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我叫林小喜17
2021年2月12日
被老外干、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2021年2月13日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一章

京师,户部,尚书值房外间花厅。

熏香袅娜,暖炉温张,门口的一扇紫檀山水立屏隔绝开室外的雪景,也将花厅中二位部堂的谈话留在室内,不为外人与闻。

“事情大致便是如此这般,之后最新的消息便是李成梁威压建州,努尔哈赤主动请降,邀其至赫图阿拉检视,并承诺退还此前数年所夺土地。”来访的兵部尚书梁梦龙叹息一声,摇头说道。

高务实的落座处与梁梦龙主客相对,闻言似乎也略显诧异,蹙眉沉吟起来,右手五根手指有节奏地轻敲着紫檀木椅扶手。

梁梦龙与高务实相熟已久,知道这是高务实思索时的习惯动作,因此也不催促,静静等高务实的结论。

过了没多久,正端着手中香茗小饮的梁梦龙忽然听见高务实轻笑一声,不由抬头,略有些讶异地道:“求真何以发笑?”

高务实似乎还有些忍不住笑意,又“呵呵”笑了一声,摇头道:“我笑李引城纵横辽东二十余年无敌手,此番却只怕要吃个大亏。”

梁梦龙大为诧异,睁大眼睛,一脸不可置信:“此话怎讲?”

高务实轻轻一挑眉,问道

文学

:“鸣泉公可知张破羌之故技?”

“张破羌?”梁梦龙思索了一下这个有些陌生的称谓,问道:“求真是指汉末破羌将军张绣?”

高务实颔首道:“然也。”

梁梦龙面色一变:“你是说……努尔哈赤诈降?”

“努尔哈赤绝非轻易请降之辈。”高务实目光炯炯,断然道:“我料他此番所上降表,言语之中定然恭谦之极,乃至奴颜婢膝亦在所不惜,然否?”

“然。”梁梦龙回答,又问:“此骄兵之策耶?”

高务实哂然一笑:“曹操败走宛城,逼张绣叔母邹氏侍寝故为导火索,但其胜之太易,志得意满,遂成骄兵,这才是根由。我观建州此战,宁远伯已有骄兵之相,努尔哈赤即便本未定计,见其人之后亦当行张绣、贾诩之策。”

梁梦龙思索着道:“但李成梁麾下勇将如云,士卒精悍,而努尔哈赤新挫其锋,又觍颜请降,麾下夷兵恐怕士气正低……”

高务实道:“诚然如此,但努尔哈赤所部士气之低并非不可扭转。正所谓哀兵必胜,努尔哈赤只要故作可怜,然后设计一二,如假造宁远伯仗势欺人等举,则建州夷兵必怒不可遏,此即哀兵是也。”

梁梦龙皱眉道:“李成梁并非少智寡谋之辈,此番何以如此失察?”

“我恐他并非失察,而是失之操切。”高务实摇头道:“宁远伯此行欲亲往赫图阿拉,实乃此战最大败笔。他若屯大军于赫图阿拉之外,甚至远屯于鸦鹘关、清河堡,努尔哈赤亦始终不过瓮中之鳖,何时捉拿,主动在我。

但他唯恐西、北二路占得先机,弱了他辽东大帅的威名,故而此战从战前部署开始,便步步设计:他知曹簠谨慎,反而不给近道,偏给一条难走之路,是故意取其慢;他知道麻承勋勇悍,反而不加严令,偏叫他独行一方,是故意取其快。

这一快一慢、一强一弱之间,努尔哈赤自然会想着先败麻承勋,而视曹簠于无物。我料以宁远伯之意,正欲见麻承勋大败而曹簠援之不及,如此他则可于麻承勋新败之际力挽狂澜于既倒,使皇上、使朝廷见识他在辽东之威。

努尔哈赤请降之举,宁远伯是否曾有预料,我亦不知。不过,我以为努尔哈赤请降对宁远伯而言纵非最佳局面,却也可以接受——如此虽然少了些战功,但却更多了些威势,同样能让人看见他在辽东举足轻重。

也正因如此,他才会去赫图阿拉检视——此番检视,其实不过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宁远伯并非真是要给努尔哈赤难堪,他只是要给朝廷见识见识罢了。”

梁梦龙

文学

的脸色逐渐难看起来,沉声道:“既然是要给朝廷见识见识,那么李成梁到了赫图阿拉之后,就一定会越加跋扈。因为只有他表现得越跋扈,才能越发体现在他威名震慑之下,女真各部即便如努尔哈赤这般人,也只能唯唯诺诺,不敢有半分怨言。”

高务实略一摊手:“多半便是如此。”

梁梦龙火气开始上窜,咬牙切齿道:“他李成梁兵败不兵败我不关心,可他若真在此时吃了败仗,这所谓四路大军合围赫图阿拉之战,岂不是就当作罢,而我大明二百年来在辽东建立的威望,也要一朝崩塌?”

