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工妇女不戴套,女朋友把胸往我嘴送

楚晚宁墨燃312章肉:土坑里肥白的大屁股岳
2021年2月7日
岳两女共夫并一起怀孕 岳的毛太浓
2021年2月7日

打工妇女不戴套 第一章

“怎么不能了……”

相对脏辫女生的暴躁,紫漪看起来淡定得让人觉得她在说出一长串化学公式的时候连大脑都没有过一下。

两人说着,直接就辩论了起来。

当然,很多时候是紫漪在说,脏辫女生被说得面红耳赤哑口无言。

这边动静这么大,教育台记者忙让摄像师拍下来。

“到时候当个花絮肯定不错。”

除了记者们,就连一群监考教授和国际化学组的人也被吸引了过来。

站在那里的一个国际化学组成员听着紫漪的辩论,震惊了:“这个女生竟然随口就能说出这么多厉害的化学公式,她是怎么做到的!”

其他人也是震惊莫名。

辩论中的紫漪身上像是在发光一样,那种强大的自信和智慧,让所有人聚精会神。

这场辩论其实并没有持续多少时间,最多五分钟就结束了。

脏辫女生通红着脸瞪着紫漪,一副被打击得很惨的样子。

紫漪却还是最开始那副淡淡的表情,她又喝了一口水,接着站起来去把水杯放回到柜子里面的背包里面。

看着走开的紫漪,安利走到脏辫女生面前,见她脸色不好,就小声安慰了一句:“迪娜,你别生气,说不定这人只是理论好,帝大生不都是理论好,做实验不行吗?”

本来被打击得不浅的迪娜一听这话,眼睛亮了亮。

对呀,帝大生一向都是理论好过做实验,她在理论上比不赢紫漪又怎么样,实验分数比理论分高,她只要在实验上不出任何差错,依旧能打败紫漪。

想到这里,她自信地笑了。

九点五十。

成绩公布出来。

紫漪满分,还有几个错了一道题。

大部分人被刷下去。

最后进入实验比赛的有十五人(有些人考了同样的分数,名次并排。)

紫漪和张庄进入下一轮比赛。

周晓虽然有些遗憾,不过还是很真诚地为紫漪和张庄加油。

“紫漪,张庄,加油!”

十点。

进入下一轮比赛的被带进一间很大的实验室。

每个人一个实验台,实验台上放着很多实验仪器和三块物质。

“各位同学应该已经看见你们实验台上放着的三块物质。”组委会的人宣布这场比赛的题目,“这次的题目就是在一个小时内分解出这三块物质的所有元素,并用你们实验台上现有的容器把他们融合出另外一种物品。”

这种题目一出来,很多人都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比赛的十五人。

“三种不能的物质,分解出他们的所有元素就已经很麻烦了,竟然还融合,最重要的是,竟然还只有一个小时?”

“我感觉这些学生肯定全部都做不到。”

“绝对做不到,能在一个小时内分解出他们的所有元素就已经不错了。”

“这次的比赛谁出的题,这也太狠了吧?”

不止现场观众在议论,网上也讨论开了。

现场十五名参赛者这个时候已经开始了实验。

大部分人脸上都露出了急切的神色。

相对大家的急切,对这些落后的实验仪器很不熟练的紫漪反而看起来不急不缓了起来。

打工妇女不戴套 第二章

贺星辰跑回房间关上门,刚刚看见的那一幕还在眼前挥之不去。

贺云深平时看着虽然清瘦,但是不穿衣服的时候,居然还有几块若隐若现的腹肌。

她觉得脸有点热,像是一个孩子不小心看见了属于大人的秘密似的。

另一边,贺云深恨不得把这两个傻逼给掐死。

“你们!为什么不跟我说她也在门外?!”

刘经冬和苏易宁并排贴着墙角二而站,委屈巴巴的说:“我们哪儿知道你连衣服都不穿啊?”

“……还好,你还穿了一条内裤。”刘经冬弱弱的补充。

贺云深:“……”

幸好他穿了,不然贺星辰真得被他吓到了。

怀着有些莫名不安的心情,贺星辰把自己关在房间里面写了一个下午的数学试卷,写得头晕眼花。

就在她终于放下笔,站起来伸了个懒腰的时候,面前的阳台却突然又冒出了一个人影。

尽管这种情况已经不是第一次出现了,可她还是被吓到了。

当然,这一次贺云深没有给她出声尖叫的机会,直接进来把她嘴巴捂住了。

贺星辰又羞又恼,把他的手掰下来,骂道:“你干嘛突然吓人?神经病吗?!”

