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调教系

肖艾杨烁:一女多男肉文
2021年2月10日
一下子就弄进去了岳,虐乳小说
2021年2月10日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一章

时隔一周,翔州,马都城。【3G书城】

马都城是五品宗门势力风月宫下辖的一处城池,也是修士密集的一处城池。

风月宫,以双修之法闻名于翔州之地!

“小子,回神了!”

说话之间,一面古怪的镜子飞到了张展鸣头顶三、四丈的高空,这镜子一面白一面红,迎风一晃化为三丈方圆,白面朝下,正对张展鸣。

嗤!

那方圆三丈大小的镜子发出了一声长鸣后,剧烈的抖动起来,无形的威压震慑了全场,镜子上方一道红光直冲天际,仿佛和那高悬的炎日连接一气,那炎日光束顺着那贯通的红光一路缠绕下来,投射到镜子内。

与此同时,正对张展鸣的镜子白面突然射出和镜子一般粗细的白色光柱,白色光柱仿佛地狱烈火一般,空间都被烧得扭曲起来。

“胡闹!银屏,你这是干什么?”

一道略微苍老的声音响斥。

随着声音的响现,那充满无匹威能的镜子竟然自张展鸣头顶离去,方才的一切犹如昙花一现,消失不见。

“哼,谁让他轻薄徒儿。”

一道娇嗔的声音传响四周,使得周遭之人的目光齐聚一线。

当是时!!!

“贫道长春道人,小徒胡闹,还望道友海涵。”

长春道人朝着唐文稽首道歉,言辞之中满是歉意。

原本两人就不是玄宁域之人,来此翔州只是想要游历一番,让廖银屏增长一些见识,谁曾想到廖银屏突然出手,吓了他一跳。

要知道翔州地域本就不平静,这还是几天前的事情了!

翔州差点跟蛮荒森林势如水火,就差没有真刀真抢的干上一场。

长春道人不喜争斗,所以在游历期间异常谨慎,生怕闹出点幺蛾子,自己这清净小日子再也无法安宁。

“无妨,这也是小徒的不是,道友大量,还望不要见怪才是。”

唐文当即做了个稽首,一脸笑意的对着长春道人说道。

说实话,当时廖银屏那一击看似威力惊人,然则却没放在心上。

仅凭廖银屏这小小金丹期修为,能够发挥出出窍期的威能,怕是已经到了极限。

不过那块镜子却是提起了他的兴趣,因为那块镜子若是他没记错的话,正是流星上人当初在空间乱流遗失的三大法宝之一——昊日仙镜。

“展鸣,还不快向银屏师妹道歉?”

唐文板着个脸,一副严师做派。

当初他把张展鸣丢出伪周天星斗大阵的时候就已经震晕了他,后来事毕,方才把他带来这马都城。

一路上,他把事情的详细也告知了张展鸣,当得知唐文的大能力之后,都不用唐文去说,其当即求着唐文收他为徒。

于是乎,收徒之事水到渠成!

“银屏师妹,我叫张展鸣,刚刚是我失礼,还望勿怪。”

张展鸣拿得起放得下,丝毫不觉得突兀的对着廖银屏稽首抱拳道歉。

他还有灭宗之仇未报,若是因此惹得唐文嫌恶,仅凭他一己之力,怕是报仇之事将会遥遥无期。

天赋潜力固然重要,但在这凶险的修真界之中,没有师门庇护,就犹如无根浮萍一般,随时会被人给湮灭。

“哼!”

廖银屏显然不是很乐意,不过也没继续纠缠。

就在这时!!!

“九阴绝体,寿元不过百!”

唐文紧盯着廖银屏,随即幽幽说道。

他终于明白为何廖银屏能够得到昊日仙镜的青睐!

俗话说的好,孤阴不长,独阳不生,阴和阳之间,并不是孤立和静止不变的,而是存在着相对,依存、消长、转化的关系。

昊日仙镜本就属于纯阳至宝,而廖银屏身具九阴绝体,一阴一阳,相互交融,昊日仙镜的纯阳之力刚好抑制住其九阴之力,这也是廖银屏现如今能够安好修行的原因所在。

“道友,你……”

长春道人瞪大了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模样。

他本是出自东部区域的玄阙域,更是出身霸主宗门势力平云门,一身修为更是达到了渡劫后期,可是对于爱徒廖银屏身上的九阴绝体却是束手无策。

他带着廖银屏游历各地,无非就是为了找到能够解决其九阴绝体的方法。

十年了,仅凭一眼便看出廖银屏的九阴绝体体质,唐文绝对是第一位。

“你是想问我,是否有救治办法?”

