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帅哥的大鸟

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校花系列第92部分阅读
2021年2月24日
涨精装满肚子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
2021年2月24日

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 第一章

三日后,磬鼓齐鸣,秦始皇的御驾车队浩浩荡荡从咸阳出发。

走在最前面的是十六驾前导战车,每驾战车上都有一名驾车的驭夫,两命前卫将军。

一名手持矛戈,一名手持硬弓,冷目四顾,威风凛凛。

这十六驾前导战车,不仅仅是君王出行的仪仗队,而且还担负着正面防卫和预警任务。

在十六驾前导战车后面,跟着上千名秦军锐士,矛戈铮亮,甲胄整齐,这些锐士都是百里挑一的勇士,虎狼般的眼神让人不寒而栗。

在锐士的后面跟着一辆六驾马车,马车是全封闭的,上面纹饰华贵,马车顶部是一个穹顶华盖,正是秦始皇的专用马车。

马车后面还跟着四五十辆马车,都是朝廷的随行官员,后面跟着几万全副武装的军队和辎重。

秦始皇的马车很大,里面铺着软垫,上面放置一条案牍,秦始皇坐在案牍旁,手里拿着一卷竹简,以便随时批阅文件。

在案牍的另一侧坐着陈子安,秦始皇有一个习惯,他如果赏识某个大臣,就会邀请这个大臣和他一起同吃同住,甚至共坐一辆马车,根本没有什么君臣避讳。

他不像后来的那些封建君王搞兔死狗蒸那一套,把打天下的大臣全杀了。

除了杀了权臣枭雄吕不韦和嫪毐,他没有杀过任何功臣,跟他打天下的功臣基本都可以全身而退,这也是他比其他君王伟大的地方。

“皇上,你不妨先歇息一会儿,等下到了地方还得祭山拜神。”

陈子安不得不佩服秦始皇毅力超常,在出行的路上还在办公,其实马车很大,他完全可以躺下休息。

“朕习惯了,路上不找点东西做,很是无趣。”

秦始皇这次东巡,一路上逢山祭山,逢庙拜神,不但要祭祀名山大川,有时还要刻下石碑,歌颂功德。

这倒不是他迷信,当时的社会人人都迷信,他需要通过这种方式来宣扬天子的功德。

第一站是峰山,祭祀了峰山之后,下一站就是五岳之首的泰山。

秦始皇这次东巡,主要活动就是封禅泰山。

地方官吏早就候在泰山脚下,做好了准备工作,等待秦始皇举行封禅大典。

下了马车,陈子安一看头皮都大了!

除了地方官吏,泰山脚下人山人海,聚集了众多的平民百姓,很是热闹。

天子封禅泰山可是百年不遇的盛事,能赶上这样的盛事,这辈子活得值了,都觉得很荣幸,人人都想一睹天子的真容。

刺客很有可能就藏匿在他们之间,既然是盛世大典,就得让老百姓参与,又不能把这些人全部驱离。

陈子安暗暗着急,好在他早有准备,立即让那些身穿便衣的间客,在秦始皇周围形成一道防线,不让可疑人员近身。

在地方官史的陪同下,陈子安跟着秦始皇等一帮人,慢慢登上了泰山,准备举行封禅大典。

磬鼓齐鸣,香烟缭绕,神女和巫师举起了燃烧的火炬,开始载歌载舞,举行了盛大的祭祀仪式。

秦始皇头顶华盖天子伞,在一众护卫的的保护下,昂首登上了泰山之巅,祭祀天地,昭告天下。

“朕生于乱世,受命于天,奋六世之余烈,扫六合,平天下,南征百越,北击匈奴,终于一统华夏,息兵止战,还万民于安乐,修长城护我华夏子民万世平安,如今六合之内,皇帝之土,西涉流沙,南尽北户……”

听着秦始皇激荡人心的祭词,人们忍不住发出一阵阵欢呼声。

“吾皇万岁!”

