健身的女生很会夹|淤青 疯子三三

男受被各种道具调教;小玲和她的公全文阅读
2021年2月7日
岳xB好紧:木叶性处理医院(25)
2021年2月7日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一章

重庆白市驿机场。

陈飞的座机一降落马上驶过来三辆吉普车。

“报告,陈长官,我是侍从室八处少校情报员王新,长官请上车,委座在军委会等你。”少校对陈飞敬礼并说道。陈飞还礼点头上车。

委员长召见当然是头等大事,三辆吉普车风驰电挚直奔军事委员会办公点。

“报告。”陈飞在校长办公室外大喊。

“进来。”

陈飞推门而入。

“校长。”立正敬礼,标准的铁血军人的风格。

蒋委员长放下手中的毛笔笑了笑道:“坐,快坐,陈飞你一路辛苦了。”校长讲得是宁波奉化当地的土语加普通话,跟宁波市区的方言又有些区别,不过陈飞听着还是很亲切,他连忙毕恭毕敬地坐下。

“这次紧急叫你过来是想问问鬼子如果进攻芷江机场,我们有多大的把握阻敌于千里?”校长直接道。

“鬼子想进攻芷江机场也不是件容易的事,昨天何长官找我谈过话,这次迎敌的都是咱们中央军精锐,一定不会辜负校长的期望,咱们占了地利人和,剩下的就看天时,不过,卑职认为这回靠军统的情报,咱们占了先机,阻敌是小事,歼敌是才是大事。”陈飞认真地道。

“嗯,这话从你一线将军口中说出来我放心了不少,前段时间的败仗让我在美国人,英国人面前丢了面子,这次一定要找回来,我不相信地方部队,想大获全胜,还得靠我们自己的部队,所以我让第四方面军顶在最前面,王耀武这个总司令以前能把74军带的有声有色,想来不会让我失望的。”校长道。

“请校长放心。”陈飞连忙回道。

委员长点点头。

“大战在即,叫你过来,一是想听听你对前线情况的分析,二呢,你也这么多年没回家了,待会儿,去看看老婆孩子,以前是没条件,现在你守着机场,回趟重庆还是方便的。”蒋委员长道。

“谢谢校长。”陈飞马上道。他起身掏出随身携带着这几天到芷江机场绘制的简易地图,推开跟蒋委员长详细讲了起来。

三十分钟后,蒋委员长认真听完陈飞的汇报,连说三个好,对陈飞这种认真负责的态度,表示非常认同。

陈飞介绍完当地的情况等着校长发话。

“具体情况我现在心中有数了,好,很好,坐,快坐,你要抽烟可以抽,我还要了解一下另外一件事。”蒋委员长道。

“不,校长,我不想抽,您说。”陈飞道。

“嗯,前段时间,你的夫人何文娟递过过来一份密件,内容是美英两国的高层想暗杀我,并拿出了暗杀计划书和照片,这事你应该知道吧。”蒋委员长看着陈飞道。

陈飞思绪飞舞,他来之前就想到校长会问这事,可是没想到校长会这么直接,他马上道:“校长,我知道这事,文娟跟我提过,我让她赶紧上报校长,知道这事的人,除了我和文娟,还有两个当事人。”

“哦,这事对我来说是件非常尴尬的事,我是没想到他们会对我动手,但是现在这种情况我思前想后还是决定隐瞒下来,只能自己小心提防,毕竟,接下来的支援还得靠他们,陈飞啊,我感谢你救了我一命,不过这事要完全保密,所以知情的人,你最好马上处理掉。”蒋委员长严肃道。

陈飞心中一颤,但表面平静地道:“是,请校长放心,我绝不会让这事扩张。”蒋委员长点点头。

蒋委员长和陈飞会谈近两个小时,从国内战况到国际风云变化,师生两人相谈甚欢。

“陈飞啊,我就不留你吃饭了,和你碰面后,我还得赶回峨眉官邸,咱们抗战胜利后见。”蒋委员长道。

“是。校长,抗战胜利后见。”陈飞边说边起身敬礼。

出了军委会,陈飞一脸严肃道:“走,去心心咖啡店。”

“是。”王亮回道。

刚才校长要陈飞处理英国人暗杀行动的知情者,让陈飞汗颜,他不知道文娟是怎么上报这份情报的,有没有涉及蓝萍他们,这事让他感到后悔,当初还不如自己找个由头递上情报。

今天心心咖啡店生意不错,少了鬼子的轰炸,客人是越来越多,陈飞等人的进入让原本忙碌的蓝萍一愣,心里一阵激动,她快步上前道:“长官,您来了。”蓝萍的脸上充满了真诚的笑意。

