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妈妈的朋友8

被被多人用道具玩弄调教;清冷受被做哭np全肉bl
2021年2月5日
用力啊|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2021年2月5日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一章

“咳咳咳——咳咳——”

地上翻倒的车厢里,此时传出几声剧烈的咳嗽声,随后便钻出来一锦衣华服的年щww{][lā}方才的剧烈碰撞中,在惯性作用下,他差点被甩出了车厢门外,却因外头的车夫身子格挡了一下,才又将他给弹回了车厢里。

不得不说,两车碰撞的那一刻非常的惊心动魄,一个闹不好可能就有人会因此而丧命。一想到方才那异常惊险的一幕,年轻人就怒不可遏地出声喝斥道:“哪个狗胆包天的家伙,敢挡本公子的车驾?”

在他开口的同时,另一个翻倒在地的车厢里,孙茂业已探身而出,模样看上去有些狼狈。他目露凶光地瞪了眼前的年轻人一眼,同样出声训斥道:“哪个宵小之辈,安敢当街纵马行凶?”

“呵,可笑!”

年轻的公子哥见他其貌不扬,衣着打扮俨然是属于护卫伴当一类,不由冷声讽道:“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出来叫嚣了,这杭州府里的‘人物’倒是挺多呀!也不知是谁家的看门狗没拴好,任其出来乱吠了——”

此刻,李谦业已紧随孙茂之后钻出了车厢,刚才的撞击当中,孙茂用自己整个身体都护住了他,因此他倒是毫发未伤,只不过是由于身子骨偏弱的缘故,才导致那一撞让他全身都像是散了架一般,一时有些活动不便。

他只抬眼淡淡地扫了面前之人一眼,却并不接话,而是低下了头,目光在地上梭巡了一番,似是在找寻什么东西。

年轻人见这位正主‘不敢’接话,嚣张气焰不由更盛,手指着他道:“你是何人?可知冲撞本公子该当何罪?”

李谦默然,仍然不接他的话茬,此时却是已然发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

一条掉落在地的马鞭。

他沉默着缓步上前,在围观众人愕然的目光中,俯身从地上捡起了那条马鞭。

哗——

全场哗然,众人议论纷纷。通过那两驾相撞的马车,以及这两位年轻人的衣着打扮,围观的百姓都能看出这二人非富即贵,于是开始暗暗猜测,这位贵公子捡马鞭的举动究竟意味着什么,难道是要上去抽对方几鞭子么?

后方,早已因前方事故而停下来的车子里,此时在贴身丫鬟的搀扶下,下来一位二八芳华的少女,正是柳如烟。

“小姐,李公子这是要做什么?”柳儿眼尖,早便发现了围观人群中李谦的举动,心中只觉奇怪的紧,忍不住出声问道。

“看看再说。”

雨后的街道上,原本行人就不算多,因此围观的场面并非人山人海,所以柳如烟一眼就能看清前方的情形,心中同样对此感到疑惑不解,李谦到底想干嘛?

此刻,手中握有马鞭的李谦终于开始用正眼打量起了面前的年轻人,口中却是出声问道:“孙茂,你说他方才撞了人?”

“不错。”孙茂说着目光打量周围,很快便找到了这场意外事故的源头,下巴朝前方轻轻一点,向李谦示意道:“喏,就是那个小姑娘。”

李谦顺着他所指的方向望去,却见年约三旬的妇人,怀里正抱着满身是血,看上去约莫只有七八岁大的小姑娘在低声啜泣,口中不停小声呼唤着什么,想来应该是女孩的乳名——

见此一幕,李谦瞬间就红了眼眶,不自觉地便抬步上前,来到妇人的身前,蹲下身子低声问道:“大娘,这是您家闺女吗?”

