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对镜子看我们的结合处

第1268章 再侵鞠婧祎,餐桌下的乱h
2021年2月7日
我和老妇初试云雨,他的舌头弄得我爽水好多
2021年2月7日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一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跟女朋友吵架直接上她 第三章

这件事闹得太大,影响极坏,庄太傅就算是为了保住这张老脸都一定会去皇帝跟前参宣平侯一本。

只不过,宣平侯怕他参么?

御书房参宣平侯的折子堆积如山,他不要脸的行径简直罄竹难书,杀人放火他是没干的,量不了重刑,可恶心人的事儿他是一茬接一茬,能把人气到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偏这些事儿罪不至死,大不了就是打个百八十板子。

打完了又是一条好汉!

宣平侯坐着萧珩的马车扬长而去,只留下庄太傅祖孙成了当街的笑柄。

原是要给萧六郎一个下马威,不料反被宣平侯下马威了,庄太傅这辈子都没这么丢人过。

庄家与宣平侯府不对付不是一日两日了,要说撕破脸是常态,可撕成这样还是很少见的,这是撕脸吗?这踏马是把裤衩子都给撕了!

安郡王着实冤枉。

今儿的事不是他的主意,尽管他心里的确有那么几分优越感,但总体而言他是被庄太傅连累了。

入内阁的风光被宣平侯的下马威搅和得干干净净,今日之辱怕是要成为他一辈子的黑历史。

宣平侯将萧珩送到翰林院,一路上宣平侯无数次想要厚着脸皮和儿子说话,萧珩一句“我昨晚没睡觉”,宣平侯闭嘴了。

宣平侯憋了一路,好不容易等到萧珩睁开眼,打算下车了,他才问道:“你干嘛了,一整晚没睡?”

“有事。”萧珩说。

宣平侯:……老子能不知道你是有事?到底什么事,你倒是说呀!

不能和儿子发火。

欺负庄太傅时有多爽,被儿子欺负就有多惨。

萧珩出事前,父子关系中宣平侯是占据绝对的强势主导地位,四年过去,二人的地位调了个个个儿。

“要不我给你请个假?”宣平侯道。

“不必。”萧珩淡淡地下了马车。

宣平侯跟着下来。

从前没仔细比过,今日不知怎的突然就看了眼儿子的头顶,然后他发现儿子长得太高了,只差一点就要越过他去了。

他可是武将,自幼在泥堆里跌打滚爬,长个子是应该的,这小子啥也没干,也没见他跑跑跳跳的,怎么个子窜得这么快?

眼看着萧珩就要走进翰林院了,宣平侯眼尖儿地察觉到他走路的姿势很奇怪。

他可是战场上活下来的人,除了这张脸能看,身上其实早已无一处完好的地方,他受过的伤只怕比萧珩摔过的跤都多,能看不出他的瘸腿与从前不一样了?

他问道:“你的脚好了?”

萧珩的步子一顿。

“真好啦?”宣平侯惊喜地看着他。

萧珩依旧不打算搭理他。

宣平侯叹道:“就那么恨我?你是不是在怪罪我当时没忙着查案,没赶去把你从火场里救出来?还是说,你在埋怨我没能早一点察觉到那伙人的存在,害你被逼得隐姓埋名,远走他乡?”

直男在认错这种事上永远找不到重点,能把人气得用脚趾头在地上抠出一块菜圃来!

萧珩冷着脸头也不回地进了翰林院。

宣平侯一头雾水,怎么又生气了?

常璟驾着马车赶到附近。

宣平侯唉声叹气地上了马车,他往车壁上一靠,生无可恋地说道:“常璟,我太可怜了,萧珩他不认我,我要成孤寡老人了。”

宣平侯这句话的本意是,快说“你不老,你正当盛年,你还能再盛世美颜二十年!”

不料常璟直接陷入了沉思。

半晌后,常璟认真地来了一句:“没事,你死了我给你摔盆。”

宣平侯:“……”

却说顾娇高

文学

强度行医了一天一夜后,被萧珩抱到西屋沉沉地睡着了。

或许是她不认床,又或许是这间床铺上有她喜欢与心安的气息,她一觉睡到了下午。

而就在她即将苏醒前,她做了一个梦。

她梦见了一片无边无际的海域,海域之上是一个正在厮杀的战场,宣平侯位于一艘千疮百孔的战船上,手持长剑,身穿黑色玄铁盔甲,在血色弥漫的甲板上厮杀。

前方是一座岛屿,身后是一座城池。

顾娇没去过那座城池,可在梦里她就是能叫出那座城池的名字––––南海城,昭国最南部的一座小城。

至于那座岛屿原本是南海城的一部分,却被海上的匪患侵占。

宣平侯此行的目的就是要扫荡海匪,夺回岛屿。

此次海匪的事情并不简单,因为就在宣平侯南下剿匪时,昭国的边塞传来噩耗––––前朝余孽与陈国勾结,唐明兵败,宁安公主被抓。

为了救出宁安公主,老侯爷孤身涉险,不幸中了前朝余孽的圈套。

边塞连失三城,皇帝龙颜大怒,即刻召远在酆都山附近的顾长卿回朝,命他重整顾家军,北上伐敌。

谁料大军尚未开拔,边塞便传来了顾承风与老侯爷双双身亡的消息。

原来,顾承风得知祖父被抓后悄悄地离开京城,孤身前往边塞,打算将祖父救出来。

他是飞霜,按理说从敌营里偷个人还是不在话下的。

但也不知中途出了什么岔子,他被前朝余孽发现,乱箭射死。

敌人将他的头颅割了下来,与老侯爷的头颅一并悬挂在了城墙之上。

这是一场有预谋的陷阱。

边塞寒冷,二人的头颅在城墙之上悬挂了整整一个月,丝毫没有腐烂的迹象,老侯爷是看着孙子在自己面前被人乱箭射死的,他死不瞑目。

一双被冻住的腥红眼眸里充斥着愤怒与绝望。

顾长卿绕是在来的路上便做足了心理准备,可亲眼看到这样的场景,看到弟弟与祖父被人悬挂侮辱的头颅,他仍是血气翻涌,当众吐出一口血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