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老妇初试云雨,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2021年2月7日
宝贝你说你逃了几次了,与子乱系列小说
2021年2月7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一章

习俗这个东西,相信大家都有所了解的,就比如说某地的婚嫁闹新郎,新娘,真的是各种奇葩招式。

在我们老家这里,不仅是婚嫁时会发生一些恶习,就连白事,也有一些令人发指的习惯。

就拿送葬童子来说,就是谁家有老人去世了,用童子引路,说是引路,实际就是让死去的老人的阴魂借助童子之眼,看一看世间最后一眼。

由此可见,做送葬童子并非是一件好事,相传,有一些送葬童子在事后,就得怪病,导致一病不起。

渐渐的家家都不在原意让自己的孩子去当什么送葬童子,可俗话说得好,重赏之下必有勇夫,还是有人贪图高价,冒险让自己家的孩子做送葬童子。

而我就是在迫于无奈之下,选择做了送葬童子,也导致自己的认知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说起我成为送葬童子的经过,真的挺感慨的,我是孤儿,小时候被爷爷捡到的。

爷爷是阴阳先生,专门赚死人钱的,年轻就开始吃这碗饭,但是爷爷要价很高,也导致很多人对他心生不满。

不知道爷爷是真的做了错事,还是时运不济,在我七岁的时候,爷爷一次出活返回时被车撞了,司机却跑了,到现在都没有抓到。

爷爷这些年倒也有许多积蓄,但是经过这么一折腾,就所剩无几。

村里的人背地里都是议论爷爷是糟了报应了,可我那时也不懂这些,再加上爷爷对我还是很好的。

爷爷一瘫痪,家里就变的艰难了,首先就是生活用度,爷爷虽然还是可以在家里给人算一下日子啥的,但大多数都是村中人,爷爷大多数都是不收费的,除非是对方硬给。

一天我放学回来时,家里来了客人,是爷爷的同行,我听到他跟爷爷说什么,老邱,你都这样了,现在还顾

文学

忌那么多?要不是咱多年的关系摆在这,我直接就找别人了。

他刚说完,我就听到爷爷语气很不好的说,你爱找谁找谁,反正我是不可能让小路做这种事。

爷爷说完,也刚好看到我从外面走进来,立马就不说了,爷爷的那个同行见到我,又看了看爷爷的表情,就忽然对我笑着说,小路,你家里的情况,你也多少知道点。

他刚说到这里,爷爷就拽他衣袖,可他依旧没理会爷爷,自顾自的对我说,现在呢,有一个机会,可以让你赚钱,你愿意不愿意?

我想都没有想的就点头说原意!我刚说完,爷爷就对那人发火了,让他赶紧走,别在来我们家。

他见到爷爷发火也就没有再说,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起身往外走,路过我身边的时候,就对我说,我在院外等你。他的声音很小,爷爷没有听到,然后他就走出去了。

他走后,爷爷脸色还是很不好,我就过去叫了声爷爷,爷爷听我叫他,脸色才舒缓一些,然后看着我摸了摸我的头,说是爷爷不好,让我受罪了。

那时候虽然我很小,可我很懂事,虽然不会表达什么,但我还是摇摇头,然后就跟爷爷说,我去给他做饭。

爷爷点点头,我就放下书包拿了件脏大衣套上,我要去抱柴火,柴火垛就在院子门前,我走出院子时,看到那个人就在那等着,一见到我就急忙走了过来。

我也想知道他说的赚钱是怎么回事,自从爷爷出事以来,我怎么可能不知道家里缺钱?

“叔叔,你说的赚钱机会,是什么啊?”

我看着他走过来,就迫不及待的问了出来,他年纪也就是四十多岁,所以我喊叔叔。

“小路,叔叔和你爷爷是同行,我这刚接了一个活,缺一个送葬童子,你要是愿意,叔叔给你五百块,怎么样?”

送葬童子这个称呼,我是听过的,但是一直都不懂是什么意思,爷爷也没有跟我说过,所以我就奇怪的问,送葬童子是干什么的?

