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打开腿我想尝尝你的味道

杂烩大乱炖目录:出水了 使劲 太舒服了
2021年2月19日
宝贝我开始了h:在那np盛开的地方
2021年2月21日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一章

那是因为,当年天苍世界的世界意识是唐明耀封印在玲儿体内的,唐明耀是什么修为,哪怕当年也是堪比混沌大道的存在,他封印的东西,岂会被区区一个只有混沌天道境的扬眉所能发现的!

而在唐明耀在将世界意识封入玲儿体内时,也是下了限制,那就是只有玲儿的修为突破圣人境,才能感觉得到世界意识的存在,到时候便能将那方世界意识给炼化,从而成为一界之主!

要不然以玲儿现在区区准圣境修为,去炼化世界意识的话,那简直是以卵击石!

天苍世界虽然跟洪荒世界比起来不算什么,但是哪怕在小,那也是自然演化的一个世界!

所以,天苍世界的世界意识最少也是圣人的修为,而让一个只有准圣修为的人,去炼化一个拥有圣人修为的世界意识,哪怕这个世界意识没有智灵,那也是和送死有什么区别?

按道理来说,像天苍世界这样的小世界,洪荒天道应该很快就能将它完全掌控了,可是即便是现在天苍世界融入了洪荒世界,可是洪荒天道却依旧还没完全掌控天苍世界!

最多只能影响一些天苍世界的运转,根本就做不得像它掌控洪荒世界那样得心应手!

这主要还是洪荒天道根本就没有,将天苍世界的世界意识给炼化,不应该说它根本就没有找到天苍世界的世界意识,所以,才拖了十几亿年,也没有完全掌控天苍世界,最多只能往里面输入一些灵气,还有改变一些修炼的法则!

当然,这些唐明耀早就算到了这一步,这也是为什么,他会将天苍世界的世界意识封印在玲儿体内,并且隐藏起来的原因!

额……,有些跑题了,画面一转,回到大厅中!

“对了!玲儿姐姐,你口中的阿佛狄洛忒姐姐和阿蒂米斯姐姐又是谁啊?”

突然,安娜想起刚才玲儿口中提到的那两个名字,当下也不由一脸好奇的问道!

“阿佛狄洛忒姐姐和阿蒂米斯姐姐,是当年跟我一起去洪荒世界的两位姐姐,她们现在的修为都比我高!”

玲儿解释道!

“哦!原来这样吧!”

闻言,安娜顿时也恍然大悟起来!

“玲儿姐姐,我们要回去了吗?”

旁边正在玩耍嬉闹的两个小家伙,在听到玲儿的话,顿时也停了下来,然后跑到玲儿的跟前,昂着头问道!

“嗯!你们的阿佛狄洛忒姐姐和阿蒂米斯姐姐,刚才和

文学

玲儿姐姐联系了,说她们的事情已经处理好了,问我们要是没事的话,就去找她们,然后一起返回洪荒!”

见此,玲儿摸了摸两个小家伙的头,然后笑着说道!

“哦!那玲儿姐姐你忙完了吗?”

两个小家伙再次问道!

“嗯!”

玲儿点点头!

“那我们就去找阿佛狄洛忒姐姐和阿蒂米斯姐姐吧,然后我们回去吧,囡囡和琪琪有点想倾仙姐姐和柳神姐姐了!”

见到玲儿点头,两个小家伙也是急忙说道!

说道最后,好像想起什么,只见两个小家伙朝着旁边的安娜看去,然后一脸期待的问道:

“对了!安娜姐姐会跟我们一起去吗?”

虽然相处不过才一年时间,但对于安娜,两个小家伙还真舍不得!

“呵呵!安娜姐姐暂时去不了!等安娜姐姐将所有的事情处理完了,就会去找你们的!”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二章

第950章团队配合

涅槃圣兽也真是菩萨心肠,不需要梦幻仙子的催促就在自己神识稍微修复了一些之后又开始恢复李长生等三人的受损的神识了。

李长生看着涅槃圣兽忍受神识疼痛地为自己等三人恢复受损的神识也是感同身受,毕竟神识没有完全复原再擅自动用的话会很痛苦,就像是针扎的一样疼痛。

可是涅槃圣兽却默默地忍受了这些疼痛,只为了给他们三人恢复受损的神识,这种献身的大无畏精神有点像招财进宝大仙,李长生等三人立即把涅槃圣兽提升到和招财进宝大仙一样的地位了,虽然还不至于让他们对其进行信仰,不过已经把涅槃圣兽当做是他们最好的朋友了。

而李长生也熄了要从涅槃圣兽身上抽取精血的打算了,既然涅槃圣兽已经是自己的朋友了,怎么还可以从朋友的身上抽血呢?

