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一女多男肉文

极度勾引、我叫林小喜17
2021年2月6日
黑黑的肥岳;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2021年2月6日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一章

高丽镜城,这里位于高丽的最北部,这里本来是女真人的聚居地,不过后来因为高丽的北进政策,大力扩张自己的领土,当地的女真人要么被杀,要么被驱逐,土地也被高丽人占据。

不过高丽人在这里的统治也并不稳定,北边和西边的女真人依然时不时杀回来抢掠,特别是之前大明的势力到达辽东后,一些女真人的部落十分精明的倒向大明,甚至不惜成为大明武将的家奴,以此来换取大明的支持。

当然大明也不是来做慈善的,他们也需要招募一些女真人依附,利用这批开化的女真人管理那些未开化的女真人,这也就形成了所谓熟女真与生女真的区别。

虽然只是相互利用,但女真人的实力却得到了飞速增长,以前他们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武器,甚至有些人只能用骨头磨制的武器打猎,现在通过依附大明,他们能够交换到一些铁器,甚至还学会了制作皮甲。

这也使得女真人的实力大增,转而对高丽形成了巨大的威胁,比如今年刚过完年,大批生女真就杀入高丽境内,境城这里更是首当其冲,虽然镜城挡住了女真人的进攻,但镜城之外却被女真人抢掠一空,附近的村镇几乎被烧成白地。

朱棣骑着马在城外巡视了一圈,主要是督促手下帮着村民们重建村镇,之前他率兵将入侵的女真人打的大败,又有辽东明军的协助,这才彻底的平定了这次女真人叛乱,光是砍掉的女真人头颅,就足足堆成了三个小山,经此一役,估计两三年内女真人都不敢作乱了。

“王爷,小人将名册整理出来了,请王爷过目!”朱棣刚回到城中,就有一个身材矮壮的女真人前来求见,这个人名叫阿哈出,出身于熟女真,这次朱棣平定女真人的叛乱,也多亏了这个阿哈出从中出力,不但帮着联络了许多熟女真部落一起平叛,而且还出面说服了不少生女真放下武器投降。

“办的不错,赏!”朱棣接过名册大手一挥,立刻有侍卫送上一盘子金银,这让阿哈出也是眉开眼笑的把金银搂在怀里装好,导致他胸口都鼓起一个大包,但他却毫不在意。

对于这些女真人来说,功名利禄都是虚的,唯独金银和铜钱才是实的,虽然他们不聪明,但却知道这些东西可以换来部落需要的粮食和武器,以及各种生活用品,比如阿哈出早就想给自家的婆娘买上汉女用的胭脂水粉,可那东西实在太贵了,哪怕是他也有些不舍得。

朱棣接过名册看了一下,发现上面的人名都是以部落划分,每个部

文学

落出了多少人,这些人有什么特长之类的,全都记录的清清楚楚,虽然字很丑,但对于一个像阿哈出这样机灵又会写字的女真人来说,已经相当难得的,而且朱棣感觉阿哈出的字比李节的字还要强一些。

“王爷,这次报名的女真人足有两千多人,另外还有之前的俘虏三千余人,加在一起就有将近六千人了!”这时阿哈出再次喜滋滋的道。

这些报名的人都是阿哈出亲自招募的,之前朝廷下旨,要招募女真人去倭国挖银矿,虽然白银肯定不能私藏,但却可以保证温饱,而且每月也都有固定的俸禄,阿哈出就是这件事的主要负责人。

“本来我以为能招募一千人就不错了,没想到竟然能招募这么多人,难道这些女真人就这么想去倭国?”朱棣这时也合上名册好奇的问道。

“王爷有所不知,我们女真人活的很不容易,特别是这几年天灾不断,许多部落都快活不下去了,比如以我的部落为例,如果没有王爷的恩赐,恐怕我部落里的人最少得饿死一半,这也是之前那些野人叛乱的主要原因,因为他们不抢就要饿死。”阿哈出开口解释道。

虽然大明将女真分为熟女真和生女真,不过在阿哈出这些熟女真看来,只有他们才算是女真人,至于山林中的那帮生女真,顶多只能算是野人,虽然双方有许多相同的习俗,语言也相通,但阿哈出却从来不把他们当成同族。

“那他们就这么相信我们,仅仅你出面就能让这么多人报名去倭国?”朱棣再次追问道,他虽然很欣赏这个阿哈出的能力,但对女真人也并不是完全放心。

“嘿嘿,王爷这次把那帮野人的联军杀的惨败,我们这些人早就视王爷为天神下凡,只要王爷有令,自然莫敢不从,当然了,我在招募时也用了一点小手段……”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二章

“差不多就是这样。”范克勤再次问道:“你见他爹,是在他工作单位吗?”

