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漂亮的老师6、交换交换乱杂烩系列

日出日出水来了太痒了,我是学校最贱的校花1
2021年2月10日
翘着光屁股趴在办公室,高hbl文
2021年2月10日

年轻漂亮的老师6 第一章

“这里谁是管事。”

来到这家丁身前,龙影淡淡的问了这么一句。

“我是,请问这位公子。”

“喏。”

一块令牌丢给了那从家丁中走出来的中年人,龙影就直接从家丁群里穿过,对关羽招了招手。

“这人我县衙要了。”

对关羽使了个眼色,随即头也不回的向前走去。

“这…”

这块令牌张蔡认识,这是亭长令,后面有个龙,也就是这位亭长姓龙,不过自己好像没听说过解良县有这么一位亭长啊!难道是新增的?

“这…龙亭长,这…”

“恩?有事。”

那张蔡见关羽跟着龙影走了,自己当然慌了,这可是杀了自家老爷宝贝儿子的杀人犯,张蔡当然想抓住他,然后去老爷那领赏了。

但问题是现在有个衙门的亭长要管这事,还说是县衙要的人,怎么办,衙门啊!不说自己,就算是自己的老爷也斗不过他们,随即这张蔡想到了这事不是自己能管的。

“这…龙亭长,可否容我禀报给老爷,待我家老爷来了,再为您接风洗尘?”

“恩?不用了,到时你叫你老爷直接去衙门一趟。”

说完,龙影就直接带着关羽走了,不过那张蔡却发现了问题。

“这,龙亭长,这方向不是去县衙啊!”

“我做事还用得着你来管?”

“这,不是不是。”

“哼。”

没有再理会这张蔡,龙影径直带着关羽向解良县外走去。

那张蔡见此,吩咐几人盯着龙影两人后,就连忙去张家报告了。

因为龙影有意加快脚步的原因,很快,两人就来到这解良县南面出口。

“龙影龙子夕。”

见龙影拱手抱拳,关羽不禁一愣,随即连忙回礼。

“关羽关云长。”

“关大哥,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你跟我来。”

关羽迟疑了下,眼睛扫了下后边,就毫不犹豫的跟了上去。

左拐右拐,很快,两人就消失在一片树林之中。

后面尾随的三人见此,连忙跑到树林里,却没发现龙影两人,这不禁让三人有些面面相赫。

“快,快去通知管事,我们再在这搜一下。”

一人当机立断的说了这么句,另一人微微迟疑了下,就按照这人的吩咐去做了。

离那树林有大概五百米的地方,龙影两人再次出现在那。

一见这地方,关羽就知道自己离开了解良县,当即躬身拱手道:

“关某多谢恩公搭救。”

“哎,关大哥你这是做啥,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边说边扶,但就龙影这小身板,哪扶得动关羽,最后还是关羽为了避免龙影的尴尬,自行站起。

“唉…就凭你这身板,要想杀出重围,那还不是分分钟的事,我哪算搭救你了?”

“这…却是关某连累了恩公。”

龙影说的是事实,关羽也反驳不了,但有恩就是有恩,他从来不会去推脱。

“连累?哈哈,关大哥你还不知道吧!卫家已经动手了,县衙现在可是在大洗牌呢!”

“洗牌?”

“哦哦,就是换人的意思。”

“这样啊!不过关某还是要谢过龙老弟。”

“这,算了,你要谢就谢吧!谢完赶紧上路。”

“恩?哈哈,龙老弟果真是个坦坦君子。”

君子?这跟君子什么事?

虽然莫名其妙,但龙影也就跟关羽一块上路了。

走着走着,迎面走来一群人。

“你说天公叫我们来这做什么。”

“你问我我问谁,不过好像听说要找什么人似的。”

“找什么人?天公他居然要找人?那这人肯定很厉害了。”

“那当然,这人虽然比不过天公,但一定有神出鬼没之能。”

“好了好了,都别说了,赶紧赶路,不然让那人给跑了,我们都没好果子吃。”

话出,这群人顿时安静了。

这群人从龙影两人身旁走过,他们所说一字不落的传入了龙影的耳朵。

想不到这张角还会来找人,只是不知他在找谁,是郭嘉还是关羽?亦或是还没现身之人,只不过这张角的动作这么快,看来我也得加快速度才行。

“关大哥,不知有何打算?”

本正行走的关羽一愣,转头看向龙影,眼中露出思索之色。

“龙老弟这话何意?”

“呵呵,关大哥果然智慧过人,若关大哥没有去处,不妨跟着小弟一起游历如何?”

