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你尝起来特别甜 车片段

东北大炕:小可的奶水
2021年2月8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我和漂亮岳的肉欲小说
2021年2月8日

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第一章

说实话,从吕布进军河东以来,一切的事情都变得很不合理起来。这才几日?河东的一半土地就快没了!仅仅十数天,蒲子、永安、北屈、平阳、东垣、壶丘亭、大阳、虞城这些城池相继失陷。

从一开始,王邑、卫固他们便很看重吕布,未曾轻视过这位诛杀董卓的温侯。可现在看来,他们还是低估了吕布!以他们看来,只要他们坚守城池,不与吕布在野外交战的话,至少两三个月吕布是绝对吞不下河东的。他们明白,面对吕布,他们没有进攻的能力,所以从最初他们就选择了防守。可是如今看来,这守都快守不住了!

难不成这河东所有的县邑长官都惧怕这吕布,不战而降不成?不然的话,何以能够在这么短地时间内,丢了这么多城池。

面对卫固的疑惑,王邑长叹一声,也是将这几座

文学

城池失陷的经过道了出来。

北屈且不用多说,在北屈长弃城而逃后,北屈尉马靖独木难支,失守也是早晚的事情。在知晓北屈失守后,平阳长几乎也是第一时间作出了备战的姿态,征召百姓为卒,号令县中豪强大族出钱出粮,让他们将私人部曲都交出来一起守卫城池。

却不曾料到征召百姓为卒,却让县中子民怨言四起,平阳的官吏又都是凶狠、贪婪之徒,为了让那些不愿为卒的百姓以供驱使,他们毁其家,强逼着民众入伍。另一边,那些豪强大族也是极其地不配合,他们没有亲眼看到吕布度田的事情,却是感受到了平阳长“跋扈”的模样。两相对比,他们自然是不愿意相信官府,各个都只想着如何守住自家的坞堡。

“愚不可及!”

听到这里,卫固忍不住咒骂道。

吕布在晋阳效仿世祖光武帝度田之事,天下皆知。谁都明白,吕布选择在此时度田,绝对是拥有大魄力、大决心、大志向的!若是说一般的诸侯只是想要在乱世中存身,或者是割据一方的话,那么吕布所做的一切,无疑是向天下宣告,他吕布有逐鹿天下,取代汉室,改朝换制之心!别人或许能够和他们这些世家大族妥协,可吕布绝对不会!

所以在这里,卫固又如何不气那些粗浅无知之辈?

“这平阳长纵然是有心,然面对那些豪强大族却依旧是无力。当然,这官府的做法或许也有些不妥,若是和那些大族好好相谈,他们未必不会出力相助。”

主簿裴延说道。

那些豪强大族固然是粗浅无知之辈,可这平阳长的能力也值得怀疑。恐怕是畏惧于徐晃的大军,让这个平阳长有点儿狗急跳墙的感觉。只想着在最快的时间内凑足兵力去保卫城池,殊不知他这样的做法,无疑是杀鸡取卵,反而适得其反。

“所以平阳便如此失守了?”

兵曹掾史王靖询问。

“何尝不是如此!”

王邑叹道,“徐晃一万精锐兵临城下,才不及半日,便是攻破了平阳。”

“活该如此!”

卫固真的是觉得那些大族的脑子是不是让驴给踢了,要不还是他们在河东太安逸了,所以祸到临头了还不自知!这种时候,还想着自家的那点儿利益,想到这,他又忍不住问道,“那大阳、虞城亦是如此失守吗?”

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第二章

“咚,咚,咚……”

暗夜里,景阳楼的钟声忽然敲响了。

钟声低沉而苍凉,伴随着夜风,清楚地送到了京师各处。

通往皇宫的大道上,已经得知太子殿下归来的消息,并且府门前的看守都已经不令自逃之后,三辅蒋德璟,四辅范景文,左都御史李邦华,右都御史方岳贡,刑部尚书张忻,大理寺凌义渠,刑部侍郎孟兆祥,还有彰武伯杨崇猷,新乐侯刘文柄,惠安伯张庆臻,宣城伯卫时春等人,正乘坐马车,前后不一的往皇城急赶。

太子回京,皇城起火,每一个都是关乎大明生死存亡的大事,无论朝臣还是勋贵,脱困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去觐见陛下和太子。

但忽然的,当夜风中传来景阳钟声之后,所有人都愣住了。

“停!”

