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的馊子8,甜宠硕大h

小东西我还没动就喊疼,乱岳目录伦
2021年2月6日
年轻的馊子完整版:半夜撩老公的污情话套路
2021年2月6日

年轻的馊子8 第一章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

“我看到你的车停在外面了,而且车里还没人,进来看一眼。”梁若虚说道:

“倒是你,好好的跑到药店来干什么?”

“你之前给我的人参和灵芝,我准备买两个盒子装起来,但店老板说是人工养殖的,就值1000块钱。”

“值1000块钱?”

梁若虚用审视的眼光看着店老板,面色不善。

“小姑娘,这我就要说你几句了。”店老板指指点点的说道:

“你也太不厚道了,人工培育的人参和灵芝,居然卖人家1000万,我告诉你,你这已经构成了诈骗,是要判刑的!”

“你知道我是谁么,就这样说?”

“你就是个黑心商家,你还好意思……”

“梁书记!”

不等店老板的话说完,就听身后有人发出了惊讶的声音。

林逸回头看去,发现说话的是个女人,大约四十多岁,见到梁若虚后,态度恭敬,神色拘谨。

看她的穿着打扮,和面对梁若虚的表情态度,倒有点像大院里的工作人员。

恰恰这一声,叫店里的人,都把目光聚焦到了梁若虚的身上。

一般人可不配这样的称呼。

“你管她叫什么?”店老板蒙了。

“梁书记。”

中年女人露出了一副爱莫能助的表情,“她是咱们中海市的三把手,其他的我就不说了。”

“三,三把手……”

店老板傻了,店里看病的人也都蒙了!

虽然这离大院很近,但这样的大人物,也不是说见就能见的啊!

“现在你还觉得,我给他的东西是假的么?”

店老板一哆嗦,差点没坐到地上。

“我,我……”

吭哧了半天,店老板一句话也没说出来,思维已经不受自己控制了。

“你的这家店,涉嫌不正当经营,事后我会叫人来检查的,你准备一下吧。”

店老板依旧愣在原地,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自己就是想贪点小便宜,为什么还遇到了这样的事。

难道这就是报应吗?

“你这套路人的水平,实在不怎么样,还是回家再练练吧。”

说完,林逸拿着两个盒子,和梁若虚一块离开,并上了自己的车。

“你也真是的,需要什么跟我说一声就行了,何必自己往这跑呢。”

“我是见你没出来,闲着没事就自己去了,谁知道他会整出那么多的幺蛾子。”

“行了,不说刚才的事了。”

梁若虚拉过安全带,从两座山峰之间穿过,然后插到了座椅旁边的卡扣里。

而这一动作,也将胸前的波涛衬托的更加明显。

“有什么想吃的,我带你去吃,这顿我安排。”

“怎么了这是,遇到什么好事了,居然还要主动请我吃饭?”

“因为你表现不错,所以请你吃顿饭。”

“这段时间咱们俩都没怎么见面,跟表现不错,扯不上关系吧。”

梁若虚拢了一下头发,笑眯眯的看着林逸:

年轻的馊子8 第二章

正在手打中,请稍等片刻,内容更新后,需要重新刷新页面,才能获取最新更新!

年轻的馊子8 第三章

文学

“害什么羞啊,你是我儿子,抱一下有什么关系。”于母没好气的拍了儿子一下,转脸又把陆思佳搂在怀里,“可怜的孩子,居然碰到了这么可怕的事,一定吓坏了吧?!”

“呵呵,还好啦,出事后鹏飞一直都在保护我,我觉得挺安心的。”陆思佳甜甜一笑,乖巧可人。

“呵呵,应该的,做男人的,本来就该努力保护自己心爱的姑娘,要不然还算什么男人。”于母笑道。

于母一直很希望陆思佳能做她的儿媳妇,一来于陆两家的企业规模大致相同,可谓门当户对,二来陆思佳是正儿八经的种花家名校毕业,学历没有丝毫水分,跟那些在国外花钱上野鸡大学的二代傻千金完全不同,将来不论是相夫教子还是做生意,都能帮到自己儿子。

陆思佳被这话说的有些脸红,却也没有急着撇清关系,权当做事默认了。于母见状更高兴了,知道这趟MD国虽然惊险万分,却也让两人的关系更近了一步,算是因祸得福!

于鹏

文学

飞有些懵了,心说这是什么情况,看思佳和老妈这一唱一和的,怎么那么像儿媳妇第一次见公婆啊,我的女朋友明明是玉玲啊!