妇人怯怯地抬头望了他一眼,哭声顿时就再也止不住了,忽然放声哀嚎了出来:“小官人,求求您行个好儿,救救我家闺女吧,您救救她吧,我可怜的女儿呀,她今年才七岁啊——”

李谦伸手探了探她怀中女孩的鼻息,又以手背感受了下心跳,心情已然沉入了谷底,无奈叹道:“大娘,您女儿,怕是——”说着语声禁不住哽咽了起来,一行热泪从眼角悄然落下,后边的话却是怎么也说不出口了,他同情这对母女的遭遇。

此时,边上有人同样深表同情地叹息道:“唉,要说这秦寡妇也真够可怜的,前年才刚死了夫君,眼下又遇上这么一遭,这都什么世道啊——”

李谦赫然抬头,双目通红地望着那说话的汉子,吓得对方连连后退,暗骂自己不该多这闲嘴,怕是今日要惹祸上身了。

见他返身就想逃离现场,李谦猛然上前一把拽住了他。

“小官人饶命,小官人饶命,小人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汉子吓得连忙又是下跪又是磕头,口中连声哀求。

李谦只当是自己吓着了他,便尽量用轻缓的语调问道:“你放心,我不会为难你,只是想知道些具体情况,你给我说说?”

“官人这可真就是在为难小人了——”汉子目光小心翼翼地扫了一眼不远处的另一位贵公子,生怕自己会无端惹祸上身。

李谦不由暗叹,看来人心的冷漠不完全是在后世才有所表现,便是在相对来说民风比较淳朴的古时,也不会有太大的分别,毕竟这符合人之常情,升斗小民无权无势,又哪敢多管他人的闲事?

思绪纷乱中,他目光重新转向此事当中的苦主,落在那位妇人的身上,轻声问道:“大娘,我能帮你讨回公道,你相信我吗?”

妇人神情悲苦,却又隐含几分怯懦,低声哽咽道:“民女不敢奢望能讨还什么公道,只求能救回我家闺女——这位小官人,求您救救她吧,找个医术高明的郎中帮忙看看——”

在场人都能看得出来,小女孩这样的伤势,便是华佗再世都难以救活过来了,唯独这位妇人还沉浸在丧女之痛中无法清醒,潜意识里仍觉得自家闺女或许还有救——

无奈之下,李谦只好招手唤来一瘸一拐的自家车夫,让其赶紧到附近的医馆里找来大夫,暂时安一安这妇人的心。

之后

文学

,他目光转向不远处的年轻公子哥,见其目光躲闪,显然是才刚意识到他闯下的祸事,便是连和李谦车马的当街相撞都不愿再去追究,只想着趁机脱身了。

“孙茂,先给我废了他一条腿,省得让他借机逃离。”语调冷漠,不含任何感**彩的命令从李谦口中发出,孙茂略一皱眉,便当即贯彻实行了。

在众目睽睽之下,这位不苟言笑的大汉,手中刀柄只看似不轻不重的往那贵公子身上一敲,便有清脆的骨头碎裂声响骇然传出。

咔啪——

“啊——”

贵公子根本就来不及做出任何躲闪的动作,甚至在他听到李谦的话后,才刚刚反应过来之时,腿上便已经传来了一阵剧痛,整个身子徒然间失去支撑,轰然摔倒在地,惨嚎出声。

他有心想要出声呼救,奈何随从的车夫经过方才那一撞,此时却是躺在地上昏迷不醒,因此连个出来维护主子的仆人都没有。

“好了,再交给你个任务——”

李谦目光转向身侧的汉子,继续出声吩咐孙茂,“这个人交由你来盘问,我要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话落已然径直往前,一步步朝着趴在地上的那位贵公子逼近。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二章

你要说到引力,什么行星恒星的都是小儿科,引力最强的那是黑洞。

而盘古幡就是能够制造最强引力黑洞的先天至宝。

这东西的威力太大,在人间的时候是绝对不允许使用的。因为在人间全力发动盘古幡,下场就是让整个人间都被吞没。

不过这里可以。

苏辰之前就已经探查过了,这里并非是什么幻象,而是真正的宇宙空间。而且看附近的恒星密度以及尘埃云,很像是靠近银心的位置。

别的不说,这周天星斗大阵在空间传送方面绝对是顶级的存在。

把目标人物送到这里来自然是有其用意。因为这里的引力场最强大,能够充分的发挥出周天星斗大阵的全部实力。

此时的帝俊已经化为一个极为强大的引力场,正在狂暴的吸引着苏辰靠过去。

至于四周的空间,则是被这座阵法完全封锁。哪怕是以苏辰的实力想要突破封锁也需要不短的时间。

只是,苏辰压根就没有逃跑的打算。

他双手握着盘古幡,一圈又一圈像是推磨子一样画着圆圈。

这不是在搞什么求神仪式,这是苏辰在不断的增加盘古幡的力量要放

文学

大招。

“你不是要和我比拼引力吗?”苏辰战略上蔑视这座周天星斗大阵,可战术上却非常重视。因为这个阵法他的确是有效果。如果苏辰不能逃走的话,他说不定还真的会被引力给撕扯成碎块。