他就告诉我,送葬童子,在死人出殡时,穿上马褂,坐在棺材头,一直到棺材落坑,就算

文学

结束。

我一听他这么说,心里顿时就害怕了,坐在棺材上,想想都吓人,可是在一想到他说给五百块,我还是点了点头。

然后他就跟我说了时间,明天上午七点前到村西口等他,他带我去。

我也点头同意了,只是这样我就要逃课了,但也没有办法。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 第三章

广袤的宇宙中,一切生命似乎都是渺小的。黑暗与寒冷是这里的代名词,在零下两百多度的温度下,没有任何的生命能够独立生存,唯一的光亮来自那遥远的星云。

就是在这样的黑暗空间中,一段不为人知的电磁频率正在悄悄传送着。

“猎鹰一号已经到达指定位置,等待鸟巢下一步指令。”

“猎鹰二号已经到达指定位置,等待鸟巢下一步指令。”

两艘银灰色的宇宙飞船正在深空中航行,船体的尾部张贴着华夏国的标志,而它们正向着一颗足有半个地球大小的陨石缓缓靠近。而在这里陨石正前方的不远处,是一颗蔚蓝色的星球,地球。

此时此刻,华夏西部的一处秘密基地当中,身着特殊制服的工作人员正在忙碌着。观测星辰,采集数据,制定预案是他们每天的工作。

而在一个可以装下百余人的指挥大厅内,一股紧张压抑的气氛扑面而来。

百余台计算器同时运行,噼噼啪啪的键盘声不绝于耳。

在指挥大厅的正中央高挂着一块巨大屏幕,屏幕之中正是那两艘正在执行任务的银灰色宇宙飞船。

“报告首长,猎鹰已经到达指定位置,请指示。”一道铿锵有力的声音响起,说话的是一位军人

不过他的军装似乎有些奇怪,从来没有见过,同样是银灰色的,胸口右侧是华夏国的国辉,国辉的下面是一对白色的羽翼,羽翼中插着一把出鞘的利刃。

军人的正前方坐着一位中年人,面容威严,从他的身上可以感受到那种属于上位者的威压。

被称作首长的中年人没有说话,只是冲着那位军人摆了摆手。

“是!”

军人铿锵有力的声音再次响起,立刻转身离开,坐在了一台计算机前,对着面前的麦克风开口道:“猎鹰一号,猎鹰二号,按照原计划执行。”

命令下达后,立刻以光束传到宇宙的深空之中。

“猎鹰一号收到!”

“猎鹰二号收到!”

突然之间,猎鹰一号尾部的发动机冒出淡蓝色的光芒,猎鹰一号开始加速。

而猎鹰二号则开始减速,在陨石的正上方停了下来,静静地悬浮着。

在地球基地的指挥大厅中,那位中年人目光深邃地注视着指挥大厅中央的那块巨大屏幕,屏幕中是陨石和猎鹰一号的画面,而他食指的关节正不停地敲着椅子上的扶手,显得有些紧张。

“猎鹰一号到达指定位置,开始投弹!”指挥大厅内传来了猎鹰一号发回的消息。

可就在这时,指挥大厅中央的屏幕突然被白光铺满,猎鹰一号的画面瞬间消失。

“糟糕!”

中年人立刻起身,满脸的焦急。

每天都有或多或少的陨石降临地球,有些小的没等落到地面就已经化为了飞灰,而有些体积较大,会威胁地球安全的陨石就需要人为处理掉了。

因此联合国特意开设了联合国航空安全局,保障地球安全。

每次有较大陨石威胁地球安全时,安全局都会派遣一个国家来执行任务。

这颗足有半个地球大的陨石是在两个月前发现的,而这次的任务恰恰分配给了华夏国。

本来只是一次普普通通的爆破任务,猎鹰一号负责在陨石上投下核弹,猎鹰二号负责外围接应,可就是这样一个简单的,演练了无数次的任务,如今却发生了这样的变数。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