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虐乳小说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调教系
2021年2月10日
小明的快乐生活:宝贝水那么多还不要bl
2021年2月10日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一章

“醒了,醒了”

沈寄睁开眼,看到围在自己四周的人,有的人眼底含着担忧,有的有着庆幸,还有的一副看热闹的嘴脸,“看,我说贱命之人不会那么容易死吧。”

这是怎么回事?

她是C大研一的学生,可惜还没能毕业成为硕士就先当了烈士。应该是死了吧,那辆车撞向路中央的小孩子,刹车不及,而路边的她头脑一热冲了过去把小孩推到人行道上,然后被撞飞了。

如果说自己没死,那么被人围着也说得过去。可是这些人穿得却是电视里古装片的打扮。断没可能有电视台的综艺节目会忽悠一个舍己救人,然后重伤的人的。那样太不道德了。那么,她这是穿越了?重生了?

应该算是重生吧。应该现代的她已经被撞死了啊。这,算是上天的奖励么。如来佛祖,耶稣基督也好,或者是老天爷,谢谢谢谢!沈寄感激的在心头念叨。虽然她从前不信神佛,但是以后,她决定信了。毕竟老天有眼,神佛有灵。

旁边有人说道:“这是俺们一个乡逃难出来的,姓沈,小名寄姐。可怜啊!生下来就没了娘,现在爹又死了。各位大叔大娘,行行好买了她吧。小姑娘今年八岁,三月十七的生辰。家里家外的活儿都会做。”

听完这位同乡的话,本还在庆幸名字没换的沈寄脑子‘嗡’地一声,然后抬起自己的手来看,果然小了不少,而且消瘦得很。这根本是一个芦柴棒嘛,本尊怕不是饿死的吧。

“卖身葬父,也算个孝女。”身遭还有人在说着。

刚接受了自己丧父又丧母,变成了八岁女童的沈寄再次震惊了。卖身葬父?转头看去,旁边果然有一床草席裹着一个人。想来就是本尊的亲爹了。她抬头看看灰蒙蒙的天,你真的有眼么,为什么把本小姐送到这么个人身上重生?有这么苦逼么?别人重生也好,穿越也好,不都是在宫里或者大户人家吃香的喝辣的么,顺带再同一、二、三、四、五位阿哥或者公子谱一段可歌可泣的恋曲。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二章

另一个人道:“先放了罢,回去后再说。”

晃眼袍子道:“咳,不然让我带回去养罢,这一世两世的总不像样也没办法。他在我府中,几千年大概也能成仙了。”

我大惊,老子怎么可能像头家猪似的被养起来,此乃奇耻大辱。身子一能动,我立刻撒开蹄子,拔腿便跑。

跑着跑着,跑红了眼,没留神跑到断崖边,又没留神刹住。我蹄下一空,嗖地坠下去了。

我站在京城的街头,看花市上满眼的牡丹花。

据说深红色的牡丹最名贵,我活了二十几年,见过艳红的白的绿的,却真是没见过深红的。前日牡丹徐派人送了一张帖子给我,说他家有一株深红的牡丹,本是弘法寺内珍藏的珍品,住持圆寂前转赠与他,今日开花,特在自家的国色楼前开赏花会,邀我来赏。

本少爷本不爱这些花花草草的,管它红的绿的,不就是朵花么。不过我最近常到翠侬阁一坐,萦月说她爱牡丹,我索性就到这赏花会上走一趟,再买盆牡丹去引她一笑。

赏花会辰时开,我到得有些早,就到别处去走了走,等折回来,辰时将到,花台前已经吹了一曲笛子弹了一段琴,花台边挂了一串鞭炮,牡丹徐亲手点着了引线,噼里啪啦放完后,又致了一段辞。牡丹徐掀开纱罩,请出了他那盆牡丹。

花色深红,娇艳中带着华贵,果然是好花。

我在心中赞叹,听见人群中也有人赞了一声:“好花。”

像鬼使着一样,此时叫好的人不计其数,我偏偏就听见了这一声。

这个声音竟让我隐隐觉得有些熟悉,好像曾听过无数回一样。我向人群中望,看见一袭青色长衫,立在人群中。

他侧身瞧过来,我愣了愣,却像这满市集的人与牡丹都化做了全无。

一霎那间,又觉得他有些似曾相识。

我走到人堆中,对他拱了拱手:“在下秦应牧,请教兄台名讳。”