唐文笑笑。

九阴绝体若是百年之后,其全身皆被九阴之力遍布,就是大罗神仙也是束手无策。

值得庆幸的是,廖银屏现在也就双十之龄,还有着昊日仙镜伴身,想要救治也不是没有办法,至少他知道的办法就不下三种。

“师傅,你快救救银屏师妹!”

还未等长春道人师徒说话,一旁的张展鸣倒是紧张的对着唐文哀求了起来。

见此情形,原本心中还有余怨的廖银屏心中一荡,出现了从未有过的奇妙感觉。

“方法有三,不过却都是千难万难之法。”

唐文敲了敲张展鸣的脑袋瓜子,随即对着满是期待的长春道人说道。

至于具体方法,唐文没有说出来,因为哪些方法,就是他也是有心无力。

“不知道友可否告知,贫道自有厚谢!”

长春道人激动不已,从其微微颤抖的肩膀就足以表明其内心的不平静。

廖银屏自出生至今,每每遇到月圆之时便会遭到九阴之力的蚀骨之痛,令其痛不欲生,然而长春道人却是爱莫能助,只能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如此情况还是十年前,一面镜子从天而落,落入了当时还是孩童的廖银屏手中,这才压制了九阴之力的爆发。

但他知道,昊日仙镜只能治标不治本,时日一长,集聚多年的九阴之力一旦爆发,便是廖银屏身死之日。

“告诉你也无妨!且听好了,方法之一便是找寻一名纯阳体质的男子,互为双修,便可轻而易举的解决此患。”

唐文点了点头,不以为意道。

“不行,此法万万不可!”

出乎意料的是,说话之人不是长春道人,而是唐文身旁的张展鸣。

“这……”

一时间,长春道人哑口无言。

想要寻到纯阳体质的男子,谈何容易?

别说纯阳体质,怕是五行俱全的五行之体都是万中无一,寻遍整个盘天大陆,能够寻到五行体质之人的地方怕是除了玄宁域中的五行宗就再无他处了。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二章

随后,秦炎就满心忐忑的等待了起来。

他现在是真害怕又失败。

如果还是无法将光茧打开,那说句不客气的言语,接下来自己真不知道该怎么办。

一筹莫展!

因为刚才秦炎也已经试过,重新将光茧拿出来,呼唤灵儿。

想要得到她的意见与帮助。

结果却是徒劳

文学

的,无论秦炎怎么呼唤,都没有得到任何一点回应。

很显然,那丫头已重新陷入到了沉睡。

这让秦炎很无奈。

事到如今,只能靠自己。

而现在他已经做足了自己能做的所有工作,接下来就只有忐忑的等待结果。

时间一点一滴的过去

文学

了。

足足等了一顿饭的功夫,可却依旧是丝毫反应也无。

秦炎的脸色变得十分难看。

又失败了!

怎么回事?

他确定自己确实是按照灵儿所说的步骤做的。

一点也没有出差错。

而且自己现在的状态也不错。

为什么还是不行呢?

那现在该怎么办?

秦炎真的是一筹莫展,好不容易看见了一点希望,以为可以借此,迅速增加实力,没想到最后,等来的却是这样一个结局。

他的心中懊恼到了极处。

然而就在这时,却发生了出人意料的事。

丝毫征兆也无,一阵轰隆隆的声音传入耳朵。

四周的大地开始震动。

不对,不止是大地,秦炎感觉仿佛连天空都在摇晃一般。

难道说……

他不惊反喜,连忙抬头向头顶望去。

随后就看见虚空之中出现了一个漩涡,附近的天地元气也一下子变得混乱起来了。

甚至还有浓浓的雷声传入耳里。

就这样,足足过了一盏茶的功夫,所有的异象才终于渐渐平复。

一切又恢复了平静。

不过天空之中却多出了一个可容一个人通过的,类似于门的东西。

秦炎不由得大喜,随后又有点无语,原来并不是灵儿教的办法有问题,也不是自己大意出错。

而是照着这个步骤做了之后,还需要耐心的等待良久。

原来如此!