话落,这边的关羽没有回答,却不想那群人反而对龙影的这话感兴趣,转了回来。

年轻漂亮的老师6 第二章

第1021章神秘的人

那个人被雷云峰问的有些不自在,扫了一眼站在雷云峰身边的苏小嫚和韩妮娜,吞吞吐吐的好像有隐秘不可言说。

“你俩先到外面等我,看住了,不得任何人进来。”

“老大,这个人算个啥,有啥资格把我两人赶出去?”

“韩中校,不是这个人要叫你们出去,是我,难道你没听到吗?你和阿嫚赶紧出去,在外面替我站岗,这是命令。”

韩妮娜不满的拉着苏小嫚走出去,站在门口问苏小嫚:“你说这个人啥来头,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表明身份,我看这里一定有鬼,再说老大身体还很虚弱,如果这人趁机……。”

“放心吧,那个人不是坏人

文学

,不敢把老大怎么样。”

“阿嫚,听你说话的意思好像认识他,那你说这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啥人?为啥不敢在咱俩跟前亮明身份?”

“韩姐,你就不要多疑的瞎猜了,等老大出来不就啥都明白了吗?耐心等待,总会有结果。”

苏小嫚虽然对韩妮娜这么说,但她对这个人的身份也感到怀疑,因为她在天亮后再次见到他,好像有一点点面熟,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在哪见过,更想不清楚这人到底是谁。

雷云峰等苏小嫚和韩妮娜走出去,靠近那人低声说道:“老兄,你怎么会出现在永济城,又怎么被鬼子抓捕投进教堂的地下室,要是不违反你们的纪律可以告诉我吗?”

“雷长官,没想到还是被你认了出来,我这次带着四名兄弟潜入永济城,本来是想与潜伏在城里的人接头,没想到我们联络站的一个人被抓捕经不起敌人的折磨叛变了。”

“怎么会这样?难道你事先一点都不知道?”

“事出突然,等我带着兄弟们赶到联络站,谁想掉进敌人提前布下的埋伏,竟然被包围在屋子里。在与敌人展开拼死激战为了掩护其他三名兄弟冲出去,最后弹尽粮绝还没来得及自我解决,就被扑进来的鬼子抓捕。”

“陈兄,你带领四名兄弟冒险潜入被日军刚占领的永济城,是不是要执行特殊任务,可以说你要执行啥任务吗?”

“实际我说出要执行的任务也不怕你,这次带领四名兄弟潜入进城,主要是想通过城里的组织购买一些部队急需的消炎药,可任务没完成还伤亡了三名兄弟,我和小刘又在寡不敌众的情况下被捕,要不是你冒险搭救,恐怕……。”

“陈兄过谦了,我俩虽然处于不同阵营,大敌当前能一块儿共同抗日杀鬼子,就通过这,我也应该救你和小刘。”

雷云峰又跟这位自称姓陈的人说了一阵话,不到十五分钟就从屋子里走出来,对站在院子里的苏小嫚和韩妮娜说道:“咱们马上返回队部,我想很快就会得到上峰新的指令。”

走在路上,韩妮娜看雷云峰一点都没有想说那个身份不明的人到底是谁,实在憋不住的问道:“老大,你快告诉我那个人到底是谁,再不说会憋死我的。”

“这么替那人着急呀?告诉你吧,这个人是我带着阿超和阿嫚潜入沁水城,第一个接触的小商人,算他倒霉,被突破永济城的鬼子堵在城里,看他不顺眼就把他和伙计小刘抓了起来,实际是一个受冤枉的老实人。”

“不、不对吧?我跟随猎豹突击队赶到永济城外接应你和阿嫚,可亲眼看到这个人端着上了刺刀的步枪跟小鬼子拼命,看那架势就是一名经过训练的军人,根本就不像是你说的小商人,他一定在骗你。”

年轻漂亮的老师6 第三章

原来,就在张廷瑞率领的四个人冲出村子,即将摆脱敌人的追踪时,单秘书突然发现文件包不见了。心想:肯定是出来时过于匆忙,将文件包落在了老乡家里了。于是,就赶紧将情况报告给了张廷瑞。

张廷瑞一听就急了。瞪大眼睛对所有人喊道:“机密文件关系到党的生命,绝对不能落在敌人手里。”

单秘书几乎是哭着说:“县长,都是我太大意了。既然是我把文件弄丢了,这个责任就该由我来负。敌人就在身后追捕我们,您先带领其他同志过河去吧。我回村里取文件包。取回文件包后,我会想办法过河与你们会面的。若文件找不回来,我也就不回来了,就和敌人同归于尽了。”

张廷瑞说:“荒唐!现在是追究谁是谁非的时候吗?还是人多力量大。”接着一挥手枪,“跟我来。不找到文件绝不能离开这里。要死咱们大家也要死在一块。”

所幸的是:当张廷瑞带着几名同志拚着性命返回老乡家

文学

时,杨伟华说:“我担心你们会回来取文件包。所以早让勤务兵小唐把文件包带走了。你们快去河边追赶小唐去吧!这次敌人来的人太多,你们在村里多停留一秒钟就多一分危险。快走吧!”

