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雪白的屁股

看着镜子里我怎么玩儿你 良妇羞辱
2021年2月6日
乱系列未删全文阅读全文、第一次出轨欲仙欲死
2021年2月6日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一章

一年后,王有礼府上!

王可、王有礼、姜丙三人坐着喝茶。

“西门靖那小子呢?”王可好奇道。

“他?他现在和四大剑神,天天在剑冢练剑,练的都要疯了!”王有礼说道。

“又去练剑了?四大剑神,现在还跟他对战吗?”王可好奇道。

“你不知道?”王有礼好奇道。

“我知道个屁,这一年,我和姜丙忙的都脚不沾地,姜丙什么都不懂,我哪有时间关注西门靖?”王可神色古怪道。

“你们忙?你是忙着捞钱吧?”王有礼黑着脸看向王可。

“哎呀?你怎么跟家主说话的,什么叫忙着捞钱?”王可眼睛一瞪。

“你只是代家主,不是家主!”王有礼黑着脸。

“还不一样?”王可瞪眼道。

“于王家有利的命令,我们遵循。于王家有害的命令,我们可以不遵循!”王有礼解释道。

王可黑着脸:“你什么意思?还想造反不成?”

“这是大小姐当初的原话,之前你让姜丙登基,我们遵循,是因为王家有一部分子弟愿意听我的,支持你,所以,你能决定王家之事,但,若是你要做的事情,我们十二分家都觉得对王家有害,我们可以拒绝你!”王有礼解释道。

“什么意思?合着,我这代家主,不管用?”王可瞪眼道。

“不是不管用,只是,权利没那么大!”王有礼解释道。

王可黑着脸看向王有礼,果然,这家主令还埋着坑呢。

“对了,上次忘记问你了,王有剑死在了火海之中,王有剑的储物手镯,你找到了吗?”王有礼问道。

“干什么?”王可眼睛一瞪。

“王有剑死了,但,他这一脉分家还在啊,他们分家的所有钱财,大部分在王有剑手中,王有剑敛财无数,这三千年下来,他这一脉更有无数钱财,听他一脉的子弟说,王有剑的储物手镯中,

文学

少说有价值几亿斤灵石的财富,甚至可能更多,他们不好意思问,让我来问问你,你看到王有剑的储物手镯了吗?”王有礼好奇道。

王可脸色一变,我当然看到了啊,那储物手镯里面的财富,我已经没收了啊,但,我会告诉你?

“没有,王有剑都烧成飞灰了,我能看到什么,那么大火,你又不是没看到!你们好奇怪,都一年了,你们现在来问什么?”王可瞪眼道。

“呃,我觉得也是,但他一脉子弟说,前些天,看到你让你属下卖了一个法宝换钱,那法宝应该是在王有剑储物手镯中的,所以他们怀疑,王有剑的储物手镯落在你手中了!”王有礼皱眉道。

王可脸色一僵,我的手下?特么,哪个不长眼,乱卖法宝啊,我不是交代了要悄悄的将那些垃圾法宝去别的地方换钱的吗?这还被盯上了?

“怎么可能,肯定是巧合!”王可瞪眼道。

“是吗?”王有礼盯着王可。

“干什么,你还不相信我的人品?”王可瞪眼道。

王有礼:“…………!”

你的人品,我很难相信啊!

“对了,王可,寒冰神虫王呢?这一年,怎么没看到它啊?”王有礼好奇道。

王可:“………………!”

“怎么了?它吃了道果啊,难道死了?我就说,道果不能吃,不能吃,这就玩完了?”王有礼好奇道。

“那到没有,就是上次出了火海,没几天,老寒它吐丝了!”王可说道。

“吐丝?”二人一愣。

“是啊,特么的,老寒真的是毛毛虫啊,居然吐丝,然后给自己结了个茧,然后化蛹闭关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醒?”王可神色古怪道。

“寒冰神虫王,作茧自缚?难道,难道……?”王有礼陡然脸色一变。

“难道什么?你知道什么情况?”王可好奇道。

“我看过一本古籍,提到过寒冰神虫王,它作茧自缚,是要破茧重生,这是要羽化飞升啊!”王有礼惊愕道。

“羽化飞升?”王可神色一动。

“没错,典籍记载,寒冰神虫王羽化飞升,就是仙人实力了啊,一步登天,直接化仙啊!”王有礼激动道。

“真的,太好了!”王可顿时面露狂喜之色。

老寒变成仙人,那我不是要多个仙人级别的帮手,以后在中神洲,还不是横推?

