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个男生吃我胸;翁熄系列乱老扒

村长你能更猛一点,我叫林小喜17
2021年2月12日
被老外干、错一题学长就插一个小时
2021年2月13日

两个男生吃我胸 第一章

清晨。

睁开眼,林顿看到自己床头有一个人。

希耶尔趴在床前,正在用看着实验室里的小白鼠一般的眼神直勾勾地盯着自己。

“你醒了。”

“….你是怎么进来的?”

林顿一骨碌坐起身,整个人都精神了——他依稀记得,自己睡前应该是锁好了门的。

“短距传送。”少女理所当然地道:“只要是并非完全密闭或被结界隔绝的空间,确定了空间坐标基本上都可以传送进来。”

“你老师没有教过你,进别人的房间,尤其是异性的房间需要先敲门么?”

林顿脑袋上的青筋跳了两下:“….不要告诉我你传送进来,只是为了欣赏我的睡相。”

同时,他心里略微有些奇怪。

虽然因为是在教堂内,他并未在房间里设置警戒神术阵,但照理说,只要有人靠近自己一定程度,他即使处于睡眠状态,灵魂也会产生警觉的反应进而惊醒——这种感觉类似于法师警报,尤其是对方并非自己熟识的人就更是如此。

难道是在潜意识里,自己觉得眼前的少女并没有什么威胁?

“不,我只是…很少像昨天那样,睡得那么沉。”

林顿挑了挑眉:“你认为,自己昨晚上睡得好和我有关系?”

少女似乎对林顿有些不豫的面色毫无所觉,自顾自地道:“之前我跟你说过,我有失眠的毛病,就算是大剂量服用安眠类药物,效果也不是很明显,即使勉强短暂入睡,也会被无数纷繁的梦境所包围。”

“但昨天,不知为什么,一直到早晨为止,我睡得都很沉,连一个梦都没有做过…”

“我已经很久没有体会过这种无梦的睡眠了…”

“醒来之后,我查看了一下,你的房间里并没有什么用于助眠的焚香或魔药的痕迹…”

“这绝对不正常,你对我做了什么?是某种促进睡眠的神术?还是…”

林顿简直不知道该对这家伙说什么好:“拜托,大小姐,别说我不会什么催眠的神术,以我们之间的实力差距,我如果在你眼皮下面施展神术,你可能会毫无所觉么?”

“也是….那昨天晚上你做的料理有什么帮助睡眠的效果吗?”

“怎么可能有,我做料理的时候你一直在旁边看着的吧,而且,食物咱们是一起吃的,我就好好的啊。”

林顿摊了摊手:“我

文学

可以用圣职者的信誉保证,我什么都没有对你做,昨天你听着听着就自己睡着了,我还在想是不是自己讲的东西太过于催眠了呢…”

“再说,我也没有必要对你做这些吧。”

“唔…难道是因为睡眠环境的改变…?不应该啊…”

听着少女小声的嘀咕,林顿叹了口气,挥了挥手:“有什么等下再说,你先出去,我要换衣服….另外奉劝你一句,以后没有得到允许的话,不要再随便进别人的房间了,哪怕是同伴和好友的也一样。”

他现在总算明白希耶尔为什么之前连个朋友都没有了。

虽然这件事她会怀疑自己也很正常,但这家伙简直是太我行我素了,只想要用最直接的方式达到自己的目的,却丝毫不去考虑自己的言语和行为是否会令其他人反感或者给别人带来不便。

也不知道她的老师露菲娜是怎么教育出这样的弟子的,还是说她老师也是这种行事风格?

……….

因为希耶尔的耽误,两人用完早餐走出教堂大门时,才从服侍的神职人员口中得知,其他昨天回到光辉大教堂的维护人员都已先行离去。

于是林顿和希耶尔乘上神职人员早已准备好的马车,离开光辉大教堂,一路向贤者之塔行去——为了保护大封印的维护人员的安全,即使是在戒备森严的多兰蒂尔北城区,两人乘坐的马车周围依然有由实战经验丰富的高阶战斗法师组成的魔法议会精锐执法队全程护送。

一路上,希耶尔仍然沉默发呆,不知是不是还在纠结自己昨晚睡眠不错的事情,林顿知道这家伙的脾性,也没有跟她搭话。

沿着真理大道,一路畅通无阻地来到贤者之塔前,走下马车,林顿便看到一男一女两位戴着维护委员会徽章的魔法师迎了上来。

两位魔法师来到林顿和希耶尔身边,对两人施礼道:“请问是林顿·科瑞恩维护员和希耶尔·克洛缇德维护员吗?”