于是,张廷瑞又第二次带领同志们冲出了包围圈,向河岸冲去。

在距离河岸二三百米处,张廷瑞命令所有人停下来,隐蔽在青纱帐中观察敌情。

五分钟过去了,没有发现自己同志的影子。十分钟过去了,依然没有听到任何的动静。

这时,张廷瑞满意地点点头说:“嗯!看来我们的人都已安全过河了。太好了。走,咱们也过河去。”

孟瘸子机警地拦住张廷瑞说:“县长,先不要着急,我感觉河岸的气氛有点不对劲。咱们得试探一下有没有埋伏。”

张廷瑞点头同意。

于是,孟瘸子单膝跪地,用双手做成喇叭状,对着河岸的方向,发出一串瘆人的狼叫声:“嗷……”

几声狼叫停下后,河岸上没有出现什么异常动静。孟瘸子依然不放心,又拾起几块石头投向河岸。又仔细听了听,仍没有任何反应。

之后,孟瘸子对张廷瑞说:“县长,看来真没什么情况。如果有埋伏,我刚才的那几声狼叫,怎么也得引发出点动静来。”

王忠提醒说:“县长您听,咱们身后好像有点动静。不会是敌人摸上来了吧!”

张廷瑞愣着听了听,果然能听到轻微的唰!唰!声,严肃地说:“不像是风的声音。事不宜迟,大家做好过河的准备。只要上了对面堤岸,我们就算一百个安全了。行动!”

三天前连续降的几场暴雨,致使河水暴涨,河面变得又宽又深。再加上浑河水也在不断地汇入大清河的河槽,这无形中又加剧了水流的湍急程度。一眼望去,河槽中就如同有若干匹奔腾的野马在咆哮驰骋。

张廷瑞等五名同志手挽着手,顺着堤坡有序地下到河里,顿时被卷着漩涡、齐腰深的水流冲得东倒西歪,根本站不住脚。身体轻飘的仿佛是一枚干树叶,在波涛汹涌的水面漂浮着,随时都有被滚滚巨浪吞噬的可能。

但是,这五名钢铁般的汉子没有向随时威胁着他们的死神做任何地让步,而是各个咬紧牙关,拚出力气向着对岸一步一步艰难地行进着。

在行进过程中,张廷瑞还不停地鼓励大家说:“同志们!我们革命战士都是钢铁之躯,任何困难都难不倒我们。只要我们的信仰不变,远大的革命理想不变,对人民的一腔热忱不变,最终的胜利必然要属于我们。让一切***反动派们都见鬼去吧。共产主义万岁!人民万岁!”

张廷瑞的话音刚落,其他人都抑制不住兴奋的心情,异口同声,有节奏地喊道:“共产主义万岁!人民万岁!”

接着,张廷瑞又带头唱起了国际歌:“起来,饥寒交迫的奴隶,起来全世界受苦的人,满腔的热血已经沸腾,要为真理而斗争……”

嘹亮悲壮的歌声,伴着咆哮的河水,在大清河上空久久回荡着……

就在这时,从河两岸突然冒出许多敌人来,一支支乌黑的枪口,同时对准了河中心的五位铁塔般的汉子。

只听岸上有人喊道:“弟兄们!大鱼终于上钩了,先不要射击,要抓活的。他们今天一个也跑不了了。”接着,是一阵狂妄的笑声。

孟瘸子反映很快。只见他第一个端起枪来冲向对岸的敌方,对张廷瑞说:“县长,我们中埋伏了。我来掩护你们转移吧!”

“不!我来掩护。”

“我的水性好。我来掩护。”

“我从小就是在河边长大的,我留下。”

“还是咱们大家一起掩护张县长撤退吧!”

张廷瑞冷静地说:“大家都不要争了,面对这么多的敌人,我们没有更多的选择,只有一条道可走,那就是和敌人拚了。同志们!党考验我们的时候到了。在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子弹肯定不够用,听我的命令:都把刺刀上好。就是死也要死出八路军战士的英雄气概来。我们共产党人是为正义而战的,我们的灵魂是纯洁的、高尚的,宁可粉身碎骨,但绝对不当俘虏。听到没有?”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