“不过,典籍记载中,寒冰神虫王化茧期间非常漫长,长的要一千年,短的也要一百年才能破茧而出!”王有礼回忆道。

王可脸色一僵:“一百年?”

“对!”王有礼点了点头。

王可黑着脸,一百年?特么的,老寒要闭关一百年?开什么玩笑?到时,我要不火化,要不成仙了,哪还要老寒做打手啊?

“不过,寒冰神虫王吃了道果,就不一定什么时候醒了,说不定更快!对了,你带我去看看,我帮你研究研究?”王有礼好奇道。

王可黑着脸:“不用了,你们谁也不用想了,老寒入定闭关之所,只有我知道,谁也别打听,我要为它安全负责!”

“呃?我就看一眼!”王有礼不甘心道。

“不行,万一你们有什么坏心思怎么办?”王可瞪眼拒绝道。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二章

轰,第七雷落下,叶江川一剑继续斩碎,但是这一刻,已经真元耗尽,全身受伤。

他长出一口气,没有办法,立刻拿出奇迹卡牌。

卡牌:展现活力

解释,一瞬间,活力恢复。

歇言:满血复活,精力充沛。

本来还想着在众神轮盘中使用,但是没有办法了。

激活奇迹卡牌,顿时一闪,叶江川全身所有一切,都是恢复,无伤无疼!

第八道劫雷落下,还是一气纯阳天劫雷!

但是刹那间,天空漆黑一片,大地好像静止一样,只有那一道贯穿天地的纯阳雷光傲然闪耀,这雷可怕无比!

轰,叶江川基继续出剑,一剑破雷,毫发无伤,不由的发出哈哈大笑,来吧,劫雷,我不怕!

好像被叶江川所刺激,那劫云中,最后一雷,开始凝结!

这团直径超过百丈的巨大雷团徐徐滚动,一气纯阳天劫雷赫然变化,一道道纯阳雷光如蛇般向游进了雷团中。

滚滚的雷团发出滚滚的轰鸣声,那声音低沉雄浑,大地在这震鸣中颤抖不已。

但是叶江川不给它机会,一跃而起,疯狂出剑!

他飞腾天空,整个身体发出光芒,以身化剑,人即是剑,剑就是人,人剑合一,向着这可怕的劫雷杀去!

一剑之下,叶江川使出自己的所有力量,整个人化作一种奇异的光芒,一声轰鸣。

在叶江川的一击之下,一气纯阳天劫雷慢慢消散,被叶江川给一剑粉碎,一气纯阳无量锋度过雷劫!

至此彻底炼制成功,有在这个宇宙存在下去的资格!

叶江川无比高兴,缓缓收剑,至此多一九阶神剑一气纯阳无量锋。

而且这个剑,和人心血相合,完美合一,因为是他人剑渡劫。

不知道躲

文学

在那里的诺兰德出现,使劲的鼓掌,高兴的喊道:

“叶,厉害,厉害!”

叶江川微笑说道:“多谢大师!”

这一刻,不知道为什么,叶江川感觉诺兰德好像疯狂消退了很多。

“多谢你,叶,你在此渡劫,那雷劫,蕴含无尽的纯阳,我也是受此刺激,我的疯狂减退了。”

“多谢大师,太好了!”

“多谢你了,叶!”

“大师,既然我帮了你,你能不能帮一帮我?

我想购买一些反预言类的奇物,活着梦境之中辅助战斗的奇物?”

“这个简单,你有钱吗?”

“我有!”

“那就容易!”

