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军人教官肉H

乱小说录目伦400篇、高细节污文看到你发湿
2021年2月6日
杂乱合集全文阅读,高级会所俱乐部5换 乱群
2021年2月6日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一章

墨奕辰感慨道:“仇恨的力量很可怕,墨启宏又是个沉得住气的人,在雍王父子根本没意识到的时候,他已经化身毒蛇,咬了他们好几口了。墨启春的腿,原本只是装瘸,是他暗中动了手脚,让墨启春变成了真瘸。”

林瑜忽然想到一些事,忙问道:“当初你

文学

暗中调查雍王府的时候,是不是墨启宏也在暗中出力了?”

墨奕辰点头,“嗯,雍王十分谨慎,防备的滴水不漏,有些线索确实是有人故意露出来的,后来墨启宏承认,是他做的。”

从雍王暗中蛊惑唐灵来对付睿王府就可以看出,他宁可不做,也不想留下任何痕迹。在那种情况下,即使唐灵败露了,人们也只会以为是唐灵本人与睿王府的恩怨,绝不会想到雍王身上。

“他抱着玉石俱焚的心思,把自己伪装的很好,不仅暗中学了武功,还一步步取得了雍王的信任,就等着到最后关头,给雍王最后一击。”

墨启宏一直在不动声色地破坏着雍王的计划,倘若这个阴谋没被睿王府的人察觉,他本打算在祭天台上与雍王同归于尽的。

不过,因为觉察到睿王府有所行动了,所以墨启宏就收敛了自己的行动,悄悄配合墨奕辰,那次天机令的丢失,就是他故意引墨奕辰出手的。

“我问他有什么遗愿,他说他娘亲曾是洛水边的一个浣纱女,娘亲有一个心愿就是离开雍王府,带着他回到洛水边居住,所以他说,如果可以,请把他的尸骨葬在水边。”

说着走着,二人已经走到了这座小小的孤坟前。

坟上青草萋萋,满眼的绿色昭示着旺盛的生命力。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二章

于淼在一片温暖中醒来。

当他看到自己所处的环境时,他更加确定了自己是做梦,只有在梦中,才会有这样的奇观异景吧。

这像是建立在水中的世界,仰望甚至能看到巨大的奇异生物缓缓从头上飞过,天空中有奇特的飞行物快速掠过,他伸出手,看到自己的手腕上多了个透明的手环,不知道用什么物质做的,看起来很坚硬,摸起来却很柔软。

他身上穿着海蓝色的长袍,身体好像回复到年轻时的状态,他看不到自己的脸,却也能想到一定是非常年轻的样子。

他想坐下来静静的等梦醒来,却听到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

“欢迎加入星际联盟移民考核,我是联邦主考光脑,下面我将短暂的为你介绍下联邦情况,以帮助你更快的进入环境。”

于淼静静的听,他的脸上还带着从容不怕的笑,这梦做的真好玩。

他的正前方出现一块浮出的小屏幕,上面开始出现很立体的影像,配合着光脑的讲解,对这个时代星球做全方位的讲解。

简单的讲解过,他知道自己身处一个奇异的时空,星际联邦36个大小星球组成,刚刚结束了星球大战的混乱局面,人种分为亚种人、兽族、虫族三大阵营,还有很多小阵营,星际手环是全联邦成员的出生既有的必备品,联邦会根据出身能力等因素设定手环的颜色,这个手环的作用非常大。识别身份储存钱币,作为星际移民还没有取得自己的实体前,他的手环是无色。

这个梦做的好长,竟然还不醒来,于淼暗自想着,如果不是上面规定穿越重生灵魂异体,他醒来时可以考虑把这个梦讲给编剧改成剧本。

“下面请你选择移民后所属阵营,联邦会根据你的选择为你选择移民星球的考官。”

看着虚拟的3d影像,于淼毫不犹豫的选择了最接近人类的亚种人,那些异形神马的。口味太重。

做出选择。光脑的声音突然消失,周边的环境一变,于淼身置一个无限广袤的房间里,突然。门开了。一前一后进来两个人。

“这就是你的监考官——咦?”光脑的声音似乎变得很诧异。作为高级人工智能,它察觉到来的这两个导师的尊贵身份,貌似考核移民不用这么高级别的两位大人吧?