陈飞点点头。

蓝萍马上一抬手,迎众人进入包厢。

“长官,你怎么来重庆了?”蓝萍问道。

“哦,校长接见,对了,联系一下文娟,说我在这里,顺便给兄弟们安排一下食物。”陈飞道。

“行,行,我马上去办。”蓝萍说完马上离开。

陈飞看着蓝萍激动的样子,心里却想着怎么安排蓝萍她们,他掏出烟默默地抽了起来,这趟来重庆,原本是兴高采烈,现在好了,都不知道怎么跟蓝萍这帮功臣开口了。

丰盛的食物马上端了上来,陈飞看着眼前的美食,是一点也没有食欲,这会蓝萍才发现陈飞心事重重。

“长官怎么了?”蓝萍道。

“哦,出了点事,有点麻烦,等文娟过来商量一下,张小兰她们都在吗?”陈飞道。

“不在,我马上去吧她们叫过来,长官是不是上次的情报出问题了?”蓝萍问道。

陈飞摇了摇头道:“上次的情报很及时,但中间出了点状况,你先去召集她们等通知。”陈飞道。

文学

蓝萍一惊,心里想,是不是英国人发现了什么,这回真是麻烦了,可是当时她们干得神不知鬼不觉的,是哪个地方出差错了,蓝萍默默地退下,她知道既然出事了,那就是杀头的大事,这可怎么办,怪不得长官从前线赶回来。

一个半小时后,何文娟推开包厢的门,陈飞抬头一见是自己的妻子,心里一阵高兴,马上起身快步上前把文娟拥进怀里,他闻着妻子发梢的清香,内心顿时激动万分,拥抱,亲吻,一气呵成,一对聚少离多的夫妻这一刻没有说话,都想把对方揉进自己的身体里,血液里。

“笃笃笃~”

“军长,蓝萍她们三个姐妹都过来了。”王亮敲门道。

陈飞这次放开何文娟,两人都微微一笑,一切尽在不言中。

“让她们等一下。”陈飞道。

“是。”王亮回道。

陈飞拉着何文娟并排坐下:“吃点东西吧。”陈飞道。

何文娟摇摇手道:“不吃了,怎么不回家,有什么重要的事吗?”

“嗯,刚从校长那里出来,对了,关于英国人暗杀校长的情报,你是怎么递上去的?”陈飞道。

“哦,我让周利群副主任递上去的,说是一个好友无意中得到的情报。”何文娟道。

“刚才校长说让我把知情者都处理掉,意思是······”陈飞边说边用手掌一笔划。

何文娟心中一紧,马上道:“那怎么办?赶紧把蓝萍她们送走吧。”

“没这么简单,你递上这么重要的情报,而情报来源模糊不清,侍从室肯定调查过,现在估计蓝萍她们已经在侍从室控制之中了,送不走的。”陈飞回道。

“这,这,这······”何文娟不知怎么回答好了。

“我刚才想了一下,能不能来个金蝉脱壳,蓝萍她们必须得死,我准备放火烧了这里,然后让她们离开重庆,但是去哪里好呢,我还没想好。”陈飞道。

“国内肯定不行了,周边的国家也不行,去美国吧,只有去美国,军统侍从室才不会知晓,等过几年让她们换个名字再回来。”何文娟马上道。

陈飞点点头。

两人相互看了一眼,只能暗自苦笑。这他娘的算什么事,救人还救出这么一大堆麻烦事。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健身的女生很会夹 第三章

红色军团正如过境蝗虫般扫荡着佐世保,停泊在港口的战舰、商船甚至渔船,一个都不放过。至于为海军服务的配套工厂,港口那些维修战舰的大型机械设备,同样也不会放过,搬,只管搬!虽然薛同志已经从国外帮他们搞到更好的设备了,但是这些搬回去,组建一个民营造船厂,专门生产商船、渔船,也是极好的!

就连储备在佐世保军火库里的战列舰主炮炮弹和鱼雷他们也不放过,通通弄过来,去掉不必要的部份然后当成炸弹挂上轰炸机,投掷到反攻佐世保的日**上,效果拔群。虽然威力没有他们的重磅炸弹那么大,但是一条空射鱼雷改装的炸弹丢下去,也是地动山摇,山崩地裂的,那叫一个壮观!