天佑大秦,万世千秋……

……

震耳欲聋的欢呼声响彻大地,人们由衷的接受了这位一统华夏的千古一帝。

秦国能够结束数百年的战乱,为平民百姓带来了安定的生活,这就是最大的福祉,齐地的民众从精神上已经开始臣服秦始皇了。

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 第二章

“哈哈哈!不愧是明教的教主,闻名不如一见,果然敏锐非凡,佩服,佩服!”随着这声音,一个青色的人影从门外“倏”的穿了进来。全\\本//小\\说//网

看见来人,吴和不由自主地“啊”了一声,往后退了两步,眼中尽是惊骇,而躺在床上的胡秀儿到了这会,终于流下了第一滴眼泪。她双手紧紧地抱住自己身前走光的部位,上下嘴唇紧紧地黏合在一起。

来人正是刘聪。别看这厮在李家,尤其是在李唐面前,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这时候居然很有几分高手的风度。

“你还有几位同伴在屋檐上,何不让大家都上来进来一见?”虽然已经意识到了危险,但沐云却依然毫不慌张,他忽地向方腊使个眼色,方腊顿时会意,抱着俊哥往床边考了靠,来到了胡秀儿的身边。

事到如今,既然被找出来了,一切都将化为泡影,但只要控制住两个人质,还有机会逃生。

刘聪微微一笑,道:“不必了,沐教主,他们其实今日将要对付你的,只有我们两个人而已,其他人都只是在旁边掠阵。若是我二人之中有一个人伤了,才会上来递补。不过,不要怪我没有提醒沐教主,外面的人不但个个武功高强,而且身上都带着劲弩,你只消在窗外或者门外一出现,他们就不会和我一样和你硬拼的,他们只是以杀人为目的!”

沐云不由有点慌神,他万万没有想到,对方竟然能在不声不响之间完成了这样周密的布置。一时间,他不由恨起吴和来,若非吴和方才闹出那样大的动静,敌人完成这样的布置,以他的武功,是绝对不可能如今才察觉的。

“哦,两个人!那,另外一个何在,我倒想见识见识,他的武功也如阁下一般强悍吗?”

沐云虽然和刘聪尚未交手,但却知道,刘聪的武功极为强悍,即使比自己稍差,也不会差得多远。若是他的帮手也有他这样的武功,沐云今日就不大可能幸免于难了。

“不就是他吗?”刘聪忽地用手指了指方腊,道:“十三郎一向低调,没人知道他的真实武功,但他的武功,的确是在我之上的!”

沐云双目中射出奇光,罩定已然不声不响地将俊哥放到胡秀儿身上的方腊。方腊竟是沐云否定,只是淡淡地向沐云一笑,那神色间,哪里还有一丝恭敬之意在!

“很好!”沐云心中发冷:“想不到你也背叛了我!”

“沐教主此言差矣!我方腊从来没有背叛过,我自始至终,都是‘潜龙阁’的人!”方腊一脸的骄傲。原来,“潜龙阁”中神秘的第二高手,竟是方腊!

“那么,当初,你和李家——”

“沐教主素来都喜欢玩弄手段,这一点苦肉计都看不出来吗?以我的武功,当初若是想要杀掉我们李阁主,谁能阻止得了?”

沐云点点头,道:“好!不愧是‘潜龙阁’端的好手段,好算计,若不是你亲口告诉我,我不论如何也不会想到,你这个和李唐有‘血海深仇’,甚至被他弄进牢狱的人,居然会是他‘潜龙阁’的人。”

刘聪微微一笑,向沐云道声:“请!”也不打话,神掌便向沐云拍了过去。不一会,两个人便战作一团。而方腊只是站在那里护着床上的胡秀儿和俊哥,偶尔也出手助两拳。有时候,刘聪会忽然脱出手来,来到床边,而方腊会立即接上他的位置,和沐云战作一团。很明显,今天,方腊和刘聪这两个高手的目的很简单,就是以车轮战将沐云耗死!