“你可以滚蛋了!”

走在前面的是个高个子男人。他带着半边的金属面具,嘴里叼着个小牙签,看起来漫不经心的样子,他身后跟着的高个女人也带着面具,说话的是男人。

高个男人走到小淼身前,拿掉嘴里的牙签。

“我们是你的监考老师,代号3,她是4号,我们是蓝星移民局的办事员,如果你能通过考核就可以获得蓝星居住权。”

于淼看他面具下的眼,突然觉得有种莫名的熟悉感。

“我是不是见过你?”

“或许我们前世见过。”男人耸肩。

“好奇怪的梦,而且很长。”于淼叹了口气,这男人的眼睛太像那个人,那个到死都没能看一眼的不能碰的伤。

“做梦是吧……嘿嘿。”男人顽皮一笑,突然挥拳,一拳打到于淼的肚子上,于淼只觉身上一轻,整个人都被轮到半空中。

“帮你醒过来!“

飞一样的感觉,不吊威亚被打飞原来就是这样,等他回过神时,人已经飞出去好几米,腹部传来一阵剧痛。

“你干什么!”面具女对他突然动手的行为感到很愤怒,男人摊摊手。

“帮他清醒一下。”

“我看该清醒的是你!”女人犹如被激起了逆鳞,刚移民过来的精神体还很脆弱,这货的这么踹万一弄死了怎么办!

她抬腿踹向男人,男人快速闪过,俩个同样好身手的人斗成一团。

这是个奇怪的世界,他们动作快的不像是人类,打斗的方式更像是武侠小说里的大侠,于淼甚至看到他们会飞?俩人在一起打的难解难分,于淼捂着肚子终于确定了自己不是做梦。

“你们别打了……”

于淼摇晃着走过去,4号的腿已经要踹到3号的脸上了,3号拽着于淼挡在身前,4号硬生生的收回腿,趁机被3号拽着头发踹了脚。

“够了!”于淼挡在4号前,他是个非常有绅士风度的男人,见不惯女孩子被打成这样。

4号的眼里有异光闪过,嘴角也不自觉泛起淡淡的笑。

“下面开始讲解考核规则,一会我们会将你传送到考场,只要你能活着出来,就能得到星际移民资格。首先要选择考核难度。”4号的手一挥,空中就出现灰、绿、紫、红、金五种颜色。

”星际是个现实又残酷的地方,所有人都尊崇力量,并简单粗暴的用********表现出来,这就是你手上所带的手环,根据不同的出身以及力量,层级制极为明显,不同级别的人不可以通婚,也不可以享受本级别权限之外的东西,这是星际最基本的规则,当然,也很操蛋。你接下来要选择一种颜色进行挑战,级别越高的手环颜色考核越难。”3号解释。

“根据你的精神力初级测评,建议你选择紫色权限挑战。”4号从见到于淼开始话就不多,但比起似曾相识的3号,于淼似乎对她的感觉更强烈些。

一种说不出来的感觉,总觉得她面具下的眼睛里有很多故事,看着就有种春暖花开的舒畅,于淼一生在娱乐圈见过无数的美人也认真的交过几个女友,却从没有人可以给他这样的感觉。看一眼就有种他扎着围裙在阳光满屋厨房烹饪逗猫的那种归属,一种很温暖的感觉。

甚至暖到降低醒来就发现自己身处未知环境的恐惧,他很想多看几眼。

“你,是什么级别的?”于淼直视着她,4号不自在的别开眼,俩人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这种若有似无噼里啪啦的小火花让3号觉得被抢戏了。

“喂,你问那么多做什么,赶紧选!”

3号挡在俩人中间,他的介入让于淼把视线收回来放在他身上。

“我是红环。”似乎是对于淼的分心不满。4号竟然回答了这个本应该保密的问题。

于淼收回视线。转身看着她,突然,他伸出手整理下她刚刚打斗凌乱的衣领,修长的手指很温柔的帮她扣好扣子。然后暖暖的笑笑。

“这样好看多了。”

俩人的视线再次胶着在一起。看的3号一阵恶寒。刚见面就这么jq满满,真的好么!