高务实这次却没有立刻附和,而是略一沉吟,道:“大明二百年来在朝廷建立的威望倒不至于一次就崩塌了。尤其是如宁远伯这般之败,即便传扬开来,女真各部也只能说是他大意失荆州,还不至于推及整个大明。只不过这样一来,接下去的仗却不好打了,或者说曹簠的压力就大了。

如今麻承勋负伤,虽然他已经送来消息说自己并无大碍,只是近期用不得左臂,不过经此一役,我虽未至当地,却也感觉那地方实在施展不开大部骑兵……”

这话明显还没说完,但梁梦龙这次却做了个抱歉的手势,打断高务实的话,道:“如果真是这样,那李成梁头上的罪名就还得另加一条!”

高务实知道他这话的意思:朝廷预定出兵员额之时,只是控制出兵的人数,并没有明确说兵力如何配比——这东西肯定是需要前线将领自己把握的,具体来说就是李成梁来做细节决定,朝廷不为遥制。

李成梁对当地的地形肯定是非常熟悉的,他曾经两度大破古勒寨,而古勒寨离赫图阿拉也并不远——此次曹簠所部是沿苏可苏浒河进发,那么正常来讲,其在经过萨尔浒之后,下一站是界凡寨,再下一站就是古勒寨,接下去是马尔墩寨,最后就到了赫图阿拉。

而李成梁既然熟悉当地地形,自然知道大股骑兵在那儿施展不开,如此他却依旧安排麻承勋全军四千全带骑兵,这不是故意的难道只是开个玩笑?显然他是故意让麻承勋所部拥有高机动能力,这样才会形成四路大军惟独麻承勋跑得飞快的局面。

不过,梁梦龙说完这句之后,自己也忽然想起一个大问题,诧异道:“不对啊,李成梁自己也全带骑兵,而且人数倍于麻承勋,这却做何解释?”

这个问题高务实倒是早就思考过,当下回答道:“无他,宁远伯此战本身不是为了打仗才去的,他只是为了宣威。”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二章

赵弘现在已经占据了幽州三郡,再加上雁门郡。如果真的一口吃掉公孙瓒手下六七千大军,等于是将渔阳郡、右北平郡还有辽西郡三郡也全部掌控起来。

刘虞现在率军困守蓟县城,就指望着幽州东部几个郡的大军前来救援自己。一旦渔阳郡和辽西郡被赵弘掌握起来,这就等于是彻底断了蓟县城的援军。

所以刘虞无论如何,也是不会让赵弘趁机吞并公孙瓒所部的。

听罢田丰这个建议,贾诩思索片刻道:“主公,元皓所言极是啊。刘虞现在虽然是困守城中,不过蓟县城城高墙厚,他一时半刻根本不担心城池被破。反倒是我军一战吞并公孙瓒所部的话,带给刘虞的压力只会更大,等到公孙瓒率军赶到之后,属下以为主公可以亲自前去跟他商议一番。”

“如果公孙瓒对于这个计策不反对的话,我们完全可以一试!”

田丰沉思片刻道:“刘虞大军新退,公孙瓒要稳定右北平郡老巢,还要花时间攻占渔阳郡,估计会在十来天之后到达蓟县城附近。属下可以先去右北平郡一行,如果能够提前说服公孙瓒同意这个计策,自然最好!”

此次联合公孙瓒围攻蓟县城,看似刘虞困守城中处于下风,实际上却根本不是这么回事。

蓟县城之中钱粮充足,三两个月的时间刘虞完全拖得起。赵弘已经把代郡、上谷郡和涿郡三地全部占据,所以后勤方面同样没有压力。

但是公孙瓒就不一样了,在刘虞率军前去攻伐他的时候,公孙瓒就已经把整个右北平郡之中的大部分物资全都集中在土垠县城之中,经过前一段时间的消耗之后,公孙瓒手中根本没有多少存粮。

本来刘虞军退之后公孙瓒可以派兵前去渔阳郡洗劫一番,不过田丰很清楚刘虞绝不会在渔阳郡留下太多的钱粮物资。这样一来就迫使公孙瓒必须在短时间内攻破蓟县城,否则不用等到刘虞反击,公孙瓒自己就会因为粮草不足率先退军。

一旦公孙瓒率军离开,整个蓟县城之外就只剩下赵弘自己一路大军了,而这个局面绝非是田丰想要看到的,所以此次围攻蓟县城,还是越快破敌越好。

看到田丰主动请命前去面见公孙瓒,赵弘沉思片刻道:“许褚何在?”

