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度勾引、我叫林小喜17

清纯校花沦为胯下玩物 被全班人享用的小雪
2021年2月6日
岳用嘴帮我口|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
2021年2月6日

极度勾引 第一章

妖月心中郁闷了,为什么,为什么她有一种,做了坏事,被父母给抓包的感觉……

无涯与妖月不知,因为这事,无涯直接被小小傲给鄙视了,打死也不叫无涯叔叔,说是他不要一个这么丢脸的叔叔。““

咳咳,难后某个小女生听到了,爬到神魔的肩膀上,朝着神魔的嘴巴,吧唧一口咬下去,然后高傲的宣布:以后,你就是我的了。直接把神魔给亲的风中凌乱了,那受惊程度不比无涯当年。当然了,这是后话来……

现在的重点是,面对无涯的耍赖,面对妖月的害羞,东方曼丽很好心的出口调解:“好了,我们不说。现在还是说赌石大会的事情吧,妖月公主,其他几族是什么人来?”

东方曼丽要好好想着,可用资源。

正事提来,妖月也就顾不得羞愧了,她知道这是一个契机,妖月将她所掌握的信息,全部说了出来:

“兽族和往年一样是麒麟王,人族是人皇,宗派则是倾似也,而妖族你们看到了。另外精灵一族,还没有来……”

除了妖媚外,其他人都是隐秘进入翡翠城,要查起来也不是很容易。

这个名单一出,东方曼丽与雪傲杰心中就明了异界的动向了。

倾似也看上去倒霉,但是他的师傅却极度维护他,如果妖月说的是真的,那么倾似也就是宗派的下一任首领了。

至于君无量吗?

不得不说,他太耀眼了,而人皇很忌惮他。也许君无量的耀眼,就是人皇的捧杀态度,毕竟有一个这样的耀眼的太子,人皇的瞬间黯淡的无人提起了……

看东方曼丽与雪傲杰沉默,妖月试探性的问道:“你们是要去参加暗处的赌石大会吗?”

妖月只是单纯,并不笨,东方曼丽与雪傲杰,并不会无缘无顾来翡翠城,不然也不会向她打听翡翠城的内幕。

“是。”东方曼丽点头微笑,朝妖月公主释出善意。

这个妖月,虽然性子单纯,但却是个聪明人,与无涯一问一答,绝对不是没有任何沉府的表现,因为她每一句话,都是他们想要知道的。

“那,我可以跟在你们身边吗?”妖月怯怯的问着,大眼里有着水雾,看着无涯,又看着东方曼丽……

这是投诚,以公主之主,投诚……

“那,我可以跟在你们身边吗?

妖月这话一出,东方曼丽、雪傲杰同时保持沉默,什么也没有说,只是静静的品茶。

妖月心急不已,又不敢多问,一脸的忐忑,额头上沁出一滴一滴的汗珠,双手握的死紧……

她知道,自己这话说的太唐突了,可她实在是没有办法了,一旦妖族发现她的踪迹,肯定会抓她回去,以后她连自由都不会有了……

时间,慢慢的流逝,室内的气氛越发的怪异了,妖月看着东方曼丽与雪傲杰,从期待到紧张,然后到失望……

沉默,有时候是默认,但这一刻,妖月却是知道,这是拒绝,毕竟没有人,会因为一个陌生人,而得罪异界五大势力之一,收留了她,就和妖族不死不休了……

妖月强压下失落,想要开口缓和一下气氛的,比如说自己是开玩笑什么的呀,让东方曼丽与雪傲杰不用放在心上……

可她还没有开口,无涯就替她开口了:“好了,东方曼丽,雪傲杰,你们两个差不多好啦,妖月不会有坏心。”

无涯实在是看不怪,东方曼丽与雪傲杰,这到底是怎么了。

“你保证?”雪傲杰抬头,不冷不热的说着。

东方曼丽依旧不言语,睫毛微微往下,遮起眼中的笑意。无涯,为妖月出头了,不知道妖月会不会感动。

不管如何了,她和雪傲杰都替无涯铺了条路了,以后如何走,就看无涯自己了。

对于妖月,他们说不出来感觉如何,只是一个比较有灵性的女子,个性很阳光爽朗,经历那么多起伏,还能保持一颗健康的心,很不错了……

配无涯这个,外表阳光,实则阴暗的人,很合适……

当然了,一切的前提是,无涯喜欢。

“我保证,妖月肯定不会有问题。”无涯看到妖月一脸的不安,立马拍胸脯保证着。

他相信自己看人的眼光,妖月的一举一动,都说明她实在是被逼的没办法了,更何况他们也需要妖月在身边,有妖月在他们去远古战场的事情也顺利解决了不是。

无涯不懂,东方曼丽与雪傲杰这是怎么了,妖月那么明显的暗示与投诚,他们都没有听到吗?