尽管没有任何人逼迫催促涅槃圣兽,不过它还是尽心尽力地为李长生等人修复着受损的神识,因为时间紧迫,这涅槃圣兽虽然还不会开口说话,不过它心里可是什么都明白着呢。

按照计划,他们明天可就要跳车了,至于跳车之后的情况,可是完全无法预测的,也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

明天很快,此时已是明天。

李长生等人早已做好了准备,也不需要通知任何人,他们也没有要求垃圾通道车停下来,而是直接从其底部开凿的破洞中跳下去,虽然此时车速仍然很快,不过底部和轨道还有很大的一个空间,跳下去也不至于被轨道垃圾车碾压。

李长生等人全部跳车了,轨道垃圾车从他们的头顶呼啸而过,很快就消失在漆黑的轨道尽头。

从这里到那条小道轨道车大约只需要半柱香的时间,而他们这样的低空遁速飞行大约需要一个多时辰,既然不清楚前方的情况,自然不能大家一起前往,按照计划派出影子前往,不过影子毕竟只有化神后期的境界,遂又让梦幻仙子陪同,梦幻仙子虽然实战能力一般,不过遁速及隐身功夫都相当不错,而且她也修习了无影遁术,所以最起码不会拖影子的后腿。

影子和梦幻仙子前去探路,其余人原地休息,一个时辰后,影子发来传音符,说那个小道上发现了几名炼虚期的修士,请示要不要先宰了他们?

李长生立即给影子回传了一道传音符,要求她们就地等待,只需要监视就行了,暂时不需要她们做进一步的动作。

道理很简单,那条小道的地图李长生也在复制地图的时候全部给复制了下来,那条小道很长,而且这里神识会受到很大的压制,影子是不可能把小道的尽头的情况也摸清楚的,既然已经发现了几名炼虚期修士,那么就说明这条小道也是被监控起来的了。

而这里的监控无论是谁布置的,他们都很清楚死亡之花主人的实力,只是靠这几名炼虚期修士肯定是不行的,那么就说明这条道很有可能走不通,布置后手是肯定的,就是不知道布置了什么强度的后手。

我脱了老师的小内内 第三章

晋王受册为储君,前朝后宫都松了口气。

是年慈母皇太后病逝,去世的时候专门将谢风篁叫到身边,说道:“看到晋王为储哀家也就放心了,你往后不必搞事情了吧?”

谢风篁心情复杂,保证道:“您放心,妾身会好好儿伺候陛下的。”

“还有件事情,哀家去后,别叫曲氏来帝京。”

文学

慈母皇太后点点头,又吩咐,“哀家便是不在了,也不想看到那贱婢得意!”

这个不用她说谢风篁也不会欢迎曲太后回来跟前,毕竟哪个做儿媳妇的喜欢婆婆见天待在附近管着自己?

哪怕曲太后从前跟谢风篁关系不错,但那也只是从前。

谁知道现在呢?