“我想好了,我要挑战红色。”

“根据测试。你选择紫色考核的风险会比较小,机会只有一次,如果失败你会很惨。”4号对他的资料早就了若指掌。

“你未婚吗?”

“啊?恩。”4号后知后觉的点头。

”为什么不结婚?我觉得面具下的你一定很漂亮。“这一种奇怪的直觉。

”如果你考完还活着,我就回答你。“

于淼眼里带笑,“我可以的。”

3号莫名的起了一大片鸡皮疙瘩。“准备好了,确定红色考验,那么接下来你会被传送到考场,准备好——”

他的手环里释放柔和的光,像是一团圆球,于淼觉得一股巨大的吸力从那圆球当中传来,他的身体变的轻飘飘的,然后意识一片空白,被收入到球内。

“你似乎很不安?”3号把于淼送过去后,看着面无表情的4号贼兮兮的问。“你这时候,应该出席新闻发布会吧?跑过来参加这种小考核几个意思?”

“你难道不应该在军部?”4号反讥。

“故人的生死劫,我不过来看怎么合适,毕竟我是他的——”3号顿了下,“初恋。”

“你!“4号被他恶心到了。

”我记得有个人啊,那么高的薪水啊,都买了能量充值远程视频了吧?还收集了不少咱们‘老家’的曲儿,上次进你机甲里我还听到几句,咋唱来着?爱是一场高烧,思念是好不了的咳,对,我就是他好不了的咳~起码,在他的考核里,我是。“

3号颇为得意的仰头,4号平板的看了他一眼,看的他后背发凉,那眼神像是在说,等考完试你就死定了。

”喂,看什么看,这都是上面的命令….“3号的解释显得特尴尬。

于淼并不知道他要面对的考核是什么,他想象中的考核要么是文试要么武斗,但没想到,他接触的,就是一片黑。

这是哪里,黑暗的空间里,他成了天地间唯一的存在。

突然,耳畔传来冰冷的声音。

”于淼,你的考验就是,羁绊。“

于淼还没明白什么意思,周围亮了起来了,他扎着围裙,他的猫正对着他叫,手里拿着的平底锅里煎蛋发出孜孜响,他似乎能闻到煎蛋的香,熟悉的家,耳畔传来他经常放的老歌,一如他很多年来的生活。

蜜蜜对他喵喵的叫,他快速的把煎蛋放在盘子里,突然,一向温顺的猫咪躺在地上一动不动断了气。

”蜜蜜,蜜蜜,你醒醒!“

失去的痛苦将他围绕,但,这只是个开始。

于淼还没从爱猫死去的伤痛当中回过神,周围景色又变了,他变回30多岁的样子。“

”娘?“他看到头发花白满脸皱纹的赖杏花,娘生命最后一年是在大哥家渡过的,谁也没想到看着泼辣的大嫂会在娘生活不能自理的时候接回家亲自照顾,一直到老人生命的最后一刻,尽忠尽孝。

赖杏花坐在沙发上,像是没看到他似得,手里拿着一张全家福,嘴里反复的念叨一句话。

”小淼啊,小淼啥时候回来啊。“

”娘。我在这!“于淼尝试着说话,他却发现自己的手竟然穿透了他娘的身体,老太太跟看不见他似得,有些痴呆的她咧着嘴,有口水流下落在全家福上,她小心的擦拭着,站在窗边张望着。

于淼非常难过,他有阵通告特别忙,没时间回家,甚至连他娘最后一面都没见到。等他回来时。老人已经走了。

”小淼,娘错了,娘当初不应该那么对你,你回来娘做面条给你。小淼——“

于淼泪如泉涌。老人离世前这一段重现让他心情压抑。

紧接着。一个接一个的情景重现,他好像活了一次又一次,每一次都是完全真实的体验。但经历的全是毕生最惨痛的过往。

爱猫的死去,母亲的离世,当兵时差点死在战场,被女友甩,被同行排挤算计,他原本五光十色的彩色人生被剥离的只剩痛彻心扉的伤,而且每次的体验都犹如情景重现,一层层的叠加痛苦,好像还显这些不够似得,于淼接下来,见证了更可怕的事情。

他看到,他帅气的大哥带着大嫂,登上白色的游船,大哥的鬓间已经有了白丝,大嫂也是,他站在沙滩上手插着兜,跟他们说要吃帝王蟹,然后挥手告别。

这是——于淼瞳孔收缩,他想到了,这是他最后一次见到大哥大嫂,他们再也没回来!