蒋德璟大叫,然后不等马车停稳,他就从马车上跳了下来,双眼惊骇的望着皇城的方向,也听着那一声又一声的苍凉钟声。

“陛下~~”

蒋德璟哭叫了出来。

与此同时,所有驶向皇宫的马车都停了下来,范景文李邦华凌义渠杨崇猷等人都下了马车,望着皇宫,跪拜大哭……

……

南城永定门。

已经出城的萧汉俊好像是听到了风中的景阳钟声,他勒住马匹,转身望向京师,口中喃喃道:“景阳钟响,崇祯帝薨了……这天下,是太子的了。”

想着想着,忽然仰天大笑了两声,拨转马头,叫一声:“加!”

绝尘而去。

……

“听!景阳钟!”

已经冲出东华门的朱慈炯猛地又勒住了马,这一次是没有错了,一定是父皇薨了,不然暗夜里景阳钟不会响起,也没有响起的道理。

何成和吴胜也惊,他们知道,陛下确是薨了,但这时薨还有什么意义呢?如果早一天,现在定王殿下肯定都已经登基了,又何必仓惶逃走?

“殿下,殿下~~”

这时,火把明亮,马蹄声急促,一大彪的兵马急急而来,却是襄城伯李守錡和阳武侯薛濂在前,善柳营主将孙永成带着大批兵马在后,暗夜里,一个个都是脸色惊慌。

原来,在咸宜坊伏击失败,只截到了驸马都尉,太子却没有出现时,李守錡就知道,伏击之计失败了,杀不杀巩永固都没有什么意义,如今之策,只能调集兵马,去往阜成门,和太子血战了。

但不等他调兵完成,消息就传来,说太子殿下已经入宫了,白广恩逃走,唐通负荆前往阜成门请罪,京营各部也都不再听从定王的命令。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换成其他人,肯定就认输了,但李守錡却依然不放弃,他纠集孙永成,依然想要最后一搏。

只不过从营房离开时,孙永成身后尚有五千人马,现在却逃的连一千人都不到了。

另外,英国公张世泽原本也是跟随的,但半路之中,却不知道跑哪里去了。

熊熊火把之中,见李守錡带兵赶来“救驾”,并没有放弃自己,朱慈炯大为感动,他策马上前,迎住李守錡,哭道:“伯公!”

“殿下莫哭,景阳钟响,陛下薨了,现在你就是我大明的皇帝!”

李守錡在马上大叫,然后马鞭一指:“去都察院大堂,拥定王殿下登基!”

原来,首辅周延儒次辅陈演等朝臣,此时都被关在都察院,而都察院就在东华门附近,距离此处不过三百步。原本李守錡想的是,等崇祯帝驾崩,立刻就将这些人召进宫中,拥定王登基,生米煮成熟饭,但现在没有这样的机会,只能反其道行之,护着定王到都察院去登基。

定王先是不明白,不觉得自己还有登基的能力和意义,但随即明白了李守錡的意思,又想,天大地大,反正我也是没有地方跑了,何不坐一回皇帝呢?于是惨笑道:“好,就到都察院!”

……

仁寿殿。

朱慈烺终于是止住悲声,缓了过来,他抬头看见了满脸泪水的张皇太后,也看见了跪在皇太后身边的颜灵素。

—颜灵素深深望着太子,红唇紧抿,眼眶里的泪水,如玉珠般的滴落。

朱慈烺心中涌起激动—颜灵素怀有身孕的事,他已经是知道了,得到消息的时候,心中惊喜无比,他没有想到,自己这个穿越者,竟然也是有后了。这几天,在快马奔驰,日夜兼程之中,颜灵素温柔的眼,始终在他眼前闪现,给他以力量和勇气。

此时见到颜灵素,朱慈烺忽然更想流泪,但他强忍住了,向皇太后跪拜,然后再起身,接受王之心王承恩王巨陈永福李晃等人的叩拜。

“陛下薨逝,诸事当听从太子殿下之令。”

张皇太后流泪说道:“众人还不快朝拜?”

殿中人所有人全部跪倒,连殿外的将士也都跪下,黑压压一片,山呼:“臣等参见殿下~~”

声音巨大,整个仁寿殿都仿佛微微晃动。

虽然叫的是殿下,但每个人都知道,从现在开始,太子就是大明的皇帝了。

朱慈烺站立不动,眼中的泪,却是流了出来。

他想过很多,但从来都没有想到,自己竟然会是在这样的场景中送别崇祯帝,迎来自己的另一个身份。

……

“殿下!”

