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用嘴帮我口|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极度勾引、我叫林小喜17
2021年2月6日
黑黑的肥岳;我对这老师两腿之间疯狂输出
2021年2月6日

岳用嘴帮我口 第一章

淮阳军,下邳城,大金东路都统衙门。

在衙门的大堂之上,大金国的四太子兀术和十五太子兀里妹,正看着两口打开了盖的棺材,一言不发。

这是两口上好的薄皮棺材,棺材板薄的都快赶上宣纸了,躺在里面的则是两具死相难看的尸体。其中一具整个头都是肿的,眼眶、鼻孔、嘴角处都能看见干了的血迹,显然是被人揍成这样的。

另一具是个吊死鬼,舌头吐出老长,眼珠子鼓着,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一个死里逃生的随员在那里汇报两位使臣的死因,“回四太子,十五太子的话,这个脑袋都被打肿的死人就是蔡参议,他是在江都的朝堂上被宋国的文官们用那种白色的木板活活敲死的……”

“什么?”完颜宗弼嚷了起来,只见他脸色铁青,脸上的肌肉都在抽搐,“是被,被一群文官打死的?还是在朝堂上?这,这……这些人怎恁般凶蛮?宋国的官家呢?怎不管管?”

“管什么呀……”那随员连连摇头,“宋国的那官家看着就被架空了,坐在上面发呆,半句话也不敢说。等蔡参议被打死后,那群文官还要杀刘帅使,那官家分明不肯,却被一个大胡子文官逼得没有办法,只好赐了刘帅使自尽。刘帅使不肯死,还是那个大胡子文官让殿外的武士进来帮着刘帅使自尽的……”

“帮着自尽?怎么帮?”赵构皱着眉头问了一句。

“就是这样帮……”那随员做了掐脖子的手势。

原来刘豫是被人活活掐死的!

“就在朝堂上?”赵构有点难以置信。

“没在朝堂上,是拖出去后才帮刘帅使自尽的……不过蔡参议却是在朝堂上被人活活打死的!”

完颜宗弼咂了砸嘴,“知道那些打人的文官都是谁吗?”

“回四太子的话,小的找人打听了,”这随员还挺机灵的,“他们是左枢密使提举新军陆师赵明诚、御史中丞宇文虚中、两淮总管兼江都留守张叔夜、沿海总管何栗、枢密院副都承旨兼提举两淮新军事薛弼、枢密院副都承旨兼提举两江新军事吕祉、军器监李光……”

这个随员一口气报出了好几十个姓名,除了带头起哄的宇文虚中是个御史中丞,其他人都是管军的文官。

完颜宗弼不解地问:“这些文臣怎么会如此凶悍?”

“大王有所不知,”回答问题的是刘豫的儿子,两眼泪汪汪的刘麟,“官家自从南迁金陵后就日益昏聩,因为北方武人多拥戴郓王,所以不信武人,两位种太尉、姚太尉、刘太尉都被夺了兵权,其余武人更不得用。

在不用武人之后,官家又宠信一群妄言抗金的文臣,想用他们来掌军练兵,后来还大开武进士科,一口气取了403个武进士,都被派了带兵官……”

完颜宗弼还是有点糊涂,“读圣贤书的文官掌兵怎会比武臣还跋扈?”

刘麟的父亲虽是文官,但他自己没那学问,却喜好枪棒,所以被老爹征辟当了个武官,所以知道武官的苦处,更知道文臣掌兵后为什么会嚣张。

刘麟叹了口气:“大宋素来以文御武,重文轻武……武官不过是走卒,功劳越大,本领越高,就越受猜忌,死得越快。总有一大群文臣在旁盯着,御史言官们更恨不得把人往死里参。往往一点小错,就会被施以重罚。久而久之,带兵的武官一个个都谨小慎微,哪敢和跋扈二字沾边?

可是官家信用的那群带兵的文臣却没有这种一百多年养成的小心,一边掌着兵权,一边还以文臣清流自居,真是碰不得也说不得!

而官家又怠于政务,心思都在修建金陵城池和防备郓王之上……对于掌兵的文臣根本不加制约,所奏无不允,所请无不准,即便有御史言官上了诤言,也一律留中不发。所以那些带兵的文臣也就威权日重,现在都有些不可收拾了。”

其实也不是不可收拾,而是实在没法收拾啊!

在赵桓的朝堂中,武将已经被彻底打倒,根本起不来了。而军事宦官几乎一个都没有,所以军事文官已经是唯一和最后的选择了!

如果赵桓真要把军事文官压到之前武官的地位,那这帮文官也不用造反,撂挑子不干了还不行吗?

可他们要不干了,赵桓的金陵朝廷可就没有军队了!

没有了军队,他的官家怎么当得下去?

他现在面对的敌人可不仅仅是金贼……还有个好兄弟赵楷啊!

金贼抓了他还能给口东北风喝,赵楷要逮了他一定是马上弄死!