林顿不明所以地点了点头,于是魔法师侧过身,对林顿示意道:“请您跟我来,作为第一次参加大封印维护的圣职者,您需要先签订一个保密契约。”

“希耶尔·克洛缇德小姐,请您跟随我的同伴先行前往封印物资存储仓库,领取属于您的维护耗材和药剂。”

林顿看了希耶尔一眼,不知何时她已经从发呆中醒了过来,对林顿微微点了点头:“放心,我以前也签过。”

两个男生吃我胸 第二章

江湖武林,乃至整个天下,俱都纷纷扰扰之际。

一处普通的山谷之中,却是幽静非常。

几处茅屋搭在一起,冒出袅袅炊烟,篱笆里有一只老母鸡正带着小鸡踱步,一派平安喜乐之气息。

钟神秀穿着一身粗麻葛衫,老神在在地望着石羽在一片空地上练功。

这小子药砂掌终于修炼到尽头,可以转修其它高深武学了。

但钟神秀看这笨蛋徒弟成就有限,一辈子能到宗师,怕便是祖坟冒了青烟——如果他不出手相帮的话。

只不过,看到疯道人之后,他心里的一些想法,又渐渐被改变。

‘宗师也就罢了,大宗师的确就是一个个信标,容易为这个世界带来苦难……因此,这方天地实际上并不待见大宗师……’

‘当然,大宗师武力高强,一些小灾小难,凭借自身武功便可以强行度过……’

‘但是,遇到真正的劫难,便不好说了……光看此次这一场大劫,何其惨烈,虽然有着帝通天谋划之故,但阴谋能如此顺利进行,也足够说明一些问题。’

实际上,此时世界上剩下的大宗师,便只余下他一个了。

钟神秀隐约便能感受到天地的桎梏,那已经不再增长的天秀点,便很能说明问题。

‘天道无私啊,当初奖励我的是你,现在排斥我的,还是你……’

钟神秀望着天穹,目光中颇有些幽怨。

相比起来,疯道人便聪明许多,直接自废了武功,反而一直活得好好的。

‘但是……我可不是疯道人,也不用自废武功,反正总是要离开的。’

既然在此世已经没有好处可捞,离开也是正常选项。

钟神秀望着浆洗衣物回来的魏红药与燕无双两女,脸上浮现出一缕笑意。

“感觉如何?还适应么?”

他看向燕无双,开口问道。

“尚可……”燕无双拢拢鬓角散乱的发丝,微笑回答:“不用再背负一切……彻底放下,也是一种不错的选择。”

不知道是预感,还是其他什么原因,这位女神捕最终选择放弃武道,就以一个平常人的身份生活。

钟神秀尊重了她的意见。

就在他想讨论今晚吃什么的时候,突然眼睛一动,看向山谷之外。

在那里,一位宗师带着几位弟子,抬着礼物,恭敬走到

文学

谷口,传音道:“金剑门慕容剑,求见荀大宗师!”

钟神秀瞥了眼旁边的燕无双。

燕无双立即道:“金剑门,合野郡宗门之一,门主慕容剑,普通宗师,未入地榜……算是本地地头蛇了。”

“我就说……隐居哪有如此简单?”

钟神秀一捂额头。

山药帮这许多人,哪怕扮作商旅,也有些引人注目。

而隐居一地,说起来容易,但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总得跟外界交流购买,这就容易露出破绽,特别是对于那些地头蛇而言。

‘由此可见,要是我决心带着山药帮隐居,恐怕过不了多久,便会被大武朝打上门来……’

钟神秀暗自叹息一声,朗声回道:“请进来吧。”

没有多久,慕容剑便带着几位弟子进来,看到钟神秀,立即大礼参拜,哭诉道:“自邪帝踏皇宫,横压当今世以来,天下乱战,诸侯四起,民不聊生,魔道四出,天下武林风雨飘摇啊,那些魔崽子仗着不死邪帝撑腰,气焰嚣张不可一世,我等正道死伤惨重……奈何疯道人了无踪迹,我等特来请荀大宗师出山,保一方安宁。”

两个男生吃我胸 第三章

唉,在这里先跟支持我的读者说声抱歉,是我辜负了你们的期望。

特别是不少打赏的书友,感觉很对不起你们,写这个道歉声明时都感到十分内疚。

本书上架坚持了两周,还是没什么起色,也拿不到推荐,一个月算上全勤估计只有一千块出头。

本来还想继续坚持的,比如拿个限免什么的,但成绩没达到预期,整天陷入自我否定的状态,码字的心思一落千丈,大纲在手就是写不出来。

写书之前曾经幻想过月入过万,只可惜现实还是蛮残酷的,扑街作者漫山遍野。

还是回家养猪吧,估计以后不会在碰网文了,这条路并不适合我。

——————————————

接下来我会大概讲述一下近期剧情,还有一些伏笔问题,尽可能让大家没那么多遗憾。

接下来的剧情是封印天界之门。

教皇请来预知者却被告知天机已被屏蔽,要去找他的酒鬼师兄。

众神族百年难得一见的天才皇一,先一步找到了预知者的师兄,并且得知序列之主会前往天界之门。

因此他带着众神族几名长老,统领降临军团前往天界之门。

会爆发一场大战,小青登场。

肖凌最后出手,站在原地以音波攻击的形式震碎降临军团,技惊四座。

一招斩杀两名长老,而后秒杀皇一。

不过皇一有神符替身,勉强逃出生天,潜伏的玩家们登场救援。

肖凌用神技模拟出众神之王的神识,演一出神灵降世的大戏,意在合理安排玩家们的身份。

各大势力通过不同手段都看到了。

教皇感应到神识,登场。

玩家们被称为众神之躯,将会有千万化身降临。

集体自爆逼退各大序列君王。

玩家们账号被毁,内测结束,序列之力回归肖凌体内。

教皇趁机带着皇一逃出天界之门。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