众人三拜完毕,还未起身,武襄左卫指挥使宗俊泰疾步匆匆地奔了进来,单膝下跪:“定王和李守錡带兵去了都察院,将院中群臣都劫为了人质。虎总镇已经带兵追过去了。”

朱慈烺表面肃然,心中却是无比愤怒。

都这样了,朱慈炯居然还在折腾,难道他真以为,就没有人敢杀他吗?

“走!”

朱慈烺从来没有这么恨过一个人,但此时此刻,他恨死朱慈炯了。

……

都察院。

自从今日凌晨被定王召见,随即便遭到软禁,所有人都被关在都察院,由京兵和锦衣卫看守之后,陈演等人就是心神不宁,坐卧不安,只恐有大祸降临,只有首辅周延儒老神在在,好像一点都不担心,但他的亲信心腹吏部文选司郎中吴昌时却看出,周延儒的手指一直在打颤,就心中的惶恐来说,周延儒一点都不比他们少。

这一天,京师乌云滚滚,黑云压城城欲摧。

文学

都察院里的每一个人都是度日如年,想要打探消息,但却没有一人告诉他们。

在车里疯狂的吃我奶 第三章

三天之后的傍晚,安西军在嗢昆河畔停住了脚步。阳光照亮大伙身上的铠甲,流光溢彩,瑞气萦绕。

临时搭建的中军帐前,张思安、逯得川和路广厦三人翻身下马,将三颗冻得发硬,上满挂满暗红色冰渣包裹拎在手中,对着迎出来的牛师奖和张潜躬身行礼,“报,大都护,行军长史,我等率领两百名兄弟,在拔野古部的帮助下,斩杀突厥可汗墨啜,右设且訇及伯克嘉缺,持首来献。这里,便是他们三人的首级!”

“好,好,弟兄们辛苦了!来人,带阿始那墨棘连,阿始德暾欲谷和阿始德啜,让他们三个,分别辨认首级!”尽管事先已经得到了通报,牛师奖依旧喜不自胜,快速将三个包裹全都接了过去,双手拎在半空中高声吩咐。

“遵命!”亲兵们答应一声,快速去俘虏营拉突厥左贤王阿始那墨棘连、内相阿始德暾欲谷和外相阿始德啜。安西大都护牛师奖则用手将包裹拎在眼前,仔细观摩,仿佛在欣赏三件无价之宝。

虽然隔着一层麻布,隐约只能看到头颅轮廓。而突厥贵族的长相和打扮,在唐人眼里看起来都差不多,很难辨认出到底哪个是哪个。但是,老将军的脸上,依旧露出了熏然之意,如饮醇酒。

从他二十几岁开始,骨托鲁可汗、黙啜特勤和元珍达干三个突厥名字,就如同抹在大唐将士脸上的狗屎一般,让大伙无法抬着头呼吸。

这三名突厥白眼狼,凭着在大唐军中做将校时学到的本事和积累下的威望,以七百叛军起家,在短短几年之内,横扫整个草原。非但打得草原各部,纷纷俯首帖耳,并且屡屡率军南下,将黄河沿岸各地,都当做了突厥人的猎场。

四十余年来,大唐不是没有对突厥用兵,可直到启用张仁愿之前,每次征讨后突厥,要么是因为种种原因半途而废,要么是损兵折将。

而率部征讨突厥的大唐宿将,仿佛都中了诅咒一般,在这四十多年里,也罕有人得到过善终。

光宅元年(公元684),左武卫大将军程务挺击败骨托鲁可汗,威震朔州。第二年,程务挺就因为上书替裴炎辩解,被则天大圣皇后下旨处斩于军中,诛杀三族。突厥人闻之,设宴相庆,连醉数日。随即设程将军祠,每次南侵,请其英魂保佑自己能旗开得胜,以抒程家满门被杀的怨气。

垂拱三年(公元687),燕然道大总管黑齿常之再破突厥于右北平。未几,黑齿常之蒙冤入狱,因受不了酷吏折辱,悬梁自尽。

自那之后,征讨突厥,就成了大唐武将的畏途。谁也不愿意担任主帅。打输了,难免葬送一世英名。打赢了,谁都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步程务挺和黑齿常之两人的后尘。

倒是跟突厥和亲,总是能得到大唐满朝文武的支持。包括派遣武延秀去突厥入赘!