“大哥,你们别去,回来,回来!”这是于淼生命中最痛苦的事,从那以后他就忘了什么是快乐,但无论他怎样的呼喊,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两个人依然越来越远,飘出他的世界。

于淼的精神快要被这些沉甸甸的伤压垮,他感觉大哥似乎在对他说了什么,他却怎么也听不到,他无力的蹲下,手痛苦的抱着头,突然发生大哭。

他以为自己长大了,他以为自己已经可以承受这些苦痛,

文学

却没想到再次重现,他还是那个脆弱的孩子。

就在此时,那道声音再次响起。

”现在,你还认为自己是个阳光幸福的男人吗?你的一生,错过了很多,只要你觉得你很痛苦,现在就可以退出考核。“

”不,不退。“他强忍心头的难受,倔强的回答,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样回答,脑子里还想着大哥到底跟他说了什么。

”哦,那么,考核继续,祝你好运。“

画面再次变换,这次,于淼看到的却是比刚刚那些加在一起还令他难受的东西。

”回暖!“他看到了,他看到了他年少时许下的承诺却没完成的誓言。

战火中,萧回暖剧烈的咳着,他周围是一片丛林,他似乎落了单,被一群敌军包围,于淼看着他脸色苍白,缓缓的从兜里掏出一根烟,从容不迫的点燃,外军对着他说着什么,一步步的逼近。

于淼告诉自己这就是一场梦,他看到的一切都是虚拟的,可是,空气中那股枪炮的味道却刺入鼻腔,一切都真的吓人,他看着那些人一点点靠近萧回暖,他还在缓缓的吸烟,于淼觉得自己被抽空了全部的空气,他看到他因伤病发作动弹不得,从容的吸烟等死,他想跑过去背着他离开,却碰触不到他的实体。

萧回暖从怀里掏出一张cd,上面有个阳光帅气的男生,他轻轻的举起cd在唇边亲了口,喃喃自语。

“没办法继续看你成长了,你要好好的走完自己的人生。”

扔掉嘴边的烟,看着已经走进的敌军,他从怀里掏出一颗手雷——

“不,不要!回暖,回暖!”于淼无力的嘶吼,却没能阻止他拉下保险栓。

“砰!”一声巨响,离他最近的两个敌军被炸飞了,一个离的远的外军过来,泄愤的狠狠的踹了一脚已经断气的萧回暖,空中一片炸碎的cd壳上,于淼阳光帅气的照片格外刺眼。

那是他人生第一张cd。

于淼对萧回暖的死心里一直怀有愧疚,他心底深处总觉得如果没有自己,他就不会跑到那么远的前线去,后来知道他死在前线,他失落过痛苦过,却终究为了自己的家人挺了过来。

当这一幕被重现,于淼觉得自己已经陷入了无尽的深渊当中。

他的眼泪好像流光了似得。心里缺了一个巨大的洞。

这么多年,他不敢去想萧回暖,因为那代表着自己曾经的懦弱,他在自己还没有资格爱的时候单纯的喜欢过一个人,他原本想着自己功成名就时,回去找他,想要确定自己年少时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可上天没跟他这个机会。

当他有能力时,他喜欢的人,在他不知道的地方。用几近悲壮的方式死去。

“啊!”他仰天长啸。

萧回暖变形发黑的身体就在眼前。他却无能为力,他再一次见证了生命难承受之痛。

突然,他觉得肩膀被人拍了下,他抬头。带着面具的3号站在他身边。

“于淼。你刚刚不是说我很眼熟吗。你看,我摘下面具。”

于淼失魂落魄的抬头,他甚至没有力气问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但。当金属面具缓缓落地,于淼的眼睛变的大大的,他不敢置信的盯着眼前人。

“回暖?”

这张脸,不正是萧回暖吗?可是,他怎么会——?