也不知是几大高手的倏忽还是怎么回事。一直站在一旁的吴和居然无人问津。他就这样在三大高手的环伺之下,偷偷地溜出了房间。

但他刚刚走出房门,就此愣住了,房门之外,正有三个人静静地站在那里等着他,其中一个是李唐,而另外两个——

黑化肉羞耻play快穿 第三章

夜幕降下了。

城市东头,原本名叫众安坊的这片街区,如今挂的已是“平等王”时宝丰的旗帜。

由于前期占领得早,并未经历太多的折腾,此时这众安坊已经成为城内最为热闹繁华的街市之一。从西面的坊门进去,一侧聚集了宝丰号的各种店铺生意,另一边则围起了大量的院落,成为被外界称为“聚贤馆”的贵宾居所。

作为公平党五支势力中最擅长做生意、负责后勤与运转物资的一系,“平等王”时宝丰从起事之初走的便是交游广阔的路线。尽管由于公平党最初的复杂状况,这边与天下最大的几个势力并未有过明显往来,但不少崇尚富贵险中求的中小势力过来时,最容易接触到的,也就是时宝丰的这支“宝丰号”。

而在这样的过程里,同样有不少亡命之徒,通过与“宝丰号”的贸易,进行危险的物资转运,进而自窘迫的状况里逐渐崛起,成为了小型或中型的武装集团的,因此也与时宝丰这边结下了深厚的缘分。

这一次江宁大会的消息放出,每一系的力量都展现出了自己独特的风格:“转轮王”许召南聚集大量的教众,甚至请来了北上已久的大光明教教主坐镇;“阎罗王”周商维持着偏激的作风,收拢了大量悍不畏死的亡命之徒,顺便裹挟众多想占便宜的外围苍蝇,聚起浩大的声势;“平等王”时宝丰这边,则从一开始便有众多成规模的大小势力过来捧场,到得八月间,三山五岳各路带着名号、甚至能说出不少英雄事迹的势力代表,每一日都在往众安坊聚集。。

相对于“转轮”“阎罗”两系人马虽多,却多为乌合之众的局面,时宝丰这边,一拨一拨的远来者都更为“正规”也有更显得“有模有样”,这中间,有行走各地、交游广阔的大镖局,有盘踞一地、代表着某一系豪绅的大商会,也有许多在女真肆虐时真正做了抵抗、有着事迹的“英雄豪杰”……

他们每一支进入众安坊后,附近的街头便有专门的人手,开始宣扬和吹嘘这些人的背景,随之引来围观者的仰慕与赞叹。

以生意起家的人最懂得什么叫做花花轿子人抬人,而对于这些远来的大小势力而言,他们自然也明白这一道理。一时间,进入“聚贤馆”的各个势力相互往来不息,每日里互相拉关系也互相吹捧,端地是一片和乐融融、群贤毕至的氛围。以至于部分“懂行”的人,甚至已经开始将这边的“聚贤馆”,比作了成都的那条“迎宾路”。

当然,如此多大小势力的聚集,除了明面上的热闹和睦以外,私底下也会如水波浮沉般出现各种或好或坏的复杂事情。

如同前几天抵达这里的严家堡车队,一开始由于严家的抗金事迹、以及严泰威独女有可能与时家结亲的传闻引来了大量的讨论与关注,不少中小势力的代表还特意前去拜访了领头的严家二爷。

然而到得这两日,由于某个消息的突然出现,有关严家的事情便迅速沉寂了下去。即便有人说起,众人的态度也大都变得暧昧、含糊起来,支支吾吾的似乎想要暂时忘掉前几日的事情。

八月十六,严云芝在院子里坐到了深夜。手中摩挲着随身携带的两把短剑,静谧的夜里,脑海中有时候会传来嗡嗡的响动。

前几日突如其来的热闹,又突如其来的散去了……

事实上,严家这一次过来,结亲并不是一定要实现的目的。从出发时起,父亲就曾经说过,口头上的约定不见得有效,对于两个大家子而言,最牢靠的关系始终还是彼此都需要的利益交换。倘若两边能够合作,彼此也欣赏对方的人品,结亲自然可以亲上加亲,但倘若彼此看不上,严家也有自己的尊严,并不是一定要巴结什么“平等王”。