妖月要不是走投无路了,怎么可能会轻易的倒向他们,再怎么说,人家妖月也是公主之尊呀,还是天神级别的高手呢,虽然这个水份很多……

“你拿什么保证?”雪傲杰话是对无涯说,但却是在问妖月。

在无涯替妖月出头时,他倒要看看,这妖月会不会领无涯这份情,而这份情,又是怎么领……

雪傲杰凌厉的眼神,让妖月有一瞬间想要退缩,但看到无涯处处为她出头,妖月的心就平静了下来,深吸了口气,举起右手,作发誓状:

“我妖月,以死去的母亲为义发誓,我绝无害你们之心。”

妖月看着无涯,她的誓言并不是发给东方曼丽与雪傲杰听的,她是给无涯听的,让无涯明白,她妖月绝对不辜负他的信任……

咳咳……无涯的耳根微红,对于妖月的明示,无涯有点接受不了。

东方曼丽与雪傲杰满意的点了点头,妖月总算没有辜负了无涯的好意。

“走吧……”东方曼丽与雪傲杰起身,准备外出……

“啊,那我?”妖月连忙起身,这是同意了还是没同意呀。

无涯拉着妖月:“走吧!”

走出茶楼,东方曼丽与雪傲杰站在门口,看着热门的大街:“妖月,翡翠城最大最热闹的客栈在哪里?”

“那里,城主府旁边的墨玉客栈。”刚刚在路上,无涯悄悄的告诉了她,一此关于东方曼丽与雪傲杰的事情,让妖月大为佩服,同时亦万分的佩服大长老的眼光,只见过东方曼丽与雪傲杰一面,就知道这两人很是不同。

对于东方曼丽与雪傲杰的决定,妖月并没半分怀疑,和他们在一起,妖族想对她下黑手,也得看看自己有没有那个能力……

“墨玉?玉中灵力最高的吗?”东方曼丽一边走,一边打量着翡翠城的情况。

翡翠城算是一座很繁华的城池,随处可见贩卖玉石与金属的铺子,铺子人流量很大……

妖月摇头:“不是,玉中灵气最高的是血玉,其次才是墨玉,不过血玉在异界几乎没有看到过,墨玉也很少,只千年前出过一块,那块墨玉足足有一个婴孩般大小,是异界启今为止,灵气最高的玉,也被称为帝王玉。墨玉客栈的得名,是因为拍下那块墨玉的人,曾住在墨玉客栈。”

千年前?墨玉?东方曼丽连忙停下脚步,难掩激动的问向妖月:“那块墨玉最后落到谁的手中?”

“我,不知道。”妖月吓了一跳,隐隐知道那块墨玉,很重要。“如果,大长老在的话,他肯定知道,只不过,大长老此时肯定凶多吉少了。”

东方曼丽正想再问一下,关于墨玉的事情,翡翠城的大街上,却突然喧闹了起来:

“血玉,开出血玉了……”

“血玉?听说有人开出了血玉?是真的还是假的?”

“不知道呀,有人说,是血玉呀,从没有出世过的血玉问世了?”

“在哪,在哪?”

“在赌石广场,快,快去看看……”

“走走走……”

极度勾引 第二章

半年朝夕相处,他已经摸透了雷宗超的脾气。

这位昔日“武神”最讨厌别人把他当成高高在上的至尊强者,对他俯首帖耳,毕恭毕敬。

而是希望所有人都能忘掉他的身份,最多,把他当成一个解甲归田的老兵,或者传道受业解惑了一辈子,还能再发挥点儿余热的老教师。

当然孟超也是真心疼老头子的身体。

没人比他更清楚,现在的“武神”雷宗超究竟有多虚弱。

当孟超深刻了解他数十年来历经的大小战役和遭受的创伤,才发现这样的创伤搁在别人身上,足以击垮十名神境强者。

而雷宗超自知时日无多,非但不精心调养,反而拖曳着正在分崩离析的身体,愈发拼命修炼和工作,不遗余力将毕生经验、心血和力量,都灌注到孟超、武神殿中人以及龙城的孩子们体内。

仿佛想趁他的生命之火还未彻底熄灭之前,尽情释放最后的光和热,照亮更多后来者的道路一样。

“孟超,你回来得正好,看看我全新研发的武道!”