但老妈的脾气他是在知道的,惦记思佳也不是一两年了,如果这时候戳破她的美梦,回家以后他肯定会被大刑伺候。为小命计,于鹏飞决定以后再慢慢跟老妈说范玉玲的事。

就在此时,一辆宾利慕尚在街边停下,陆思佳的父母火急火燎的从车山下来,直奔女儿而去。

眼看人越聚越多,风满楼等人互视一眼,朝于鹏飞和陆思佳做个电话联络的手势,悄然离去。

车上,姜语嫣问风满楼接下来打算去哪儿,风满楼眉头微蹙,转头看向冷如凤。

“报告我会帮你写的,你想去哪儿就去哪儿吧。”冷如凤摆了摆手。

风满楼道一声谢,决定先去一趟姜家。姜语嫣千里迢迢坐飞机去MD国找自己,这份情谊,自己怎么也要把姜语嫣亲自送回姜家才行。

车子开进市区,冷如凤在一处地铁站前下车,挥了挥手,转身进了地铁站。

看着越来越小的地铁站,姜语嫣好奇地问:“满楼,这位风小姐到底是做什么工作的,哪怕是搏击冠军,也没有她这么好的身手和胆量吧?!”

“呃……语嫣,以咱们的关系,我本不该瞒你的,但她的工作非常特殊,为了你好,还是别问了。”风满楼为难道。

开玩笑,龙组可是属于绝密部门,如果姜语嫣知道了龙组的存在,虽然不至于被灭口,但也会相当麻烦。

姜语嫣见风满楼把两人的关系说的非常亲密,心里就像吃了蜜似的,立刻将冷如凤的事情抛出脑后,笑道:“好吧,既然不方便说,那我就不问了。”

司机小王斜睨一眼后视镜,心中隐隐猜到了冷如凤的身份,作为一名退伍特种兵,他曾经配合某些秘密部门执行过特殊任务,那位冷如凤深受高绝,泰山崩于前而色不变,十之八九是来自那些部门。

戴英尔坐在副驾驶位,懒洋洋的打了个哈欠,开启座椅的按摩功能开始做按摩。

在姜家吃过晚饭,风满楼告辞离去,戴英尔打算返回房间是,姜老爷子忽然把她叫去了书房。

姜语嫣以为爷爷是要批评她这两天没往家里打电话的事,一进书房立刻拉着姜老爷子的胳膊开始撒娇道歉:“爷爷,这两天我实在太累了,所以忘了给家里打电话,您别生气哈!”

“没关系,小王每天早晚都有打电话回来,我要跟你说的不是这个。”姜老爷子拍拍孙女的头。

“那您要说什么呀?”姜语嫣一时有些摸不着头脑。

姜老爷子示意她等一下,随后来到一个红木书架前,从一本资本论后面小心取出一个药瓶递给她。

“爷爷,这是?”姜语嫣更懵了,这药瓶上一没写字,二没画图,实在古怪得很。

“你跟小风的关系是不是一直没什么进一步的发展?”姜老爷子问。

“这、这……爷爷,你乱说什么呢,我们本来就是普通朋友啊,要有什么进一步的发展啊?!”姜语嫣没想到爷爷这么直接,登时说话都有些结巴了。

“得了吧,你是我从小看着长大的,我能不知道你对小风是什么心思。”姜老爷子道,“其实我和你爸都很希望小风成为咱们姜家女婿。小风那孩子啊,本事没的说,人品更没的说,关键是孑然一身,你结婚以后也不会被婆婆刁难,这样的女婿,简直是打着灯笼找不着。”

姜语嫣从没谈过恋爱,听到这些话,登时俏脸绯红,羞的只想找个地缝转进去。可还没等她撒娇不依,姜老爷子忽然感叹道:“可你们的进展也太慢了,孙女啊,像小风这样的孩子可是很抢手的,你这么慢悠悠的,搞不好哪天就被人抢先一步摘了瓜,到时候你哭都找不到地方。”

听到这话,姜语嫣登时满心委屈:“爷爷,不是我慢悠悠的,而是满楼他就是个木头,我总不能直接告诉他我喜欢他,想做他女朋友吧,我好歹也是大明星呀,要脸面的。”

“傻孩子,这世上有些事情,只要既成事实即可,不一定要说出来的。”姜老爷子笑道。

“既成事实?”姜语嫣一愣,随即瞪大眼睛看向手中的药瓶,惊呼道,“天呐,爷爷,这药瓶里装的该不会是?!”

“没错,这里面装的是男用的药,叫意乱情迷,只需一颗,男生就会对女生意乱情迷,春风一度。”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