尤其还是袁太后跟太皇太后都不在了,曲太后便是皇家如今最显贵的长辈。

谢风篁好容易送走了两代婆婆,可不希望再应付一个曲太后。

慈母皇太后的死,带给了淳嘉极大的打击。

他因为常年习武的缘故,体魄素来强健,哪怕当年为谢风篁挡箭之后重伤了些日子,将养之后也很快痊愈了。

此番却结结实实的重病了一场。

这日醒来就听说安妃悬梁自尽的消息。

谢风篁其实不想在这时候让他听更多坏消息的,但安妃毕竟不是其他人,她思来想去还是没瞒着。

只是淳嘉对袁楝娘却是真的很淡漠了,只说了声“知道了”,吩咐回头将人埋在袁太后陵墓畔也就是了。

而袁太后作为扶阳王一脉的王太后,是要葬去扶阳郡,而不是跟淳嘉一样,葬入帝陵的。

这话的意思,就是让袁楝娘跟着娘家嫡亲姑母,而不是帝陵。

谢风篁虽然早就不在意皇帝跟袁楝娘之间的过往,听了这话,面上不显,心里还是很高兴的。

可能他们年纪都长了的缘故,这年的冬天,她也接到了一个噩耗,就是江氏去世了。

其实江氏早两年就想走,被她想方设法劝着熬了下来。

然而心病沉重,熬到这一年的冬天,可能是看到了嫡亲外孙为储之后,一口气松弛下来,于一个大雪纷飞的夜晚,撒手而去。

谢风篁闻讯怔忪良久,才放声大哭。

她不知道自己强留母亲这几年是对是错,毕竟江氏这几年,尽管看似事事遂心,其实一直都不开心。

甚至有段日子,江氏恍惚到了对着晋王喊谢细雨等人的名字的地步。

谢猛去看望,还被拉着手数落不该嫁给汪家人……是被当成她六姑姑谢风鬟了。

这种情况让所有晚辈都忧心忡忡,谢狸是跟江氏一起住的,几乎一天三四回的请安,小心翼翼的逗着这祖母开怀,只是成效始终不大。

江氏看那些人世间的乐趣,还没有偶尔进宫见着皇后时高兴。

谢风篁这时候才意识到,她的母亲的确跟她不一样,江氏是真的疼孩子。

不然当年不会教她事事以自己为先。

而是像寻常母亲那样,灌输贤良淑德与孝道。

江氏去世的时候,淳嘉的病情刚刚好转,谁知道皇后又跟着病倒了。

宫闱里因为帝后先后卧病的缘故,这一年都显得十分昏暗阴郁。

淳嘉二十七年的元宵节,帝后说起一些往事,谢风篁提到自己幼年时,父兄会在这日亲手给她做华灯,天子来了兴致,当场叫人传了工具材料匠人,在匠人的指点下,却也做了一盏颇为精巧的走马灯与她。

见皇后神色惊喜的捧着,淳嘉一时没忍住,抚着她鬓发许诺:“往年每年朕都亲手给你做。”

这样的承诺年年应允,转眼就到了淳嘉三十九年。

这一年的天子没能再给皇后做花灯,他是淳嘉三十八年年底就病了的,病中就觉得不好了,却还想着陪皇后再过一次元宵节,于是昏昏沉沉的支撑着,最终在元宵节前一晚,帝京上下万千华灯齐备,只待时辰光耀千家万户时,宫城的钟声敲响了。

流光溢彩的花灯被仓促摘下。

次日原本富丽堂皇的灯会,换做了满城缟素。

淳嘉帝公襄霁,十五践祚,二十三亲政,于五十五岁,驾崩于太初宫,群臣与太子商议之后,上庙号为宣宗,以彰其中兴公襄氏之功。

宣宗在朝野的口碑都是极好,他驾崩,天下咸悲。

相比宣宗的生父嗣父,他其实已经算长寿。

然而对于谢风篁来说,他活着的时候她心里总是不定,哪怕十五皇子为储了,她也时刻防备着这个儿子步上前两位太子的后尘。

可他去了之后,内心巨大的塌陷却让皇后连着半个月都仿佛行尸走肉一样。

她也哭也笑也说话也用膳,像是很淡然的熬过了这一关,只是精气神仿佛都被抽走了一样,木然的叫人心惊。

江氏去了,皇家长辈也凋敝纷纷,唯一能劝的就是陪伴多年的近侍,已经面现苍老的清人跪在新晋皇太后面前嚎啕大哭,求她为新君考虑,也要振作起来。

“可见人有的时候是不能随意许诺的。”谢风篁心中仓皇难言,还是后来新君拨冗赶过来跪请她保重,她才喃喃说道,“当年陛下……先帝在时,本宫……哀家许诺说,若是他先于哀家去了,哀家便与他殉葬,当时他拦着了,哀家也没当回事。结果如今他真的去了,哀家却也觉得,这世间没什么意思了。”

可能是慈母皇太后的在天之灵有些关系吧,晋王为储之后,她跟皇帝之间就真的消停下来。

这后面的十几年光景,六宫形同虚设,因为皇嗣众多,群臣也没有理由干涉帝王的召幸,何况最得宠的那位,已经是正经的皇后。

他们只能为帝后和谐而庆幸。

帝后倒是起居如坊间伉俪,像慈母皇太后所期望的那样,过了十几年安稳太平的日子。

这样的日子过的时候不觉得什么,有一个人先走了,剩下来的人,却就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了?

新君跟新后,以及长大了的珍王、康安,以及昭庆等得宠的皇嗣都来劝了一回又一回,眼看太后始终打不起精神,新君毕竟是从小就不太着调的,这日却让自己的嫡长子撒娇卖萌好说歹说,硬是拉着谢风篁去了一趟荒芜已久的斛珠宫。

这座宫殿本就偏僻,自从安妃自尽后,越发的荒废。

谢风篁完全没有心情故地重游,只是新君的嫡长子颇为机灵可爱,又是她的嫡亲长孙,到底地位不一样。

她知道新君必然在这宫里预备了什么新奇的玩意儿想逗乐自己,可她如今什么都没有心情。

然而虽然早有准备,走进去之后,在凝碧殿看到的人,还是让她怔住了。

那男子二十余岁年纪,轻袍缓带眉眼气度一如尚未亲政前的淳嘉。

这一刻谢风篁明白了三十九年前,太皇太后的陪嫁从扶阳郡秘密返回宫中,跪在阶前哭着禀告说“当今扶阳王类先帝”时,太皇太后的心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