啊 cao死你个浪货 裸睡的丹丹 第二部分

厨房里征服美艳老师;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2021年2月7日
女配娇软绝色np文,我的娇妻公务员
2021年2月8日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一章

@@@@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二章

锏这种重型兵器,专门就是用来克制重甲的。陈玄风的铜皮铁骨就是练得再好,还能比得过军中战甲吗?

看到陈玄风被自己一锏打飞出去后,秦老爷子猛地一拉缰绳,黄骠马立时直立而起,停下了脚步。一时间场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仅有黄骠马和秦老爷子剧烈的喘息。

刚才那人马合一的完美一击,已经耗尽了秦老爷子的所有精气神,看似仅仅就是挥动那一下,实际上却比秦老爷子大战一个时辰还累。

“贼汉子——————”回过神的梅超风,顿时朝陈玄风发出一声凄厉的呼唤。

已经被秦老爷子这一锏彻底打懵的陈玄风,听到梅超风的这声呼唤后,才慢慢的回过神来。

当他看到立在秦老爷子边上的辛嵇时,顿时运起自己所有的力气嘶吼道:“贼婆娘——————快跑————好好照顾靖儿,不能让恩公在天上闭不上眼————咳咳咳————”

因为牵动了内伤,咳出几口血后,陈玄风才缓过劲来。当他看到跟在秦老爷子身边的辛嵇时,陈玄风就明白了前因后果,彻底的闭上了眼睛,准备等待死亡的到来。

倒不是他不想反抗,只是没有人比他更清楚自己的伤势。两条胳膊已经被打得粉碎,胸前的肋骨最起码断了七八根,五脏六腑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伤。

他除了等死,还能做什么。再说了华山派辛嵇和他有血海深仇,仇人在侧,他能有什么好下场。

但是他等来的却不是死亡,而是一声幽幽的长叹:“好一个知恩图报的陈玄风————”

这声轻幽到几不可闻的叹息,落在陈玄风耳中,却宛如惊雷般,把他大脑炸的一片空白。

听到这声叹息后,原本朝陈玄风走来的辛嵇与秦老爷子,登时不约而同的后退,拉开了与陈玄风的距离。因为在他们眼中,一位宛如鬼魅一般的青袍身影,飘落在梅超风身侧。

此人身着一身青袍,脸上带着一张面具,怀中抱着一个七八岁的小女孩,腰间悬挂一根碧绿玉箫。

而一向心狠手辣的梅超风却只能跪倒在青袍人面前,把脑袋死死的杵在地上,希望能以此来掩饰自己微微颤抖的身躯。

看到这一幕,二人哪里还不知道青袍人的身份。

桃花岛主————东邪黄药师!!时隔将近十年,再度踏足中原武林。

黄药师瞥了一眼梅超风后,就放下怀中的小女孩,牵着她的小手,朝辛嵇他们走去。黄药师走得很慢,但是随着黄药师每一脚落地,辛嵇就感到每一步都好像落在自己心头上一样。

黄药师走了十余步后,辛嵇就不得不站出来了。再让黄药师这么走下去,等到了他们面前,他们的气势就彻底被黄药师走没了。

自从林不凡发下“诛邪剑令”后,华山派和桃花岛就没什么交情了。如今黄药师亲临无非是兴师问罪罢了,这时候无论如何都不能弱了气势!

但是就在辛嵇准备搭话的时候,秦老爷子却上前拦住了辛嵇。

“敢问可是东海桃花岛黄岛主当面!”