“是我,于淼,我通过了星际移民考核,我看到你的难过,你要跟我在一起吗,我带你离开这里,跟我离开,你就不用承受这一切。”

“跟你走?”于淼缓缓的重复,他的手摸在他的脸上,是这张脸,无数次出现在他的梦中。

“恩,跟我走,我们到一个没有疼痛没有痛苦的地方,你不是喜欢我吗,我们可以重新开始,让这些该死的痛苦离你而去,我这里有一颗阳光药丸,你吃下它,那些让你痛苦的东西就都会忘记,你的生命从此充满阳光!”

摘了面具的3号伸出手,上面一颗药丸,闪着幽幽的光。

同时,背景那个冰冷的提示音再次响起。

“考核选择:吃到药丸以往过去,否则将把刚刚所看到的痛苦重复1000次,你将在这个虚幻的空间里存在直到你重复完你苦痛的1000次回忆!如果在这个过程中,你精神崩溃,也视为考核结束!”

小孩子用机机桶小女孩 第三章

日子悄然入冬。

常梨毕业的第四年,当年开的工作室已经超目标步入正轨,成为一个艺术文化类公司,还拉来了泡芙一块儿。

而外界传闻这公司实际的执行负责人是承和总裁,也是许氏整个集团的继承人。

前一年,许承正式把公司全权交给许宁青,而后带着陈湉游山玩水去了。

常梨和泡芙都不是管理公司的料,虽然是最大的两个股东,但不参与决策,生怕瞎决策把公司给弄倒闭了,于是决策权全权交给许宁青,两人只负责创作板块。

“梨儿,一会儿去晚饭吗?”泡芙脚一蹬,滑着椅子到她旁边。

“今天不行,要去我女儿的家长会。”常梨笑了笑,看她一眼,“范恺没约你吃饭?”

“他今天有活动。”

常梨看了眼时间,下午四点多,起身收拾东西,边笑问:“你们什么时候打算公开啊?”

泡芙漫不经心:“再说吧,这事儿不急。”

当初常梨刚认识泡芙时她朋友圈里就都是关于范恺的内容,那个有千万粉丝的微博号也经常吹范恺的粉红屁,追星女孩的人设立得非常稳。

后来因为陈潜让和珞迦公开受到非议,泡芙站出来说了那些话,而后范恺转发并且关注她。

当时#范恺泡芙互关#的热搜还挂了许久。

所有人都以为这不过是一个追星成功的故事,就连泡芙都这么以为。

直到范恺去向陈潜让要了泡芙的联系方式,认真表达了喜欢和追求。

泡芙直接在朋友圈发了一串“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表达激动之情,至于这背后为什么激动只有身边几人知道。

常梨原以为范恺追求泡芙只要一句喜欢就已经足够,万万没想到这一追就追了两年。

她问过泡芙为什么不答应。

泡芙很严肃地说:“这个时候谈恋爱太影响他事业了,30岁都还没到呢!成绩还没打牢,很可能造成粉丝大面积脱粉。”

常梨:……?

泡芙笑眯眯的解释:“我吧,不是他的女友粉,我只是个单纯的沉迷美色的事业粉。”

于是两年后,范恺拿到影帝奖杯,泡芙才答应了他。

但依旧迟迟不肯公开,持续地下恋情。

常梨随口调侃一句:“你们干脆隐婚隐孕好了。”

泡芙点点头:“好主意。”

常梨翻了个白眼,拎着包下楼。

许宁青已经在她公司底下等着了。

小梨子今年刚刚开始读小学一年级,今天是第一学期结束的家长会,学校邀请了父母一同参加。

许宁青把车开到学校门口,没马上下车,而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样子。

常梨歪着脑袋瞧了他一眼,就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她这位老公满脸都写着——“我踏马真不想看见我那个7岁的女婿”、“我的命好惨”、“我家公主自己给自己定了门娃娃亲可还行。”

一切都归结于:许璎和沈晨风继幼儿园同学之后,如今还成了小学同学。

此刻校园内。

因为要举行家长会,下午最后一节手工课取消,值日生开始打扫卫生。

许璎不是值日生,溜出去学校的面包房买蛋糕吃。

她拿小勺子舀一块奶油塞进嘴里,刚走出面包房就看到旁边江随咬着雪糕从小卖部出来。

许璎跳起来指着他:“江随你又冬天吃雪糕!阿姨肯定要骂你!”

