?!哈,哈哈,哈哈哈,这实在是太可笑了!

见艾特大笑不止,小平凡皱了皱小眉头,想着爷爷神秘之前对她的忠告,说是艾特比较难对付,看来他真的是很难对付呢!

“对不起,庭哥哥,在你的眼中,你可能认为小凡还是个孩子,说出来的话是在开玩笑,可是小凡是认真的,非常认真!小凡很喜欢庭哥哥哦!”小平凡向前走了两步,伸出小手摸了摸艾特的金发,“好漂亮的头发哦!虽然比不上爸爸,但是小凡最喜欢的还是庭哥哥的金发!”

新婚小倩与老许无 第二章

第2287章为何是她?

恐怕春桃和敛秋到死都想不到,自己会因为一个出身卑贱的女人,死在炎帝的手里

毕竟谁能料到从不进后宫的炎帝,会突然出现在东方璃月一个新进美人的宫殿里。

这简直是千万分之一的概率,都被她们给碰上了,不知道该说运气太好,还是太过倒霉。

此时东方璃月这个当事人,也被震得瞠目结舌,脑袋发懵。

她呆呆的盯着炎帝,一时缓不过劲儿来。

不知道眼前是真的,还是在做梦!

但炎帝却已经大步的走到了她身旁坐了下来,冷冷吩咐道,“传膳!顺带派两个懂事儿的宫女过来。”

徐公公得令,急忙应喳,意味深长的看了东方璃月一眼,便转身走了出去。

东方璃月则是被他的举动吓了一大跳,瞬间从座位上腾起来,如履薄冰的行礼,“陛——陛下——妾身,给陛下请安——”

“不必多礼,累了一天,坐下吧。”炎帝绝美的脸庞面无表情,但猛然望向她的双眸却让东方璃月心头一颤,如遭芒刺。

因为那双眼睛太过耀眼,像是天上的太阳,美丽璀璨得令人心惊,再配上那张超凡脱俗的容貌,更是刺激的东方璃月血液上涌,鼻孔隐隐有鲜血流出。

避免出丑,东方璃月吓得立马低头,不敢抬眸再瞧,脸上竟是不由自主的浮上了两团红晕。

一个男人长得这么好看,实在是没天理!

这次许是有了炎帝的命令,御膳房的动作极快,东方璃月都还没从震撼中抽出神来,跟前就已经摆满了一大桌的美食。

这些菜品,都是她不曾吃过的,一个个色香味俱全,还隐隐透着惊人的能量,一看就比醉梦阁的美食还要上档次不少。

看到这么多好吃的,东方璃月的饥饿瞬间战胜了忐忑和尴尬,小心翼翼的试探道,“陛下,这些菜,妾身可以吃吗?”

“自然,本就是给你叫的。”炎帝淡淡的声音冷漠异常,但却让东方璃月心头一暖,涌上说不出的感激。

就连站在一旁的苏陌凉都有些诧异。

什么时候炎帝这么平易近人了?完全与传闻不符啊!

就在苏陌凉费解的时候,炎帝一声命令瞬间把她的神思拉了回来,“还不赶紧过来伺候你家主子用膳。”

苏陌凉没当过丫鬟,被突然叫到,不由得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给炎帝和东方璃月布菜。

东方璃月则是尴尬的笑笑,“不用不用,我自己吃就行,不需要人伺候。”

可是炎帝冷着脸,心安理得的享受着美食,一点没让苏陌凉停手的意思,堵得东方璃月不得不闭上嘴,默默用膳。

只是吃到一半,东方璃月还是忍不住大着胆子询问出口,“陛下,今晚这么多妃子入宫,您来臣妾一个美人这里?不太——不太好吧——”

“怎么?你不欢迎朕吗?”炎帝微微抬眸,看了她一眼。

东方璃月惊得立马摆手,说话都有些结巴,“不不不——怎——怎——怎么会不欢迎!臣妾巴不得您来呢。”

“只——只是,后宫佳丽三千,臣妾一个刚进宫的美人何德何能,不知陛下为何就挑中了臣妾?”