他爽快一笑:“鄙姓赵,单名衡。”

客套两句后,他像要走。我赶上前去道:“在下与赵兄一见如故,想请赵兄去酒楼一饮。不知赵兄可否答应。”

他没有推辞,欣然道:“好。”

此时还是辰时,酒楼小伙计说他们还不到卖酒的时辰。本公子一锭银子搁上桌面,立刻变成“有现成的好酒好菜”。小伙计一团殷勤引本公子和赵衡进了最精致的雅间,几碟精致凉菜,一壶上好的花雕,顷刻间端上桌面。

我端起酒杯,向对面举了举,道:“赵兄。”

他道:“我表字衡文,你只叫我衡文便好。说话太客套有些拘束。”

衡文衡文,这两个字念起来也有些熟悉。我道:“那我也不与你客气了,我表字南山,你也喊我南山罢了。”

他笑笑。

这顿酒没留神就喝到傍晚。

我像几百辈子没喝到酒一样,就那么不停地喝。在酒楼喝到下午,他说他住在另一条街的客栈,我摇摇晃晃随他到了客栈,进了他房内,又喊了酒菜来喝。

我记得我想他背光了我老秦家的家谱。我说我小时候我爹曾给我算过命,算命的说我今生命犯桃花,是个风流命。

他端着酒杯瞧了瞧我道:“哦,准么。”

我立刻道:“我本也不信,却是准得很。不是我在你面前自吹,京城的秦楼楚馆中,不知道有多少姐儿哭着等我去替她们赎身。”

他似笑非笑地道:“却不是已经和什么穷书生卖胭脂的好上了,拿你做过河的筏子罢。”

我皱眉道:“我怎可能是那种做垫背乌龟的冤大头。”

他不明所以地笑了一声,没说什么。

我不晓得究竟喝到了几时,总之酒喝完了一整坛,桌上的蜡烛将燃尽。我喝得迷迷糊糊,他也喝得东倒西歪,就随便歪到床上睡了。

我在床上翻了个身,向他道:“我这些年,到今天才喝到痛快的酒。”

他嗯了一声,继续睡了。

第二日我醒来,客房中空空如也,赵衡却踪影不见。

楼下掌柜的说,并没有看到那位公子出去,连房钱也还没结。

但他却就这么寻不见了,一天两天的,我再没有寻见过他。我把各处能找的地方都找了,客栈的那间房,我按天给钱,一直替他留着。掌柜的说,这位公子也没说过他从何处来,别处也没人认得他。

我鬼使神差地,就是停不了寻他。明明只是萍水相逢一场,却总忘不了。

我从这年端午寻到了来年中秋。这一年多里,和哪个喝酒都觉得没有味道。睡觉时做梦,混混沌沌地,今天梦见我是头野猪,明天梦见我是只乌龟。有一天,我梦见我在个雾气腾腾的地方,他在前面站着,我喊了声衡文,他转过身来,似乎正要开口,我醒了。

这一天,我颓废地踱进一座小庙,求了一根寻人签。

解签的说,我这根是下下签,要再见想找的人,难如猴子摘月。

解签的看着本公子颓然的脸,宽慰道,其实此签尚有一线生机,猴子摘月比猴子捞月好。

我问,怎讲。

解签的道,猴子捞月,捞得是水里的月亮,怎么捞都是个影子,变不了真的。猴子摘月,月亮总算是个真月亮。

我道,只是猴子上不了天。

我颓废地掏出银子,放在解签的桌上,走出了小庙。

街上来者熙熙去者攘攘,我踱到街边,听见人招呼:“这位爷,坐么?”

我就坐了,又听见招呼道:“来点什么。”

我随口道:“随便罢。”

没多大工夫,一个雾气腾腾的大碗啪地落在我身旁的桌面上。端碗的人殷勤地笑道:“我看公子您像饿慌了神的模样,自作主张给您下了大碗的馄饨面。”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 第三章

苏晴雪不记得她是怎么睡着的,一转眼的功夫,她就看到了自己突然出现在曾经的天女生活的地方。

小小的孤儿院旁边,一个浑身脏兮兮的五六岁的女孩,背着书包,睁着大眼睛,无辜的看着她。

苏晴雪脑海里自动出现了小女孩的名字,与她同名同姓的小女孩正好奇的望着她,而她不知道该怎么跟小女孩打声招呼。

好在没有等多久,小女孩突然转头看向门口,一名中年男子穿着一件与周围环境极不相符的白色西装,朝女孩叫道:“晴雪,今天给你做了好吃的茄子汤,还有葱油饼,赶紧过来趁热吃!”

