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熄系列乱老扒,小雪又嫩又紧的

攵女乱h,(快穿)女配的幸福(h)书包
2021年2月7日
乡野欲惑妇女泛滥春情、肖艾杨烁
2021年2月7日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一章

“你太辛苦了。”

楚域心疼的说道,“其实有我出面就行,为什么还要亲自来。”

顾莞尔揉揉太阳穴,回答道:“毕竟是我母亲的仇,当然由我亲手来报比较好,而且她们现在已经不足为惧,只要等后面看律师怎么说就行,我们回去吧。”

“好。”

楚域说到,随后就搀扶起顾莞尔,抱着她回到了车上,今天可以说是惊心动魄,他也没有想到事情会这么巧合,自己这边刚调查出了所有的真相,本想告诉顾莞尔,顾莞尔也告诉了他这个好消息。

于是两个人就合计,那不如干脆就在今天全部解决好了,但还是让顾灵这个漏网之鱼逃了出去,不过顾莞尔相信,没有了顾国东和柳涟的支持,顾灵就只是一个小虾米,而且更重要的是,她想要找出顾灵背后的人,真不知道是谁会给她这么多指导。

两人就这样回到了楚家。

而另一边,顾灵这回就顾不上什么,直接跑到了林洛斐家里。

林洛斐见她不管不顾跑过来的时候,就埋怨着顾灵实在是太不懂事,要是被发现了怎么办。

她让管家开门把顾灵带了进来,林洛斐本以为顾灵肯定是遇上了什么让她生气的事情,然而她没有想到,见到顾灵的时候,她就跟一个斗败了的孔雀一样。

在林洛斐面前就哭了起来,说道:“林姐,这回你一定要帮我,顾莞尔她实在太过分了。”

“发生了什么,你慢慢说。”一听到顾灵说起跟顾莞尔相关的事情,林洛斐心里就会有不好的预感。

而在顾灵断断续续的哭诉中,顾莞尔做的那些事也让林洛斐很是震惊。

谁能想到顾莞尔居然会忍了这么久,她虽然之前有怀疑过顾莞尔的目的,但后来看顾灵

文学

这么热衷,林洛斐就没有想太多了,可现在看来,那都是顾莞尔做出的伪装,自己还是大意了。

顾灵说之后,就喝了一口水,哭丧着脸说到:“怎么办?现在我爸和我妈都被关了进去,而且我听顾莞尔说她们手上的证据很充足,她们两个是出不来了,我爸就算了,可我妈确实是无辜的啊。”

听到她这话,林洛斐就皱了皱眉头,说道:“算了吧,你妈到底如何,我想警察会更清楚,你现在最好还是想想要怎么对付顾莞尔吧。”

顾灵很是犹豫,她要是知道办法,也不会找林洛斐了。

而眼看着事情似乎进入了死胡同,林洛斐却是笑了笑,说到:“虽然现在有点早,不过我想也是时候了。”

“什么?”

顾灵下意识的问道,林洛斐却很神秘的不愿意告诉她。

而到了第二天,顾莞尔还没有从查到真相的兴奋中回过神来,就发现了一个爆炸性的消息,说是林洛斐全面接管了林家,

文学

成为了林氏的总裁,而她所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对顾莞尔的公司进行全方面的打击。

顾莞尔知道这个消息的时候已经是中午了,而楚域也总算查到了这一切的背后主使果然就是林洛斐。

她隐藏的实在太深,不仅把顾灵推出来当了替死鬼,而且竟然还用别的办法拿到了林氏所有的股权,这下就算是林家父母,也对她很是生气。

可林洛斐却是不管不顾,一定要至顾莞尔于死地。

听到楚域这话后,顾莞尔就突然笑了出来,说道:“是她就太好办了,我之前还在担心会不会是别人,还想着我是不是又惹到了谁,没想到兜兜转转,她就没想过要放过我。”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二章

这日,上午黄亦云看完上午最后一个病人,开始收拾东西回家,黄家便派人来接自己回娘家了。

因为这日二姑终于发动了,要生产了。

“发作多长时间了,稳婆先进去了吗?”来到娘家,黄亦云便朝在产房外等着的肖衙役母子两人问道。

“进去了,刚发作不到两刻钟的时间就请亦云你去了。”肖衙役听到产房内的痛呼声音,他脸上露出担心焦急之色的道。

“二姑夫别担心,女子生都是这样,有我在,没什么问题的。”黄亦云安慰了一句,便往产房内走去。

来到产房内,稳婆正在安抚二姑。

黄亦云上前直接喂给黄彩霞一粒止痛丸,再行止痛针法和助产针法。

之后,黄亦云再扫描了一圈二姑这胎的情况,见二姑这胎的胎位很正,但是肚子肚子里头的娃儿有些偏大,怕是要折腾一番才能够生下这两个娃儿的。

止痛丸和止痛行针下去,黄彩霞顿时没有这么疼了,她心神一定。

“二姑,你这胎胎位很正的,只是腹中的两个娃儿有些偏大,待会怕是会受些罪的,到时候听我说的去做,没什么大问题的。”

“好,有亦云在,姑不怕的。”