不过他手里有了从元始天尊那里抢来的盘古幡,那事态就直接转变过来。

既然帝俊主动和东皇太一分开,那苏辰也不好意思辜负他的好意。

盘古幡的能力被苏辰激发到最大程度之后,苏辰一手将盘古幡向着帝俊仍了过去,另外一手则是直接从空间袋里取出了任意门。

任意门的有效作用距离不足以支持苏辰返回天庭的位置。不过苏辰为的不是直接返回,而是为了躲开即将爆发的可怕黑洞。至于回去,等到帝俊被解决,周天星斗大阵自然就会瓦解,他也会随着能量流瞬间返回。

苏辰的突然离开让帝俊有些发愣,他是完全没有想到自己的周天星斗大阵居然被这么轻易的突破了?

没等帝俊回过神来究竟是发生了什么事情,盘古幡已经飞过来了。

“盘古幡?!!!”

对于这种级别的先天至宝,哪怕是没有见过也能通过神识感知到。

如果是换做其他时候,能够遇上这种级别的先天至宝,手边一直都没有什么趁手法宝的帝俊能活生生的笑死。

可是现在不对劲。

不是因为帝俊现在是周天星斗大阵的阵眼。而是因为盘古幡已经化身为一颗无比可怕的超级黑洞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帝俊想跑,可他身为阵眼哪里是说走就能走的。

而且苏辰直接舍弃了盘古幡,就是为了将法力激增到最大的幅度。这玩意可是黑洞啊,哪怕是帝俊这种级别的强者,面对如此可怕的黑洞依旧是无法挣脱那可怕的引力。

“我不服!!”帝俊发出滔天怒吼。

他的确是感觉非常憋屈,他自认为实力不比太一差多少,可手中却是没有混沌钟那样无比强大的法宝。如果手里能够有一个强势法宝在的话,那此时此刻绝对可以成功脱身。

可惜,一切都没有如果。

十光年之外的苏辰感受到一阵空间紊乱,等到空间恢复过来的时候,他已经回到了之前所在的天庭位置。

帝俊与那三百五十六位妖神都已经不见了踪迹,估计是彻底被融合在了遥远的银心之中。这片区域除了苏辰之外,只剩下了手托混沌钟背对着他的东皇太一。

苏辰没在意那位据说天下第一的东皇太一,他的注意力都放在了混沌钟上面。

混沌钟通体玄黄色,钟体外铭刻着日月星辰,地水火风环绕其上。钟体内有山川大地,洪荒万族隐现其中。五色毫光照耀诸天,混沌圣威震慑寰宇。

这座钟玄妙无限,造化无穷。可以禁锢时间,镇压空间。反弹任何宝物神兵的攻击和无视一切神通法术的伤害。攻击防御一体具备,顶于头上先立不败。

东皇太一压根没有转身,仅仅是敲响了手中的混沌钟。

钟声浩荡,宇宙煌煌,天地失色,乾坤动摇,混沌至宝之威显露无疑。

苏辰用力摇了下头,之前钟声响起的时候居然让他有了眩晕的感觉。这可是从未有过的事情。

神色凝重的苏辰缓缓取出了诛仙剑。

“不错。”一直都没有说话的东皇太一终于开口了“你有诛仙剑在手,也算得上是有与我一战的资格。”

