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进入了母亲的生命之门

妺妺的第一次有点紧无遮挡;床笫之欢描述细致的小说文段
2021年2月12日
妈妈的朋友9|深深的进入美妇紧窄
2021年2月12日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一章

锏这种重型兵器,专门就是用来克制重甲的。陈玄风的铜皮铁骨就是练得再好,还能比得过军中战甲吗?

看到陈玄风被自己一锏打飞出去后,秦老爷子猛地一拉缰绳,黄骠马立时直立而起,停下了脚步。一时间场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仅有黄骠马和秦老爷子剧烈的喘息。

刚才那人马合一的完美一击,已经耗尽了秦老爷子的所有精气神,看似仅仅就是挥动那一下,实际上却比秦老爷子大战一个时辰还累。

“贼汉子——————”回过神的梅超风,顿时朝陈玄风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唤。

已经被秦老爷子这一锏彻底打懵的陈玄风,听到梅超风的这声呼唤后,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当他看到立在秦老爷子边上的辛嵇时,顿时运起自己所有的力气嘶吼道:“贼婆娘——————快跑————好好照顾靖儿,不能让恩公在天上闭不上眼————咳咳咳————”

因为牵动了内伤,咳出几口血后,陈玄风才缓过劲来。当他看到跟在秦老爷子身边的辛嵇时,陈玄风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彻底的闭上了眼睛,准备等待死亡的到来。

倒不是他不想反抗,只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伤势。两条胳膊已经被打得粉碎,胸前的肋骨最起码断了七八根,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他除了等死,还能做什么。再说了华山派辛嵇和他有血海深仇,仇人在侧,他能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他等来的却不是死亡,而是一声幽幽的长叹:“好一个知恩图报的陈玄风————”

这声轻幽到几不可闻的叹息,落在陈玄风耳中,却宛如惊雷般,把他大脑炸的一片空白。

听到这声叹息后,原本朝陈玄风走来的辛嵇与秦老爷子,登时不约而同的后退,拉开了与陈玄风的距离。因为在他们眼中,一位宛如鬼魅一般的青袍身影,飘落在梅超风身侧。

此人身着一身青袍,脸上带着一张面具,怀中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腰间悬挂一根碧绿玉箫。

而一向心狠手辣的梅超风却只能跪倒在青袍人面前,把脑袋死死的杵在地上,希望能以此来掩饰自己微微颤抖的身躯。

看到这一幕,二人哪里还不知道青袍人的身份。

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时隔将近十年,再度踏足中原武林。

黄药师瞥了一眼梅超风后,就放下怀中的小女孩,牵着她的小手,朝辛嵇他们走去。黄药师走得很慢,但是随着黄药师每一脚落地,辛嵇就感到每一步都好像落在自己心头上一样。

黄药师走了十余步后,辛嵇就不得不站出来了。再让黄药师这么走下去,等到了他们面前,他们的气势就彻底被黄药师走没了。

自从林不凡发下“诛邪剑令”后,华山派和桃花岛就没什么交情了。如今黄药师亲临无非是兴师问罪罢了,这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弱了气势!

但是就在辛嵇准备搭话的时候,秦老爷子却上前拦住了辛嵇。

“敢问可是东海桃花岛黄岛主当面!”

在秦家庄子他才是地主,刚才的陈玄风又是被他一锏打了个半死,无论如何他都跑不了。尽管他对辛嵇敢于担当的气魄,很是满意,但是他又岂是没有担当的人。

虽说黄药师“东邪”之名威震天下,但是事已至此,秦老爷子自然不会畏惧退缩。

面对秦老爷子的问话,黄药师停下了继续前进的脚步,伸手取下覆盖在脸上的面具后,对着秦老爷子说道:“看到老爷子如今还是如此健硕,药师便安心了。”

“你是…………阿蘅的夫君?”秦老爷子看到黄药师露出真容后,顿时浮现起十多年前,借宿在庄子的那对年轻夫妻。

当时那女子因为连日奔波染上了重病,虽然男子精通医术,但是因为缺少几味珍贵的药材,也只能束手无策。秦老爷子听闻后,便从家中取来了那几味药材,赠了过去。

这也算是秦家庄子的老传统了,正是凭借着仗义疏财,济危救困的侠义之举,才让庄子结下了无数善缘,得以渡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恐怖战乱。

之后黄药师夫妻二人就在秦家庄子住了下来,秦老爷子虽然不喜欢当时黄药师的离经叛道,但是却对蕙质兰心,温柔聪慧的冯蘅十分喜爱。

虽然后来冯蘅拒绝了秦老爷子收义女的好意,但是却也对秦老爷子奉若长辈。再后来,

文学

他们二人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庄子。

如今看到故人,秦老爷子也是唏嘘不已。只是没想到当年自己很讨厌的家伙,竟然是名震天下的“东邪”!!更没想到的是,当年这家伙竟然报了一个假名…………

“没想到都十几年过去了,老爷子还记得我们夫妻!!!”