贺云深也不因为被她骂而生气,他轻笑了声:“你都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天了,我今晚带你出去玩怎么样?”

他可能是跟刘经冬他们出去打球刚回来洗过澡,身上还带着清爽的水汽和沐浴露的香味,贺星辰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想要跟他保持点儿距离。

“去……去哪里?”

“啧,你怎么又结巴了呢?”贺云深没好气的戳了戳她的额头,“好好说话!”

贺星辰:“……去哪里?!”

“去了你就知道了。”

当天傍晚,天快黑的时候,贺云深以同学生日为借口,带着贺星辰一起出了门。

来到了地方之后,贺星辰才知道,原来贺云深要带她来的地方,是酒吧。

打工妇女不戴套 第三章

泽功傻眼地望着门口的父母,还没开口,就被老妈挥着礼盒给撞到了一边去。

老妈打开他,一边往里走,一边焦急地唤着:“小慕啊,小慕啊!”

泽功:“……”

倾容回头,冲着身后一对小不点眨眨眼。

小橙子跟小凤马上意会,一个个活蹦乱跳地往屋里钻:“嫂嫂!嫂嫂!我们来啦!嫂嫂!”

慕云霓木讷地站在原地。

她眼眼睁睁看着一名贵妇提着大兜小兜的礼物冲进她家,还满是笑脸。

她紧跟着又看见一对熟悉的小可爱操着小奶音冲进来,还自己找到一次性鞋套穿好后往她面前冲过去,一左一右抱住她唤着嫂嫂。

慕云霓头皮发紧,无助无辜地看着泽功:“洛、洛先生……”

想想望着慕云霓,见她不施粉黛还这么漂亮,一身家居服也是这么有品位,比那些花花草草强太多了,她不由心里更高兴了。

泽功反应过来,把倾容他们迎进去,又赶紧道:“小慕,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妈咪,这是我爹地!”

两个小家伙毛遂自荐。

“嫂嫂,我是小橙子!我们见过的!”

“嫂嫂我们也见过的!”

慕云霓努力确定眼前这一切不是一场梦境,努力镇定,赶紧礼貌地与人打招呼:“原来是王爷王妃……”

“不不不,叫那些俗称就太见外了!”想想拦住她,上前一把将人搂住,温声道:“听说你一个人住在这里,父母都不在身边,如今又有了身子,我跟泽功他爸爸不放心,就想着过来看看你。”

慕云霓尴尬不已,埋怨的小眼神往泽功那儿瞥了好几眼。

这是什么情况啊,快把你爸妈带走呀!

泽功偏偏没看她,转身去厨房利索地泡了茶端过来:“爹地,妈咪,你们先喝茶。”

他给两个小不点倒了果汁,两个小不点就开心地围

文学

着茶几跑,弟弟还熟练地打开电视,自己调了个动画片看起来。

想想强行跟慕云霓聊天,聊的很有技巧。

聊着聊着,她俩就一副特别熟悉的样子,紧跟着,想想就开始催促儿子:“泽功啊,你不是明天一早开会?那你今晚还不走?”

“我……”泽功想说,我搞不清楚你们这是什么情况啊,我怎么走?我往哪儿走?

想想打断他:“你放心吧,我跟你爸过来小住几天,帮你好好照顾小慕。小慕,你不会介意的哦?”

慕云霓硬着头皮:“我,不介、不介意。”

倾容用脚把一只绿色的行李箱踢到了泽功面前,轻描淡写道:“你的东西都给你收拾好了,快点拿着,赶飞机去!不然耽误明早的晨会,晞儿必然要找你问罪!”

之前,慕云霓巴

文学

不得泽功早点走。

现在,慕云霓真的不舍得泽功走。

泽功摁住滑过来的行李,看着慕云霓,眼中有不舍,也有为难:“我走了?”

慕云霓紧抿着唇,没说话。

她自然是希望他把他父母一并弄走,可是如今,良好的教养让她无论如何做不出也说不出要让长辈们滚蛋的话来。

想想催促:“泽功,你快走!这次好好把工作做好,周五晚上再来,还能待两天!”

倾容:“就是!”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