如此,叶江川又是购买了一个言灵降神项链,造化流离戒子,专门用来破坏那些预言类袭击,梦境类法术。

至此叶江川剩下六个大道钱,八个天规钱,四个超品灵石。

购买完毕,叶江川告别诺兰德,回归太乙宗。

叶江川可没有什么通道行走能力,自己那两个奇遇通道,迟迟没有激活,只能使用七阶战堡飞遁。

最后叶江川足足用了一个半月,这才回到太乙宗。

这一路之上,叶江川不断修炼,熟悉九阶神剑一气纯阳天劫雷。

这些天的修炼,《太岳通天大乘蝉蜕度世圆满天重经》渐入佳境,虽然没有达到法相境界的修炼,都是完成,但是神通天重,悄然诞生。

宝贝 里面真舒服 不想出来了 第三章

勾陈宫掌天地万灵、二十八宿,东方青龙、北方玄武、西方白虎、南方朱雀为天地万灵之表,又称四灵,四灵各镇七宿,是为二十八宿。

顾佐所封的奎宿天将星君属于西方白虎七宿之一,属狼,掌武库、兵甲、戈矛、风雨雷电诸事,如果从职司上看,应该是兵事。但勾陈宫无主,早已凋零,他这个掌兵事的天将星君不过是徒有其名而已。

放在勾陈宫全胜时期,想要执掌一宿,应当是真仙帝君或者至少是接近真仙帝君修为的大仙方可,但在如今这个时候,被吕洞宾全力举荐的顾佐则打破了这条规矩,以史上最年轻、最单薄的合道资历,成功坐上了一宿星君的宝座。

坐上这个位置后,在地位上直接超越了万千山神土地、水伯河神,超越了大部分监坛将军、功国神祇,以及几乎所有司命仙吏。

这个位置很是清贵,不用劳碌于纷杂的庶务中,还可以委任属于本星宿的司命和仙吏。

如果要做一个对比,放在青华宫中,应当位居南极仙翁、药王真君、普济仙人三位司殿之下,数十位司命神之上,大致与十殿阎罗相当。

如果放在神霄雷府,稍弱于五雷院、驱邪院、万神雷司、雷霆都司和雷霆部司这五大雷部元帅之下,而在各部雷将之上。

比如万神雷司中,顾佐的地位低于毕应元,却高于缚邪将军和蛮雷将军,但就算低于毕应元,也属于同一个大层级中,打起仗来,他见了毕应元要拱手行礼,议事时要叨陪副座,而缚邪、蛮雷二将则要向他磕头。

总之,得了星君之位,顾佐诸天仙众中就算得上一号人物了,地位和新任南天门镇门神将之一的王钦相同。

而令顾佐最满意的是,他头上没有上司,勾陈大帝缺位,勾陈宫只有寥寥几位同事,至于镇压四方星空的四灵,顾佐只需尊敬,却用不着听令,四大灵兽也没心思、没工夫更没职权管他,他任意时刻都可以下界,甚至待在东唐不回天庭也无所谓,就算折算寿元也没关系,想法子捞蟠桃补回来就好。

这是他为八仙立下汗马功劳所得,是八仙对他助夺玉清内相、送出百莽天世界的补偿。刚上任不久,便以玉清内相身份向玉帝求官,对于吕洞宾来说,这种事情做起来也不容易。

顾佐接了旨意,取了印信,成为了奎宿天将星君,也随之享受到了玉帝赐下的一元之寿,能活十二万九千六百岁。

整个西方白虎七宿中,仅他一个在位,听说勾陈宫一片荒芜,他当然也没有着急上天的打算,留在下界踏实过日子就好。

与圣旨一道送来的,还有三元都总管真武帝君发来的撤军令,从今日起,巫江流域终于恢复了安定祥和的美好局面。

春光明媚的早上,在高长江师徒掐动法诀的过程中,东唐大营变化成了法器原貌,被收了起来,最后剩下的一千多名东唐军和数百名战俘集结成队,陆续登上了战云。

这些坚持到最后的,是最早随顾佐来到巫江的东唐精锐,还有其后收编的六百本地兵员,以及决战时向东唐投降且这半年表现积极的两百多名战俘。

顾佐向他们表达敬意:“诸位追随我来到巫江,打下了赫赫威名,为巫江的和平稳定立下了不朽功勋,今日我们终于可以回家了,带着你们的荣耀,带着你们的收获,回去见你们的亲朋……”

军士们都在向顾佐欢呼致意:“太师英明!”

“太师威武!”

“多谢太师带我们来发财!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