在秦家庄子他才是地主,刚才的陈玄风又是被他一锏打了个半死,无论如何他都跑不了。尽管他对辛嵇敢于担当的气魄,很是满意,但是他又岂是没有担当的人。

虽说黄药师“东邪”之名威震天下,但是事已至此,秦老爷子自然不会畏惧退缩。

面对秦老爷子的问话,黄药师停下了继续前进的脚步,伸手取下覆盖在脸上的面具后,对着秦老爷子说道:“看到老爷子如今还是如此健硕,药师便安心了。”

“你是…………

文学

阿蘅的夫君?”秦老爷子看到黄药师露出真容后,顿时浮现起十多年前,借宿在庄子的那对年轻夫妻。

当时那女子因为连日奔波染上了重病,虽然男子精通医术,但是因为缺少几味珍贵的药材,也只能束手无策。秦老爷子听闻后,便从家中取来了那几味药材,赠了过去。

这也算是秦家庄子的老传统了,正是凭借着仗义疏财,济危救困的侠义之举,才让庄子结下了无数善缘,得以渡过了一次又一次的恐怖战乱。

之后黄药师夫妻二人就在秦家庄子住了下来,秦老爷子虽然不喜欢当时黄药师的离经叛道,但是却对蕙质兰心,温柔聪慧的冯蘅十分喜爱。

虽然后来冯蘅拒绝了秦老爷子收义女的好意,但是却也对秦老爷子奉若长辈。再后来,他们二人离开后,就再也没有回过庄子。

如今看到故人,秦老爷子也是唏嘘不已。只是没想到当年自己很讨厌的家伙,竟然是名震天下的“东邪”!!更没想到的是,当年这家伙竟然报了一个假名…………

“没想到都十几年过去了,老爷子还记得我们夫妻!!!”

“唉————”听到黄药师话语中浓浓的哀伤,秦老爷子好似意识到了什么。虽然早已看透了生老病死,但是还是不免发出一声遗憾的叹息。

“好了!不说那些陈年旧事了,老爷子先回去歇息。等我把这些事都处理完毕后,再去庄子看您。”虽然见到秦老爷子后,自己的内心再一次被冯蘅所占满,但是该做的事还是要做的。

秦老爷子点点头,就带着秦家子弟和辛嵇二人回了庄子。

待所有人都离开后,黄药师原本的哀伤,尽数变为狠厉。他很想问问陈玄风,他既然这么知恩图报,为什么当年却做出那等忤逆之事…………

不多时,黄药师就带着小黄蓉去了秦家庄子。而全身上下被黄药师布满了跗骨针的陈玄风二人,则是步履蹒跚的带着那个叫靖儿的孩子,准备去桃花岛接受他们以后的悲惨命运。

那个孩子是郭啸天的儿子,叫做郭靖。

当年郭啸天与杨铁心分别后,就带着妻子李萍去了山东

文学

。郭啸天是昔日水波梁山中“赛仁贵”郭盛的后代,只因为躲避战乱才迁居江南牛家村。

二人在路上时曾经遇到一伙强人,因为李萍身怀六甲,郭啸天束手束脚之下,被强人所伤。就在这时,路过的“黑风双煞”见到昔日曲灵风送给郭啸天的小饰物,以为他是曲灵风的故人,就伸手救了一把。

之后,郭盛就把“黑风双煞”视作救命恩人。

前些日子,被各路江湖人追杀的黑风双煞逃到了山东地界,并被围堵在水泽中。就在他们即将丧命时,恰逢郭盛路过。

救命恩人有难,怎能不救!!二人在郭盛舍命保护下,逃离了出去。

谁知道那群险些击杀“黑风双煞”的江湖中人,杀死郭盛还不够,竟然要灭郭盛全家以泄愤。尽管“黑风双煞”尽力去救了,但是却只能从重伤濒死的李萍怀里,救回一个小郭靖。

就这样,无家可归的小郭靖,就跟着“黑风双煞”开始亡命天涯。

刚才在黄药师的默许之下,他们就顺道把无家可归的小郭靖,带回了桃花岛。

而从陈玄风口中知道前因后果的黄药师,来到秦家庄子后,先让小黄蓉陪着秦老爷子去了庄子里玩耍后,就对着辛嵇李离开始发难!!

原本黄药师曾立下重誓,不补全《九阴真经》绝不踏出桃花岛。但是此次华山派的“诛邪剑令”已经触犯了黄药师的底线了,他要是不做点什么,世人还以为他黄药师已经暴毙在茫茫东海了呢!!