“末将在!主公有何吩咐?”

“公孙瓒现在估计还在土垠县城,你带上三十名亲卫一起护送军师前去见他,记住无论如何都要保证军师的安全!”

许褚抱拳道:“主公放心!末将明白!”

刘虞手下大军现在全都龟缩在蓟县城之中,而公孙瓒还要有求于自己,所以赵弘倒是并不担心田丰的安全。让许褚率军随行护送,也是为了以策万全而已。

看到赵弘已经答应下来,田丰略一拱手道:“主公,此事宜早不宜迟,属下跟仲康准备一番,这就先行出发了!”

事情商议既定,田丰跟许褚稍稍准备一番,便自己纵马出了大营,然后直奔北方而去。

从此地赶去土垠县城,本来只需要一路向东即可。不过蓟县城就在东方几十里之外,许褚手下只有三十名亲卫,太过靠近蓟县城就有些托大了。

为了保险起见,田丰打算从广阳县往北直到草原之上,然后一路向东到达渔阳郡地界的时候再折道向南接近土垠县。

公孙瓒手中粮草不足,不光是田丰已经预料到这件事情,他自己心中更是明白。

所以自从刘虞手下大军退去之后,公孙瓒立即整合本部大军,然后直接奔赴渔阳郡。

渔阳郡位于幽州中部,辖下一共九座县城,其治所位于渔阳县。自从刘虞率领本部大军撤离之后,整个渔阳郡实际上已经没有什么青壮了,只有许多老弱病残留下来没有撤走。

在公孙瓒率军杀入渔阳郡之后,不费吹灰之力就连续拿下了两座县城。不过公孙瓒在渔阳郡根本没能得到补给,而且在斥候回报渔阳郡其余县城也几乎都是空城一座之后,公孙瓒果断留下一千大军继续扫荡,然后率领本部主力大军直奔蓟县城而去。

既然渔阳郡的钱粮物资都已经被刘虞带走,公孙瓒已经不准备继续在这里耽搁时间了。

中平三年,七月二十五日,安乐县。

安乐县位于渔阳郡西部地区,从此地出发继续往西南方向两百余里就是刘虞的老巢蓟县城了。

公孙瓒在渔阳郡之中根本没有搜刮到什么粮食,眼看着自己军中粮草越老越少,他也只能催动大军继续前行。

不过公孙瓒手下这些大军虽然精锐却也不是铁打的,从土垠县出发之后到现在,这一路急行军下来本来就有许多军士撑不住了。到了安乐县的时候,严纲不得不硬着头皮劝说公孙瓒暂停行军,先让本部大军休整一两天再说。

我下面被好多个男人用过 第三章

五年后,各路大小诸侯都已经消失。整个大汉就只剩几家诸侯:北方曹操占领荆北,江东孙权占领荆南,蜀地依旧归属刘章。三大诸侯外还有三个小诸侯:也就是西北凉州马超,和辽东公孙度于及领南交州士家。

失去关张的刘备四处奔波命到时保住了,但如今却是一无所成。屈居刘章之下的他,在无崛起的可能。

天下三分,但曹刘孙都不敢再起刀兵。

……

碰……

柔美的瓷器碎了一地,魏王的百将文官皆都低头不语。

“诸公难道就毫无办法了吗?”曹操愤怒看着周围,本来王侯霸业将成,可如今却越来越虚弱。

荀彧苦笑摇头:“魏王,各地村寨乡都已经被万兽城控制,我们甚至连官府所需的粮食都收不上来!”

曹操心一冷,本来毫不起眼的山匪如今对天下的掌控竟比汉武时期还要恐怖。

许褚这个曹军最强的大将如今也是毫无心气:“主公,不是我等怕死,实在是毫无意义!”

夏侯惇点头:“主公,万兽军人类军队就有三百万,更不要说那亿万的的各类兽军。”

天上地上水里的恐怖巨兽,曹军上下根本没有接战的勇气。

曹操气一胁:“让各城池投降吧!”

“是主公……”

天下最强的曹操投降,孙权刘章也跟着投降。吴国虽有水险,但所有的大江大河都归万兽城掌管。就连周瑜也是第一个同意投降,他能做的就是保存孙家血脉。

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但蜀地的大山都已经被万兽城开发战领,蜀汉唯一的优势也荡然无存。

三大诸侯投降,三小诸侯自然投降。就连马超也被族人给绑起来送到了万兽城……

天下毫无悬念的统一,就连傲气凌云的少年诸葛亮也在无一点心思。

天下统一,虫兽大军也开始往欧洲进发……

全书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