如此一来,后突厥,越打越强,渐渐成了压在大唐背上的一块巨石,让整个国家,都被压得步履维艰。

四十年来,在突厥人的支持下,契丹屡降屡叛,让辽东各地,不复昔日安宁。

四十年来,在突厥人的支持和打压下,骨利干、黠戛斯、葛罗禄等部,也跟大唐日渐离心,甚至屡屡出现在南下劫掠的队伍当中。

四十年来,大唐通往安西四镇的道路,在突厥的挤压下越来越窄,甚至在嘉峪关那边,只剩下祁连山下窄窄的一条线。

四十年来,只要安西四镇有事,背后就活跃着突厥的影子。包括去年娑葛搅乱四镇,最初,也是黙啜的一支偏师,忽然出现在碎叶城下,才导致周以悌在稳占上风的情况下,被娑葛杀了个大败,进而碎叶城内的数万大唐百姓,都被娑葛当成了献祭的牛羊!

……

作为大唐军中的一名老将,四十年来,突厥人的每一次胜利,牛师奖都感觉自己好像被狠狠抽了一记大耳光。他本以为,自己有生之年,已经无法洗雪耻辱。而今天,突厥可汗墨啜的脑袋,却被他拎在了手中。

此番答应与张仁愿合力征讨突厥,牛师奖甚至在心中做好了准备。万一自己也中了诅咒,就趁着圣旨未到军中之前,策马冲阵而死。如此,朝廷念在他血洒沙场的份上,也不会太为难他的家人。而今天,诅咒没有发作,他却已经将突厥满朝文武,一网打尽。

试问,他如何才不会欣喜若狂?!

欣喜若狂的老将军,顾不上别的事情,只管找人核实首级的真伪,以免墨啜假死脱身,日后再继续搅风搅雨。而作为行军长史,张潜却不能像老将军一样高兴过头,赶紧笑着将张思安、逯得川和路广厦三人叫到一旁,询问三人可否受伤,以及与三人同行的其他弟兄们损失如何。

“托镇守使的福,属下三人都毫发无伤!”尽管累得直打晃,张思安依旧强撑着替大伙回应,“教导团那边的,跟着属下一起去了九十三人,轻伤十六个,但是全都平安归来。细柳营那边最初去了一百零七人,殉国五人,轻伤十一人。无论轻伤者,还是死战殉国者,属下将他们全都带回军营里来了。”

“张参军,你带几个人,去帮忙厚葬殉国的弟兄,让随军木匠使出全身本事,打造最好的棺材。”张潜轻轻叹了口气,朝着记室参军张旭低声吩咐。“顺便安排郎中,给受伤的弟兄们仔细诊治,只要能保住他们的性命,就不惜任何代价!”

“遵命!”“多谢镇守使!”张旭立刻拱手领命。张思安、逯得川和骆广厦三个,则红着眼睛躬身,替弟兄们感谢镇守使的厚待之恩。

“你等这次能将墨啜的首级砍下来,等于为大唐解决了心腹之患,怎么厚待都不为过!”张潜摆了摆手,笑着回应,随即,又问起了追逐战的详情。“你们当时是怎么判断出,墨啜向哪个方向跑的?他身边带了多少人?两天两夜没你们的消息,我正准备安排人手去找你们呢,结果,没等安排好,斥候已经把捷报送了回来!”

“多亏了逯得川,他料定了墨啜养尊处优久了,肯定没有力气步行逃命。而墨啜身为可汗,坐骑总得是宝马良驹,才能彰显其身份尊贵。”张思安稍微组织了一下语言,认真地解释,“所以,我等就先从俘虏口中,逼问出了突厥可汗的坐骑存放在什么位置,然后一边请任校尉代替大伙向镇守使汇报,一边去找墨啜的坐骑……”

原来,逯得川心思机敏,根据以前突骑施各部长老们发达之后就喜欢摆谱的习惯,推断出墨啜肯定不会像寻常突厥小卒那样钻山沟逃命。而好歹身为一国可汗,墨啜的坐骑,也肯定得是名种名血,才配得上他的身份。

所以,三天前的决战之夜,大伙追接连追杀出七八里远后,却始终找不到墨啜的踪影,就干脆先去找墨啜的坐骑。

于是乎,大伙在突厥人的临时马厩里,非但发现了墨啜的逃命方向,还解决了自己的坐骑问题。然后跳上马背,一人双骑,跟着墨啜留下的马蹄印记,以及宝马良驹留下的异常粪便,紧追不舍。

那墨啜做大汗做久了,养尊处优,没有力气长时间持续骑马赶路。墨啜的坐骑,平时跟主人一样养尊处优,跑得虽然快,却吃不得路上随便抓来的野草,体力难以为继。因此,追到了第二天中午,大伙就咬住了墨啜的背影。

当时墨啜身边,还有五六百名忠心耿耿的死士,如果墨啜鼓起勇气,带领死士们反扑,未必不能将张思安等人逼得知难而退。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