雷宗超调息均匀,奋力推开孟超,摆出一个十分僵硬和古怪的姿势。

一笔一划,像是机器人在做广播体操。

虽然这次没有摔倒,但那种半身不遂的感觉却更强烈了。

“这是什么武道?”孟超有些傻眼。

“机械武道。”

雷宗超认真道,“过去半年,赤龙军、猎杀者和拓殖者们在怪兽山脉深处追杀怪兽残兵,虽然连战连捷,战果丰硕,但也伤亡了不少有生力量,很多人牺牲,更多人受伤致残吧?”

“没错。”孟超的神色有些黯然。

虽然过去半年的战争,称得上是“摧枯拉朽,势如破竹”,比前世的怪兽战争末期顺利了百倍。

但战争就没有不死人的。

特别是在道路崎岖,空气湿热,到处遍布蛇虫鼠蚁,灵磁干扰异常强烈,钢铁洪流很难展开的怪兽山脉深处。

就算人类掌控着绝对的制空权,又能用万炮齐鸣来开路,甚至将一座又一座的山头统统烧成焦土。

终究无法阻止伤亡数字的节节攀升。

一寸山河一寸血。

龙城的每一寸生存空间,都是用烈士的鲜血换来的。

“牺牲者已经长眠,但幸存下来,身受重伤,丧失了部分肢体的战士们,却未必甘心永远退出战场,很多人在殖装了机械义肢后,还想继续战斗的。”

雷宗超解释道,“相比人类原装的血肉肢体,机械义肢的材料可以无限强化,还能搭载各种战斗模块,具备上百种不同用途,是非常强大的武器。

“然而,当前的模拟神经电流技术,以及人机交互技术,还无法令人脑操纵机械义肢的水平,提升到‘如臂使指’的精度。

“另一方面,机械义肢上没有灵脉,这意味着机械义肢无法构造灵磁力场,施展各种奇功绝艺,也就无法发挥出超凡者的最强武力。

“很多身手不凡的武者,在身受重伤,失去部分肢体之后,即便替换上了功能强劲的机械义肢,往往也不能延续原先的武者之路,只能专职成‘枪手’或者‘机械师’。

“哪怕仍旧是武者,也只能走‘枪斗流’或者‘机铠流’的路子,战斗力大打折扣。

“随着战争规模的不断升级,眼看超凡者圈子里的伤残人士越来越多,我才琢磨着想要研发一门‘机械武道’,给装备了机械义肢的超凡者们,趟出一条全新的道路。”

原来如此。

雷宗超并不是为自己而修炼。

而是煞费苦心,为受伤致残的超凡者们,创造全新的武道。

孟超再次肃然起敬。

“先不说这个了。”

雷宗超又练了两招,似乎遇到暂时没琢磨清楚的关节,他挥了挥手,在超巨型医疗舱的边沿坐了下来,看着孟超,笑道:“怎么样,你妹妹报到的事情,还顺利吗?”

“挺顺利的。”

孟超说,“反正比我当年要厉害得多。”

“听说了,王道那个小家伙保持了好几年的‘上天梯’记录,都被你妹妹以提前二十秒的速度,破掉了嘛!”

雷宗超笑眯眯道,“等她放寒假了,要是有时间,可以带来这里,和外面那些家伙切磋一下,杀杀他们的威风,免得他们整天以为‘武神殿’有什么了不起!”

这就是“武神”要亲自指点白嘉草的意思。

孟超大喜过望,急忙代妹妹表达谢意。

极度勾引 第三章

“去死吧!”

高手的刀明明砍中了手上的六指灵猴,却没有感受到任何阻力,刀光一闪而过,高手愣了一下,刹那通体冰凉,他砍中的只是一道残影,六指灵猴已经避开了。死亡的气息涌来的时候,心脏传来剧痛,一瞬间传遍全身,他低头看了一眼,一只染血的爪子正从他的胸膛抽出来,抓着一颗拳头大小的心脏,一鼓一鼓的微弱的跳动着……眼前一黑,就此失去了意识。

“啊——”