“唉————”听到黄药师话语中浓浓的哀伤,秦老爷子好似意识到了什么。虽然早已看透了生老病死,但是还是不免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

“好了!不说那些陈年旧事了,老爷子先回去歇息。等我把这些事都处理完毕后,再去庄子看您。”虽然见到秦老爷子后,自己的内心再一次被冯蘅所占满,但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秦老爷子点点头,就带着秦家子弟和辛嵇二人回了庄子。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黄药师原本的哀伤,尽数变为狠厉。他很想问问陈玄风,他既然这么知恩图报,为什么当年却做出那等忤逆之事…………

不多时,黄药师就带着小黄蓉去了秦家庄子。而全身上下被黄药师布满了跗骨针的陈玄风二人,则是步履蹒跚的带着那个叫靖儿的孩子,准备去桃花岛接受他们以后的悲惨命运。

那个孩子是郭啸天的儿子,叫做郭靖。

当年郭啸天与杨铁心分别后,就带着妻子李萍去了山东。郭啸天是昔日水波梁山中“赛仁贵”郭盛的后代,只因为躲避战乱才迁居江南牛家村。

二人在路上时曾经遇到一伙强人,因为李萍身怀六甲,郭啸天束手束脚之下,被强人所伤。就在这时,路过的“黑风双煞”见到昔日曲灵风送给郭啸天的小饰物,以为他是曲灵风的故人,就伸手救了一把。

之后,郭盛就把“黑风双煞”视作救命恩人。

前些日子,被各路江湖人追杀的黑风双煞逃到了山东地界,并被围堵在水泽中。就在他们即将丧命时,恰逢郭盛路过。

救命恩人有难,怎能不救!!二人在郭盛舍命保护下,逃离了出去。

谁知道那群险些击杀“黑风双煞”的江湖中人,杀死郭盛还不够,竟然要灭郭盛全家以泄愤。尽管“黑风双煞”尽力去救了,但是却只能从重伤濒死的李萍怀里,救回一个小郭靖。

就这样,无家可归的小郭靖,就跟着“黑风双煞”开始亡命天涯。

刚才在黄药师的默许之下,他们就顺道把无家可归的小郭靖,带回了桃花岛。

而从陈玄风口中知道前因后果的黄药师,来到秦家庄子后,先让小黄蓉陪着秦老爷子去了庄子里玩耍后,就对着辛嵇李离开始发难!!

原本黄药师曾立下重誓,不补全《九阴真经》绝不踏出桃花岛。但是此次华山派的“诛邪剑令”已经触犯了黄药师的底线了,他要是不做点什么,世人还以为他黄药师已经暴毙在茫茫东海了呢!!

可是黄药师毕竟近十年没有踏足中原了,在他茫然无绪的时候,在酒楼听到来往的江湖中人反复谈论的北伐大军,与即将面临战事混乱山东。

在他们的闲谈中,黄药师倒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一想起当初被阿蘅奉若长辈的秦老爷子,黄药师就决定带着小黄蓉,去看看这位阿蘅的救命恩人。

来到秦家庄子附近时,正巧碰上秦家庄子全装动员,准备剿杀他的两位逆徒。

秦老爷子把华山派的两人介绍给黄药师后,就带着小黄蓉出来玩了。至于华山派与桃花岛的恩怨,那就不关他的事了。这些事也轮不到他去插手,甚至也轮不到他去过问。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二章

被绑架了!

剑修神色有些古怪!

青衫男子低声一叹,“这个家伙…….”

剑修笑道:“想来是遇到了什么麻烦,去看看吗?”

青衫男子犹豫了下,然后摇头,“让他自己解决!”

剑修道:“应该是无法解决,所以才找你!”

青衫男子摇头一叹,“逍兄,我们时间不多了。他必须得成长起来,若是我与天命还是那么的帮他,他一辈子都无法成长起来。”

剑修想了想,点头,“也是!”

青衫男子道:“走吧!”

剑修犹豫了下,然后道:“等等看!”

剑修摇头一笑,显然,青衫男子还是放心不下。

十方绝地。

红裙小女孩坐在一旁的石头上,两只小脚轻轻地晃动着,在她手中,是一枚已经被啃去一半的灵果。

在小女孩面前,那亡灵大帝正在跳舞!

没错!

一具骷髅在跳舞,跳的还挺好!

不得不说,这一幕很诡异。

而一旁的阿罗笙脸色则无比的凝重,这亡灵大帝何许人也?

百万年前就已经是无间境无敌了啊!

而就是这么一个无敌的强者,此刻竟然在这跳舞!

这红裙小女孩到底是谁?

是十方神帝吗?