小女孩开心得叫了一声,手舞足蹈的朝着男子跑过去。

苏晴雪低头看了看自己的身体,一道道虚幻的光线组成了她现在的模样,忽然,她有些伤感,真好,有人给小女孩做饭呢!

视线再次看向老旧的铁门,中年男子带着小女孩进了院子,从头至尾,两人都没再抬头

文学

看她一眼。

正当她想离开的时候,大门吱呀一声被打开了,小女孩怯怯的拿着一只白瓷碗,碗里有一块焦黄的饼。

“给你!”小女孩很快跑了过来,将碗高高的举起,对苏晴雪说道。

苏晴雪觉得有股暖流在虚幻的身体里缓缓流动,脸上温柔的笑容不自觉的浮现,刚要接过白瓷碗,小女孩的身影突然消散了。

与此同时,中年男子又一次出现在铁门前,身上的衣服也换了一件灰色的西装,望着苏晴雪的目光微笑。

“你来了?”男子与苏晴雪对视了片刻,主动开口道。

“也是时候了,星球的意识已经苏醒了,你也不必再守在那儿了,空间的灵气会滋润星球,你想要做的都办到了!”男子有些歉意的说道。

苏晴雪不知道对方到底在说什么,这一刻她觉得自己似乎等了太久,可亲眼见到后,她又糊涂了,中年男子是谁,为什么要对他说莫名其妙的话。

“天女,谢谢你!”男子深深的看着她,然后朝她欠了欠身子。

苏晴雪眼前的景象变了,男子和孤儿院都消失了,白雾茫茫下,她辨不出方向,随意的在白雾中走着,不知走了多久,忽然看见一名女子躺在一片奇特的空间中。

女子身上的黑色衣衫上繁复的花纹,泛着五彩缤纷的光芒,一双玉足被裙角半遮半掩惹人遐思,乌黑的发丝垂落在虚空中。

苏晴雪仰望的目光看不到女子的容颜,唯独却知晓那女子距

文学

离她非常远,能见到遥远的空间女子也许是她机缘到了,也许是因为她与那女子之间有些支离破碎的缘分。

果然,她刚生出这样的想法,那空间再次被白茫茫的迷雾覆盖。

不自觉的向前走了两步,苏晴雪伸出手,留恋着那个神秘的女子。

忽然一个男性低沉的声音响起:“你不该来的!”

“这地方不是你该来的,你还想知道什么?”

苏晴雪迷糊的脑瓜,清醒了,如水般的记忆重新回归,她终于记起自己是谁,发生了什么。

“我是不是要消失了?蓝星已经是她的了,苏晴雪是不是可以消失了?”

“你与她是一体的,她也好,你也好,名字都只是代号,不过,你不必担心,苏晴雪曾经答应生灵的要求还没做完,踏出蓝星,你要做的就是完成那些要求!”

“白泽他们怎么样了?”苏晴雪沉默了许久,终究还是抵不过思念,开口问道。

“他们自有他们的活法!”男子的声音平静的答道。

“我还能再见到他们吗?不,还是不要见了,我只是一道执念,星球重新焕发生机,我就该消散了。”苏晴雪跪坐在白雾中,低笑着说道。

“现在的你已经不仅仅只是她偶然的执念了,你能孕育出另外一道意识,已经证明了自身的价值!”

“是啊,我成全了另一道意识,自己却要没了,宇宙间的规则真是残酷,记忆消失,本源逸散,一个个生命化为尘土,广袤的宇宙一边新生一边死亡,旧的脱落,新的出现,也好,她才是真正的苏晴雪,我该把无意占的都还给她。”

男子叹息了一声,没有再说话。

视线望向特殊空间中依然沉睡的女子,脸上露出一抹暖暖的笑意,温柔道:“我答应过你,便会在无尽的时光中一直陪你……”

苏晴雪没能伤神多久,白雾飞速蠕动起来,一幕幕关于重生后的苏晴雪的经历在这奇特的白雾中演示了出来。

此时的苏晴雪像是回顾了一遍她的人生,望着曾经的笨拙的自己,苏晴雪笑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