“对。”钱金勋答道:“内务部监察局,在他的办公室我俩谈的。他老爹看到我的第一个瞬间是有些诧异。这个表现我判断肯定是真的。然后呢,略微有点尴尬的热情。等我说到他儿子找我的时

文学

候,他甚至当着我的面往家里打了电话,吩咐他夫人,赶紧把他儿子找回去,并且还说,晚上有事要跟他儿子好好谈谈。他表现的有点压抑的愤怒和焦躁。我就担心这后面的电话,是不是一种假象啊。在这跟我演戏呢。”

范克勤道:“我问你在哪谈的原因,就是如果是在单位谈的,那么这件事无论是不是你想的那样。对方只要还有点脑子,就不会再继续对付你了。最起码不会用什么过于太阴暗的手段了,除非你自己暴露出把柄。但这个可能性还是像是之前说的,要对付你早就对付你了,可能性很低的。你要是不放心,那就给他们上手段。

他不是把他儿子叫回去了吗?监视几天,看看都有什么情况,有什么人跟他们家里的人接触过。我感觉调查起来不难。而且我感觉最大的可能性,你知道是什么吗?我感觉你有点疑神疑鬼了。你是不是真的干过什么损事啊?”

钱金勋翻了个白眼,道:“我干过个屁事。你这么说,就证明你比我还疑神疑鬼,还有脸说我呢。行了,不跟你扯淡了啊。你过两天是不是要出差啊?”

“对啊。”范克勤道:“别瞎打听啊。我不可能跟你说。”

钱金勋道:“我知道了,我就问问。有几个人损害了公司的利益,需要处理一下。你既然要走,那就我来安排吧。”

范克勤点了点头,道:“行,你找金曼玉,盛京他们就行。怎么回事?跟我说说。”

钱金勋说道:“前一个阶段不是咱们的货有点进不来嘛,所以咱们采取的是分批,限量供应。结果前些时候,市面上出现了不少用咱们公司名义出售的假牌子。要是好货吧,我还高兴呢,找到他们直接让他们给咱们供应一阵,或者是合作合作也行。结果他们的货品就是个空架子,实际上特别烂。

这一下子连咱们公司的产品都受到了影响。而且是信誉度,品牌效应这种无形的东西受损更严重。这要是不制止,并且有所惩罚,那公司的损失会越来越大。”

范克勤有点疑惑,道:“不是……现在还有人敢冒充咱们公司的货品吗?”

钱金勋一脸不屑,道:“你跟我装傻是不是?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自古如此。为了钱,人什么事干不出来啊?别说以次充好的商品了。就上个月,在那个……成都!抓住一个假冒的国府一级上将。结果那小子已经冒充了快两年了,现在才被发现。被抓的时候,骗人骗的自己都相信自己是国府上将了,还对抓他的人大声呵斥,要送对方上军事法庭呢。”

范克勤一乐,这事他还真知道,对方就是一个最普通的小人物,最开始为了钱财弄了身军装开始冒充军官。然后火速晋升,今年直接变成一级上将了。就这么扯淡的事,竟然骗了不少人,甚至还有很多官方的大人物都是受骗者。

校花小雪和两个老头 第三章

淮阳军,下邳城,大金东路都统衙门。

在衙门的大堂之上,大金国的四太子兀术和十五太子兀里妹,正看着两口打开了盖的棺材,一言不发。

这是两口上好的薄皮棺材,棺材板薄的都快赶上宣纸了,躺在里面的则是两具死相难看的尸体。其中一具整个头都是肿的,眼眶、鼻孔、嘴角处都能看见干了的血迹,显然是被人揍成这样的。

另一具是个吊死鬼,舌头吐出老长,眼珠子鼓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一个死里逃生的随员在那里汇报两位使臣的死因,“回四太子,十五太子的话,这个脑袋都被打肿的死人就是蔡参议,他是在江都的朝堂上被宋国的文官们用那种白色的木板活活敲死的……”

“什么?”完颜宗弼嚷了起来,只见他脸色铁青,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是被,被一群文官打死的?还是在朝堂上?这,这……这些人怎恁般凶蛮?宋国的官家呢?怎不管管?”