阿罗笙心中充满了疑惑,但她此刻也不敢问,怕惹恼那小女孩。

没多久,一名老者来到了十方绝地,老者走到阿罗笙面前,恭敬地递上了一枚纳戒,纳戒内,正是一百亿枚魂晶!

阿罗笙将纳戒递给小女孩,小女孩看了一眼,然后收起纳戒,道:“走!”

阿罗笙微微点头,转身离去。

当经过叶玄身旁时,她突然停了下来,然后转头看向叶玄,“你的家人呢?”

闻言,叶玄顿时悲从心来。

因为老爹没有任何回复!

阿罗笙轻轻拍了拍叶玄肩膀,“保重!”

说完,她快步消失在了远处,头也没回。

这时,小女孩看向叶玄,没有说话。

叶玄也没有说话。

这时,小女孩起身走到叶玄面前,她手中的灵果不知何时已经变成了一柄匕首。

就是这柄匕首,刚才将炎皇分尸成了数万段!

小女孩看着叶玄,“穷鬼!”

说着,她就要动手,就在这时,叶玄突然道:“等等!”

小女孩盯着叶玄,没有说话,但是叶玄已经感受到一股极其恐怖的杀意。

叶玄掌心摊开,小塔出现在他手中,“你看看这个值一百亿魂晶不!”

小塔直接跳了起来,“小主,你太不够意思了吧!居然卖我!”

叶玄:“……”

叶玄面前,小女孩看了一眼小塔,她眉头皱起,片刻后,她摇头,“不值!”

闻言,小塔勃然大怒,“你居然说我不值?我可是诸天万界第一塔!”

叶玄连忙点头,“诸天万界第一塔,我可以作证!”

小女孩又打量了一眼小塔,再次摇头,“无用!”

叶玄:“……”

小塔还想说什么,小女孩突然一刀斩下。

轰!

小塔剧烈一颤,直接飞了出去,但是没有坏!

见到这一幕,小女孩眉头微微蹙了起来,她掌心摊开,小塔出现在她手中,她打量了一眼小塔,下一刻,她直接进入小塔的世界内。

小塔内,小女孩看了一眼四周,很快,她似是发现了什么,眉头再次皱起。

片刻后,小女孩双眼眯了起来,她发现了一道封印!

青衫男子留下来的封印!

小女孩突然一刀斩下!

轰!

四周空间突然剧烈一颤,但是那道封印没有任何反应。

小女孩沉默片刻后,离开了小塔,她就那么看着叶玄,不说话。

叶玄被看的有些头皮发麻,这女人没办法破老爹留下的封印,但是,对方绝对不是他现在能够抗衡的。

小女孩突然转身离去。

叶玄眉头皱起,有些疑惑。

而一旁,那亡灵大帝深深看了一眼叶玄,然后连忙跟上了小女孩。

叶玄有些疑惑,这小女孩怎么突然收手了?

他刚才其实已经感受到这小女孩的杀意了!

对方是想杀他的,但不知为何,对方又收手了!

没有多想,叶玄决定先溜,他刚走几步,这时,一道声音突然自一旁响起,“我若是你,就留在此处!”

叶玄转头看去,刚离去的亡灵大帝又回来了。

叶玄沉声道:“为什么?”

亡灵大帝淡声道:“外面到处都是亡灵,你若出去,瞬间被分尸!”

叶玄犹豫了下,然后问,“前辈,那小女孩是?”

亡灵大帝摇头,“不知!”

叶玄眉头微皱,“不知?”

亡灵大帝点头,“我在此地陪了八十万年,但我对她,一无所知!”

八十万年!

文学

闻言,叶玄眼皮一跳,这家伙被囚在这里八十万年!

家里就妈妈跟我可以吗 第三章

“剑晨。”

天下财神与邪手追魂也缓步上前,两人的眼中都有着隐藏不住的笑意,以及解脱之后的轻松。

蜀山剑主的事是两人的一块心病,如今压抑在心头的大石已去,一时间两人直感浑身轻松。

“财神前辈!”

剑晨连忙拱手,刚开始时,他对鬼兵域有着误解,而现在却是满心的敬佩。

“天榜第一……是你的了。”

天下财神用赞赏的目光看着剑晨,一直以来那紧绷的脸上也泛起一抹和蔼。

剑晨一愣,这才想起曾经天下财神说过,若是想从他那里得知事情的真相,剑晨就需要夺得天榜第一的位置。

也就是说,他需要打败现在的天榜第一,也就是天下财神!

而现在天下财神这句话,无异于已经承认剑晨在修为上已经超过了他,取代了自己成为新一届的天榜第一。

“财神前辈,天榜还没发布呢,你就认输了么?”

安安笑嘻嘻地向天下财神眨了下眼,面上却有着骄傲。

她的骄傲便是剑晨!

“天榜?”