日军数次向佐世保发动反击,结果都是以惨败收场,往往还没有见到敌军的面就被从天而降的巨炮炮弹和鱼雷给炸崩溃了。而且反攻对他们来说也是非常困难的事情,光是一个战术调动就危险重重:能实施大规模战术调动的地方大多是平原,而平原……大家都知道,现在日本的平原跟“雷场”是直接划等号的,在雷场里急行军,嘿嘿,有种!日军虽然花费了巨大的人力物力排除交通干线上的地雷,但他们排雷的速度永远没有布雷的速度快,通往佐世保的公路、铁路始终被地雷封锁着,部队调动可谓危机四伏。最痛苦的是中国轰炸机还很喜欢在他们反攻到佐世堡之后就往他们后方补种地雷,所以日军打着打着就发现第二梯队上不来了,见势不妙想退回去,操,退路早就被地雷封死了!

中国军队还有一件大杀器,那就是面包,这件大杀器一出,绝大多数日军都会在他们谈笑风生中打出GG。佐世保攻防期间,不止一支日军一到战场就打出白旗,把枪一扔,抢过面包就狼吞虎咽,一场场营连规模的战斗还没有开始就结束了,日军伤亡为零,中国军队伤亡也为零,场面格外的和谐。

哦,也不对,日军还是有伤亡的:几乎每一支打着白旗跑过来讨要面包吃的部队都会出现那么几个因为吃得太猛被呛死或者吃得太多被撑死的倒霉蛋。这个就真的不能怪八路军了,人家赶着投胎,他们也拦不住。

就这势头,日军想夺回佐世保?还不如指望母猪会上树。

就在四国领导人会议谈崩的同时,在隼鹰号航母战斗群的支援下,中国军队向博多湾发动了进攻。

还是一样的配方,巨型燃料空气炸弹从天而降,在遍布日军和地雷的滩头清出一个个半径三百米的真空地带,博多湾航道的水雷被纷纷引爆,满载着中国远征军士兵的战船冲进港口,抢占滩头……日军数次反击,都被雷霆战略轰炸机天降正义,用九吨多重的燃料空气炸弹给砸了回去,面对这种一枚就能报销一个大队的重磅炸弹,日军一点办法都没有。他们再凶悍又能怎么样?兵力再多又能怎么人?人家就是一群莫得感情的投弹机器,人家就是地图炮,一枚炸弹丢下来,一个大队就没了,这还打个屁啊!

在雷霆战略轰炸机的支援下,大约27000名远征军士兵以极小的伤亡作代价,成功地在博多湾滩头建立了稳固的登陆场,然后……

然后拉来一车车的面包,架起高音喇叭

文学

,请来声线甜美的日本妹子对着日军防线喊话:

“日军士兵们,你们都饿坏了吧?你们天天喝用米糠煮的粥,你们的家伙连糠都吃不上,出去翻垃圾桶还一不留神就会被饿绿了眼的恶魔一棍子敲昏拖走,都到这一步了还打什么呢?过来吧,到我们这边来,这边有面包!”

好吧,又是面包攻势!

福冈警备区司令咆哮:“把耳朵堵起来,不许听!你们都是日本武士,天皇羽林,应该抵御住一切诱惑,绝不能上敌人的当!”

这位仁兄忘记了,日本武士、天皇羽林也是要吃饭的,就好比那些貌若天仙的网红也是要拉屎要擦屁股的一样。仅仅两天,日军防线就开始出现新兵溜号的现象了,零星的新兵趁着夜深人静悄悄跑到中国军队的阵地,中国军队马上拿出香喷喷的面包,让他们狼吞虎咽吃了个爽。

于是,第二天,广播里出现了这些新兵的声音:

“某某部队的战友们,我是某某某,昨晚跑过来的,你们也过来吧,真的有面包,很好吃,而且管饱!”

气得日军司令官当即就将出现逃兵的部队指挥官通通撸了,将那些部队给调走。

然而,并没有什么卵用,换新的部队上来,一样会出现逃兵,而且越来越多。

此时的日本已经在可怕的饥馑中煎熬了将近一年,大米、小麦和玉米这些主粮在日本绝大多数人一日三餐的饮食中绝迹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大堆千奇百怪的玩意儿,还根本就吃不饱,可怕的饥饿折磨着每一个日本人,每座大城市,每个农村都有大量人口饿死,东京成了饥荒最严重的地区,平均每天都有三千多人饿死,偷偷去割死者大腿的肉,甚至把整条腿锯下来扛回去煮着吃已经成了普遍现象,日本人是真的撑不下去了。对于那些去年才入伍、食物本来就少还得被老兵抢走一部分,已经快饿疯了的新兵而言,什么效忠天皇,什么大东亚共荣,全他妈是放屁,谁能让他们吃上饱饭,他们就喊谁爸爸!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