“这个哔装的我给满分。”苏辰撇嘴,将诛仙剑扔向半空。霎那间万道剑光流星雨般扑向东皇太一。

东皇太一举起了手中的混沌钟,无数道剑光轰轰隆隆的撞在了钟身上。

万道剑光把混沌钟撞的光芒大作,可却并没有突破混沌钟的防御。

“不错。”东皇太一将混沌钟放在了自己的头顶上,缓缓的转过身来。

乱系列全文阅读全文目录 第三章

众人在新昌坊的司马九府邸中把酒言欢,坐等王憨儿的第二场饭菜,冬至宴的气氛越来越热烈。

司马九陪着李建成等人继续饮酒,徐世勣、尉迟恭和李密等人原本对李建成颇有提防,可随着越加深入的了解,他们惊奇的发现李建成爽朗干脆,丝毫没有其弟李世民深沉的心机。

司马若华见到归来的李建成,一颗芳心早就砰砰跳得厉害,她虽没有单独与李建成说话,眉眼交流间,情愫之意溢于言表。

纳兰灵云知道两人的情愫,见司马若华扭捏,暗暗为她加油。

酒桌上,司马九频频举杯。他知道历史上秦叔宝是为何等人,故而频频引有些拘束的秦叔宝说话。

秦叔宝话语不多,饮酒则是干脆,看起来,酒性与尉迟恭有几分相似,当然,聊到后面,他们才知道对方擅长用锏。

上次,司马九伙同……额邀请尉迟恭等人劫刑部红枫庄监狱,几乎人人都有收获,只有尉迟恭空手而归。

司马九过意不去,不想亏待了尉迟恭,遂委托柳媚娘寻找好锏。

今日,柳媚娘来司马九府邸时,便带来了一双锏,号称是由西域陨铁打造的神兵利器。

“两位兄长,小弟新得一对玄铁锏,不妨为小弟鉴赏一番。”司马九拿出双锏于尉迟恭和秦叔宝身前。

尉迟恭拿起一柄锏,在手中掂了掂分量,不禁露出满意的神色。“单锏重量约七十几斤,制作精致,材质倒是看不出来。”

史书记载,秦叔宝的双锏重一百三十斤,古今所说的斤不同,算起来,一柄锏也要有五十斤,与司马九的这对锏重量差不多。

“此锏必是出自名匠之手。”秦叔宝观看一番后,露出赞赏之色。

“哈哈,尉迟大哥,这对锏是你的了。”司马九看向尉迟恭。

尉迟恭道:“这怎么好意思,不太好吧。”

“你我兄弟,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你若不满意,那我就再找更好的给你。”司马九做出要收回锏的动作。

“九弟送的东西,我怎能有拒绝之理。”尉迟恭连忙收起双锏,生怕司马九收回双锏。

“哈哈哈哈!”

尉迟恭的动作,引得在场众人一阵哄笑。

此时,李建成等人也已经酒足饭饱。

司马九见众人围在院落中,互相攀谈,兴致甚浓,遂想要邀请在场人以武起兴,起哄道:“怎么样?尉迟大哥,可有兴趣展示一番,令我等开开眼界。”

“好!”尉迟恭尤为果断。

平日里,尉迟恭没有趁手的兵器,动起手来,不够尽兴。

今日,却不同,他得到了一双趁手的玄铁锏。

尉迟敬德双锏挥开,他北齐勋贵人家,锏法森严,攻防兼备,此种功夫,尤为适合马战。

玄铁锏乃是钝器,无论身披甲胄多厚,只要被锏击中,内伤是少不了的,甚至,有可能经脉断裂。

尉迟恭双锏舞到酣畅之时,怪叫一声“呀”字。

霎时,玄铁锏宛若黑龙一般砸向院中的一块巨石,石块“砰”的一声四分五裂开来,溅的地上都是碎石。

众人看见尉迟敬德的武功,都是鼓掌喝彩,就连独孤盛丽都微微点头,诸葛灵巧的手掌拍的最厉害,她觉得在司马九家与这么多有意思的人在一起,好玩极了,年后,她也想在大兴城九哥哥家玩,不想与爷爷赶回益州。

“好功夫,尉迟兄这手锏法,深得锏术精髓,挑、砸、抹、刺都极具威力,叔宝自愧弗如。”秦叔宝看见尉迟敬德这一砸,忍不住高声叫好。

“叔宝,也露一手。”冯立见他谦逊,哪里肯放过,也要秦叔宝舞一通双锏。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