可是黄药师毕竟近十年没有踏足中原了,在他茫然无绪的时候,在酒楼听到来往的江湖中人反复谈论的北伐大军,与即将面临战事混乱山东。

在他们的闲谈中,黄药师倒是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一想起当初被阿蘅奉若长辈的秦老爷子,黄药师就决定带着小黄蓉,去看看这位阿蘅的救命恩人。

来到秦家庄子附近时,正巧碰上秦家庄子全装动员,准备剿杀他的两位逆徒。

秦老爷子把华山派的两人介绍给黄药师后,就带着小黄蓉出来玩了。至于华山派与桃花岛的恩怨,那就不关他的事了。这些事也轮不到他去插手,甚至也轮不到他去过问。

啊 cao死你个浪货 第三章

慕容复带着众女回到襄阳城,路上从王语嫣的口中得知,那天他和黄蓉落崖之后,郭靖发狂与欧阳锋打了起来,却是斗了个两败俱伤,直到将军府的人寻了过来才惊走欧阳锋。

后来郭靖将事情一说,将军府的人无不色变,好在出于对慕容复的盲目信心,担心之余居然没人相信他死了,是以众人都没有乱套,在吴薇的指挥下,一部分人处理襄阳城事物,一部分人留下营救慕容复。

至于郭靖,本来他万念俱灰之下是要跳崖殉情的,却被将军府的人拦下了,而且他自身也中了欧阳锋的绝毒,便意志消沉的回了襄阳城。

“你说什么?郭府的人正在办丧事?”慕容复听到王语嫣说郭府在办丧事,不禁闪过一丝古怪之色。

王语嫣瞥了眼黄蓉,“是的,他们都以为你们已经死了,所以准备弄个衣冠冢,不过现在你们活着回来,丧事变喜事了。”

慕容复哈哈一笑,“这就是人与人的区别啊,黄帮主,不知你听到这个消息,有什么想法?”

黄蓉一脸淡漠的看着他,“我可不像有些人那样没良心,芙儿现在不知道哭成什么样了!”

慕容复闻言顿时笑不出来了,确实,连丧事都办了,说明郭府的人都觉得黄蓉已经死了,郭芙那丫头还不伤心得死去活来。

王语嫣幽幽道,“表哥,你确实没良心,为了她一个毫不犹豫就跳下去了,你可想过我们这些人的感受,难道我们所有人加起来也比不上她一个吗?”

她这话说得毫不避讳,黄蓉听后脸颊有些发烧,有心解释一下,却又不知如何开口。

而其他几个女人则怒目相向,尤其周芷若,她真的很想像慕容雪那样,给黄蓉来上一剑。

慕容复自知理亏,马上哄道,“嫣儿这话有失偏颇了,当日情况危急我顾不得多想,如果换成你们中的任何一个,我也会毫不犹豫跳下去的。”

他这样一说,众女脸色才好看一些。

说话间,几人来到将军府门前,黄蓉突然开口道,“我回去了。”

慕容复没有留她,这个时候也不能留,姑且不说将军府的人对她有多不待见,郭府的人还在给她办丧事呢,当然要尽快回去报个平安。

黄蓉走后,将军府中马上冲出来几个人,赫然是袁紫衣、阿紫和东方晴,另外阿朱和小昭也在。

一道紫影闪过,阿紫刷的一下就跳到慕容复身上,呜呜呜的哭了起来,“姐夫,你吓死我了!”

正要上前的众女脸色均有些不悦,除了阿朱。

慕容复揉了揉眉心,“我知道你们都很想我,也很担心我,我慕容复无以为报,只能……”

话说一半,他忽然顿住,众女心里有种不祥的预感。

果然,慕容复忽的叫道,“小昭!”

“小昭在。”

“替我准备一张大床,我要犒劳诸位娘子!”

此言一出,袁紫衣直接跳了起来,“你休想!”

说完笃笃笃跑了,她一走,众女也都纷纷逃离原地,只有阿朱、小昭和挂在他身上扯不掉的阿紫留了下来。

小昭脸红红的低下头去,“公子,还要准备大床吗?”

慕容复哈哈一笑,“当然,不过不用太大,够我跟小昭睡就可以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