所以赵桓必须扶植一批军事文官,哪怕他们飞扬跋扈,也总还是要保住他这个官家的。

岳用嘴帮我口 第二章

倘若是土鲁番大军派出了军队去接应哈萨克军,或是帮着他们出手进行堵截的话,那他们将要面对的就不是十万敌骑,只会变得更多,若是如此的话,这一仗能否顺利完胜,就充满着悬念了。

当两位师长把自己的担忧提出来之后,杨晨东很是自信的摆了摆手,“不会的。克烈依这个人十分自负,上一次败给我们,他是不会心服的,这一次有了单独与我们较量的机会,他是不会轻意的向土鲁番大军求援。再说了,这么大的功劳除非必要,他是不会愿意与别人分享,这一点尽可以放心。当然,如果战事没有达到一击必中,而是打成了胶着的状态,那会发生什么样的变化谁也不会知道,这便要求我们一定要准时的出现在伏击圈外,只要做到这一点,把敌人困在了天博岗里,那时他们即便是求援也是来不及了。”

杨晨东深知知己知彼百战百胜的道理,往往面对一支军队,对方主将的态度将会决定战争的最终走向。他算是把克烈依这个人给研究透了,这才会如此自信的说出这些话来。

看着六少爷如此自信,田虎与令大强互视一眼之后便都点了点头。在他们看来,纵然就算是战事发生了意外,克烈依向土鲁番求援了,以他们的能力大不了就退回去呗,还真能被包围了不成?

三人一番的商议之后制定了最终的战略战术,随即两位将军便离帐点兵而去,杨晨东也叫来了杨二,让他集合两千黑骑龙卫做好随陆四师出战的准备,同时还让王闪发电报给新三军军长苏合,命他诱敌深入,引哈萨克骑兵进入博天岗,进入埋伏圈中。

一声令下,大军开始忙碌了起来。为了不让对手有所警觉,杨晨东还命令留下的大军继续向昆迷失城而去,按着即定的计划攻城,将对方的注意力吸引至此,而他本人则是带着黑骑龙卫随陆四师主力一道离开官道直奔博天岗方向而去。

伏击的地点已经确定,接下来需要做的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内赶到预伏地点,这将决定着这一战的成败。所以在一离开官道之后,杨晨东和黑骑龙卫们骑着快马就与骑着自行车的陆四师主力飞奔了起来。

为了能够按时达到目的地,陆四师的战士们几乎都是轻装而行,但凡是用不上的东西都没有带,以保证他们的前进速度;黑骑龙卫亦是如此,他们一人配了三匹健马,走一段跑便换上一匹马,以保证保持着同一个速度接近目的地。

同时获得了命令的新三军军长苏合,在看到杨晨东

文学

发来的电报之后,便把手下的四个师师长都叫了过来。先是找到了沙盘上博天岗的位置,随后便宣读了军令。

“诸位,这一次六少爷将亲自领兵而战,我们新三军表现的机会来了。现在我宣布,诱敌的任务交给…”说着话的苏合没有马上作决定,而是将目光向着四位师长身上一一扫去。

感受到苏合看来的目光,四位师长皆是努力的挺胸抬头,表示出他们要请战的决心。

“任务交给骑一师,柯师长,有没有问题?”最终目光还是落到了毕才师长的身上。

新三军的四位师长,个个勇猛非常,在战场之上都是能够骑马杀敌的好手,但同时也各有各的特点。可如果说到指挥才能,还要属差一点就当上了军长的柯路更为厉害一些。此人擅长于统筹全局,尤其是对于防守战更是信手拈来,将这个任务交给他,自己是最为放心的。

被点到名字的柯路当下是全身紧绷,他知道这是军长在给他立功的机会。之前因为帮着异族第一军前军长许可达隐瞒军情,自己落了一个警告处分,也因此与军长之位失之交臂。现在机会重新的出现在自己面前,他当下高声答了一句,“是,保证完成任务。”

“有信心是好事情,但这一次你要以一个师的兵力诱兵十万,为了不让他们看出什么来,我们其它三个师必须要后退,不能给你一点的帮助。可以说这一次会战成败于否,全都集于你一师之身,任务之重大,你可清楚?”毕竟不是小事情,涉及到近二十万大军会战的胜与败,苏合不得不出声提醒着对方。

“属下明白,请军座放心,如果完成不了这个任务,我提头来见。”柯路当然知道任务的艰巨性,但他不怕,他相信他们骑一师的战士们,也相信只要准备工作做的好,任务就一定可以完成。

岳用嘴帮我口 第三章

另一边,刘协离开齐国之后才知道,秦国和兽人竟然再次开战了,并且已经打得不可开交,双方全都是在拼自己最后的底蕴了。

不过这些都和他关系不大,因为他想要找的人是公孙剑南,只要他还在,就一切无忧了。

只是让刘协没想到的是,他才刚刚来到韩国边境,就遇到了埋伏,而动手之人,正是阳殿仅存的大军。

如果是正面对战的话,刘协或许还有可能获胜,但现在他们长途跋涉而来,又是在没有丝毫准备之下遇袭,短短半日就已经被杀的溃不成军,最后逃的逃,死的死。

至于刘协自己,此刻也明白了自己变成了弃子,心灰意冷之下,无奈投河自尽。

自此,大陆上的掌控着再少一人,只剩下了秦国,兽人还有阳殿,以及远远在外的叶尘等人。

当然,与这里不同过的是,叶尘这次回去之后,原本还在担心怎么对付刘家,没想到刘协主动离开,然后没有了踪影。

这群人剩下的人就如同一盘散沙一般,先后向他投降。

结果他回来还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刘家残存的所有人,都已经宣布了他们自愿归顺叶尘,断绝和刘家的任何联系。