东方璃月虽然有几分姿色,但在秀女中也称不上最拔尖,在才艺方面更是比不上那些真正的大家闺秀。

新婚小倩与老许无 第三章

第843章果林飘香(完)

六岁的祁一鸣再过一年才七岁

文学

,当然不算长大,但宋思思答应了祁一鸣的请求。

在第二年的暑假带着他去了一趟齐悦的老家,祁母争夺孙子的谋划自然再次失败。

山下稻田金黄,山上果林连绵至天边,果实挂满了树枝,香气飘散,令人陶醉其中。

这次回老家的不止祁阳一家三口,还有三进院里所有老老少少,是游玩,也是来视察,却无一例外被眼前之景征服。

孩子们欢呼地奔入林中,由果林的工作人员带着孩子们去采摘水果,祁一鸣也实现了敞开肚皮吃到撑的愿望。

大人们则去了果汁厂。

干净无菌厂房,几个院校联www.00kxs.com合研制的半智能生产线正在工作,一瓶瓶果汁灌装出厂,然后被货运车拉走送到全国各地。

繁忙又有序的场面让外院的边教授惊叹:“我这几年去好几个国家做访问学者,每到一国我都会去参观他们的工厂,但从未见过哪个工厂比你这更干净更高效。齐悦,你做得很棒。”

齐悦跟着边教授学的安南语,后来从西南回来后也没放下,因着边教授一直住在三进院,她又陆续跟他学了俄语和德语,只是三年前她从医大毕业进了医院,工作繁忙才减少了学习语言的时间。

杨柳却是经常去寻边教授,不过她醉翁之意不在酒,而在于清大的朱柏青,几经折腾,两人还真成了对,因为两人忙着回家结婚,所以这次行程杨柳没来参加。

刘梅安家在津市也没有回来,不过她没有接受鲁广元,而是选择了她一个同事,是个东北人。

这些思绪不过一瞬,齐悦一脸不好意思地冲边教授道:“我没做什么,工厂如今能做得这么好是好几个院校极力协作的功劳,还有就是工厂里的员工,以及这片土地上的人们。”

她这话很官面,但确实是实话,当初她立意要建果园建果汁厂,不过是因着齐老爷子想要乡亲们多条路子创收,她几乎拿出大发服装厂所有能动用的资金砸入了这片果林和果汁厂里,一开始并不顺利,只依赖着大发服装厂输血,也因着这片土地上的乡亲们咬牙伺候着还不能挣钱的果林,及至去年果木长大结果,果汁厂运转。

果汁一投入市场,立马赢得全国老少的喜爱,又因为全天然无添加剂,让国民放心同时又有补充维生素的功效,医院的医生都会劝病人买上一两瓶当营养液喝。

果汁供不应求,收益自然让参与者满心欣喜,厂子盈了利,乡亲们的腰包鼓了起来,村子里一座座平房建了起来,带动砖瓦厂都红火起来,去年就寻了新的地方扩建了。

当然,也是因为齐悦投钱做了大项目,将农业和旅游结合,帽儿山自然也被囊括进去。

前几年,齐悦去县里去市里谈过帽儿山建立自然保护区的事,但没有引起领导的重视。

但去年果汁厂火爆之后,领导们重新翻出齐悦之前的提案,很痛快地给了批复,只是提了两件事,一个是必须有公职人员的监管,另一个就是资金方面“上头”爱莫能助。

齐悦原本就打算自己出这个钱,而监管也是正常程序,她满口应下,只是去年她没时间回来,这次回来便是全面启动这一项目。

这次进帽儿山,除了雷军陪同,还有长到八岁的齐思琪,她见到小花那一刻眼睛唰地亮了,伸手就要扑过去,齐悦忙按住她,而后跟小花介绍:“小花,这是我女儿丫丫,你俩打个招呼。”

已经成年的花豹再叫小花其实有些不合适了,但它却没有半点不高兴,低下脑袋蹭了蹭齐悦的手心,而后偏头冲茂密的灌木丛嗷呜一声,一大一小的豹子应声跃出,落在小花身边,却是警惕地盯着齐悦三人。

齐悦惊喜交加:“小花,这是你媳妇和孩子吗?”

小花点了头,而后偏过头与母豹和幼豹交流,齐思琪已经兴奋地指着幼豹道:“妈妈,我要跟小小花做朋友。”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