惨叫声在战场上每时每刻都能听见,已经变得不出奇了。刚刚开始战斗的时候,每一声惨叫都会让人情不自禁去看,现在已经没人有感觉了,麻木了。

时间已经是后半夜了,魔兽们不知疲倦,源源不断从四面八方涌来,不把黑白城摧毁不罢休。黑白城的本土高手死了一波又一波,不知道是见到有利可图,还是平安军悍不畏死、不退一步的打法激起了他们内心的血气,不断有人冲出城门,杀向魔兽,人数维持在一个比较平衡的地步。

其中不乏黄金级后期甚至巅峰的高手,这样的高手,每一个都有大批拥趸,号召力极强。

平安军的受伤的战士不少,但是死亡的人很少,这得益于平安军的医护制度。后勤,也就是收集尸体的战士兼职医护,看见了重伤失去了战斗力的战士,必然是第一时间救回。有些轻伤者,在上药包扎后,也能很快回复战斗力。

药水,是战场上的一大资源。

黑白城也有药水,但是都掌握在了各大家族和商会手上,普通人是买不起的。医护没有抛弃这部分人,只要看见了都会救治,这也是这些人死战不退的原因之一。

叮——

流沙剑刺中了六指灵猴的咽喉,却只是爆发出一蓬刺目的火花,仅仅刺破了一点皮,无法深入。六指灵猴双眼赤红,回给剑客一个龇牙咧嘴的狰狞表情,爪子如闪电掠过他的脖子。

“完了——”剑客心中绝望,他不是不想闪避,而是根本来不及,爪子的速度太快了,快的他反应不过来。此刻的唯一的念头就是贪便宜害死人,如果不是看见六指灵猴受伤,以为自己可以对付,就不会动杀死它的念头,或许自己就不会死,或许就能多杀死两只一级魔兽,那么一个月的工资就到手了……

世界上没有后悔药,但是有奇迹。

嗖——

银色的流光从城头上射出,以接近光的速度穿破一百多米的虚空,准确无误射中了六指灵猴的眉心,箭矢强大的力量带着六指灵猴飞出了二十多米,深深地扎在地上。六指灵猴的四肢抽搐了几下,就此不动,半颗头颅开裂,白色的脑浆和红色的血液混合着滴下,那是解尸咒的力量。

三级魔兽不同于一级、二级魔兽,杀伤力极强,不断有高手丧生,即使黄金级高手,遇上三级魔兽,也仅能保命。如果是黑甲魔狼还好点,遇上了灵活的六指灵猴,基本上都是死。

不过,六指灵猴也是有克星的,那就是刘危安的箭。

嗖——

嗖——

嗖——

……

一道一道的流光从城头上射向四面八方,每一道流光消失,必然伴随着一只六指灵猴死亡,比最精确的计算机还要准确,没有一丝误差。

刘危安就是整个战场的定海神针,他站在城头上不动,整个战场虽有起伏波动,但是整体还是稳定的。那些个高手只要回头看见刘危安还在射箭,心中就很安稳。

城内,有些人惶恐不安。

靠着南营区的地方,一栋三层建筑里面,这个高度只能看见城墙,看不见城墙外的情况,但是有些事情,是不需要眼睛看的,耳朵听也是能听出来的。

战局很稳,没有丝毫崩溃的迹象,哪怕是不断有三级魔兽涌来,平安军也犹如大坝,稳稳地挡住了。六十多岁的老者来回走动,虽然一句话没说,但是慌乱的脚步

文学

能显示他内心的不安。

平安军越强大,他们的处境就越不利。

“老诸,你就放宽了心吧,好戏还在后头,现在一切都是刚刚开始,你急什么?”坐在左首的同样是一个老者,鼻头上有一块黑色的胎记,使得整个人看起来有些阴森。他眼中精芒闪烁,似

文学

乎在酝酿着什么。

诸城看了他一眼,眉头蹙了蹙,慢慢回到了右首座位坐下,端起了茶杯,却没有喝,看了一样坐在上首闭目假寐的魁梧汉子,慢吞吞道:“如果我是刘危安,多少也会留一点东西不拿出来的。”

“就算刘危安很厉害,能对付的了四级魔兽,那么五级魔兽呢?”黑鼻头的詹田应嘴角溢出了几缕得意。

“五级魔兽?”诸城吃了一惊。

“我损失了三个人才确定这个消息,这次魔兽潮,来了两只五级魔兽。”詹田应道。

“两只!”诸城腾起站起来,椅子差点翻到都没有察觉,脸上全是震惊。一只五级魔兽都能毁灭整个黑白城,两只五级魔兽,简直就是灭顶之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