“你别告诉我妈不就行了。”

许璎下巴一抬:“我就说。”

江随皱皱眉:“那我就告诉舅舅你不叫我哥哥,天天叫我名字。”

“我爸爸才不会骂我呢。”

“那我就把你和沈晨风的事告诉舅舅。”江随很快转变战略。

“……”许璎怂了。

“来。”江随坏笑着朝她勾勾手。

许璎站着没动,很警惕:“干嘛?”

“快过来,告诉你一个秘密。”江随往旁边走,“关于你男朋友的。”

“沈晨风才不是我男朋友!”许璎立马争辩道。

当初说男朋友时她才刚进幼儿园,什么都不懂,看人家小男孩儿长得好看就给他冠了这个名号,后来知道害羞了,可还是被江随这混蛋揪着从幼儿园嘲笑到了小学。

她争辩完,步子还是很诚实的朝江随走过去。

“认识阮卿卿吗?”江随问。

许璎点点头。

隔壁班的女生,长的很漂亮。

“她和沈晨风都选上英语节的小主持人了。”江随说。

许璎又点了点头,理所当然:“沈晨风英语本来就特别好,肯定可以选上的。”

“阮卿卿送了沈晨风礼物。”

嗯嗯嗯嗯嗯??

许璎立马警惕起来,又听江随悠悠道:“沈晨风收了哦。”

“她送了什么?”

“听说是一盒自己折的星星。”

江随说完,原本想看看许璎炸毛的样子,盯着她看了一秒,两秒,三秒……许璎眼眶红了。

“诶诶诶你别、别哭啊。”江随慌了。

“才没哭。”许璎嘟囔一句,不想搭理他了,转身就走。

回到教室时常梨和许宁青已经到了。

常梨转身看到她,举起手跟她挥了挥:“小梨子!”

许璎蹬蹬蹬跑进去,抓着常梨的腿扑进去,黏黏糊糊叫了声妈妈。

常梨把她抱起来:“怎么了这是?有人欺负你了?”

常梨想着学校里应该也没人会欺负许璎,一来许璎性格开朗,交了不少朋友,二来还有现在读二年级的她那江随江慎两个哥哥在,也不会让别人欺负她。

许璎扁扁嘴,揉了揉眼睛:“江随最讨厌了!”

常梨笑了声:“怎么讨厌了?”

她又支支吾吾的说不出个所以然。

许宁青在自家公主面前是个没有原则的昏君,把许璎抱过去,当即表示:“改天爸爸去把江随爸爸打一顿,给你出气。”

常梨:“……”

江妄可太惨了。

估计是小朋友之间的小吵小闹,常梨也没放在心上。

很快家长会开始,其他小朋友都出去玩了,许璎刚刚红了眼眶,赖在许宁青怀里不肯走。

班主任放出幻灯片,上面统计了这一学期下来大家的各方面情况。

在成绩上许璎和常梨差不多,是个半吊子,始终浮游在班级中下层,而学校的文艺活动倒是参加了不少,诸如板报设计、小音乐家一类的活动,还拿了不少奖状。

常梨认真听老师奖,片刻后凑到许宁青耳边,手半挡着悄声说:“那个沈晨风成绩好好啊,几乎每门课都是第一,还是班长和数学课代表。”

许宁青轻嗤一声,对此很不屑。

中途沈晨风作为班长拎着水壶进来给各位家长倒茶。

到许宁青面前。

刚要倒水,一直怏怏的许璎突然坐起来,捂住杯口:“我爸爸妈妈不喝水。”

常梨:……?

许宁青:……孺子可教也。

沈晨风顿了顿,抬头看了许璎一眼,眉头轻轻一皱:“家长会挺久的,后面会渴的。”

他说话也是静静的,一点儿不像个一年级小学生的样子。

常梨心下一软,心想这小男生也太乖了,于是把许璎的手捞回去,笑眯眯的说:“谢谢你呀班长。”

许宁青也一改之前冷淡的态度,也笑着说了声谢谢。

常梨奇怪的偏头看他一眼。

瞬间了然,完全是因为自家女儿没被拐走高兴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