黄彩霞从午时过半的时间开始生产,足足的到酉时初的时间这才把她肚子两个娃儿生下来。

一个有四斤三两,一个有五斤一两。

生下来一个个哭的哇哇响亮,一看就是健康的。

在外候着的肖衙役母子一人抱着一个娃儿,稀罕的逗弄,怎么也看不够一样。

这一下午的接生,可累着了黄亦云,以往中午的时候,她都要午睡一番的,今日下午二姑发作了起来,黄亦云一直待在产房内守着二姑的,就连午食和晚食都是在产房内解决了。

吃完晚食,黄亦云觉得太疲惫和太累了之后,来回又要折腾的便不想回李家,便让人传话回去,住在娘家了。

许久没做梦的黄亦云,这夜黄亦云突然做了一个很奇怪的梦境。

一座城池对面,是一片枯黄霜打茄子般的枯草草原上,突然一阵阵的怪风从城池的左侧方吹来,往草原的位置呼呼呼的刮去。

这怪风来的有些奇怪,风势有些大,竟然把那枯黄的草原上的枯草都刮走不少,足足的刮了一刻钟的时间,这怪风这才停歇下来的。

黄亦云刚梦到这怪风之后,她人便清醒了过来。

这事还是黄亦云初次梦见的梦境是最短的一次。

梦中并没有出现人和即将要发生的事情。

这让黄亦云嘀咕觉得奇怪不已的。

等黄亦云回李家的时候,她还在想着梦见那怪风的事情的。

黄亦云知晓,自己梦见的事情都会在现实生活之中会发生的。

既然是让自己梦见这怪风,怕是这其中是有用意的。

黄亦云坐在窗户前,皱着眉头思索着,忽然间,她李周氏住的主屋上空有一缕缕的青烟飞出,一阵清风一吹,那青烟往外吹走了。

黄亦云见到这情况,她脑海灵光一闪,不知道想到了什么,她双目精光一闪,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随后去除笔墨纸砚出来,开始给李巍写信去了。

“这梦来的及时呢?看来,前线两国大战这即将就要结束了呢?”黄亦云见小黑飞走之后,黄亦云喃喃的道。

……….。

李巍刚刚服下林传年开的药儿,准备休息的。

听到外头那熟悉的‘嘎嘎’叫唤的声音之后,李巍有些迫不及待的走出帐篷。

小黑见到李巍之后,在空中一个盘旋便落入李巍肩膀上。

李巍取下小黑脚上信筒中的信,查看完黄亦云给他飞鸭来信之后,李巍脸上露出大喜之色。

之后,他连忙的让人去唤来林传年和姜子晨两人来。

“李巍你这是有什么地方不舒服的吗?”林传年被人急急的唤来李巍这,林传年以为李巍哪里不舒服,林传年走近帐篷内问道。

“我这身子日渐恢复之中无碍的,只是我有一事情询问林大夫的,不知道你这儿有么有强烈的迷药的。”

“有,你这是要什么。”林传年不解李巍为什么这么问。

“有多少?”

“不多,大概十来包的,重量的话,只有三四两左右的。”

“太少了,那林大夫这儿可是有泻药或是毒药,还有让人闻之,可以让人体力衰弱,类似于迷药的东西。

这东西全部加起来,这有多少的。”李巍一连串的朝林传年问道。

“毒药、泻药以及迷药都有,量不多,加起来的话,只有一斤多罢了。你这是要这些东西干啥的。”林传年不解的问道。

翁熄系列乱老扒 第三章

周雅文是一个开明又大方的外婆。

她自然不可能因为叶国瑾先去唐家就生气。

“那你呢?你昨晚去了谢绪宁家?”

谢家的事情,周雅文也是清楚的,她就担心叶琳琅在谢家被欺负。

“对。”叶琳琅的声音有些低落。

周雅文还以为叶琳琅同谢绪宁吵架了,她问,“你们小俩口吵架了?”

“没有吵架。”

叶琳琅搂着周雅文的手臂撒娇道:“我和谢绪宁不会吵架的,外婆,你在做什么呀?”

“我正准备弄点蟹黄包呢!”

叶琳琅道:“那我帮你。”

“好呀!”

千湖市,顾名思义,与水有关。

大闸蟹是当地的特产。

这个季节,当然不是吃大闸蟹的季节。

不过千湖市自有一套保存蟹黄的办法,这也使得人们在不是大闸蟹的季节,也能吃到美味的蟹黄包。

周雅文和叶琳琅在厨房里做着蟹黄包。

“其实刚出锅的蟹黄包最好吃了,可惜,他们都还没有醒,对了,琳琅,你帮我看着一点火候,我去给你姨妈打一个电话,让他们今晚过来一起热闹热闹。”

“好。”

蟹黄包已经做好放进蒸笼里了。

时间如若蒸的太久,那就会影响蟹黄包的口感。

叶琳琅要做的,就是必须盯着时间。

她抬腕看了一下时间,又接着做其他的蟹黄包。

“师娘,有开水吗?”

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响起时,叶琳琅全身的汗毛,陡然间,就竖了起来。

这个声音,不是盛行的吗?

他怎么会在这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