其实这也不足为奇,只不过那些文字中却没提,害自己白白担心了一场。

秦炎是既好笑又欢喜。

不过现在既然别府的入口已然出现。

他当然不会耽搁。

时间紧迫,天知道何时,古魔始祖就会跑到灵界来找自己的麻烦?

所以现在首先要做的,是尽快增强实力。

于是秦炎浑身青芒一起,就朝着那头顶上口的入口飞了过去。

遁光迅速,很快就到了。

虽然确信小丫头不会害自己,但来到那入口附近的时候,秦炎还是忍不住将遁光停了下来,然后放出神念往里面看了一眼。

没有任何发现!

将神念放出,就如同是泥流入海。

他不由得摸了摸下巴,自言自语。

“这个地方倒与空间通道有几分相似!”

既然没有看出什么端倪,秦炎也就不再耽搁,一咬牙,就纵身飞进去了。

然后,他就感觉天旋地转,整个人仿佛都要陷入了昏迷一般。

宝贝腿打开我进不去 第三章

等太阳高挂在半空之中,稀疏的海雾总算是被驱散干净了,叶品几人御剑往海里面飞去,看到前面的暗礁已经稀疏起来,找到一个稍微有点大的礁石落了下去。

看着平静的海水,鸢飞雪问:“我们怎么下去啊,是排着来,还是都下去。”

叶芙从怀里拿出几张灵符交给大家,然后说:“我们三个下去,叶品和沈真在上面接应,你们的水性太差了。要是遇到难缠的妖兽就引到水面,我们一块解决。这灵符是用来联络的,在水中也好使。”

叶品和沈真知道自己水性不好,也没有争抢,毕竟守好自己的后路也是很重要的。看着鸢飞雪她们三个像是游鱼一样,在海中不断往下面潜去。

他们两个仔细的盯着水面,看看有什么异样,同时灵符已经扣在了手里,防止被突然袭击。

叶芙她们还没有游远,叶品他们这里就遇到了妖兽。

这附近生活这一只三阶的妖蟹,它和别的妖蟹不同,最喜欢的就是趴在礁石上晒太阳。今天在海里面吃饱喝足以后,刚到了礁石这里,就发现这里已经被占据了。

它在这周边已经横惯了,也不管别的,上来就是一顿劈头盖脸的攻击。

叶品和沈真还在盯着水面,一道火红色的光线从不远处袭来,这火线的温度极高,周边的空气已经有些扭曲了。

沈真把寒铁盾一立,火红色的光线打在盾牌上面,让沈真的胳膊瞬间麻木了。叶品祭出天外锏,朝着一块礁石狠狠的砸去,纷飞的石头激起一片涟漪,剩下的已经四分五裂。

躲在礁石下面的三阶妖蟹吓了一跳,但是它没有感到害怕,反而开始更疯狂的进攻。它从水面冲里出来,挥舞这两个大钳,朝着叶品他们气势汹汹的冲了过来。

沈真后退一步,一道金箭符朝着妖蟹射去。三只金色的箭头在空中速度极快,但是妖蟹的速度更快,大钳挥动之间,就把三个箭头挡了出去。

叶品的天外锏再次从天下落下,大蟹还想再次抵挡,但是天外锏势大力沉,一下就把大钳砸成了肉泥。

这妖蟹吃疼,想要往水中退去,沈真的金刀从天而降,一下刺透了这妖蟹的顶盖,直接把它钉在了礁石上面。

叶品的飞剑掠过,直接把它的细脚全部斩断,妖蟹受了这么重的伤,在礁石上挣扎了一下,就死透了。

叶品他们在上面收拾这些妖蟹的材料,鸢飞雪她们在水里也找到了一艘沉船。

她们三个下水以后并没有分开,这面海里的情况并没有摸清,她们也得小心一点,叶芙游在最前面,左右跟着鸢飞雪和夏姑娘。

她们慢慢地往下面游去,海底的淤泥很厚,她们拍开辟水符,慢慢的踩到了海底。这个地方还长着一些高高的海藻,张牙舞爪之间似乎蕴含着数不清的危险。

她们在扣紧手里的灵符,夏姑娘紧张的问:“叶芙,这海底有什么厉害的妖兽啊。”

“这里还是浅滩,一般都是一些妖蟹和妖虾比较多。”叶芙一边盯着四周,一边回答道:“三阶的妖鱼一般不会到这里,它们都在深海里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