天下财神不以为意,淡笑道:“你忘了老夫也是水月府的人,刚才老夫说的话,就是发布了天榜。”

“只不过……”

他看向剑晨,轻叹道:“所有的事情你已知道,这天榜第一得与不得,也只是一个虚名了。”

现在连真凶都已经伏法,当年洛家之事剑晨也早已经得知了真相,如今成为天榜第一,似乎对剑晨已经没有意义。

“财神前辈,不如你补偿补偿小子如何?”

剑晨却不这么想,他冲天下财神笑笑,天榜第一,毕竟还是得捞点好处的不是?

“哦?”

天下财神眉头一挑,旁边邪手追魂已然哈哈大笑起来,指着天下财神笑道:“你这个铁算盘也有被人讹的时候!”

天下财神笑笑,道:“无妨,你想要老夫补偿你什么?”

“财神前辈,我想……拜托前辈,让洛曦就呆在鬼兵域,终生不要再上剑冢。”

剑晨叹息一声,沉声道。

“你……”

天下财神与邪手追魂面上的笑意敛去,两人想不到剑晨竟提出了这个要求,一时间疑惑不已。

“洛曦是你的亲弟弟,你不想和他团聚?”

邪手追魂忍不住问道:“再者,靳冲他已经……那么你便是他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我想,可是我却不能。”

剑晨摇摇头,叹息道:“我回到剑冢的消息是必然要传出去的,否则悲落怎么来找我?”

“可是同样的,来剑冢找我的可不会仅仅只有悲落!”

此言一出,众人默然。

他们这才想起,剑晨还有一个武林公敌的身份!

当日在洛家时,死在剑晨手上的武林中人可是不少,以至于之前在洛阳剑晨等人都不能以真面目示人,而是必须要借助孟瀚然的名义才能将武林人士汇聚到洛阳。

现在安禄山已死,蜀山剑主也不在人世,对于大多数人来说,一切都结束了,可对于剑晨来说,这还远远没有结束,甚至更糟。

没了共同的敌人,剑晨却成了武林中最大的敌人,想找他报仇的人不知凡几,可想而行知,以后的剑冢绝不会太平。

这也是剑晨刚才犹豫要不要让花想蓉也去剑冢的另一层意思,此时的花想蓉武功尽失,难保不会成为有心人用来对付他的突破口,但他也知花想蓉绝不会同意与他分开,是以只是犹豫了一下之后,他并没有说出口。

而至于洛曦,剑晨倒不是怕他被人针对,而是怕洛曦一时失手再犯下更多的杀孽,毕竟洛曦的真实心智才不过十岁而已。

所以剑晨想将洛曦留在鬼兵域,以鬼兵域的神秘,那些人就算得知他还有一个弟弟,想要找洛曦报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放心,曦娃子交给明伯就好。”

明伯扶着断臂走上前来,郑重地向剑晨保证。

“明伯,多谢!”

剑晨对明伯深深鞠躬,他可说是看着自己长大的,有明伯照顾洛曦,自己也大可放心。

想了想,又道:“财神前辈,至于顾墨尘与尹修空他们,若是他们愿意留在鬼兵域,还请你多多关照一二,若是不愿意,便任他们离去吧。”

“这个你不必挂心。”

天下财神点点头,又想起一事,道:“还有郭传宗那小子,你若是见到他,可让他到辰州花家去接回他爷爷,当然,老夫也会使丐帮弟子通知于他。”

“好。”

剑晨再点点头,郭传宗之前替他挡住那些毒尸,直到此时也没有出现,不过他也相信凭郭传宗此时的功力,对付那些毒尸只是时间问题,倒不至于发生什么危险。

回剑冢,他已不愿再让自己那班结拜兄弟跟随,以免连累他们去做一些不愿做的事情。

雷虎与管平的离开他没有挽留,而对于郭传宗或顾墨尘他们,剑晨也同样不愿他们再跟自己在一起,与其再让他们卷入无尽的争斗漩涡,倒不如相忘于江湖的好。

“那么,两位前辈还有明伯,咱们就此别过!”

交代之后,剑晨也不愿再多留,当即拱手向众人告别。

“剑晨……你真的不想再考虑一下?”

唐玄宗咬了咬牙,还想再劝说一下。

“舅舅,外甥拜托你一件事。”

剑晨转过头来,向唐玄宗平静说道。

“你……你说。”

唐玄宗一愣,这还是第一次剑晨唤他作舅舅,一时间也是感概万千,不过也从称呼中,唐玄宗知道,剑晨是肯定不会同意他的提议的了。

“拜托你过一个月后,将我在剑冢的消息散布出去,如此便好。”

剑晨郑重说完,再向众人团团一拜,特别对靳冲的尸体恭恭敬敬三叩首,这才与安安花想蓉两女一道,向众人拱手作别。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