当然,话是这样说,按照一般的情况而言,这场婚事多半还是会履行的。

严云芝今年十七岁,在思想上并没有多么的出格、反叛。对于嫁入时家这种事,她首先也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

早几日抵达江宁,“平等王”时宝丰据说还在江北主持其它的事务,聚贤居这边,由“平等王”天地人三才中的几名大掌柜以及时宝丰的次子时维扬主持接待。若是没有太多的变故,这位时维扬时公子,便会是与她履行婚约的那个人。

乍然的接触中,严云芝对对方的观感不算差。在几名“大掌柜”的辅佐下,这位时公子在各种事情的处理上应对得体,谈吐也算得上稳妥,并且还不错的长相以及武艺高强的传闻中,严云芝对于嫁给这样一个人的未来,忐忑之余却并没有太多的排斥——每个人都会经历这样的人生,逃总是逃不掉的。

但随着那条消息的传出,这一切就迅速地变了味。

过去几日众人的热情当中,正面吹捧的大多是严家抗金的事迹,与时家的婚约由于时宝丰尚未过来拍板,因此只在小道流传。但“平等王”的势力愿意让这等小道消息传出,看得出来也并非反悔的做派。

但在关于通山县的消息突然出现后,早两日不断上门的各方贤达已经远远避开了严家居住的这一片范围,对于婚约之类的事情,人们并不是调侃,而是直接选择了闭口不言。在旁人看来,时宝丰显然是不会接受这场婚约了,众人再谈论,实际上得罪的就会是“平等王”。

十七岁的少女已经经历了不少事情,甚至艰难地杀过两名女真士兵,但在之前人生的任何阶段,她又何曾见识过身边氛围的这般变化?

遇上敌人尚能奋力厮杀,遇上这样的事情,她只觉得存在于此都是巨大的难堪,想要呼喊、辩解,其实也无从开口。

前几日她喜欢到前头大堂里静静地坐着,听人说起城内各种各样的事情,到得这两日,她却连离开院子都觉得不自然了,用膳与散心,也只能留在这处院落里。

亥时左右,叔父严铁和过来陪她坐了一阵,说了一会儿话。

“……今日外头出了几件大事,最热闹的一件,便是大光明教教主林宗吾

文学

,以一人之力挑了周商的五方擂,如今外头都传得神乎其神……”

或许是担心她在这边憋闷,严铁和特意跟她说了些城内的新消息。不过这一刻严云芝的心情倒并不在这上头。

“我们严家的事情……怎么办?”严云芝尽量让自己冷静,“要不然……我回去吧……”

“没到这一步。”严铁和道,“这件事情……大家其实都没有再说什么了。因为……最终呢,你时伯伯他还没有入城,他是心思通透的人,什么事情都看得懂,等到他来了,会做出妥善处理的,你放心吧。”

“但是……”严云芝吸了吸鼻子,微微顿了顿,“消息是谁放的,查出来了吗?”

严铁和低头沉默了片刻:“五尺Y魔啊……这种外号,总不可能是那小魔头本人放的,而通山的事情,除了咱们,和那个该杀的东西……还有谁知道?”

“……李家?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咱们在通山不是谈得好好的?”严云芝瞪大眼睛。

严铁和摇了摇头:“……李彦锋如今就在城里,他老子就是大光明教的护法,他如今也接了护法的位子了。放这种消息,无非是要给你时伯伯难堪呗。”

“许昭南与这边不对付吗?”

“进城这几天还看不懂吗?公平党五家,谁跟谁对付?而且这中间还有其他的理由。你忘了……那小子是从哪里来的……”

严云芝想了想,便即明白:“他是想让……这边……结个西南的仇家……”

“若是事情闹大了,你……平等王的儿媳受辱,这边怎么可能不讨回个公道来,而西南来的那小子,又哪里是什么善茬了?李彦锋号称猴王,实际上心机深沉,所以才能在通山立下那一番基业,对方在通山一番捣乱,他反手就将问题扔给了对家,如今头疼的要么是我们,要么是你时伯伯。他的厉害,咱们见识到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