“管什么呀……”那随员连连摇头,“宋国的那官家看着就被架空了,坐在上面发呆,半句话也不敢说。等蔡参议被打死后,那群文官还要杀刘帅使,那官家分明不肯,却被一个大胡子文官逼得没有办法,只好赐了刘帅使自尽。刘帅使不肯死,还是那个大胡子文官让殿外的武士进来帮着刘帅使自尽的……”

“帮着自尽?怎么帮?”赵构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就是这样帮……”那随员做了掐脖子的手势。

原来刘豫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就在朝堂上?”赵构有点难以置信。

“没在朝堂上,是拖出去后才帮刘帅使自尽的……不过蔡参议却是在朝堂上被人活活打死的!”

完颜宗弼咂了砸嘴,“知道那些打人的文官都是谁吗?”

“回四太子的话,小的找人打听了,”这随员还挺机灵的,“他们是左枢密使提举新军陆师赵明诚、御史中丞宇文虚中、两淮总管兼江都留守张叔夜、沿海总管何栗、枢密院副都承旨兼提举两淮新军事薛弼、枢密院副都承旨兼提举两江新军事吕祉、军器监李光……”

这个随员一口气报出了好几十个姓名,除了带头起哄的宇文虚中是个御史中丞,其他人都是管军的文官。

完颜宗弼不解地问:“这些文臣怎么会如此凶悍?”

“大王有所不知,”回答问题的是刘豫的儿子,两眼泪汪汪的刘麟,“官家自从南迁金陵后就日益昏聩,因为北方武人多拥戴郓王,所以不信武人,两位种太尉、姚太尉、刘太尉都被夺了兵权,其余武人更不得用。

在不用武人之后,官家又宠信一群妄言抗金的文臣,想用他们来掌军练兵,后来还大开武进士科,一口气取了403个武进士,都被派了带兵官……”

完颜宗弼还是有点糊涂,“读圣贤书的文官掌兵怎会比武臣还跋扈?”

刘麟的父亲虽是文官,但他自己没那学问,却喜好枪棒,所以被老爹征辟当了个武官,所以知道武官的苦处,更知道文臣掌兵后为什么会嚣张。

刘麟叹了口气:“大宋素来以文御武,重文轻武……武官不过是走卒,功劳越大,本领越高,就越受猜忌,死得越快。总有一大群文臣在旁盯着,御史言官们更恨不得把人往死里参。往往一点小错,就会被施以重罚。久而久之,带兵的武官一个个都谨小慎微,哪敢和跋扈二字沾边?

可是官家信用的那群带兵的文臣却没有这种一百多年养成的小心,一边掌着兵权,一边还以文臣清流自居,真是碰不得也说不得!

而官家又怠于政务,心思都在修建金陵城池和防备郓王之上……对于掌兵的文臣根本不加制约,所奏无不允,所请无不准,即便有御史言官上了诤言,也一律留中不发。所以那些带兵的文臣也就威权日重,现在都有些不可收拾了。”

其实也不是不可收拾,而是实在没法收拾啊!

在赵桓的朝堂中,武将已经被彻底打倒,根本起不来了。而军事宦官几乎一个都没有,所以军事文官已经是唯一和最后的选择了!

如果赵桓真要把军事文官压到之前武官的地位,那这帮文官也不用造反,撂挑子不干了还不行吗?

可他们要不干了,赵桓的金陵朝廷可就没有军队了!

没有了军队,他的官家怎么当得下去?

他现在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是金贼……还有个好兄弟赵楷啊!

金贼抓了他还能给口东北风喝,赵楷要逮了他一定是马上弄死!

所以赵桓必须扶植一批军事文官,哪怕他们飞扬跋扈,也总还是要保住他这个官家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