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岳用嘴帮我口、高辣御书屋御宅屋自由阅读小说
2021年2月10日
两个美妇用嘴服侍、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2021年2月10日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第一章

3601里的张伟在思索着刚刚的赌约,张伟心想如果可以的话似乎可以让大力和自己同居,想着张伟便来到了大力的房间门口敲了敲门。

随后大力便打开了门,看到张伟满脸坏笑的看着自己,大力便想到了自己在健身房和张伟打的赌约了。

但大力还是警惕的问道:“张伟,干什么呀。”。张伟看到大力警惕的样子,嘴角微微一笑:“大力啊,你还记得在健身房的赌约吗。”。大力心中一想“果然。”接着大力看着张伟坏坏的样子:“那你想怎么样。”张伟看着大力那可爱的样子,走了过来保住了大力说道:“大力啊,你看我们都这么亲密了,不如,我们同居吧可以更加了解熟悉彼此。”张伟说完看了看怀中的大力。

大力的心中却是在这样思考,“张伟的分数还没有达到这个标准,但这个赌约”。而张伟看了看怀中大力沉思纠结的样子,心中突然感觉涌现一股难受,张伟皱了皱眉想了想:“我自己现在有一点冲动啊,不就是写轮眼吗,又不是不能用,这种事不能强求。”

张伟想了想,想到了大力那萌出血的视频笑了笑:“那你就跳一段舞给我看吧。”。大力听到张伟的话笑了笑:“好吧,男朋友大人。”接着大力便拉着张伟进到了自己的房间里。而阳台外的众人除了赵海堂一副哭丧脸外,其他人都留出了老司机得表情。

被大力拉进房间得张伟看了看四周的坏境,干净,整洁,让人非常舒心。接着张伟坐在了沙发上摩擦手掌有些迫不及待地看着大力:“快开始吧。”

大力看到张伟那猴急的样子白了一眼,随后开始跳了起来…“张伟加油,张伟加油。”。(就是那一集大力的加油视频)

张伟看到这一幕竟有一种满足的感觉。

……

半个小时后,大力换了一套衣服脸红彤彤得脸上还有一些汗跟着张伟一起出来了。当张伟刚打开门的时候发现众人都在门口一脸懂得表情看着自己。张伟看着他们道:“我说这是误会你们信吗”

胡一菲满脸老司机的表情说道:“我们懂得。”。只有赵海堂是哭了得表情说道:“大力学姐你该不会..”还没说完就放声大哭了起来。。

大力看向张伟:“最近我又做了一份兼职网文编辑,要不要陪我去看看啊。”张伟看着大力那水灵灵的大眼睛想了想“最近也没事,就去看看吧。”

张伟看着大力伸手捏了捏大力的脸说道:“好吧,去看看顺便在帮帮你忙。”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第二章

第2534章

管家如实回答道:“老爷,视频的影响力还在不断扩大,现在已经从国内,逐步扩散到了海外,整个舆论的局面,对咱们苏家是极其不利。”

“除此之外,杜家的杜振华已经打了不下10个电话了,我没敢接”

“燕京的几位领导也让人打电话过来质问,对这件事情非常震怒,要求苏家必须给出一个明确的解决方案,我借口说您身体抱恙,暂时拖了一下,不过他们让我们24小时之内,必须给一个明确说法”

苏成峰不禁叹了口气,咬牙道:“短视频平台在叶家的手里,我想搞这个公关是不可能了,至于杜家,我们也不用管他,杜振华想怎么样都随他,反正我是不会见他的,大不了这辈子都不见他。”

管家急忙问道:“老爷,那领导那边”

苏成峰叹了口气:“这才是我最担心的那个刘战,竟然捆着爆炸物去挟持人质,这种事的影响实在是太恶劣了,现在全部曝光出去,所有的锅都得我来背”

说着,苏成峰冷静下来,开口道:“你代我跟领导们反馈一下,就说我人在国外养病,等身体稍微有些好转之后,就立刻去向他们负荆请罪!”

“好的老爷”

苏成峰揉了揉太阳穴,有些颓然无力的开口问道:“对了,苏杭这边综合实力最强的家族是哪一个?”

管家认真道:“实力最强的应该是吴家,不过吴家前段时间出了不少事,实力折损近半,本来他们是江南第一家族,现在已经排不进前三名了。”

苏成峰点了点头,道:“苏家这几年的视线一直放在海外市场,并没有对国内市场进行深耕,现在是时候,赶紧重新把国内的市场以及人脉资源抓起来了,而且我可能要长时间待在苏杭,还是跟当地的大家族熟络熟络会比较方便,最好是能把这个吴家收为己用,那就更好了。”

躺在我跨下的英语老师 第三章

很快,沈思茵的声音便消失在黑暗里。

肆虐的寒风吹过来,萧宗翰吐了口气,眸中隐约复杂。

对沈星月,他愧疚多于怜爱,他这么多年都在为了解救出沈星月而拼命,此时此刻,沈星月真的来了,他却有些恍惚。

如果不是他,沈思茵也不会【零零看书00ks】恶毒的给沈星月下毒。

萧宗翰眸光又往沈思茵消失的方向看了几眼,眸色暗沉。

……

文学

沈星月站在外厅,脸上的神情有些拘谨。

她小心翼翼地将身子坐在椅子的外沿,眸

文学

底尽是压也压不下的惶惑……

萧宗翰进来,看到的就是这样的沈星月。

“星月。”他出声,沈星月的眼猛地抬起,看到他,下一瞬,双眼便唰地红了。“宗翰!”她扑进他的怀里。

萧宗翰的身子微微一僵,看着在怀中哭泣颤抖的沈星月,到底还是伸出了手。

双手在她背上轻抚着。

沈星月的泪一滴滴落下,晕湿了他的军装,萧宗翰的唇抿了抿:“秦海欺负你了?”

沈星月的身子猛地一抖。

似乎,是听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存在!

萧宗翰的脸色阴沉似水,一把拽过沈星月,让她和自己对视:“星月,秦海那混蛋做什么了?!”

“他……”沈星月身子颤抖更加厉害,“他……打我,好几次,我都觉得自己已经死了,”她说着,挽起了自己胳膊上的袖子,精致的衣裳下,居然是一道又一道的伤痕。

那些伤痕,有的是新的,有的,是旧的,淋漓错落,分外刺眼。

萧宗翰的拳头攥得嘎吱作响,一拳,狠狠捶在桌子上:“王八蛋!”

这些年,为了不让沈星月受苦,他在很多事上处处避让秦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