不过,这些都不是重要的,因为叶尘还有一件事情要履行承诺,那就是当初答应几女的婚事,现在也是时候完成了。

经过这么多年的战乱,张倩和红妆也早已经长大,就算是当初最年幼的张倩,现在也已经十九岁,即便在叶尘眼中不大,但在这里已经算得上是大龄女子了。

只是她们的身份不一般,没有人敢说罢了,还有就是,不管她们和叶尘发没发生什么,在外人的眼中,她们也早已经是叶尘的女人了。

张倩和红妆闻言之后,自然是异常兴奋,还有夏凝蝶,尽管已经和叶尘有了夫妻之实,但听到这个消息还是有些手足无措。

事情决定之后,叶尘便亲自带人前去提亲,张倩虽然无父无母,但却认了曲露做干娘,至于夏凝蝶则有柳依柔这个师父。

只是叶尘去提前的时候,秦傲却提出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要求,那就是叶尘想娶张倩和红妆,就必须将秦思琪也一并娶回去。

叶尘刚听到这句话的时候,还以为是秦傲在开玩笑,可是到了后来才反应过来,秦傲不仅没有开玩笑,还真的不让红妆和张倩跟他见面,说除非他答应迎娶秦思琪。

当然,秦傲也不是乱点鸳鸯谱,知女莫若父,眼看自己的年龄已经越来越多,自然不可能照顾她们一辈子,加上平常的了解,他已经知道了秦思琪的心意。

还有就是,在他认识的人之中,也唯有叶尘值得他信任,反正都已经嫁出去了,索性就都嫁给叶尘算了。

而且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叶尘已经注定不会平凡。

叶尘对秦思琪的了解不多,但做为一个人男人来说,送上门的美女不要也说不过去,简单跟夏凝蝶说了一句之后,便同意了下来。

听闻叶尘的决定之后,秦傲自然乐得不轻,当即就请来了媒人,找到了良道吉日开始筹备。

至于叶尘的朋友和手下,听到叶尘要成亲的消息之后,自然全都赶来回来,终于在叶尘结婚之日来到这里,见证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

同样的,叶尘在这一天也见到了许多久未谋面之人,例如,钟离,万宇,齐辉…数不胜数。

按照众人的计划,原本是打算将叶尘灌晕过去的,只是还没有等他们开始,就被夏凝蝶等人将叶尘拖了回去。

如果要是别人的话,他们肯定不会愿意,但无论是夏凝蝶,又或者是张倩和红妆姐妹,都不是他们能对付的了的,只能放叶尘离去。

洞房内,叶尘被众女围在中间,有些不知所措,如果只是面对一个的话,他还没有压力,但现在同时面对她们所有人,叶尘还是有些腼腆的。

最后,还是夏凝蝶第一个开口了,“叶尘,你今天洞房之时,先去几个妹妹的房间吧,我做姐姐的,就不和她们争了,你可要努力才是啊!”

说完还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让叶尘和几个小丫头都羞涩不已。

虽然她们都未经男女之事,但都已经这么大了,自然知道夏凝蝶说的是什么。

“夏姐姐说的不错,你还是先去红妆姐或者倩儿妹妹那里吧,至于我,你随便了,反正我也是送的。”秦思琪有点傲娇的说道。

众人之中,所有人都和叶尘关系匪浅,甚至是都有同生共死的经历,唯独她和倒贴一样,被送到了叶尘这里。

当然,这也是秦傲征得了她的同意,否则的话,她也根本不会出现在这里。

秦思琪话音刚落,夏凝蝶等人便相视一笑,道:“既然这样,那就先从思琪开始吧,然后就是倩儿,接着是红妆,我就在最后了。”

夏凝蝶说完之后,便起身带着红妆和张倩离去,留下了满脸羞涩的秦思琪和一脸错愕的叶尘。

“喂,你这是什么表情,我知道之前我对你态度不好,你不喜欢直说就是了,用的…”

秦思琪话还没有说完,就感觉自己的嘴巴突然被堵了起来,同时不知道有什么东西在往自己嘴里钻。

这才发现,原来是叶尘已经压在了她的身上,还在给她脱衣服。

“你…你干什么…”秦思琪结巴道,想要推开叶尘,却久久未动。

“你可是我明媒正娶的媳妇儿,现在自然要做该做的事情了。”

叶尘说完起身,将桌子上的蜡烛吹灭,然后回到了床上,开始了他的洞房之旅。

大概一个小时之后,叶尘穿衣服起身,然后看了旁边已经睡过去的秦思琪一眼,轻轻的帮她盖好衣服,紧接着来到了旁边张倩的房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